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言狼语 | 让《三生三世》这样的李鬼赚翻,是创作者们的不幸

胡狼工作室2019-05-21 11:38:34


◆  ◆  ◆  ◆  

改编自唐七公子的同名网络小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电视剧刚播完,其同名电影也在8月三日上映。说实话,对这种改编网文一看名字就是仙侠版玛丽苏既视感的作品,我一向是没什么兴趣去关注的,当然我也不属于这个东西的目标受众,就不去评价它内容的好坏了。但是这个东西火的有点刹不住车,刷个微博蹦出来也就算了,但是连视频里弹出来的页游广告都是这个名字,就算我想安静地做个吃瓜群众都做不到。而前两天,我突然又看到这个《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抄袭另一个网络小说《桃花债》的新闻。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态度,我在网上看了看各路网友的干货,好家伙,原来从2015年这个东西就已经成了各路网友口诛笔伐的对象了。但是事实就是这么恐怖,一个抄袭复制被人唾弃的东西居然在两年后还被搬上电视和大银幕,制作成热播电视剧和热门电影,豪言“票房十亿起步”,赚的盆盈钵满,不知道原作者看了,心里是什么感受。






说起抄袭这件事,可以说,许多国产影视剧的制作者把它做到了极致,已经到了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地步。首当其冲的,就是前科累累而为人熟知的山岭巨人郭巨侠,从国内的小说到岛国的动画,几乎可以解锁解锁“无所不抄”的成就奖杯,况且你抄也算了,还抄的那么烂算是怎么回事?就拿年前的史诗级视觉垃圾《爵迹》来说,从郭“创作”的小说的世界观到角色再到各种设定,几乎都照搬type—moon旗下的《fate》系列,还不同程度地抄袭《大剑》、《降世神通》,甚至连《火影》这样满大街随便拉个人都看过的动画都敢抄。除了把招式名称改得更具有傻叉气息,连某些角色的名字都没改就搬上大荧幕,还恬不知耻地请曾给《fate/zero》作曲的梶浦由记给自己的这部《爵迹》作曲,向阿宅月厨和说他抄袭的人示威:你们不是说我抄袭吗,那我就把原作作曲请过来,人家都没说提我抄袭,你们有什么资格说我抄?就算是我抄了,那也是我凭本事抄的,道歉?不存在的。其脸皮之厚,已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除此之外,还有国产动画巨作《汽车人总动员》的导演郭建荣和不抄袭会死星的大编剧于妈,抄袭起来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其下作和不要脸的程度,比小四尤甚。





在这个年代,抄袭仿佛已经成了司空见惯的事情,从《人生若只如初见》到现在的《锦绣未央》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这些热播剧不抄袭出门都不好意思和别人打招呼。网文IP如此火热,但是网络文学却缺乏应有的著作保护制度,再加上维权难,甚至还有很多粉丝给抄袭的作品捧臭脚,这才是抄袭肆无忌惮的原因。现在,想起冯小刚前不久说的“垃圾电影就是垃圾观众太多”的言论,我又情不自禁地多了几分赞同。把别人的东西复制粘贴过来就能赚钱,还有一大票粉丝追捧,名利双收,岂不是美滋滋?谁还费劲巴拉地去搞原创?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些纵容抄袭、甚至给抄袭洗地的粉丝,也是抄袭泛滥的元凶之一。





但是即便被人裱出天际,《三生三世》这样的李鬼,却还是能赚的盆满钵满,名利双收,还有许多粉丝护体,这是一件很让人无言以对的事情。抄袭不仅损害原作者的利益,糟蹋创作环境,还无异于告诉这些年轻的观众:在名利面前,你的操守一文不值,你的信仰毫无作用,撇下所有的道德准则,你才能成名,才能赚钱。这些下三滥的做法对于年轻人的价值取向的影响,比污染创作领域和精神空间,要严重的多。激浊扬清,辨识荣辱,是全社会都应该去共同努力的事,对于抄袭,我们都应该坚决抵制。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