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剧纪实】探访87版红楼梦外景地——苏州篇

红楼大观2018-09-20 15:32:26

说红解梦│史海钩沉│文学随笔

诗词大观│公益短篇

……

大观视野看世界


致敬经典

【追剧纪实】探访87版红楼梦外景地——苏州篇

作者│星下友人

前言

这篇帖子涉及的外景地:万景山庄、甪直、艺圃、网师园、耦园、香雪海。

剧组第一次是在1984年春节期间到苏州甪直拍摄了序集,然后又在第二年(1985年)春季花期到园林中拍摄大观园中,部分小桥流水、鸟语花香、落红成阵的镜头。

这篇帖子中的不完全,毕竟年代很长了就算是在这些地方,也认不出来了。也有很多镜头我在回来了整理图片的时候才认出来的。

在苏州的取景地比较分散,路上要花不少时间,至少要三天的时间才能把帖子中的地方游览一遍。



再游虎丘


苏州人谈到虎丘,总有说不完的话题,对我来说,这是第二次游览虎丘了,景还是旧景,人已经不似当时了。

剧中,虎丘外景在东南方山麓的“万景山庄”,所以我一进入虎丘景区就直奔万景山庄。

上图为万景山庄大门。

万景山庄大门前的石墙上题写着:“塔影”、“松声”看上去像古戏台的布置,可是虎丘景区常见的形式,随处可见的题字,在我看来呢,有些是合适的,肯定也有一些是“中二”的,毕竟嘛,“字”可为“景”增彩。

可一进入万景山庄,无疑这是十分失望的,剧中的景色早已变迁,只剩下了这些盆景在告诉我,“不错,这里就是当年的取景地。”万景山庄并不大,转了一圈,对寻迹可谓毫无进展,失望之余却让我忽略了眼前奇绝的盆景,在真山真水中布置这些假山假水,未免显得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可一旦静下心来,细细的欣赏这些盆景,已经不虚此行了,毕竟苏州的盆景艺术,都集中在这儿了。

    上图为万景山庄植物盆景区的全景,可以看出分为上下两层,不过从电视剧中看来是在下层拍摄的。

上图为万景山庄植物盆景区的全景,剧中是第十三集开头,玉兄和颦儿的正文,可以看到竹栏杆换成了石栏杆,竹亭已经不知去向。

    上图在万景山庄的西北角,有一道竹篱编成的围墙,再细看竹子,已经龟裂甚至腐烂,很有年代了,很像剧中那时间点的遗留物,可惜剧中虽然有这个角度的镜头,但看不到这个位置,左边那堵墙就是剧中的那堵墙了,旧迹难觅呀。下面就这场戏贴一段“玉兄日记”,很有意思。

“此时,刚好在放葬花后,宝玉对黛玉述衷情的一场戏。这是由一个四分半钟的长镜头一气拍完的。记得在现场,我完全进入了规定情景,大段的台词溶化进充满激情的表演里,在场的人都被宝玉对黛玉的一片痴心打动。我对这个长镜头也洋洋自喜。不用说,这场戏不错。可是,几个月的今天,再来看这段戏,映在银屏上的我,占据整个画面的脸庞,咧着大嘴,没有节制的哭泣,显得好难看,好别扭。进入了情绪,却忘记了分寸感,效果特别过火。我简直没有勇气再看下去了。”

欧阳希望这段戏重拍,不知道重拍了没有。我也很好奇,与欧阳演对手戏的晓旭,当时是什么感觉。

当然,游览虎丘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寻迹,还有另一部电视剧《戏说乾隆》的《江南除霸》这儿做外景,贼不走空,一并收下了。除了外景地,其他景点我看的未免就显得走马观花了。虎丘山西侧有一片很大的竹林,竹林北侧的“云在茶香”、南侧的“西溪环翠”甚合我心意,走的,看的很仔细。


探访甪直


甪直外景是八四年前两集序集中的外景地。一心一意想着早起趁着游览高峰之前到达甪直,却事与愿违,出发的时候已经九点半了。进入甪直古镇时已经是中午了,步履匆匆直奔拍摄地,沿着南市上塘街往深处走,古色古香的气息扑面而来,百米左右,就可以看到“香花桥”。

上图为“香花桥”,剧中在这儿搭了个小牌楼,题字“十里街”,这就成了书中在阊门外的十里街了,破足道士唱着好了歌走入了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

在邓云乡《红楼梦忆》中,有如下一段话:

角直小街,不足一丈宽。古老的石板路,却很热闹,路顶头便是河,狭窄的小街尽头对着一座高高的小石桥,在石桥搭一个小牌楼,与上三个字,便是十里街了。街中间转进去,一条短巷,一座古刹,便是著名的保圣寺,寺门换块用“米波罗”塑料作的匾,就是葫芦庙了。妙在庙门前有座古老的石井,而且还有井亭,正好让小沙弥打水,古老的意境多么理想啊!

可以看到,照片中的小巷子的尽头处就是保圣寺。

走过香花桥,沿着小巷走,就到了保圣寺了,这是剧中的“葫芦庙”,为求葫芦庙内的镜头我直接进入保圣寺,不知是改建了还是并不在此拍摄,寺内并没有找到外景。

上图保圣寺门口牌匾。

    上图在保圣寺门口向北看,剧中作为甄府大门的位置,我不知道那堵墙是拆了还是剧组的布景,最后一张图就是墙的位置,可以看到那堵墙的痕迹。图中右侧就是那口古井的亭子了。

上图是小沙弥打水的古井,因为亭子门锁上了,我只能透过窗户拍这张照。

    上图是甄士隐带着英莲遇到雨村,还是原貌。在保圣寺外朝南的方向。

上图在上塘街,从刚才“香花桥”的位置一直往南走两三百米左右的位置,就可以看到这儿画面左侧的“通利桥”了,剧中,在这条街上摆了一排很有地方特色的东西,也是在这儿士隐遇到了破足道士。

在邓云乡《红楼梦忆》中,对这条街有一段回忆:

……苏州刺绣研究所主任,著名画家,刺绣专家徐绍青兄,把所中珍藏的乾隆年间木版桃花坞年画和康熙,乾隆年间的绣品、帐沿,衣裙、荷包等都拿了出来,并由研究所中年轻的女刺绣家来担任临时演员,届时摆摊表演。

苏州博物馆领导也大力支持,拿出馆藏清代前期的虎丘泥人──俗名“落架”来参加摆摊,井由馆中的一位会捏泥人的老先生充当临时演员。这种泥人就是《红楼梦》第六十七回所写:“一出一出的泥人儿戏。用青纱罩的匣子装着,又有在虎丘山上泥捏的薛蟠的小像,与薛蟠毫无相差,宝钗见了不禁笑起来了。”这些用泥捏的人头像,加上粉彩,与真入画部颜色神情一样,身体不用泥捏,而是木架子。外穿小衣服,衣服还可以按季节更换,配上小桌子、小椅子,象生活行乐图一样。

沿街叫卖赤豆糖粥、馄饨等的“骆驼担”也找到了。这种古老的竹制小贩担子在苏州街头已消失多年,这次好不容易找到一付。这种担子造型特殊,两头翘起,一头下面可放小火钵,上置锅于,保持温度,一头有小架子、小柜等,可放碗、筷、调匙等;中间毛竹片扁担,扛在肩上,十分轻巧。而放在地上,样子象匹骆驼,所以叫“骆驼担”。这种古老的带有江南地方色彩的吃食担子,也象北京旧时的馄饨担、杏仁茶担一样,使用功能是多方面的。但北京的是木制,而“骆驼担”则是竹竹制,更为轻巧。

在电视播出了,看见荧屏上的“十里街”、“甄士隐”门前的摊贩,不禁想起前景,感到真象是昨天的事一样……


桃花坞年画、虎丘泥人、骆驼担等这些江南特色的东西,我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苏州人只有在博物馆中见过,在街头巷尾早已消失不见了,这段镜头可以说不只是电视剧剧中的意义。

上图在“通利桥”,机位在上边一组图的对岸就是,可惜原来位置被植物挡住了,看不见桥和建筑,只能向前走几步,剧中这是元宵节的情景,这是在甪直外景的大场面。

上图为元宵节的游船,可以在夜间,找不到足够多的参照物,而且三十多年来这儿变化巨大,只能沿着河道找一处差不多的位置拍下了这张照片。

上图是雨村告别小沙弥,“读书人不在黄道黑道,总以事理为要”。在保圣寺门口。这儿在剧中可以看到尽头处的烟雾,这就能够很好的体现烟雾的重要性了。

值得一提的是,来这儿游人似乎不喜欢买门票,在景区入口可以买一张联票,这样里边所有收费的景点都可以进去,在我进入这些景点的时候,总能看到许多游人,因门票而却步……人都到门口了,这样显然因小失大了。正因如此,我在“萧宅”的书房里歇脚,坐了一个多钟头,顺手就士隐、英莲、雨村写下了一篇散文,其间只有一波旅游团的游客到书房外,听到导游讲解这儿是书房后,有两三人向我这儿探了探头,并没有进来,我在想,他们看到我端坐着书写,会怎么看我?下边贴上那张书房的照片。古色古香的书房,很和我心意。看哪天心情好,我把那篇散文数字化贴上来。


结缘艺圃


    艺圃位于阊门东南方,从阊门步行大约十几分钟就可以到了,大概是苏州开放的园林中最难找的一个了,在一条“九曲十八弯”的巷子里,万幸在拐角处都有导向标,简直想走迷宫一样。巷子很窄,两人并排行走略显困难,汽车绝对是开不进去的,这是苏州小巷最大的特点。

标题所说的“结缘”有两层含义,第一是剧中,这儿是蜂腰桥的外景,是红玉和芸哥眉目传情的地方,两人在此结缘;第二,我是第一次到这儿,我一踏入门口,就喜欢上了这座园子。园子很小,五分钟足以走上一圈,可以用“景致”、“小巧”来形容,相比以“小园极则”著称的网师园还要小上那么一号。整座园林由三部分组成,一个院落,一片水池,一座假山,若要把眼前的景致“数字化”拍成照片,一两个小时也略显的仓促。

    这一段的照片由于我的摄影技术很差,外加当时阳光很强烈,屏幕就很暗,为了在外面能看清楚图片,照片都曝光过度了,想用后期PS把曝光修改一下,可是做了几张图怎么都不满意,还是保持自然原图状态吧。将就看看图,这毕竟不是摄影作品的帖子……

在邓云乡《红楼梦忆》中,有这么一段话:

……多亏了诗人、画家王西野兄,他对吴下名园了如指掌,与园林局关系又极为密切,经营修复,多所咨询筹划。他建议我们避开大国找小园,避开热园找冷园。这正与导演的意图吻合,因为计划来苏州园林拍戏时,就想到这点。不能用熟园子、熟镜头,否则观众一看荧屏画面,马上会指出这是拙政园某处,这是狮子林某处…… 如此那就没有《红楼梦》中的大观园了。因此必须找冷僻的、不大为人所知晓的小园子──这样首先找到了“艺圃”。“艺圃”是苏州园林局新修复的一处别局风格的小园,在阎门里一条安静的深巷中。狭窄的石板深弄,是苏州陌巷的特色。过去只有行人、小轿,本世纪前期,自然也走黄包车。但现在的汽车却开不进去,拍戏时运送演员、道具、摄像机等物的汽车,只能停在弄堂口上,大家拿着工具走进去……


    上图为艺圃“大”门。

    进入大门后转一个弯,约莫十多步就可以看到一片小水塘。成群的写生者融入了这座小园林的景观,增添了不少人文气息。翻了下图库,几个机位均被这些写生的人占领,果然,“英雄所见略同”。

上图在水塘东侧的乳鱼亭,亭子里的,和对岸游廊中的,和左侧假山石上的写生者正是机位的所在。

上图是在西侧游廊看乳鱼亭,剧中第十二集,芸儿,红玉,坠儿在蜂腰桥谈话前的一个镜头;凤姐在蜂腰桥遇到红玉,并要她向平儿传话的地方。

上图是在乳鱼亭看西侧的月洞门,剧中很多地方用到了这个镜头,这张截图是第十一集袭人让红玉把玉兄的金刚经带给王夫人,路过蜂腰桥的镜头,第二张截图是空景。

    上图是在乳鱼亭往西南方的镜头,剧中就是这儿,红玉和芸哥儿眉目传情的,这个镜头就能很好体现那株柳树的重要性了,它营造出一种“宛在水中央”的意境,倘若一眼就看穿了,不敢想象……注意下方的栏杆,八五年剧组到艺圃拍摄时,相比这个园子还是新修的,现在看已经龟裂掉漆了。

上图是在乳鱼亭的西南方太湖石上拍的,剧中截图是芸儿,坠儿,还有红玉在蜂腰桥对话前的一幕,可惜我在准备的时候这一段的截图比较少,所以对准角度的照片没拍几张,后面这几张截图是三人在对话时的镜头。

上图是站在月洞门前拍摄曲桥,值得一提的是,中间的太湖石非常的滑,走在上面需要蹑手蹑脚的,很容易就成落汤鸡了,所以可以注意到剧中人物走过这儿石总是会低头看路,确实比较难走。剧中这两张截图是凤姐让红玉向平儿传话,位置是在池塘南侧的太湖石上,不过我并没有拍摄这两个角度。

邓云乡《红楼梦忆》对这段的选景有如下一段评价:

……电视选景,景观要曲折、要有层次。艺圃水面虽小,而水位很高;假山不大,而山脚沿水处高低石径却爽朗有致,又有层次。镜头打出去,既非一览无余,又非过份曲折,不能看透。这里远处一个月亮门,然后沿山石路错落两三个弯,就到了一个小石桥前,也就是“蜂腰桥”了。贾芸过去,小红走来,正好眉目传情……但现场使用时,实景总要加加工,才能更显示意境。于是临时在桥边种了一株小柳树,柳条摇曳,就显出小红姑娘穿花拂柳而来的形像了──少了它,便不行……


    现场确实没有找到那株柳树,原来这是布景。

上图是在月洞门内侧,可以看到通过一道板桥后,通往另一道月洞门,这个布局在苏州园林中是很常见的。在经过那一道月洞门便是南斋了,用作书房。

    那天有很多人在拍摄结婚照,写真,我至少看见了四对新人,拍摄好后的画面绝对很唯美,但是拍摄时的画面觉得让人哭笑不得。

    上图是水榭内外,可以看到无处不在的写生者,在这片浓郁的人文气息的浸润下,难免文兴大发,在水榭内点上一杯绿茶,看着周围的人,画着画,聊着天,嗑着瓜子,还有窗外的这片景致,在水榭内就芸儿、红玉写下了一篇散文,正如一位写生者所说的:“要对得起这杯茶……”若能经常来此,看书,写字,多么惬意的生活。书写间,时间慢慢流逝,太阳西斜,成群的写生者变得疏疏落落了,我就停笔来,在外边拍照。剧中的景,眼前的情,不舍的离开了。

芸儿和红玉在续书中一个成为了“狠舅奸兄”,一个不知去向,但是在电视剧中,在结尾处两人却是团圆了,而红玉在狱神庙中有这么一段台词:

“……那年我在怡红院,给二爷倒了一次茶,秋纹姐姐、碧痕姐姐骂我‘没脸下流,正经活不干,专等着巧宗儿’;后来给二奶奶送了一次东西,晴雯姐姐又刺打我‘爬上高枝儿去了’,如今她们都不在了,这个‘巧宗儿’,这个‘高枝儿’,就让我都占了吧……”

这么一段话让我心塞的不行,和晴雯最后那段:“既担了这虚名……”一样,让人心酸,这个剧本台词我打满分,不怕编剧骄傲。

在剧本中,芸儿和红玉最后一次出场是在平安州外驿道上,两人最终走到了一起,但是丝毫没有“夫妻双双把家还”的欢快,放在这剧中,只有满屏悲凉。


网师园

    网师园是苏州著名的小园,位于市中心的十全街上,交通非常方便。众多的古装影视作品在这座小园中取景,所以在这里漫步,感觉自己穿越到各种古装影视剧一样。

到这儿来观光旅游,那是满意的,正如词中描写“风柔日薄春犹早,夹衫乍着心情好”,换上春装,漫步园林,一种享受;但是,来寻迹,无疑是失望的,没有预想的那么多外景镜头。正如生活一样,就是这么不圆满。

上图是网师园中心景观,在池塘西南角“濯缨水阁”看对岸“竹外一枝轩”。

    我到网师园时已经十二点了,先在边上十全街吃了午饭,(顺便提一句,十全街、凤凰街上的餐厅总的来说比观前街上的性价比要高多了。)园中都是成群的老外,这让我颇感意外,听着导游叽里咕噜的说话,反正我是一句也听不懂的。

东走走西瞧瞧,穿过一道游廊,来到一座水榭,翻过一座假山,进入一间厅堂,网师园是央视版西游记,乌鸡国后花园的取景地,还有女儿国后花园中的部分镜头,虽然说这部电视剧我好久没看了,但是来到这儿我还是能直接说出这里有什么剧情,那边又有什么台词,毕竟看了无数遍了……

进入大门后一路向北,来到园子东北角的梯云室,这儿就是在红楼梦在网师园的外景地了。

    上图是在梯云室的院子里,向东拍摄的镜头,剧中用作甄士隐家的后花园,这时,英莲在士隐怀里撒娇:“我要小灯笼”。

    士隐家花园其他的镜头我并没有在网师园找到外景,可能不是在网师园拍摄的,当然也有可能是改建了,不过后面一种可能性太小了。

    上面的几个镜头我都没有在网师园找到外景,都是第一集中英莲在家时的剧情。

上图分别是在梯云室院子中的两个对向的镜头,网师园中的太湖石堪称一绝。


耦园携隐

    耦园可以说是一座以爱情为主题的园林,在相门边上,耦园三面环水,一面临街,南北都有码头,保存着老苏州以水路为主要交通方式的风味。“耦”通“偶”寓夫妇携隐,耦园是沈秉成与其妻子严永华归隐的地方,所以沈秉成自号耦园主人。

上图是在耦园东花园月洞门的左手边,一副对联“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城曲”在耦园东北角有“城曲草堂”后面的外景照中会介绍。

    耦园的布局以“偶”数为基础,花园两个,长廊两个,假山两个,书房两个,亭子两个……还有,为了这篇帖子,我两次到耦园……用现在的眼光看来,耦园处处在秀着恩爱,这些依旧能透露着当年沈秉成夫妇的深情厚意。

红楼梦中的外景主要集中在耦园的东侧花园,进入大厅后,在“载酒堂”前的东南角门(这个角门很隐蔽,且不常开)就可以到了耦园东侧花园的大门外了。

上图是在耦园东花园月洞门外向内拍摄的镜头,这个月洞门上面题字“耦园”俗称“二门”。

    剧中,玉兄和颦儿在上面的“万景山庄”处拌嘴和解,互诉衷情后,走到了这个月洞门,红玉向玉兄和颦儿传话,说端午节元妃的礼物下来了,把玉兄拉走了,留下颦儿一个人。我两次到耦园都想把这个镜头给对准了,可惜前面的那棵树是会生长的,对准已是不可能了,还有红玉竖着食指说话,这个样子真的好萌呀!

上图换了个角度,这张照片可以看清楚,后面游廊下的栏杆,当年是木制的美人靠,现在是石栏。

    邓云乡《红楼梦忆》中对这段有如下评价:

……小红站在角门上传话:“宫里娘娘端午节的礼品赏赐下来了”,也是在耦园的二门上拍的。遗憾的是:这个角门虽然很幽雅,而旁边却有一株盛开的白玉兰。严格来讲,这与剧情节令不合,如果是一株盛开的红石榴就好了。但说话容易,安排起镜头拍摄地点、时间和顺序来,就十分困难了。有时一个小问题,认真安排,就要花大量的精力、时间和金钱。限于种种条件,有时不得不就简了。整个戏中,类似这样的地方,说来是很多的。不然,谁个说电视电影是遗憾的艺术呢……


上图是东花园的主要景致,站在水池的东北角向西南方看,从左向右依次是望月亭、吾爱亭、山水间、三折曲桥、黄石假山,这些都用作外景了。

上图是在山水间西侧,对着望月亭的方向,剧中用作沁芳桥,颦儿见贾政把玉兄叫了去了,晚饭后闻得玉兄回来了,准备去探望,看见宝姐姐也往怡红院的方向走,走到这个沁芳桥,被水禽在池中浴水看住了,片刻后到了怡红院就吃了闭门羹。最后一张图是宝姐姐走的那条路,从吾爱亭到望月亭的那条游廊,可以注意到,在这条游廊本来有一扇镂空窗,现在没有了。

上图在黄石假山的邃谷处。

上图是在走出黄石假山的邃谷,对着山水间的方向,右侧是东花园西游廊。剧中,元妃赏赐下红麝串等礼物后,颦儿从“山水间”走来,玉兄从“邃谷”走来,颦儿坐在游廊下,就有这段对话,“……我知道你心里有妹妹,但是见了姐姐,就把妹妹忘了。”

上图宝姐姐拿着红麝串走来,看见玉兄和颦儿两人,就装作没看见,走过去了。

    山水间是这个园子女主人严咏华在园子里歇足的地方,严咏华是位才女,园子不仅有独有的书房,还尤其喜欢弹琴,就在这个山水间前的游廊下,放一张琴桌,弹琴;然后丈夫沈秉成喜欢在“相隔一水间”的“吾爱亭”听琴……

这个角度值得一提,很多导游,在这儿就教游客怎么拍照,当时我坐在山水间宝姐姐的那个位置,听到导游说“一对夫妻坐在这个石板凳上,对着这个角度(当然也有对着后面三折曲桥的),这样取景寓意琴瑟和谐……”然后就轮流拍照。

到了一位中年人了,导游问:“你媳妇呢?”中年人坐在板凳上四顾答:“不见了。”“哈哈哈”身后一阵笑声。

这个园子虐狗也就算了,导游也虐狗!正在此时,我听到坐在我边上的一对小情侣在商量,女孩说:“……他们在拍照,我们在后面做鬼脸怎么样?”男孩一笑,伸手抱着女孩说:“调皮……”

上图是宝姐姐的视角,坐在游廊下,看山水间的匾额。

上图是在山水间东侧的黄山石,剧中,宝黛二人从吾爱亭前走过,一直到黄山石垒成的平台上,坐下,这一段台词是充满了情谊,很贴合耦园的氛围:

“你放心。”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不明白这话,你倒说说怎么放心不放心?”

“你真的不明白这话?难道我素日在你身上的心都用错了?连你的意思若体贴不着,就难怪你天天为我生气了。”

“我真不明白放心不放心的话。”

“好妹妹,你别骗我。你若真不明白这话,不但我素日的心白用了,并且连你素日待我的一片心也都辜负了。你皆因总是不放心的缘故,才弄了一身病,但凡宽慰些,这病也不会一天重似一天。”

林妹妹顿时眼噙泪花……

上图黄山石,一九九零年这儿翻修过,要找回原景已是不可能的了。

上面是黄石假山南边的外景,接下来就是北边的外景。

上图是在“城曲草堂”(右手边)前面,镜头对着的是“无俗韵轩”,城曲草堂的二楼就是严咏华居住的正室。

    剧中这是一个镜头,在“葬花”前,大观园中其他姑娘在一起饯送花神,只有林妹妹一人在一个角落里,偷洒珠泪葬落花。

邓云乡《红楼梦忆》中有一段话:

……听橹楼下假山边有两株高大的山茶花。江南露天山茶着花最早,红艳纷繁,极为可观。只是两三天后,便落红狼藉了。但由于色彩娇嫩,十分宜于在荧屏上显示,所以黛玉拾落花便选择在这里拍摄。她拾起来,托在掌心观赏的,便是一小朵嫩红的山茶花……

看周围满地残红,颦儿拾起一朵放在掌心端详,再把它装入锦囊,正如西厢词中“闲愁万种,无语怨东风”。春愁浩荡,诗意闺情,在这一幕表现的十分出彩。

上图是“城曲草堂”,出自李贺“女牛渡天河,柳烟满城曲”。不难看出,沈秉成夫妇自比牛郎织女,秀恩爱无处不在。不知道到了秋天,天上的牵牛星,织女星隔河相望时,看见地上这对牛郎织女天天在一起,是怎么个羡慕嫉妒恨呢。

    我在耦园寻迹,一头撞进去,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周围的景色,有目的性的搜查,像做贼一样。可是,往回走就难了,这儿看上去通的路呢,往往在拐角处有一堵墙,一块石头,或一道水挡住去路,就这样在里边不停的转圈圈,同一个地方走过了好多次,但就是走不出去。很快我就意识到,要走那些看上去不通的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正确的路往往藏在拐角的后面。别看耦园整体一点点地方,布局自带“防盗功能”。

另外,在墙壁上,随处可见沈秉成与严咏华的文学作品,他两人联诗作对,一唱一和,正如同匾额题字,携隐双山、诗酒联欢。


落花流水

    红楼梦中,黛玉葬花是一场重头戏,这场戏是在香雪海拍摄。香雪海位于太湖畔、光福景区、邓尉山麓,是著名的赏梅景点。

    香雪海距离市区有一段距离,所以从市区坐公交至少要一小时,由于我的住地没有直达的公交,转车花了不少时间,所以我到香雪海时已经是中午了。上一次到香雪海正直梅花花期,人山人海,根本没法寻迹,赏梅后直接就回去了,这次到香雪海已经过了花期,不出所料,遇见的游人“屈指可数”了,可以好好的寻迹了。

根据晓旭《梦里三年》回忆:

……美工组的师傅天天跑到香雪海去打探梅花的消息。

喜讯接连传来:“梅花开了三成了!”“梅花开了五成了!“嗬,梅花已开了七成了!”花探子兴高采烈地报喜。

“好,布景!”导演一声令下。美工组全体出动,在香雪海的一角,搭石桥,搭石凳,堆花冢,忙了整整一天。

葬花的景完成了,导演宣布“明天开拍。”

这些景都是布景,加上三十年来的变化,为寻迹的工作带来了无数困难,要找出文章中所说的“香雪海的一角”难度很大。这就要体现对于细微之处的洞察能力了。

一到香雪海,我的一贯尿性,见山便爬,先鸟瞰全局,才能运筹帷幄。


上图是在上山步道上的匾额。

一口气爬山山顶,这儿邓尉山山顶的望湖亭,不过山顶上看不清下面的梅林,画面中的湖泊是叫“下淹湖”。

上图是在半山腰的闻梅馆对梅林的全景图,百分之八九十都在这张照片里了,注意画面最左侧的白色围墙那一带,就是葬花的拍摄外景地。

    下山后进入梅林,在步道边就可以看见这块石碑,在梅林间步行,欣赏着风景,可以看到梅树已经结果了,许多青梅在枝头。


   上一次来还是落红成阵,现在已经是“绿叶成荫子满枝”了。

上图梅花亭,在隐蔽在梅林间。

上图在梅花亭北边,这是用于灌溉的水沟,逆着水流的方向走,找不到源头,相比是用了现代科技造的暗沟,但是在山脚处可以找到梅池,也有可能是从这儿来的。剧中是饯送花神的场景,可以看到在水沟处的两条石块,吻合度是不是很高呢?

我觉得最有可能在这儿,那是因为只有这一处把两条石块如此平行的放在一起,其他地方的只有一条。

上图在那堵白墙的北边一点,看水沟,所有的水沟都是比较深的,只有这一处比较平坦。剧中这儿是葬花的部分了。

在邓云乡《红楼梦忆》中,有如下一段话:

……旁边小河沟上小石桥,桥下水涓涓流过。把大量梅花瓣从上游丢到水中,从桥洞飘浮而过,摄像机在下流等着。拍呀,拍呀,行话叫作“空镜头”,也就是只有物,没有人的镜头。但这些镜头太重要了……“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黛玉的身世、黛玉的情思、黛玉的泪眼……把这些流水落花的画面穿插进去,“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的情感就会更形像地感染了观众,您便忍不住要落泪了。在编了简单竹篱的曲径上,黛玉荷着花锄,提着花囊,沿着曲径,步过小桥;缓缓而去,又缓缓而来……“幽僻处可有人行,点苍苔白露冷冷”。这样的画面,是一首诗,是一曲歌,那样悠闲、那样飘逸,淡淡的愁、深深的情。…·有谁能真正领会曹雪芹笔下所塑造的、凝聚中国几千年文化精髓的美丽化身、盐政闰秀的感情深度呢?苏州天平山下本读“香雪海”的小小山村,落花流水之间,留下了“林姑娘”的幽思。林姑娘真正的感情,不也似乎正是在这吴宫古地、山水草木之间孕育的吗?不要忘了林妹妹是苏州人,让她回到故乡孕育感情不更好吗?──现代科技伟大。“林妹妹”活了……


    这段显尽了邓云乡是性情中人的特性。

我觉得差不多这这个位置呢,还有这张图的原因,上一个位置转身向西南方,就可以看到照片中的这一幕,是不是与石桥、石凳的那座山体的走势很相似呢?

上图是在香雪海东南角的上,左边是梅林,右边是公路,相比这段中的大范围的水面是通过这条水流来拍摄的。看水面中树的倒影,毕竟这周围只有这一条水流……

上图,身后就是那堵白墙,左手边就是撘建石桥石凳的地方,右手边是水流,前面是梅花亭,红针指北。

    在香雪海我找到了这些旧迹,但是还有许多照片,没有找到,当然也有可能是在其他地方拍摄,下面就随便贴上一些图。

    黛玉葬花葬的是桃花,剧中用白梅来代替,在以前不知道这段是在香雪海拍摄的,我真以为这是桃花,只是觉得画面的关系,看上去颜色淡了点。桃、梅我是真的分不清。香雪海也有红梅,但是用红梅来充当桃花呢,太容易穿帮了。

这张图玉兄的位置我原以为可以找到呢,可是绕了几圈还是没有找到。

    这张图是饯送花神时的截图,是不是梅枝、梅花我也傻傻认不出来,不过穿行于梅林间,尤其我还在东张西望低着头寻觅痕迹,脑袋很容易就撞到梅枝,有一些比较细的“咔”一声,应声而落,这种情况下真的很疼,我就揉揉脑袋,都说梅花‘宁折不屈’,原来梅枝这么硬呀。当然,不仅梅枝折断了不少,上面的梅子也有不少掉落了。有时候一脚踩下去,能踩碎不少梅子,它也是很脆的。

    剧中还有一片低矮的灌木,是什么我认不出来,灌木现场是有,但是不是像剧中那样成片出现的。感觉这段在香雪海拍摄的可能性很低。

    在山坡上,一排灌木一排梅,很有错落感;在水沟边上也种植了灌木,我也不懂这是干啥用的。

冷清的香雪海。

    黛玉葬花,与其说是在低头葬花,不如说是在抬头问天,“天尽头、何处有香丘?”真正叫“落花流水”,虽然电视剧中画面达不到想象中的“花谢花飞花满天”的境界,但是看着屏幕上的落花、流水,“花落水流红”的景象,似乎也体会到了书中黛玉那“随花飞到天尽头”的精神世界……

香雪海自有水流不需要额外的布景,省了不少力气,可以说选景还是挺考究的,根据晓旭《梦里三年》回忆:

……接着,要在同一个场景拍“牡丹亭艳曲警芳心”黛玉同宝玉偷读西厢之后,随着牡丹亭的曲于一路寻至犁香院外,当她听到“只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等句,不禁心动神摇,如醉如痴、潸然泪下……

这一段我看了下,但是并没有出现文中所提到的那一幕,可能是剪辑的时候删去了吧。

下期继续

2017年7月30日CCTV8《剧说很好看》节目中,主持人向87版主创老师们介绍本篇作者拍摄的寻迹照片,剧组老师们表示赞叹。



红 楼 大 观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关于赞赏


红楼大观所收到赞赏,

1/2用于对平台原创投稿作者的感谢;

1/2用于支持公益。

所收赞赏金额明细及使用情况会择期公布。

感恩大家的支持~

欢迎投稿

欢迎留言讨论

欢迎转发


苹果用户无法打赏,转发也是一种支持和鼓励!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