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 1986,人在旅途--越剧王文娟

千里共婵娟越剧王文娟2018-08-31 10:26:29

点击上方蓝字可以订阅    每周三、周六推送 欢迎转发


不怕旅途多坎坷

向着那梦中的地方去

1

舞  台



1986年,是忙碌而充满了无数挑战的一年,这一年里她有许多的事情要做,而其中不歇脚地奔波在各种单位举办的文艺晚会间,是非常重要的工作。

《焚稿》  1986年

贺机床公司30周年文艺晚会 




2

路  途




时光的脚步转瞬走近上世纪80年代。


1983年,受到文化部部长朱穆之关于文艺系统体制改革报告的鼓舞,徐王二人跃跃欲试,要“先搞起来”。


当时的新旧观念冲撞激烈,不能得到院领导支持。徐王,加上编剧吴兆芬,便偷偷做起了“地下”改革团准备工作,期间,不停地与领导辩论沟通,持续了两年多时间。


1985年,终于获得文化局和越剧院新任领导层同意,改革团正式成立,取名“红楼剧团”。


1986年6月,剧团从深圳等地演出回来,得到上海市文化局的关心和支持,制定了改革方案。讨论时全团群情高涨,每天三五成群,议论不息,休息天也不例外。经过反复讨论,最后拟出了一个上上下下都能够接受的方案。


红楼剧团由市文化局确定为剧团体制改革的试点单位,在经济、人事、演出三方面基本上独立,但不脱离上海越剧院的建制。在经济上越剧院不再发给包干经费,基本上自负盈亏;市文化局鼓励剧团出人出戏,按照剧团创作、演出情况,给予政策性补贴。文化局、越剧院与剧团(团长王文娟)三方在8月9日正式签字定局。


讨论改革团方案


与编剧吴兆芬


“红楼剧团”诞生




1986年8月14日,庆祝改革团成立《徐玉兰、王文娟流派剧目展演》在人民大舞台开幕,各地方徐王弟子纷纷助阵,演出14场。




这之后,她奔波在会议间、单位间、饭局间...只有一个目的——“要演出”!




“家当”全部要重新置办,这一年里要完成“资本积累”,她带着红楼团走遍了多个省市、乡镇、农村,再偏远的地方都去。





钱,太缺钱了,演出说明书上是拉来的广告



经营上的事务已经忙得不可开交,还要登台带出中年的一拨演员,这一时期《皇帝与村姑》继续演出,给年轻人当配角的《神王恋》也在排练中,迫切感到年轻人才的短缺。


于是采取多种方式培养新人,如外地剧团演员自费来团学习,留职停薪来团工作或借调等。



这一年,终于冲破重重阻力,将三位新秀--陆续调入红楼剧团。


红楼剧团团长王文娟



-------行到安微的分割线-------



叩响了红楼剧团之门

周瑞平 金利群


如雷!这掌声,不仅是观众对一位名优的欢迎,更是对今日“林妹妹”的一种认可!毋庸讳言,岁月雕刻刀无可避免地留下了它的“杰作”。王文娟胖了些,也不会像当年那样年轻。但是,她演的林黛玉,依然熠熠生辉。重场戏《焚稿》,那几大段的唱,激情洋溢,如诉如泣,冷月诗魂。令观众悲,也令观众醉,一时间,剧场又掌声如雷。看来,今日的王文娟仍在艺术之途上艰难迈步。

观众的热情也如春潮。谢幕一而再,再而三。散场后,剧院后台门口聚集着一群群戏迷,想一睹“林妹妹”的风采。有些观众为了找王文娟和他们喜爱的其他演员说上一句话,找到了剧团住处......


观众的热情推动了我们。我们也不由自主地叩响了红楼越剧团的门。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普通和平易近人的王文娟。红楼剧团是在电影《红楼梦》剧组的基础上组建的,演员的平均年龄已有四十多岁。当年她们在电影《红楼梦》里风采奕奕,现在大都鬓生白发,但在舞台上依然满身活力。我们来到安徽剧院招待所,一说找王文娟,对方马上说:“老王在休息,她实在太累了,嗓子也疼了。”在安徽剧院演十场,王文娟就有七场戏。年届花甲的人了,在 《皇帝与村姑》中演十八岁的村姑,又唱又做,怎能不累啊!她的小小房间挤着三张床,门口还挂着“化妆室”的牌子。名声赫赫的“林妹妹”,竟住得这般简朴!副团长苏鄂生告诉我们,本来安排老王住江淮饭店,她硬是要和大家住一起,不计较条件好坏。我们想起来肥演唱的某些歌唱家,住要高级宾馆,行要豪华轿车,而王文娟这样的艺术家却自愿住简陋的招待所,实在是难能可贵。苏副团长说,许多观众都是慕徐玉兰,王文娟的大名来看红楼剧团演戏的,但她们的奖金和中年演员相差无几。现在许多文艺单位“向钱看”成凤,她们却把钱看得轻。在上海,去工厂清唱二十分钟,报酬就有几百,而剧团到外地演出,一天不超十元,她们不计较!两人资深名大,又是剧团领导,和演员们都相处得很和睦,都说她们平易近人。


隔天,我们见到王文娟,她正在过道上一招一式地辅导青年演员。红楼剧团主要体现徐派和王派的表演艺术特色。近年,各地学徐派王派的青年演员不少,全国性的比赛中,这两派的门徒得奖者颇多。这和徐王两老师的教导是分不开的。在培养接班人问题上,徐玉兰、王文娟的着眼点不仅放在团内也瞄向团外。王文娟的门生,上海越剧院的华怡青和浙江舟山越剧团的王志萍都已初露锋芒,这当然有王文娟培育之功。王文娟对团内的青年演员也很爱护,平时常指点她们练功;在合肥,她的演出任务那么重,但看见青年演员在排练中的片断,就不由的去指导她们,这表现了一个艺术家的责任感。


红楼剧团在合肥演了二十四场,还不能满足越剧迷。王文娟虽然劳累,但她心里还想着革命老区。离开合肥,王文娟将率团去六安,为老区人民献艺。我们祝愿红楼剧团能不断出现新的《红楼梦》,新的“徐玉兰”、新的“王文娟”。给更多的观众以新的倾倒。




点击下图看热点文章

 


长按此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可订阅

点击了解更多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