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混圈子,也需要真本事

围炉夜读2018-07-19 11:36:57

融不进的圈子,不必强融。

文丨青品黄黑

来源:青品黄黑

ID:qinpinhuanghei

感谢作者授权转载

《红楼梦》里,围着贾府混圈子的人不少。

最显眼的,恐怕就是贾政手底下的一些清客了。

这些清客们干什么呢?

大家的印象里,他们主要的工作就是陪老爷贾政聊天。因为贾老爷“不惯于俗务”,眼前的苟且太鸡毛,烦人。他每天最喜爱做的事情,就是浩然端坐,捻着胡须,45度仰角,聊一聊诗与远方。

清客们就陪着贾老爷,成群结队、目光整齐地,遐想一会儿星空与大海。


在老爷面前要仰望星空与大海,少爷面前就完全不一样了:

“(宝玉)偏顶头遇见了门下清客相公詹光、单聘仁二人走来, 一见了宝玉,便都笑着赶上来,一个抱着腰,一个携着手,都道:“我的菩萨哥儿,我说做了好梦呢,好容易得遇见了你。”说着,请了安,又问了好,唠叨半日,方才去了。”

少爷是另一个捧法。

宝玉这时候还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子,要讨好小孩子,得要让他觉得你惦记他,心里有他,抱着他,搂着他。

或者,用追星的方法让他喜欢你:

“前儿在一处看见二爷写的斗方,字儿越发好了,多早晚赏我们几张贴贴。”

意思就是我给你打call点赞啦。

保准好用。


讨好老爷和少爷,除了各投所好,哄他们高兴,清客们还有一件大事要处理,那就是在恨铁不成钢的老爷与顽劣不堪的少爷之间,和稀泥,调和紧张的父子关系。

怎么调和呢?

首先的原则是尽量避免这爷儿俩碰面,能躲着就躲着。

提早传递情报就很重要:

“老爷在书房里歇中觉呢,不妨事的。”

然后是若非碰面不可,那就尽量减少这对冤家父子在一起的时间:

宝玉前来请早安,贾政一言不合板起脸就开训,清客们赶紧起身劝,打哈哈。劝是其次,要紧的是让宝玉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宝玉自己是不能暴走的,

……便有两个年老的携了宝玉的手,走出去了。

好了,贾政独留给宝玉的粗暴只得揣回去,继续跟他们的诗与远方。

再次就是这爷儿俩非得在一起相互折磨的时候,清客们就甘心当垫脚板,把宝玉高高的捧起来,让贾老爷觉得这个儿子其实也没这么丢人。

在贾政眼里,宝玉唯一的长处就是颇有歪才,善对对联,所以给大观园各处题对额,算是一个难得的不需要违心夸宝玉的好机会。

众清客个个戏精。先抛出一个俗的,等宝玉说一个雅的;先说一个旧的,等宝玉说一个新的,然后轰然叫妙,各种姿势夸。

算是使尽浑身解数,在贾政和宝玉之间,起承转合,为这对尬聊的父子搭场子,把垫脚石的精神发挥到最大。


除了讨好贾府的老爷少爷,有些清客,还会在其他重要人物身上下功夫。

薛蟠过生日,清客程日兴送来四样礼物。送礼从来都是一个技术活,堂堂皇商薛蟠,什么稀罕物件没见过,要把这个礼物送得人眼前一亮,得花巧心思。

在古董行任职的程日兴不送古董,他知道珠宝入不了薛蟠的眼,薛蟠这样的人,得用“新奇”来打动。所以,他送的这四样礼物分别是:鲜藕、西瓜、鲟鱼和暹猪。薛蟠的生日是五月初,这些水里生的、地里长的东西,都不到季节,根本无处可得,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

见惯了大世面的薛蟠也很惊喜,这样的礼物,作为出了名的纨绔公子,他硬是没敢独享,“孝敬了母亲,赶着给你们老太太、姨夫、姨母送了些去”。

孝敬了长辈犹觉不足,觉得自己吃还是会“折福”,得拉上宝玉一起,这才觉得妥当了。

一份生日礼物,送得超出寿星的期望,忍不住到处炫耀,这是本事。


你可能有点不屑:这样拍马屁的活儿,谁不会干哪?不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挖空心思投其所好,讨好卖乖耍嘴皮子吗?

作者曹雪芹就不太瞧得上他们啦,看他随手拈来,给这些清客取的啥名:单聘仁、程日兴、詹光、卜固修、吴兴登等,分别谐音为:善骗人、成日兴(事)、沾光、不顾羞、无星戥……

没一个好东西。

不就是一群身无长物,只会溜须拍马抱大腿,在贾府混圈子的无用大叔吗?

其实,在贾府混圈子的这些大叔,还真不全是身无长物,他们的本事,说出来指不定能吓你一跳。


贾府建造大观园,是一个浩大的工程。这个“三里半大”的园子,竹树山石、亭榭栏杆、堆山凿池、起楼竖阁,不知要多少功夫才能建成。

贾府的老爷少爷,一个个都是不愿意干事的:贾敬在庙里修道,不闻世事;贾政只喜欢谈初心与梦想,下朝闲暇,“不过各处看望看望”;贾赦呢,喜欢在床上办公,“只在家高卧”,有芥豆之事,贾珍等或去回明,或写节略。

那,这项浩大工程的真正技术活儿,是谁干的?

答:清客们。

大观园在策划之初,除了贾府的三位大管家,主要负责人里,大多是这些清客们。总工程师是山子野,管财务的是吴兴登,负责设计与绘画的,是詹光与程日兴。

跟如今一样,建造大观园,也需要提前设计图纸,按图样来具体施工。大观园的设计图样,应该是另外请人所画,但是,贾府也需要专业的人才来对接和把关。

这个专业的人,是谁呢?

就是詹光和程日兴。

因为,据宝玉说,这个詹光,“工致楼台”画得极好,而程日兴“美人是绝技”。

能让宝玉赞一句“绝技”,可见此人画画的功力。


事实上,能参与到筹备元妃省亲这个重点项目中来,是当时围绕在贾府的所有人的最大梦想。

因为有画画的“绝技”傍身,在元妃省亲这个消息出来的第一天,詹光和程日兴就作为第一批核心人员,深度参与到这个“银子淌海水似的”大项目中了。

其他很多人,包括贾府自己的族中的子弟,请客送礼拉关系,削尖了脑袋往里钻。但是苦于没有一技之长,只能争一争打打器皿、管管寺庙、种种花草这些边边角角的活儿。

稍稍有点技术含量的活儿,则需要有本事的清客来主持。

贾蔷挣来一个去苏州采买女孩子的活儿,喜得鼻尖冒油。但这一趟活儿真正把关谈价钱的是谁?

清客单聘仁。

用凤姐的话说,贾蔷是去“坐纛旗儿”,指挥指挥,领导领导,走走场面,揩揩油水的。

但是,不管是谁“坐纛旗儿”,也不管他用什么手段挣得了这一份工作,都没关系。职业经理人这个位置,清客单聘仁稳坐,却是跑不掉的。

为啥?因为人家会买卖,懂贵贱行情,有这个镇得住的本事。

这,其实才是贾府清客们真正的作用。

讨好卖乖能得一时的喜欢,但要长久抱大腿,混到人家不得不用的位置,靠的其实是真本事哪。

你不信?这位搅乱春心与朝堂的玉面帅哥,其实也是一位清客

所以,真本事从来都是一个好东西啊。

作者:青品黄黑,北师大中文系硕士,30年红楼梦铁粉,以前跟文字打交道,后来搞管理,闲暇写文。原创读书公号“青品黄黑”。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