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最后番外

琳度可乐2018-12-06 10:56:51

夜白相性十四问

 

1、姓名?

  小夜:夜华。

  小白:我听说你们这个地方挺讲规矩的,如果有几个名字要说的话,不晓得你们是按名字的先后顺序说呢,还是按名字的使用频率来说呢?

  七:就说说别人对你最常用的称呼就行了。

  小白:哦,姑姑。

  七:= =

2、年龄?

  小白:年龄?迷谷,我今年多少岁了来着?

  迷谷:回姑姑,您老人家今冬已满十四万二千七百三十八岁。

  七:……

   小夜:她比我略年长些。

  七:= = 年长了九万岁叫略“年长”些?我写的其实是婆孙恋吧……

  小夜:哦?原来你竟认为浅浅她长得和“婆”字沾边?

  七:我,我错了,我从来不觉得她长得像婆婆,我从上到下从内到外都婆婆……= =

3、性别是?

  小夜:男。

  小白:女的。(沉思)但我有段时间其实是男的。啊,对了,(转向夜华)不晓得听哪个说的。你是在我还是男人的时候就喜欢上我了吧?

  小夜:我没这个印象了。

  小白:(忧郁状)你其实是个断袖吧?

  小夜:(目不转睛瞧着小白,微笑ING)我们今天晚上可以来试试,我到底是不是断袖……

  七:那,那个。这件事你们还是私下谈比较好,读者最讨厌这种色情的话题了。

4、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小夜:挺好的。

  小白:我也挺好的。

  七:读者会哭的……

5、对方的性格?

  小夜:很好

  小白:我选的夫君,肯定什么都是最好的。

  七:(无力抚额ING)我说,你们能不能描述得更具体一点儿,更好懂一点儿,更有人情味儿一点儿?

  小夜:比如说?

  七:(凑过去)比如说温柔啊,体贴啊,成熟啊,大方啊,忠诚啊什么的。

  小白:(“啪”,扇子一收)你说的这些方面,每个方面夜华他都是最好的。

  小夜:(手抚上小白的发)你也是!

  七:……你们两个……肉麻当有趣……吗?

  6、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小白:我做素素的时候,东荒俊疾山上,我家茅草棚跟前。

  小夜:三百零五年前,八月初四,床上。

  七:默,太子殿下,你说话真会拣重点。= =

  7、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小夜:好像在哪里见过。

  小白:全是血……

  七:不好意思,打岔一下,除了全是血以外姑姑你难道没其他印象了,比如说虽然全身是血,但是太子殿下依然玉树临风俊美不凡啊什么的。

  小白:(沉浸在记忆里)那时本上神没什么见识,除了自个儿外只见着他这么一个长得同人差不多的了,还不大能体察得出什么是玉树临风俊美不凡。

  七:太子殿下,姑姑她老人家爱上你并不因为你是个美男,你有没有感觉到很欣慰……

  小夜:(继续把玩小白的头发,对着小白温柔一笑)那现在呢?

  小白:(毫不犹豫)你自然是天上地下的男仙里头长得最好看的。

  小夜:(转头对七)我很欣慰。

  七:……

8、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小夜:全部。

  小白:(猛抬头望着小夜,脸突然红了,复低头)我,我其实也不是那么好……

  小夜:你哪里都好。(低头到小白耳边,低声)就算你觉得有哪里不好,在我眼中,也都是最好的。

  小白:(耳根子绯红一片,同低声)很久没听你说情话,这么大庭广众怪难为情的,你说之前好歹先通知一声,让我有个准备嘛。

  七:……姑姑,你是在掩饰你的害羞吗……

9、讨厌对方哪一点?

  小夜:没有。

  小白:我也没有。

  七:默,难道你们最近正在蜜月期?读者就喜欢看你们闹别扭搞纠结,你们这么黏糊,叫读者们情何以堪啊啊啊啊啊啊——

  小白:(手抚昆仑扇面)哦?是哪个想看我们纠结?

  七:呵,呵呵呵,没人,没人想看你们纠结,大家都特别喜欢看你们这么黏糊,姑、姑姑,您把那扇子收起来好吗?

10、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吗?

  小夜:好。

  七:不管对方是女子还是男子,相性都好吗?

  小夜:哦,我的剑到哪里去了?

  七:太太子殿下,我错鸟55555555……

11.您怎么称呼对方?

  小夜:浅浅——

  小白:夜华——

12.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小夜:一切随她高兴,但如果,嗯,算了。

  小白:浅浅就好。

  七:太子殿下,其实你是想说,如果偶尔能被姑姑她喊一声夫君也不错吧?

  小夜:(掩着嘴角轻咳一声)

  小白:(沉思)哦,原来你想让我偶尔唤你两声夫君,但这个偶尔,该在什么时候偶这个尔才合适呢?(继续沉思)

  七:表沉思了,他肯定是希望你在床上这么喊他= =

  小夜:(微微一笑)小七你实在是伶俐,你这么伶俐,当凡人实在是可惜,想升仙吗?

  七:太,太子殿下,我又错鸟5555555555……

  小白:(耳根红了)

13.如果以动物开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小夜:九尾白狐!

  小白:黑龙!

  七:呃,对不起,我忘了你们本来就是动物= =

 14.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小夜:只要我有,只要她要。

 

  小白:嗯,再生个孩子送给他?

  小夜:(沉默一会儿,一把将小白抱起来)题暂且做到这个地方吧,今日我们还有点儿事,明日再接着做。

  七:(扯住小夜的裤脚)太子殿下你不能走啊啊啊啊,上头只给了我一天的时间,我明天就要交稿了啊啊啊啊,今天你们不把题做完,我明天要被编辑骂死的啊啊啊啊——

  小夜:哦,明天加要交稿了吗,看来我们明天也不用来了。

  七:(含泪悲愤指)太子殿下,你,你75人!

  于是,因为太子殿下和姑姑回去办要事了……这个原来设计的50问半途夭折鸟= =,各位童鞋,白白。

 

恶搞番外之团子的大名 

 团子最近有点忧郁。

 他娘亲肚子里新添了个小宝宝,正一心一意养胎,他回回去他娘亲的寝殿,他娘亲都在睡觉。他父君近日也不像往常那般由着他,时时都来逼他的课业,教训他已快要为人的兄长,日后需得做弟弟妹妹的榜样。就连善解人意的成玉,也被他三爷爷拐去下界的方壶仙山给地仙们讲道去了,让他想倾诉也没个倾诉对象。

团子觉得,他这个小天孙当得很没趣。他冥思苦想了很久,决定离家出走。于是打了一个小包裹,包裹里有模有样地放了两套小衣裳,还放了三个刚从蟠桃园摘回来的桃子当路上的干粮。他抗着这个小包裹已走到了南天门,突然觉得,这一趟离家出走也不晓得出走到几时才能回来,临走之前还是再看一眼娘亲吧。

他磨磨蹭蹭地摸到他娘亲的寝殿外,不巧正门却守着几个仙娥。离家出走这样的事本该是件机密事,不宜闹得过大,他摸着胸口沉思了一会儿,掉头往窗户边走,决定爬到窗户上偷偷地瞧他娘亲一眼。

 他刚靠近窗户,小耳朵一动,听到屋中有人叙话。低沉的这个是他的父君,懒洋洋的这个是他的娘亲。

 他娘亲说:“哎哎,方才这小东西又动了一动,你要不要摸一摸?”

他父君唔了一声道:“这才七个月,照理还没长全,怎的这样能折腾,阿离以往在你肚子里也是这般的么?”

团子听到自己的名字,唰地竖起了耳朵。

他娘亲说:“团子乖得很,哪像眼下这个,我记得团子是第三年上头才有动静的,前两年就像肚子里揣了枚睡着的蛋,我轻松得很。说来几日不见团子了,我正有件好事要说给他听,他听了一定很欢喜。”

团子心中一阵荡漾,几乎要爬上窗台跳进屋里,但他克制住了自己。

他父君奇道:“好事?”

他娘亲立刻道:“好事,一件天大的好事。团子就阿离一个小名,他如今这么小,叫着也不觉奇怪,但日后待他长大,这么喊就忒不像样了,我翻了几日诗书,终于给他起了个大名。”

团子心中一阵激动,差一点就要暴露行踪,但他仍然克制住了自己。

他娘亲说:“有个叫李贺的凡人写得两句有气势的好诗,我很中意,说是‘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这两句诗中,又以这个黑字用得尤为出彩。另外,他们凡人爱在名后加个子表示尊重,我觉得这习惯倒也挺不错的。”

他父君说:“于是?”

他娘亲说:“于是我给团子起了个大名叫黑子。”

黑子咕咚一声栽倒在地。

他父君沉吟道:“这个名字……”

他娘亲忐忑道:“我想了两日,你觉得,你觉得不好么?”

黑子在心中呐喊:“说不好啊,快点说不好啊,不然我真的离家出走了哦,我真的真的离家出走了哦。”

他父君沉吟了一会儿说:“日后倘若阿离登基,尊号便是黑子君?”

他娘亲也沉吟了一会儿:“黑子君……”

他父君一本正经地说:“挺好的,这个名字。”

黑子倒地不起。

第二日,九重天大乱,仙童仙娥们奔走相告:“小天孙不见了,据说离家出走了。”

离家出走的黑子坐在青丘的狐狸洞中,他四舅白真咬了一根狗尾巴草问他:“说真的,你怎么突然跑到青丘来了,你阿爹阿娘虐待你么?”

黑子包了一包泪,心酸地说:“因为娘亲他给我起名叫黑子,5555555555555555”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