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论诗看才华,林黛玉VS薛宝钗,“她”为什么被人骂?

葩华2018-11-08 15:38:34

薛宝钗没事很少写诗,她也劝别人不要学诗写诗,不要读书。但奇怪的是大家作诗玩乐的时候她也总参加,参加了却又认真计较着,到底她是不喜欢写还是写得不好呢?


此前在史湘云、薛宝钗的两场头脑风暴,水平高下立现!》这篇文章中,可以看出薛宝钗的见识和思维能力,其实远远不如史湘云,而史湘云又曾经对林黛玉说过“我这辈子是比不上你了”。


从香菱前来学诗所提及的见解,以她已知晓“一三五二四六”这些基本面进行论诗,就可以看出境界上是没什么可比性的。


文学源于生活,诗也源于生活。如果用典能够达到升华效果未尝不可,如果通篇都用典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就像东抄西拼的没有自己的语言,那还不如不写。


林黛玉说“淡而现成”就有这层意思在内,“淡”是指提炼后的诗意,“现成”是根据眼前实事实景而创作,让普通人一看就知道讲什么,能联想到画面——亦即画面感效果。

拿“陶渊明”作例子,隐居世外仙源的思想有很多,可以说,基本上文人、大官都有过归隐的想法和做法,但此时此刻此地此景又各有不同,因此才彼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此又有“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这就是“现成”。

而针对体裁的不同,文字语言的要求也有所不同,这也就是某些人所说的技术层面了。孔圣人曾说,“辞达而已矣”意思是能准确表达,文笔流畅就可以了,这其实是孔子纯真、朴素、自然的另一种表现,说的是普通人、普遍情况,意在反映和记录“生活”的种种。


像有些网络文章那样,能够表达主旨知道在说什么就可以了,显而易见的是没有文学价值的,但是有无其它价值和意义呢,那就取决于社会需要了。

因为孔圣人除了有这种观点外,还有一句“言之无文,行之不远”,意思就是文章如果没有文采——也就是没有文学价值,不能满足审美,那就无法达到传播的效果。


可见不同情况,不同体裁,不同层次及不同目的,对“文字”的要求也有所不同。大观园里姐妹们属于闺阁女儿的玩乐的情况,跟科举考试的能不能相提交论?不能,所以讲求技术层面,那就失去了乐趣,何况在写作过程中她们也自然地会不断自省,从而不停进步。


“诗”是一个作者的思维运用能力以及思想精华的凝结的表现,最重要是雅,虚实也非常重要。诗可以是歌,也可以只是诗。可见其音乐之美是创造出来的标准,即你没有更好的可以参照我创造的法则操作,而不是考究它合格与否的一种技术标准。这一点,我们可以参考《阳关三叠》这个例子,还有通晓音律的柳永,他既能填词也能自度曲。


其实就跟时下的音乐人一样了,有些先写曲然后填歌词,有些是先作歌词后写曲,有些直接是老歌改编了翻唱,三种都可以。


精通音律的,通常能写出可以符合韵律且能够“言之有文,行之久远”的好词;然而能写歌词的却未必会配乐,但它可以是一篇体裁为“诗”的纯文字作品。

林黛玉一是不可能不懂这些,二是那其实是深闺秀阁女儿家打发时间的事,认真计较了的人也只不过是因为视之为对手,急于超越而见缝插针地挑刺罢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种情况即使是专门负责“教书”的孔圣人也会被骂“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就是“诗仙”李白,也会被骂“飞流直下三千尺?!”你TMD的还有没有实事求是精神,有没有量过!净说大话!

林黛玉的待遇也亦是如此了!我们会发现,林黛玉几乎不曾指指点点去说别人的不是,贾宝问哪个字好,她说个个都好;史湘云找她分享《柳絮词》她也说好。


其实,即使换作我们也很难去说一个亲戚的不是,可以看出林黛玉其实作为亲戚地很尊重薛宝钗,不管怎样也是正经的主子,既然差距有那么大,就不提这茬可以了。


调教吧又说自己以势欺人,自以为了不起,还要不要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亲戚啦?但是不调教吧对方像“门口的野蛮人”猛攻过来,除了避开似乎也没别的办法。

而香菱前来来学诗就不同了,黛玉可以主动地给她展示自己的“实力”,其实就是间接转达给薛宝钗一派知道令其停止。


只是想不到的是,对方根本不在乎她是否有才华,要的只是打倒的效果,别说她只是无依无靠的“孤女”了,便是珠穆朗玛峰对方也决心铲平的一种刻意针对!


被完全不爱自己的、完全不如自己的这两类人“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如此才造成了林黛玉的忧郁,病情一天一天地加重。

有了这些前提,接下来我们从应制诗分析一下林黛玉的《世外仙源》吧:

  名园筑何处,仙境别红尘。借得山川秀,添来景物新。
  香融金谷酒,花媚玉堂人。何幸邀恩宠,宫车过往频。

和薛宝钗的《凝晖钟瑞》一样,林黛玉亦以园子的方位为诗的“起”点,用法是问,这个有名的园子在哪里?


接着仍然只是扣命题写它是“超脱于红尘的仙境”——仙境,可以解读为“很仙的环境”或“神仙般的境界”:它像脱离了红尘的仙境般存在,到底在哪里?


并没有像薛宝钗那样明说“筑向帝城西”,因而多了几分引人遐想的诗意。

下一句仍然不纠结于它在哪里,只说它里面的美好景色,紧接下来写的是一种气氛,整个画面用词都不离“静雅”,对仗也非常工整,很干净。而直到最后一联的最后一句才是动态的。这就是动静结合,结构严谨,意犹未尽的好笔法了!


“借得山川秀,添来景物新”这也是实景了,园子的一切都是迷你版的山灵水秀,有了山水作为整体框架后,大观园当时又添来仙鹤、彩鸟等等一切都很新鲜,也寓意新居新气象。吉祥而不浓艳,新鲜却不夸张。

我们也可以对比一下薛宝钗的应制诗,头一句“芳园筑向帝城西,华日祥云笼罩奇”也是以园子的方位为起点,只不过林黛玉的是“名园”,她用的是“芳园”,两者的区别亦在于“虚实”,两组诗的对比除了工整外也还是有“虚实”的问题。


而不讲求实际地净用一些吉利好听的说话,就像把感情放进了利是封一样只见红彤彤的,却不见诗到底在哪里。放现在就像是打了鸡血的营销、传销组织;在封建时代,那就像是个因给人算八字起名图吉利而熟记了所有赞美评价的字词的,此刻只恨不能加上所有喜庆说话讨利的算命生先了。


再看看柳絮词中“写实”的宝钗,她《临江仙》中的头一句为“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蜂团蝶阵乱纷纷。”


她被人骂“野心家”是有道理的。画面中的“白玉堂”是指贾府,《红楼梦》中有一句“贾不假,白玉为堂金做马”,她居然连做诗的时候都不能忘记这是“白玉堂”。


而白玉,又有些人认为是“皇”字,为了忌讳会有将“王”加一点的可能性。这个题外话了,总之“白玉堂前”是指贾府就对了,她步步为营,步步紧迫,一直没有放下目标。

用这一句起头,大约是在她心中,这柳絮在贾府前跟在别处起舞大有区别。如果用法是作为后面对比的,那就不会被一片倒地痛骂了,比如“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写那旧时很厉害的“王谢堂前燕”是紧接着用来对比“飞入寻常百姓家”的,但她没有。


春解舞,是有风的意思了,然后又重复提了“东风”,全部都是动态,不但无画面之美感,还再加上后面的一句“乱纷纷”这是什么章法,还真是乱纷纷了!

对比着,这三句,其实就是林黛玉的一句“粉堕百花洲”可以了结。“百花洲”中的洲是为了押韵,百花洲指的是百花齐放的地方,虽然没有明写春天,我们非常清楚那就是春天,提炼得非常好!


在这一句作为柳絮背景的诗中,有春天,有微微的春风(东风),还有蜂蝶——花粉堕……若是狂风就是“落红,花瓣”飞舞而不是“粉堕”。而说到花粉,我们也很自然便能想到有蜂和蝶:


春天百花齐放之地,微风轻拂,花之多才会有蜂蝶之多,之忙碌,致使花粉纷纷堕落都能看见。

可见,短短五个字就已经囊括了薛宝钗的三句话,那种差距完全不是隔了一首诗的距离啊,你们说呢?

说明:

1. 本文为葩华原创,转载请链接原文以及公众号“葩华”或"pahua001"字样;

2. 图片一般来源于网络,如有冒犯请站内联系,本号将立即道歉并删除处理。

相关文章:

《红楼梦》里的女人,很有“酒桌文化”,林黛玉的表现又如何?

王熙凤生日表面风光,威风凛凛的她这次为什么那么惨?

看看吧,林黛玉其实经常被她打骂!

不寒而栗!可怜的林黛玉!这11个瞬间足以说明她在贾府的状况

《红楼梦》,王熙凤说“宝玉,别喝冷酒”,背后还有这种意思?

贾宝玉为何跟黛玉、湘云、宝钗如此相处?原来背后的原因是她!

这些狗狗要“成精”了: 吃西瓜、青枣、甘蔗……还会吐籽吐渣? !

中国人这个习惯,外国人表示很羡慕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