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考研二轮小说专题复习】——《红楼梦》的叙事艺术

古代文学考研2018-11-08 13:02:49

29.论述《红楼梦》的叙事艺术。


《红楼梦》对小说传统的写法有了全面的突破与创新,它彻底地摆脱了说书体通俗小说的模式,极大地丰富了小说的叙事艺术,对中国小说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它的叙事艺术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写实与诗话融合。《红楼梦》既显示了生活的原生态又充满诗意朦胧的甜美感,既是高度的写实又充满了理想的光彩,既是悲凉慷慨的挽歌又充满青春的激情。

(1)它既不借助于任何历史故事,也不以任何民间创作为基础,而是直接取材于现实社会生活。人物描写也打破了过去“叙好人完全是好,坏人完全是坏”的写法,使古代小说人物塑造完成了从类型化到个性化的转变,塑造出了典型化的人物形象。

(2)《红楼梦》又不同于严格的写实主义小说,作者是以诗人的敏感去感知生活,着重表现自己的人生体验.自觉地创造一种诗的意境,使作品婉约含蓄。作品借景抒情,移情于景,从而创造出诗画一体的优美意境,把作品所要歌颂的爱情、青春和生命加以诗化。象征手法的运用,也使作品具有含蓄、朦胧的特点。


(二)浑融一体的网状结构。曹雪芹比较彻底地突破了中国古代小说单线结构的方式,采取了多条线索齐头并进、交相联结又相互制约的网状结构。

(1)全书三个世界构成了一个立体的交叉重叠的宏大结构。《红楼梦》众多的人物与事件都组织在这个宏大的结构中,互相影响,互相制约,纵横交错,层次分明,有条不紊。

(2)《红楼梦》采用“草蛇灰线,伏脉千里”,“注此写彼,手挥目送”的方法,使每一个情节具有多方面的意义,故事和画面之间的转换非常自然,不着痕迹。例如周瑞家的送宫花介绍了宝钗不爱花的性格;见到惜春与智能,伏下了惜春出家的结局;最后送到黛玉处,又交待了她的性格。

(3)《红楼梦》把大小事件错综结合着写,小矛盾凝聚成大矛盾。小事件积累成大事件,一段平静生活后,就有一个浪头打来。在宝玉挨打之前,先写了茗烟闹书房、叔嫂逢五鬼、金钏投井、贾环告发等,使宝玉挨打成为集结了许多矛盾的大事件。


(三)叙事视角的变换。《红楼梦》的作者与叙述者分离,由作者创造的虚拟化以至角色化的叙述者来叙事,在中国小说史上第一次自觉采用了颇具现代意味的叙述人叙事方式,而且在叙述角度上也创造性地以叙述人多角度复合叙述,取代了说书人单一的全知角度的叙述。例如第三回林黛玉初进荣国府,从全知视角展开叙述,在此基础上,穿插了初进贾府的林黛玉的视角,通过她的眼睛和感受来看贾府众人,又通过贾府众人的眼睛和感受来看林黛玉,叙述人和叙述视角在林黛玉和众人之间频繁地转移。而林黛玉与宝玉的见面写得尤为精彩:宝玉和黛玉的初次见面,两人互相观察,叙述视点在两人中相互转换,而他们都感到彼此相识,这便是两心交融的“永恒的一瞬”。刘姥姥三进荣国府,从一个社会底层人物眼中来观察贵族之家的奢华生活,引起了她的强烈感受和对比。


(四)个性化的文学语言。《红楼梦》的作者是语言大师,他继承我国文学语言的优良传统并加以丰富和发展,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红楼梦》的语言是以北方口语为基础,融会了古典书面语言的精粹,经过作家高度提炼加工,形成形象生动、准确精练、自然流畅、有生活气息和感染力的文学语言,描写人物神态时,把人物的动作感情和心灵状态都描摹了出来;描写风景时,则别具一番情趣,有强烈的抒情气氛;描写场面时,又写得生动活泼,富有立体感。《红楼梦》的人物语言达到了个性化的高度,书中人物语言能准确地显示人物的身份和地位,能形神兼备地表现出人物的个性特征。黛玉语言机敏、尖利;宝钗语言圆融、平稳;宝玉的语言温和、奇特,常有“呆话”。对主要人物的语言,既注意写出其主体特征,又适应多样化、复杂化的性格因素,如实地写出这种主体因素在不同情境下的不同表现。如黛玉平时语言尖利,但向宝玉敞开心扉时,却情语绵绵,真挚动人。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