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枕上书

博雅文学社2021-04-03 09:20:46



三生三世
枕上书
天命无缘,却结一段奇姻;
枕上无书,竟成一本情谱。
佛铃花开
by 羽荇琲
银月初生,佛铃飘落,一步一行在这梦境,前缘与今生,终不得破。

愁怀难遣,何需急遣
浮生多态,
      天命定之;
       忧愁畏怖,
       自有尽时。

 菩提花开满宫墙,
花下是谁对影成双
一步一行在这梦境,前缘与今生,终不得破。
银月初生,佛铃飘落
          她想,他们曾经离得那样近,他却没有看到她。其实东华有什么错呢,他从不知道她是青丘的凤九,从不知道她喜欢他,也从不知道她为了得到他付出了怎样的努力。
        只是他们之间没有缘分。所谓爱,并不是努力就能得到的东西,她尽了这么多的力还是没有得到,已经能够死心。
          虽然他们注定没有什么缘分,但她可以再没有遗憾了。
        佛说贪心、嗔恨、愚痴乃是世间三毒,诸烦恼恶业皆是由此而生
菩提往生
       如果执著终归于徒然,谁会将此生用尽,只为守候一段触摸不得的缘恋? 如果两千多年的执念,就此放下、隔断,是否会有眼泪倾洒,以为祭奠? 纵然贵为神尊,东华也会羽化而湮灭。 虽是青丘女君,凤九亦会消逝在时光悠然间。 只是不知,当风云淡去,当他仍在无羁岁月间穿行,与她偶有擦肩,这曾开天辟地的神尊,是否还能记得,昔日卧于他广袖之间,额头一簇雪白凤羽花的小小红狐? 那统率上古神族的青丘女帝,是否还能记得,昔日他为她摘下,指尖一串佛铃之花?
我希望遇到一个我有危险就会去救我的人, 救了我不会把我随手抛下的人, 我痛的时候会安慰我的人。

       璀璨的星光之下,翠蓝色的雨落在透明罩子上,溅起朵朵的水花,响起叮叮咚咚的调子来,像是谁在弹奏一把瑶琴。
  想起来时,那时候如何心伤,此时便如何心伤。
         若终归无缘,却为何要让你我今生相见,一眼万年?天命如何定下你我的因缘? 
如果执著终归于徒然,谁会将此生用尽,只为守候一段触摸不得的缘恋?如果两千多年的执念,就此放下、隔断,是否会有眼泪倾洒,以为祭奠?
说不得,说不得,
多说是错,说多是劫
碧色的池水浮起朵朵睡莲,花盏连绵至无穷处,似洁白的云絮暗绣了一层莲花纹。
三生三世
      一面镜子,不过是个死物,却照出各人悲愁。



月令花,天上雪,花初放,始凋谢,一刻生,一刻灭,月出不见花,花开不见月,月令花不知,花亦不识月,花开一刻生,花谢一刻灭。

枕上书
 苍何剑挽千里霜
倾城一夜雪苍茫
谁白衣点梅妆
误入檀林 发染香
佛渡也渡不了隔世的离殇
菩提花开满宫墙
花下是谁对影成双
梦里看不见思念的方向
研新墨一方
将前缘写在枕上
枕上书书了几段几行
摘下千年前的一段月光
等佛铃盛放
将眉眼深藏
再开出回忆里你知的模样
桫椤树旁花静晚
下弦月照烛影长
谁垂钓冷荷塘
回忆过往杯中凉
佛渡也渡不了隔世的离殇
菩提花开满宫墙
花下是谁对影成双
梦里看不见思念的方向
研新墨一方
将前缘写在枕上
枕上书书了几段几行
摘下千年前的一段月光
等佛铃盛放
将眉眼深藏
再开出回忆里你知的模样
枕上书书了几段几行
摘下千年前的一段月光
等佛铃盛放
将眉眼深藏
再开出回忆里你知的模样
认出我的模样
扫下面二维码关注博雅吧!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