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红楼梦》,也许是纪念曹雪芹最好的方式

人民文学出版社2018-11-20 13:22:38

文/胡文骏(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


《红楼梦》,这部中国古典小说的巅峰之作,自诞生后经历了曲折的版本流传和读者接受过程。如今,它已经是举世公认的杰作,是世界人民共同的精神财富。今年,是这部伟大作品的缔造者曹雪芹(约1715-1763)诞辰三百周年,各地的纪念活动相继举行。人民文学出版社作为国内出版《红楼梦》及红学图书的重镇,回顾六十多年来的“红楼”出版历程,亦不失为对这位伟大作家的一份飨告。

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红楼梦》作品各种版本

人文社出版《红楼梦》和有关红学方面的其他图书的历史,具体来说有三个方面,即:原著的整理和普及、重要版本的影印、研究著作的出版。

对《红楼梦》小说本身的整理和出版,是我们这方面工作的重中之重,出版社一直高度重视。而人文版的《红楼梦》排印本,也一直是读者心目中的权威版本。著名学者余英时在其红学著作《红楼梦的两个世界》中称:“在大陆上,谁给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红楼梦》写‘前言’或‘代序’,谁就是红学研究方面的‘当权派’。”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人文版《红楼梦》在学界和业界的地位。

1953年,也就是在我社建社的第三个年头,我们就以“作家出版社”的名义出版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部标点整理的《红楼梦》,首印为九万套。而在1954年《红楼梦》大批判运动开始以后,由于社会需求突然增加,这个本子曾连续加印。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著名书法家沈尹默当时还为该书题写了书名,我们沿用至今。它曾被多种出版物或媒体借用过,例如深入人心的1987年版《红楼梦》电视剧的片头采用的就是沈尹默先生的书法。


1957年以“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名义出版的第二个校点注释本

1957年以“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名义出版了第二个校点、注释本《红楼梦》。参加这次校点的是周绍良、周汝昌和李易,参加注释的是启功先生。到了1959年,我社又在1957年版的基础上推出了第二版,将何其芳的《论“红楼梦”》作为代序置于书首。1964年,我社又在此基础上推出了第三版。这次在内封上表明了“启功注”的字样。到了1974年,这个本子由繁体竖排改为简体横排,前言改由李希凡先生撰写,这是它的第四版。这一版一直延续到1981年底。到19811月,也就是第二阶段出版的这部《红楼梦》最后一次印刷为止,共累计发行了一百一十一万五千套。

19823月,我社又推出了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校注的新一版的《红楼梦》。这个校注本是在红学所的主持下,经过一代红学家的集体努力完成的。此后,它就成了最为流行的《红楼梦》读本,至今仍在市场上保持着稳定而不俗的销量。当然这个本子中间也进行过几次调整,其中于1996年把三册合成了两册,开本也作了相应的改变。同时为了适应不同读者的需求,我们还曾出版过一种16开的豪华精装本,和32开的精装缩印本。曾经有一度,出版社还请著名画家刘旦宅为该书绘制了彩色插图,这批插图现在已成为《红楼梦》插图中的经典之作。


19823月,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校注的新一版的《红楼梦》

这个新校注本《红楼梦》(或称红研所校注《红楼梦》)于1994年和2007年进行了两次全面修订,每次修订,都改正了上一版的疏漏讹误,更重要的,是不断吸收红学研究的新成果,使其与时俱进,日臻完善。例如2007年修订后,将作者署名由延续了数十年的“曹雪芹、高鹗著”,改为“(前八十回)曹雪芹著,(后四十回)无名氏续,程伟元、高鹗整理”,就是总结、吸纳红学成果的典型体现。

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校注《红楼梦》第二版和第三版在原著署名方式上的对比

根据截止201510月的最新数字统计,这部新注的《红楼梦》各种版本加起来,已累计发行了近四百六十万套。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社策划出版“世界文学名著文库”,在第二阶段截止印刷于1981年的《红楼梦》版本又被重新开发,并出现在“中国古代小说名著插图典藏”丛书、“语文新课标”丛书、“大学生必读”丛书等我社的多条重要产品线中。至今这个本子的收入在不同丛书的版本已经累计发行一百一十五万套。

截止印刷于1981年的1957年《红楼梦》校注本在上世纪末又被重新开发,并出现在“中国古代小说名著插图典藏”丛书、“语文新课标”丛书、“大学生必读”丛书等我社的多条重要产品线中

总结人文社《红楼梦》小说整理本的出版历程,除了书目庞大的发行量,更受到推重的是其优秀的品质。每一个版本,都汇集了一流红学专家、一流古典文学编辑的共同努力,无论是宏观全书的前言、序言,还是一字一句的校点注释,都经得起时间考验 ,担得起读者审视。在图书品种极大丰富的当下,在可供读者选择的不啻数百个《红楼梦》版本中,人文社的版本依然是一个标杆。

在整理和出版普及本的同时,为了满足学者们研究的需要,我社还影印出版了《红楼梦》的重要抄本,在上世纪,先后影印出版了平装本《戚蓼生序本石头记》和线装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本)。



“红楼梦古抄本丛刊”部分品种

2010年前后,开始影印出版“红楼梦古抄本丛刊”丛书,目前已出品种包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己卯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本)、乾隆抄本百廿回红楼梦稿》、《蒙古王府本石头记》、《戚蓼生序本石头记》(南图本)、《俄罗斯圣彼得堡藏石头记》,即将出版的还有《舒元炜序红楼梦》、《郑振铎藏红楼梦》、《卞亦文藏红楼梦》等,几乎包括了《红楼梦》所有重要的抄本。“红楼梦古抄本丛刊”全部采用普通精装,不走豪华的路子,定价相对比较平实,但其选择底本审慎严谨,印刷清晰、设计典雅,得到了广大读者的认可。

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里,人民文学出版社除了出版《红楼梦》的原作外,还积极地配合学术的发展,先后出版了一系列有重要影响的红学研究著作。如俞平伯《红楼梦辨》《红楼梦研究》、周汝昌《红楼梦新证》、蒋和森《红楼梦论稿》、冯其庸《石头记脂本研究》、舒芜《红楼说梦》等。

除了红学专家的个人著作,还先后出版了四集《红楼梦问题讨论集》、四辑《红楼梦研究参考资料选辑》等论文合集和其他重要资料汇编。2001年,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和人民文学出版社联合编辑的《红楼梦研究稀见资料汇编》出版,是研究《红楼梦》和红学史的一部重要的文献汇编。最近,红学研究的重要成果《红楼梦大辞典》新修订本也落户人文社,会在不久的将来与读者见面。



人文社出版的部分红学研究著作

时光回溯到两百六十年前,曹雪芹历尽艰辛创作《红楼梦》时,一定不曾预想到这部作品在中华文化圈乃至全世界的流传盛景——今天,《红楼梦》不光在国内有数百个版本供读者选择,更在世界范围有英、法、日、韩、俄、德、西等20多个语种的择译本、节译本和全译本出版。人文社近七百万套发行量的《红楼梦》整理本和诸多红学著作只是其中的一份子,也只是“红楼”出版工作的一个阶段。

也许,纪念曹雪芹先生最好的方式,就是阅读他一生心血的结晶《红楼梦》——无论你是不是红谜,无论是初读,还是第N遍重读。


推荐阅读


如果你还在为了阅读或收藏价格昂贵的中国古典名著而在书架前徘徊,那么现在你不用愁了,该版的《红楼梦》,不仅价格便宜、印刷美观、装帧古朴,收藏、送人都让你特有面子!实为古典小说的**普及本!

本书初版于一九八二年三月,距今瞬已十二年。本书初版以来,受到广大读者和专家们的欢迎,也得到了不少指正。这十二年的岁月,使我们进一步认识到,我闪当时确定的几个原则是正确的:一是我们所选择的底本——庚辰本,确是一个学术价值很高、接近曹雪芹原稿的珍贵本子,我们以此为底本,就使这相校本有了很好的基础;二是我们确定的校勘原则(详见《校注凡例》)也是正确的,这样就使我们的校勘工作做到了审慎和准确,不至于随意改动底本文字,从而较好地保持了原本的历史面貌;三是我们确定的注释原则(见《校注凡例》)也是切合实际的,对象适中,繁简得宜,因而使得本书避免臃肿烦琐之病。


上期的幸运读者是ID为小余的朋友

人文社微信赠书活动开始啦!小编将从每期关注人民文学出版社公众平台的读者朋友,以及转发人文社微信至朋友圈并截图回复的读者朋友中抽取一位幸运读者,赠送人文社精美图书一本。每期都有惊喜哦,各位小伙伴们赶快行动起来吧!


获奖的朋友,请回复小编您的姓名、地址和电话,小编会在近日将精美图书寄送给您!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