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匠人精神打造经典

知茗堂茶业2019-07-01 00:48:28

 



  我年轻时不成气候,读书不用功,考试不及格,一到暑假就愁升不了级,唯一好的是英语。

  一年暑假,上海戏曲专业学校招高二肄业生。我去考了,一次、两次都没考取,最后塞进去了。一比,感觉自己的文化知识太差了,演戏也不怎么会演。我得读书啊!

  我到21岁,才体会到读书的重要性。




  【我和《红楼梦》的奇缘】


  我是误入“戏途”,也是一种缘分。

  1979年,我到英国广播公司访问,一件事情刺激了我。对方改编了各国名著,录像带发行全世界。中国很多东西为什么不能改编呢?


  回国后,我向领导报告,领导问拍什么?

  我说,四大名著中《红楼梦》好拍一点。

  其实,这是外行话。别看没有打打杀杀,其实很多微妙的细节、曹雪芹的寓意都很深奥。

  当时,我连《红楼梦》都没看完。


  没想到,拍摄意见被中央电视台采纳了。

  周汝昌、冯其庸等老一辈红学家,也都全力支持。那时文革结束不久,受读书无用论的影响,有的大学中文系的学生,连古典名著都没怎么看过。




  【首先要用剧本去征服观众】

  

  当年的《红楼梦》播出后,有多红自然不必提。据说,书店里《红楼梦》的销售量也猛增;一大批只知道《红与黑》《战争与和平》却不爱看中国名著的人,调转头去欣赏本民族最宝贵的智慧结晶。


  当年接到要拍《红楼梦》的任务时,王扶林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编剧们先去编,他自己抱着几大本《红楼梦》原著死磕了整整一年。

  王扶林说:“那一年,我竭力要做的就是把曹雪芹的意思,把小说内涵给理解了。但中国有这么多人研究《红楼梦》,从胡适开始一直到冯其庸、周汝昌,花一年时间就理解全部是不太可能的,但只能尽力而为。”




  87版《红楼梦》里另一让人惊讶的事情是,里面启用了一堆不出名的演员;甚至有不是演员的普通人来演,但却让人留下“这个角色就得她演才合适”的印象。

  《红楼梦》剧组就像是学校一样,通过几年的训练把一个不懂演出的普通人训练成一个合格的演员。像金莉莉,原来只是个电话接线员,普通话都说不利落;后来拍完《红楼梦》还考上了中戏,和巩俐成了同学,还并称为‘五朵金花’。

  王扶林说:这一切的培养,并不是急功近利的,每个演员进组,就是要上学歇班,写角色自传,写人物关系。我选演员的标准就是要选合适的,而不是最好的。




  【央视拨款办学习班】

 

  拍摄从哪里着手,谁来改编?

  红学家坚持第一回到第五回绝对不能删,是全本《红楼梦》的缩影,是大荣枯,从荣到败的过程。

  前五回,我们编了五六集戏。87年春节晚会后,拿出来亮相。结果反映不好,看了半天,宝玉、黛玉、宝钗在哪呢?看了半天是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后来,我们听了建议。第一集演一半黛玉出场。


  我知道《红楼梦》深刻,提出给我一年时间读书。领导同意,还给我找了招待所,老老实实学。

  谁来导演呢?

  我首先找越剧电影《红楼梦》的导演,对方没兴趣。后来找了北影厂四大导演之一,一天对方突然心肌梗死,不可能参加了。又找电视台另一位导演,对方嫌拍摄时间太长。

  在台里大家都叫我“王大胆”,所以,最后我自己赶鸭子上架。




  选演员,选多大的啊?

  黛玉进府,也就十一二岁,居然能写出《葬花词》这样高水平的诗词,可能吗?这是文学形象。

  选的时候,选年纪小的。17岁到20岁之间,面嫩。各行各业都可以找。3个人跑遍全国,选了60个人,让我来定。

  我对这些演员不了解,演员对角色也不了解。那就一起读书。

  中央电视台拨了10万元办了学习班,在圆明园附近一个招待所,所有人只有周六才能上街。

  看一遍不懂,看第二遍。大家上午读书,下午做小品,晚上琴棋书画。一点皮毛不懂,很难胜任。




  【找演员成大难题】

 

  四十天以后,宣布角色。

  演妙玉的是修鞋工,演赵姨娘的是沈阳饭馆跑堂的,演元妃的是南京百货公司文具柜台的售货员。

  我忠实原著,但是还会搞错;比如把“宁荣街”错成了“荣宁街”,宁是哥哥,荣是弟弟。

  当时,他们从四川选演员带回录像,我认定邓婕能演十二钗中的一个。学习班开班,她来了,一看个子很小,但是她太上镜头。

  3个人竞选王熙凤的角色,邓婕最合适。在身高上,拍电视时可以垫高。

  当时,领导还推荐了一个有力的竞争者,最后让我定。

  对此,我很感动。当时,只有一个编剧同意我的意见。




  银钏的扮演者,是北京工厂的工人。

  一天,在饭馆里吃饺子,被剧组人员碰上了,就找她谈话。她到了剧组,他们厂子里来了几个男子汉,保驾,怕她遇上坏人。

  “赵姨娘”是自己硬要进入戏班的。演戏时的那个酸啊,真是很难找。


  《红楼梦》当时选演员难,谁也不愿意来。

  选摄像师,对方嫌周期长,怕耽误终身大事。于是我让摄像师把女友请来当场记,后来发现,对方是演探春的料。

 



  【陈晓旭自荐演黛玉】


  林黛玉演员的入选,是《夜幕下的哈尔滨》作者告诉了陈家《红楼梦》拍摄的事情之后,陈晓旭给我写了信,还写了诗《小麻雀》、《柳絮》,写得非常好。

  林黛玉有诗人气质,陈晓旭能写诗,是一个条件。

  我回信,让她到北京见面。选中了,报销旅差费。没选中,自费。

  那天下雨,她来了。

  她还不到80斤,太绝了,太难找了。整个样子,就是林黛玉。就是鼻子高了一点。结果,她真的变成了林黛玉,命薄。




  贾宝玉,先找了戏曲学校的一个小伙子,不怎么愿意,搁了下来。

  后来,我到峨眉山选石头,有人建议欧阳奋强见我。他进来了,光着头,拖着鞋,娃娃脸,我一看有门。我要他到剧组,坐飞机去。

  一听坐飞机,他乐坏了。

  剧组还为他办了一期学习班。他紧张极了,为减压,我出招:允许你在剧组里恶作剧。




  【经典!红楼梦曲】


  新《红楼梦》的音乐被网友称为聊斋音乐,这让87版《红楼梦》音乐更加显得经典。


  王扶林接受采访时说:“这个戏怎么样另说,我说这个音乐它绝对是成功的,它成功在哪一点呢?我觉得,就是把古典美跟八十年代的青年人的审美结合在一起了。”

  据王扶林回忆,作曲家王立平是流行歌曲的作者,当年四十岁的王立平是主动找到王扶林说:

  “我愿意把我创作的黄金时代贡献给《红楼梦》。我觉得,《红楼梦》不仅是要老年人喜欢,也要让年轻人喜欢。如果我试写一个主题歌,如果你们觉得好,你就用我;如果写的不好,我一分钱不要,我自己就走。”

  她是科班出身,而且有雄心壮志,可用。




  当年87版红楼梦剧组只有导演的时候,作曲就加入其中了,而且一待就是四年。

  而现在的电视剧,作曲是在戏拍完,看完样片后再写曲子。

  王扶林分析说,正是因为王立平自始至终的参与,对《红楼梦》深入研究,才有了后来堪称经典的一支支曲子。

  王扶林更是爆料讲,当年每天开始拍摄的时候就先放《枉凝眉》,让大家进入到《红楼梦》时代。其中《枉凝眉》一首曲子就花了一年时间。

  王立平用四年心血谱写了这些传世经典音乐,被称为“用音乐写《红楼梦》的人”。




  王扶林说,当年敲定王立平作曲也颇费了周折。当时,中央电视台的文艺部主任听说王立平来写歌,就给台长写了封信,怀疑导演不懂《红楼梦》,竟把一个搞流行音乐的作曲找来写古典音乐。


  值得庆幸的是,当时中央电视台台长直接把这封信给王扶林看了,并让王扶林做主。这才有了后来让观众百听不厌的红楼梦曲。




  唱《枉凝眉》的,是长春的一个化验员,喜欢戏曲,会唱京剧。她是一张白纸,变成《红楼梦》的唯一演唱者。


  服装怎么办?化妆怎么办?

  我请教了红学家,他们说:这本书,无朝代可考。可以集中中国最美的仕女服装,变成《红楼梦》的风格。总的要符合,明末清初,也要符合现代审美。

  一天,我在家,一个女子背着画夹来了,在山东话剧团工作。画得挺有水平。服装得了飞天奖服装奖。




  【中途生变,两人一个角色】


  在拍戏中,也遇到很多阻力。拍了一半,迎春找我,吭吭叽叽,说考取了中央戏剧学院。

  我急啊,戏怎么办啊。她是话务接线员,一开始是被剧组否定的,是我留下了她。

  我反复考量,同意她走。

  跟她同班的是巩俐,在班里是五朵金花。

  我当时想,日本《血疑》有两个妈妈,观众照样接受。于是找了汽车公司的员工,出现了两个迎春。


  演赵姨娘的演员,酸得可爱;后来遇问题,我们中途换了一个演员,大家也没有发现。




  【一场戏促成3对姻缘】

 

  元妃省亲的戏份,先选了颐和园昆明湖、北海,最后觉得瘦西湖不错。

  元妃观灯,美术设计搭了7米高的牌楼,湖面上改造了两条船,湖面上有很多灯,远处岸上也有很多灯,用了供电部门、蓄电池厂、工艺厂、工程队等一个月时间,每一条小船上用的是蓄电池,费了很大劲。

  扬州的沈琳在剧中扮演平儿,后来和“贾芸”走在了一起。

  柳湘莲的扮演者侯长荣和“香菱”走到了一起,还有“贾琏”和化妆师走在了一起。

  这帮孩子十七八岁,顽皮。吃饭艰苦,经常戏一停,就吃。

  我说不许吃道具,道具吃了再买,报销不了。这些丫头小伙生气了,角色该吃道具的时候,不吃。



  当年机关干部误餐费一毛五,夜餐费两毛五,我在电视台工作,一个月加在一起九块钱。

  当时的剧本写了几个月,一共七千块,三人分。现在,写一集电视剧本5万块以上。


  演员欧阳奋强,除了单位工资,可以领伙食补助、住房补贴、起早补贴、夜餐费、搬运费,演员动手搬东西给一点钱,某一个月加在一起六十七块两毛;

  陈晓旭,一百一十九块一毛,是因为搬运得多;

  薛宝钗,一百二十块。




  【不敢自称“经典”】


  现在大家说起来经典,酸甜苦辣,我没法说。拍完之后,照例开观摩会。我溜了,我解脱了。

  周汝昌曾说,87版《红楼梦》是“首尾全龙第一功”。《红楼梦》这本书是经典,但是这部剧不能说是经典,如果能给60分,就非常满足了。

  拍的时候,也不是原封不动照搬原著,探春远嫁,书中寥寥数语,我们却拍了四五分钟。


  我现在觉得,我们拍的诗意不够,内在的含义、深刻性没表达出来。

  《枉凝眉》中说的奇缘指的是什么?

  金玉良缘、木石前盟是怎么回事?

  太虚幻境可以砍,因为当时技术条件做不起来;神瑛侍者、绛珠仙草的神话故事应该表达。

  这是我感到非常遗憾的。




 【87版《红楼梦》的遗憾】


  王扶林回忆说,当年就为了拍一场第一集里,甄士隐和贾雨村吃螃蟹的戏,专门想办法从江苏空运螃蟹到四川,还准备了一整套吃蟹的工具…

  对细节计较到锱铢必较,成就了《红楼梦》的辉煌,按今天的说法,这就是一种匠人精神。

  匠人精神的另一种体现,就是对现有成就的反省。所有的艺术创作都是有遗憾的,87版《红楼梦》也不例外。

  时隔这么多年,王扶林看来,最大的遗憾是没能好好展现原著中的“木石奇缘”。


  “当年碍于很多限制,只把贾宝玉、薛宝钗的金玉良缘展现得比较完整;对于贾宝玉、林黛玉前生的木石奇缘并没有太多涉及,但这一块恰恰是全书的重要线索。”

  王扶林觉得遗憾的还有,书中浓墨重彩描写的“太虚幻境”,以及黛玉进府两人相见的段落。




  【后记】


  从1958年开始,我从事电视剧有50年了。

  我认为,从中国诞生电视剧到现在不是30年,而是50年;但最辉煌的是改革开放之后的30年,那确实是辉煌。

  在我所拍的电视剧中,《红楼梦》给我的记忆最深刻。

  当时拍《红楼梦》的目的是什么?

  其实就是要普及。

  “文化大革命”中流行的读书无用论使得大家都不读书了,几乎没有人看古典名著,这个现象太奇怪了。

  那么,如何普及呢?

  我觉得用最大众的形式最好。




  在选演员时,林黛玉这个角色要求必须有诗人的气质。而陈晓旭十七八岁时就会写很好的现代诗了。

  其实,这也是一种机缘。

  你说她在当年就研究过《红楼梦》吗?没有。

  只不过,《夜幕下的哈尔滨》的作者陈玙,因为是鞍山的,跟她家比较熟,跟她家什么关系不知道,反正比较熟。听说中央台在筹拍《红楼梦》,他就跟陈晓旭说,你应该去试一试啊。

  这样,她才给我写信。




  信里寄来两张登着她作品的剪报,一张画报封面,还有几张不同角度的照片。

  陈晓旭在信里说,自己想演林妹妹,而且她对这个人物进行了独到的分析,也谈到了自己的特点和优势,不卑不亢,娓娓道来。


  陈晓旭写了首诗,叫《柳絮》:

  我是一朵柳絮,

  长大在美丽的春天里;

  因为父母过早地将我遗弃,

  我便和春风结成了知己。

  我是一朵柳絮,

  不要问我家住在哪里;

  愿春风把我吹到天涯海角,

  我要给大地的角落带去春的信息。


  你说她是诗人,还算不上,起码,她还是有这个潜质。而且,十七八岁写出这样的诗还是不容易的。




  当年我们拍这个戏,老实说,是把脑袋提在裤腰带上的,不知道结局,不知道前途如何;缺乏自信,也不知道把那样一部作品搬到荧幕上,人家能接受吗?

  我们当时只是走一步算一步,不敢想。


  这部大戏之后,肯定是找一些专家,找一些红学家来评一下吧。你们看行不行啊?我的估计肯定是挨骂。

  所以,我说,我这4年都已经受够了。

  天天有压力,天天跟戴着枷锁一样在干事儿,最后我总算完了。




  这部作品博大精深,大家要求那么高,每个人心里都有宝黛钗,都有个凤姐,都知道里面的故事情节,你稍微弄得有点不对劲,挨骂啊!

  哎呀,我逃避现实了,我跑了。

  最后也不知道今天是这个结局,播了700多遍。我没有想到,谁也没有想到。从上到下没有一个人想得到,《红楼梦》是这个结果。不知道,想都不敢想。


  当时,我不敢宣传。我告诉你,当时有领导到我们组里来视察慰问,我都躲起来了,没见。这位领导又要请主要演员吃饭,我没参加,我都躲了。




  我觉得我缺乏自信,我这个作品怎么样还不知道呢,还是少露面了吧。记者我也不接见,一概不接见。

  所以说,新版《红楼梦》选秀的时候,曾经一度说87版的《红楼梦》是经典。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外界怎么评,那随便说了,说这个也好那个也好,都可以。

  我不是故意作秀,故作谦虚。

  我觉得作为我来说,就拿这部小说的水平来衡量电视剧,只能说是及格。

  或者说,它拍得非常不容易。终于,在那个年代把它拿下来了,或者说起到了普及名著的作用,这个是当之无愧的。 




  【题外话】


  从《红楼梦》《三国演义》,四大名著中的两部都经由王导的手呈现在银幕上,也已经成为很难再超越的版本。

  当然,这有“时势造英雄”的时代性,但不可否认的是,投入的时间和精力是和获得的评价与肯定成正比的。

  在当下,或许要再花五年时间来做一部连续剧,那会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但是,有一个道理始终不变:

  无论在什么时代,如果抱着一颗匠人的心,一种匠人的精神对待你的作品;那么,在时间这个维度上必然会收获满满.....




【知茗堂】秉持“茶”让生活更美好的理念!致力于将中国人传统生活之美带入现代生活。


微信公众号:zhimingtangchaye

知茗堂茶文化会所 欢迎您光临    电话:13811735967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马连道第三区商业街2111-2114号




【知茗堂】倡导茶为国饮,广交天下茶友,共同打造民族产业!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