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晴雯人物浅析之二:晴雯的性格(I)

过客旧梦不须记2021-09-10 07:13:39

晴雯最强大的艺术生命力不是她的出身和外貌,而是她的性格。《红楼梦》关于晴雯性格的描写多是直接以对话的形式出现,使读者读来酣畅淋漓,人物形象跃然纸上。下面就从几个方面分析晴雯的性格特征。

嘴尖性大

买了晴雯的赖大家的觉得她在贾母跟前千伶百俐,嘴尖性大,却不忘旧。这是比较客观的。晴雯给人最直观的感受应该是嘴尖性大。红楼梦前八十回,晴雯从首次登场到被王夫人撵出大观园凄惨死去,出场次数不多,浓墨重彩或是蜻蜓点水总共不过二三十处。她这二三十处大部分在干什么呢?在骂人斗嘴或是生气。

第十九回,宝玉从东府回来命人接袭人,晴雯因为宝玉的奶母李嬷嬷混输了,躺在床上不动。宝玉回来也不起来,宝玉问话也不搭理。第二十回,晴雯和别的丫鬟玩耍,宝玉替麝月篦头,晴雯回屋取钱看到,直接冷嘲交杯酒还没吃,就上头了。宝玉要替晴雯篦头,晴雯回说,没那么大福气,然后摔帘子出去。一个摔字写出来晴雯的脾气和任性,自己偷懒去玩,看别人清闲却不自在。而且晴雯没有立刻走掉,听宝玉说她磨牙杀了回马枪,一句话都不吃亏。第二十六回,晴雯和碧痕拌嘴,直接把气出在来怡红院找宝玉的宝钗身上,抱怨有事没事来坐着,叫他们三更半夜的不得睡觉,对薛宝钗这样的大家闺秀来讲晴雯的话说的比较不好听。这还是好的,稍后来的林黛玉,晴雯直接不给开门,而且假托宝玉的话一概不放人进来。跟碧痕拌嘴,把薛宝钗说了一顿还不过瘾,再来人了她也不问是谁,有什么事,索性不开门。第二十七回,晴雯看见红玉立刻责备她不干活,只外头逛。红玉也是个嘴边有话的,化解了她的指责。晴雯立刻不就事论事,冷笑打击挖苦红玉爬高枝。红玉地位更低一等,只是个怡红院外面粗使的丫鬟,气的自己愣在那里也不敢回话。第三十一回,晴雯这次出场算是浓墨重彩,因为给宝玉换衣服把扇子失了手,宝玉骂了她一句蠢材,并且反问她将来当家立业也如此顾前不顾后。她立刻回敬宝玉先说宝玉最近气大,再说从前这样的事不知多少也不曾责备,最后说嫌她们就打发了好离好散。这一番话说的环环紧扣,步步递进,逻辑紧密。宝玉气的浑身乱颤,袭人过来劝,她立刻跟袭人开战,而且直戳袭人脊梁骨,指明出来连袭人和宝玉干的事她都知道,羞的袭人脸都紫涨。宝玉气的要打发她出去,她又咬定宝玉嫌了她要打发她出去,表示一头碰死了也不出这个门。完全不可理喻了,逮谁骂谁。你就算知道袭人的事也不能在人家好意来劝的时候揭出来。晚上贾宝玉错当晴雯为袭人,将错就错释前嫌,晴雯还不依不饶撕了贾宝玉的扇子、麝月的扇子才转怒为笑。第三十七回,秋纹奉宝玉命送桂花给贾母和王夫人喜得赏物回来炫耀,晴雯这次没有冷笑,但话也不好听,先说秋纹没见过世面,再说东西是给别人剩下的,最后说若是自己就不要别人剩下的。她一点也不为小伙伴工作好得到奖励高兴,还兜头泼冷水。第六十二回,芳官吃柳家孝敬的小灶,宝玉碰巧看到,一起吃了。袭人、晴雯不知,一起来叫宝玉吃饭。晴雯听宝玉说后用手指戳在芳官额上说芳官狐媚子,两个人约下吃饭不叫她知道。袭人打圆场,晴雯依旧不饶,说要他们无用,只留芳官一人就好。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非要得理不饶人,弄得大家心里不爽快才罢休。

晴雯说话,似乎是怎么剜人怎么说,怎么不让人好受怎么说,不针对某个特定的人,对同伴是如此,生气的时候对人见人爱、俘获大观园多半人心的薛宝钗也是如此。晴雯说话只是为了痛快,想到什么说什么,不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也并不考虑自己的身份。


胸无成算

晴雯另一个明显的特点是胸无成算。红楼梦的丫鬟,比如袭人,连贾母和王夫人都认为她呆呆笨笨的,只是一副忠厚老实相,跟了谁就一心一意眼里只有这一个。但袭人开篇就跟贾宝玉初试风雨情,而且死也不要母亲把自己赎出去,很有自己的打算。红楼梦第三十一回,开篇写明,花袭人在被贾宝玉误踢了一脚半夜吐了血,想着命不长了,争荣夸耀之心很受打击。不过她的命很长,活过了作者曹雪芹。她通过自己的努力,逐渐被王夫人信任,成为王夫人在贾宝玉身边看不见的一只手。王夫人在告知贾母晴雯被撵后立刻禀明自己已经定了袭人做贾宝玉妾侍的决定。最后袭人即使没有成为贾宝玉的妾侍,她的命运在红楼梦里也相当不错,“桃红又是一年春”。比如林红玉,就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丫头,而且自己时时留心,时刻准备把握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林红玉本是贾府的世代奴仆,凭着三分姿容也想向上攀高,在贾宝玉这里遭遇重重阻碍不能突破后,对贾芸暗送秋波,借丢帕事件和贾芸发展感情。红玉平时留心观察,刚好在二十七回王熙凤临时吩咐用人的时候红玉抓住机会一展自己的能力,一举被王熙凤取中,直接调到自己的手底下办事。我不反对这种向上攀高的追求,“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何况生活是残酷的,如果他们不在自己最美的年华改变自己的命运,等待他们的只能是被配小厮继续奴隶的命运或是被赎回家嫁为蚁民之妇甚至被撵出去在屈辱中死去。可悲的是晴雯恰好没有这种追求,也意识不到自己命运的归宿。

晴雯在怡红院是幸福的,过的几乎是随心随性。贾宝玉对她听之任之,袭人、秋纹、麝月等在被她讽刺挖苦后也不和她争吵,别的粗使的丫鬟婆子更是不敢得罪她。做为丫头,她不高兴可以抱怨主子的客人,可以不去开门迎客,可以跟主子吵架,可以随意打击自己朝夕相处的同事,可以骂比自己低一等的丫头婆子更可以直接撵了偷镯子的坠儿。怡红院是她最幸福的地方,和贾宝玉吵架后贾宝玉气的要撵她,她死也不出去,没有比这跟好的去处了。但她也不想为了留在这里做出自己的努力。她对能左右宝玉妾侍人选的王夫人采取的是回避措施,知道王夫人不喜欢俏艳轻薄的,便不敢出头。她没有想过搞好和贾宝玉亲密的薛宝钗、林黛玉的关系,没有想过搞好和同事的关系,没有想过在下面的丫头面前拿出大丫鬟的规矩来。她不是一个勤快的丫鬟而且言语间对别人积极的行为充满鄙视。她对于秋纹的送花被赏,说好的给别人,剩下的给我,我宁可不要,一样屋里的人谁比谁高贵些。她很有自己的志气,但她也想有好的表现,听说要去王夫人屋里取瓶立刻挑了这宗,把刚才说过的话忘的一干二净,希望自己也得一回赏。晴雯不希望自己的地位比别人低,也不希望自己因为地位被别人嫌弃,她在病中因为李纨吩咐若是她病重了还是要移出园子的话气的火冒三仗觉得自己被嫌弃。但晴雯又有清晰的等级观念,对比自己身份低的丫鬟说话毫不留情,比主子还尖酸刻薄。她似乎不懂得尊重别人,却容不下别人对她的不尊重。大观园的每个人忙忙碌碌进行他们的生活,她不关心。她对她的人生没有规划,没有远虑近忧,一天一天没有改变,没有打算。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