《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是一场爱,亦是一首诗

随意诗社2018-08-28 15:23:34





十里

“不是每个人都能看透这三生三世的爱恨交织,只要你还在,只要我还爱,那么,这世间,刀山火海,毫不畏惧。”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三生三世,忆当时年华。

十里桃林,叹浮生若梦。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最近热播,剧中男女主的情感缠绵悱恻,不知虐了多少人的心。

今天,小编就和大家聊一聊和十里桃花最为相配的诗词。看看我们的男主女主是哪一首诗呢?



白浅,《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女主角,为九尾白狐化形成人。青丘狐帝君幺女,青丘帝姬,青丘东荒女君,墨渊之徒弟。

容貌倾国倾城,美若天仙,气质空灵出尘,身材修长。被誉为四海八荒第一绝色美女。霸气又不失温柔,善良又不失执着。敢爱敢恨,眼里容不得沙子。最是好酒,尤其好折颜的桃花酿。瞧她提上一壶酒,纵身飞上桃花树,仰面而卧,那种逍遥洒脱劲儿,只消一眼,便已醉心……


月下独酌其二

唐·李白

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

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
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
已闻清比圣,复道浊如贤。
贤圣既已饮,何必求神仙。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但得酒中趣,勿为醒者传。






夜华,小编最最喜爱的男主,没有之一。他霸气高冷,沉稳智慧。尤其是爱得深沉。对所有人如三九天的寒风,却对自己爱的人如春风温暖,如夏风热烈。

夜华君会做饭,而且做的很好,用浅浅的话说,夜华君其人,真是又亲切又和顺啊。作为天上的太子,他为自己心爱的女人真是掏心掏肺,什么都肯做,还能左右手画得一手好画。(都怀疑还有什么他不会的,恐怕只有生孩子不会了)

然夜华君灵魂是父神次子,父神嫡子墨渊的同胞弟弟;托生后成为九重天上天君的长孙、天君长子央措的儿子,五万岁时便被封为天族太子。这样的夜华君注定要做天君的人,所以只能凡事隐忍。

夜华其人,实在是让人心疼的不得了,喜欢的不得了!所以,我们的夜华君无疑便是那一株傲然九霄的寒松了。


唐·无可


枝干怪鳞皴,烟梢出涧新。

屈盘高极目,苍翠远惊人。
待鹤移阴过,听风落子频。

青青寒木外,自与九霄邻。





阿离,夜华和白浅的儿子,九重天上的小天孙,乳名阿离,小名糯米团子。

小糯米团子虽人小,却是一个机灵鬼。情商极高,堪称老司机。常常语出惊人:“娘亲再不进去棒打鸳鸯,父君便要被那缪清公主抢走了。”

又比如,小糯米团子捂脸,装作痛心疾首的对白浅说:“爹要娶后娘娘要嫁后爹,阿离果然应了这名字,活该尝不了团团圆圆,要一个人孤孤单单,你们都不要阿离,阿离一个人过罢了。”


还有在东海时,糯米团子委委屈屈死扒着白浅:“娘亲你方才还说父君是你的心你的肝,你的宝贝甜蜜饯儿。别人来抢父君,你却又任由他们抢去,你说话不算话。”

后来夜华带小糯米团子去到青丘居住,小家伙说:“父君说娘亲不愿同我们回去,是怕一时住不惯天宫。这没什么,我和父君搬来与娘亲同住就是。只要有娘亲在,阿离是哪里都住得惯的。”

这样一个小人精,让人不喜爱都难啊。

但是作为未来的太子储君,阿离自然是小松喽。


小松

唐·杜荀鹤



自小刺头深草里,

而今渐觉出蓬蒿。

时人不识凌云木,

直待凌云始道高。







凤九,四海八荒唯一一只九尾红狐,额间天生就有一朵凤羽花胎记,四海八荒第二绝色。因出生在九月,故取名凤九。平日里装的宽容又老成,实则活泼、执着,勇敢,还爱撒娇。爱慕帝君两千多年,后终成眷属。但是谁也没想到,这样的一个小殿下,却是一个实打实的小厨子。


新嫁娘词

唐·王建


三日入厨下,洗手作羹汤。

未谙姑食性,先遣小姑尝。






东华
帝君

东华帝君,善战事,常着紫衣,发似流泉,目夺星辉,风姿绝胜,更有“倜傥君子,淑女好逑”之叹,奈何却是个石头做的神仙,也正因如此,君视脸皮为身外之物,俗称厚脸皮。也恰恰应了剧中他说的霸气外露的一句话:我昔日带兵惯了,既护内又不讲理。

然则就是这样一个帝君,却是一个高度的风雅之人。制瓷、调香、泡茶、制作茶具、下棋、钓鱼、种香树、批注佛经、弹箜篌、烤地瓜…皆为君所好。尤其是对茶,更是情有独钟。自墨渊处讨来的一套茶具足足用了七万年有余,可见君之闲雅,及对茶之爱!


即事

唐·白居易


见月连宵坐,闻风尽日眠。
室香罗药气,笼暖焙茶烟。
鹤啄新晴地,鸡栖薄暮天。
自看淘酒米,倚杖小池前。






折颜,父神养子,开天辟地第一只绝色火凤凰。自命退隐三界、不问红尘、情趣优雅另类、品位比情趣更优雅的神秘上神。他种了一片十里桃林,会酿桃花酒,善医术(医术之高胜过九重天的药王),会酿忘情水。青丘神女白浅正是喝了他的忘情水,才忘了前尘往事。终日与白浅的四哥白真厮混,诚然是一对断袖情深。当然,与这位十里桃花里的神秘上神最相配的诗,便是《桃花庵歌》了。



桃花庵歌

明·唐寅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白真,白浅四哥。从小便一直喜欢折颜,长大后终日与折颜厮混。折颜更是亲昵的唤一声“真真”,听得骨头都麻了。真真常常一袭青衣或者白衣,容貌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若生为女子,怕是不知要招惹多少良家男子呢。

淇奥

先秦·佚名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瑟兮僩兮,赫兮咺兮。

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

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

瑟兮僩兮,赫兮咺兮。

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如箦。

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

宽兮绰兮,猗重较兮。

善戏谑兮,不为虐兮。



附上译文:

看那淇水河湾,翠竹挺立修长。
有位美貌君子,骨器象牙切磋,

翠玉奇石雕琢。
气宇庄重轩昂,举止威武大方。
有此英俊君子,谁能忘得了他!
看那淇水河湾,翠竹青青葱葱。
有位美貌君子,耳嵌美珠似银,

帽缝宝石如星。
气宇庄重轩昂,举止威武大方。
有此英俊君子,谁能忘得了他!
看那淇水河湾,翠竹聚合竞茂。
有位美貌君子,好似金银璀璨,

有如玉璧温润。
气宇旷达宏大,倚乘卿士华车。
妙语如珠活跃,待人体贴温和!






离镜本是翼族二皇子,在擎苍被封印于东皇钟后,发动宫变,成为翼君,其妻玄女。离镜曾与司音相爱,可当时却并不知道司音乃白浅是女扮男装,因纠结于这断袖之情,所以在见到与司音长得一样的脸的玄女时,移情于玄女,最后因受玄女挑拨,背叛司音,司音亦发誓与他及其翼族不共戴天。

后来因为白浅借玉魂救师父,离境未借,更导致二人没有了任何可能。最后,终因各种原因,将玉魂借折颜之手给了白浅,方使得墨渊元神得以修复。一念之差,失之所爱,遗憾永生,相思永生。

可谓是:


玉楼春·春恨

宋·晏殊


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

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素锦,先烈之后,封昭仁公主,天君的义妹,由大皇子央错和其妻子乐胥抚养长大。从小单恋太子夜华,但夜华对其从不曾动心。于是多次加害夜华心上人素素。如此这番折腾,夜华不仅不正眼瞧她,甚至因着素锦伤害了素素,而对她厌恨至极。想她当初五百岁被带上天庭时,那番怯怯的模样,最后因爱而生恨,一步错,步步错,终落得个坠入六道轮回的下场。



蝶恋花  

宋·欧阳修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版权说明:本文由随意诗社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随意诗社”,违者必究

编辑/七女

审核/郝学敏



 


在《诗经》中追寻最美的春色


莫向碧塘寻风物, 以笔观心自成莲


漫天春雪来,恰似梅花开


春游芳草地,十里桃花蘸水开


当今网络诗人的四重境界,你修炼到了第几重?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田园


雨水:一场下在你心里的春雨

 

字随心生,诗从意出

累世情缘,谁捡起,谁抛下,谁忘前尘,谁总牵挂。忆当时年华,谁点相思,谁种桃花。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