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版《红楼梦》30年(5)——千红一窟(下)

澎湃有戏2019-04-15 16:28:37

声明:我们是澎湃新闻文化娱乐部的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为“澎湃有戏”,唯一的APP叫“澎湃新闻”。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有戏”栏目,未经授权,谢绝转载。转发朋友圈请随意。


撰文:言少


编者按:今年,距离1987年版《红楼梦》电视剧开播,已有三十载。回首三十年前的“盛况”,真如隔世。澎湃新闻“有戏”栏目分五个章节六篇文章,讲述这部经典作品的沧海桑田,本文系第四章:千红一窟(下)。


这时候的剧组,其实却比谁都心急如焚——黛玉有了,宝钗有了,金陵十二钗大都有了,开机时间也确认了,两期培训都要结束了,演职人员到齐,可谓万事俱备。


然而,最关键的男一号贾宝玉,却迟迟没有现身。


早在顾问团成立大会的时候,吴祖光先生就先泼了一把冷水:“我觉得贾宝玉是最难找的,他是理想人物,现实生活中上哪儿去找?你们万一拍不成,就是因为这个宝玉找不着。”


贾宝玉这个人物,“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而有情”,素喜厮混内帷,有脂粉气,却崇尚美,不扭捏做作。而且出身贾府,自然气度高贵,然不脱些许纨绔作风。他个性痴顽乖张,又有赤子之心。金庸《天龙八部》里的段誉,就参考了“贾宝玉”的设定。这样的人,当然不可能高大硬朗,又不能太娘太油腻,从阅尽繁华到历经变幻,也不能让一个舞勺顽童来演。茫茫人海,哪里去找?


过往许多《红楼梦》作品,贾宝玉多由女性反串出演,这次也有人这么提议,培训班的女学员张玉屏更多次请缨上阵,但王扶林坚持尊重原著,非找到这么一个男演员不可。


全国范围里,有数以万计自愿出演贾宝玉的男孩子,但曾经列入候选的,不过三两。


侯长荣来自江苏扬剧团,与后来扮演平儿的沈琳一起被推荐参加海选。他相貌极其标致,王扶林看到录像时当即眼前一亮——这个男孩子叫什么,他就是我要的宝玉了!


可惜这个男孩子足足有一米八,缺少少年稚气,若跟姐妹们打成一片实在不协调,只好作罢。后来李少红《红楼梦》中幼年宝玉扮演者于小彤就因为身高窜得太快,一度令剧组困扰不已。


柳湘莲(侯长荣饰演)及贾琏(高宏亮饰演)


最终侯长荣同时演了冷面二郎柳湘莲及北静王两个角色,而觊觎柳湘莲许久的高宏亮,只得演了男二号贾琏。


但贾芸的扮演者吴晓东原本有机会出演贾琏,却因为长了粉刺错失,只好饰戏份不多的芸二爷(吴晓东还演了《三国演义》里的孙权)。


左一高宏亮,右上侯长荣(饰演北静王),右下吴晓东(饰演贾芸)


在安徽安庆黄梅剧团的时候,王贵娥一行不只找到了郭宵珍,还找到了马广儒。他是当地颇有名气的黄梅小生,又酷爱《红楼梦》,安庆文化局极力推荐他出演贾宝玉一角,但是由于他脸上还有青春痘,扮相又不太适合,只得悻悻而返,离开之前,乐韵的王熙凤恰要试演片段,信手逮住了他,请他协助配“见熙凤贾瑞起淫心”一场戏,最终歪打正着,马广儒成了贾瑞的扮演者,既是幸,也是不幸。


马广儒(饰演贾瑞)


王导曾经钟意的贾宝玉人选,还有中国戏曲学院的一个学生黄大年,他是浙江杭州人,曾经得导演青眼,不意一年后再去看,他的个头居然也窜到了一米八——又一个候选人因为身高,就这么与宝玉失之交臂。


剧组不得不再通过媒体广发帖子,于全国范围内征集贾宝玉。彼时,已从川剧团辗转至峨眉电影制片厂当龙套小演员的欧阳奋强,却始终淡然处之,视若无睹。


欧阳奋强是邓婕、张莉的老乡,从小是川剧团的随团学员,有戏曲底子,后来加入峨影厂成为演员剧团的第五名学员,曾经跟张玉屏、高宏亮搭档拍摄电影《虹》,待了四五年直到二十岁,他都是一张娃娃脸,身材也不高,戏路不广,只能当一名特型演员。


听到红楼梦选演员的消息,他是很沮丧的,峨影厂里有潘虹、张丰毅、祝延平等明星,长期供他仰视。想想自己资历虽早吧,平时演出大戏的机会却不多,没什么太大气候,红楼梦选秀轰动全国,一眼望去,好大阵仗,俊采星驰,又哪能轮得到自己呢?热闹是他们的,而我什么也没有。


就这么退缩着沉寂了数月,机遇却悄然降临而至。


经侯长荣提醒,张玉屏想起了那个在《虹》里出演自己弟弟的搭档,反正目下广撒网也是海里捞针,权且试试。


于是她向王扶林推荐了欧阳奋强。


除了《虹》,欧阳在当时,还主演过韩三平导演的《杨小亮》,王导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恰巧不久剧组去四川峨眉山寻找片头的补天巨石,邓婕便受托前往欧阳家,留了张字条通知了这个消息。


欧阳奋强出门归来,得知此事,又是惊喜,又是手足无措,他当夜匆匆赶往王扶林所在宾馆面谈,王导看了他的面相——的确饱满,“若中秋之月”,不太硬朗,身材也小,这样的脸蛋与姐妹们厮混,恰好可以消解观众对男女之间的风月幻想。况且有戏曲功底,又有荧屏经验,可以省去不少培训时间,于是令他前往北京剧组试戏。


出演贾宝玉时的欧阳奋强


当时的欧阳奋强,气质与贾宝玉着实还有些差距,他初出茅庐,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前往剧组的时候,更是随便踩着拖鞋就去了,如何像一个俊秀的贵公子?所以很多人冷眼旁观,纷纷对这个宝玉不以为然,任谁都可以挑出不少刺。


但是选角便是如此,不可能得到一个完美答案,只能寻一个最优解,从最接近角色的地方,去深入挖掘,遮掩其他不足,好比邓婕释放出的杀伐决断。欧阳最契合宝玉的地方,或许在于“混世魔王”的感觉,他稚气未脱,玩性难改,初生牛犊不怕虎。而且有镜头感,拍过戏,腾挪走位,对戏念白,都不至太紧张。试戏的时候,是与张玉屏合作的“宝黛共读西厢”,彼此合作过,更是自然流畅,很快就压倒其他竞争者,得到了王导的赏识,一举拿下这个角色。


贾宝玉虽然定了,欧阳奋强与王扶林的考验这才刚刚开始。


毕竟当时犹然非议纷纷——“找欧阳奋强演贾宝玉是个历史错误”,顾问团也是意见不一,摄像李耀宗还觉得他下巴太短,种种压力骤降,剧组决定,让宝玉正式拍一场戏试试。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王扶林让欧阳奋强拍的第一场戏,正好是与王熙凤探访病可卿的一段(第四集)。秦可卿在太虚幻境中,称得上是贾宝玉的性启蒙,所以两人相见,宝玉还带着些许不安与腼腆——这恰巧与欧阳奋强当时的心境吻合,为了能触景伤情顺利落泪,欧阳还裹挟了一丝狡黠的小伎俩——他事先在眼睛周围涂上了风油精。


第一场戏小试牛刀后,欧阳奋强初步得到了认可。


他得到贾宝玉一角,既有时运,也有天分与努力。为了演好宝二爷,他的付出不比别人少,拍戏之前的间隙,同样要像培训班的学员一样,听课、身段训练、琴棋书画、写人物小传、角色分析,好在本有基础,倒也不至于太过局促。摄影师说下巴短,那便去做手术垫。


欧阳奋强在川剧团的功底也派上了用场,探访可卿后,便是“宝黛初会荣庆堂”的大戏(第二集)。他仔细琢磨,贾宝玉的出场,不适合太威风的大步流星,又不能小跑,他尝试用上了戏曲里类似莲花步的小碎步,轻飘飘带动头上的带子和披风,既帅气,又不失可爱。这一创举立时得到了剧组的一致好评。


欧阳奋强、张静林等戏曲演员的聪明之处也在此,电视与戏曲舞台究竟不同,不能给表演留太多斧凿之痕,他们懂得取舍,会适当将戏曲的技巧生活化,巧妙地融入到日常拍摄中,而不是简单生硬地将唱念做打流于形式。


欧阳奋强与陈晓旭


考虑到欧阳进组较晚,彼此还不太熟悉,为了让他尽早摆脱拘谨、渐入佳境,王扶林训导演员也极有一手。他营造一种众星拱月的氛围,让欧阳奋强放开胆子,在合理的分寸内,尽管与女演员耳鬓厮磨、嬉弄玩笑,为了深入开发他的“顽劣”,竟还向他布置了日常任务:做恶作剧。此后欧阳跟陈晓旭联合起来,用尽手段,欺骗同伴,闹得剧组鸡犬不宁,像极了宝哥哥林妹妹该有的相处模式。


最终欧阳奋强呈现给观众的贾宝玉,面傅粉,唇施脂,虽不能说十分俊美,但眼神灵动纯真,聪明狡狯而不带侵略性,“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游走于罗裙香露中又不显腌臜,从宝黛钗初会,意绵绵静日玉生香(第九集),到共读西厢(第十集),痴公子杜撰芙蓉诔(第二十九集)……欧阳奋强用他的痴狂演绎,为大家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欧阳奋强饰演贾宝玉


选拔的新人演员们,是否个个符合原著人物,当然见仁见智,但整体来说,还原了不少真味。笔者认为,由新人出演《红楼梦》,固是剧组极具争议的地方,却也是最高明的地方。


他们召集这么一群年轻人,桃笑李妍,又以红学教化,耳濡目染古人的生活习俗,重新雕琢璞玉的同时,又最大限度地保留他们的真善美。


他们并不是去“演”《红楼梦》,而是“像红楼梦中人那样去生活”,这是一份呕心沥血的诚意。


曾经有人评论,《红楼梦》的小说,犹如一群天才导演和一群天才演员的演出,不论主次,哪怕是几个动作,几句台词,也必定演得有声有色,有情有味。



电视剧的成功亦是如此,导演是天才的,演员也是天才的——而演员的“天才”,倒不一定全是智商天分有多高,演技悟性有多超凡入圣,他们的天才,发乎质朴纯良的真情实感,源于纯白无暇的天性流露。


之后这群演员的遭遇不同,命运不同,不过是各有缘法,很多人说是沉浸红楼一梦,“入戏太深”,倒未免是观众的一厢情愿了。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微信公众号“欧阳宝玉”


本文参考文献:

《红楼梦》(百二十回,人民文学出版社2010年再版)/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汇校汇评(冯其庸主编)/欧阳奋强《记忆红楼》/欧阳奋强、陈晓旭、邓婕、王贵娥《宝黛话红楼》/邓云乡《红楼梦忆》/胡适《红楼梦考证》/俞平伯《红楼梦辨》/周汝昌《红楼梦新证》/冯其庸《冯其庸文集之解梦集》、《风雨平生冯其庸口述自传》、《看电视剧〈红楼梦〉及其他》/吴素玲主编《王扶林电视剧导演艺术论》/刘耕路、周雷、周岭《红楼梦——根据曹雪芹原意新续》/李希凡《宝黛爱情悲剧与黛玉之死——看电视剧〈红楼梦〉所想到的》/胡文彬《梦里梦外红楼缘》


作者言少,微信公众号“言少的江湖”(微信号:yanshaojianghu)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