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蒋勋细说红楼梦(8-5)

兰馨斋书友会2019-10-13 09:47:14


 蒋勋细说红楼梦

作者 |  蒋勋 


第八回  比通灵金莺微露意 探宝钗黛玉半含酸


声明:音频版权系蒋勋先生所有



扫码关注更多  敬请连续收听


青春期的无限可能

这一回借着李奶妈这个人物串出了宝玉的一些生活,也串出宝玉跟外面世界的关系,包括父亲的门下清客、账房里的人这种虚伪的应酬,跟他真正最贴心的人,像黛玉、晴雯这种关系,其实是两个世界。我们每个人都有两个世界,可是这两个世界的冲突不是很大。而在宝玉的生命里,这两个世界的冲突是很大的。在外面他必须扮演一个大人的角色,写书法给别人,讲话大咧咧地,当他忽然被薛姨妈搂在怀里,又变成了小孩子。半大不小,恐怕是看《红楼梦》最重要的一个角度,你不从这个角度看,就很难理解这部小说好在哪里。为什么人长大以后容易忘掉青春期?好像它是人不堪回首的一段,里面充满了尴尬、可笑、不可告人的秘密。古今中外文学描写青春期的都不多。即使是《少年维特之烦恼》,也要比青春期晚一点。我要讲的青春期,就是十二三岁,刚刚发育,对自己还摸不定的那个状态,大概是在小学五六年级到初一这个时期。那个年纪的暧昧性、半大不小的状况、对生命的朦胧与模糊是最奇特的。那个年龄中对生命的存在与不存在都很茫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到底从哪里来,将来要往哪里去。


我不觉得那个年龄是恋爱的年龄,那个年龄是跟自己在对话,因为他对自己还认识不清楚。宝玉见到秦钟以后,忽然好爱秦钟,此时他对自己的性别都还不清楚。这个年龄的小孩子会学爸爸躲在厕所里抽烟,会学妈妈对着镜子涂口红。青春期本身还没有定性,等到他谈恋爱的时候才已经定性了。在谈恋爱之前,他的性别根本还没有定。从这个角度看的时候,立刻就知道青春期是这个小说的重点。过去很多关于这本书的讨论,有很多误差,一直没有抓到青春期这个重点——就是青春期生理变化以后,小孩子的那种心理状态。比如像黛玉,一个十三岁女孩子那种小心眼斗气,再大一点也不会有。如果我们对青春期多一点了解,你会发现在整个生命里,青春期是一段非常可贵的回忆,因为它处在无限的可能当中。我们后来认定生命只有一个定性,只有一条路走的时候,相对于青春期无限可能的那个摸索,是一个限制,是从无限变成有限。我们害怕青春期的原因是因为青春期提供的可能性太多样,觉得要赶快丢掉那种茫然与暧昧,赶快决定生命要往哪里走,希望有一条路可以追寻。可是正因为如此,大人的世界比青春期的世界要单调得多。


宝玉每天都很忙,每天都很快乐,看到什么事情都很兴奋,这绝对就是青春期。我觉得这个部分是《红楼梦》里最可贵的,它能在我们生命已经被压缩成一个模型之后,帮我们回想还没有被压成模子时的状态。


做了老师以后,《红楼梦》中这些十几岁的小孩子提醒我,我跟讲台下的学生关系不应该如此僵化。也许我有时应该转换成学生,让学生坐在台上,我去听他们讲话,这就是转换。如果你是一个父母或长辈,今天碰到一个十三岁的小孩跟你讲话,千万不要马上说你不要这样胡思乱想,你要有耐心先听他讲。我觉得这是青春期文学存在的最大意义。人在成长的过程当中,很容易遗忘自己曾经走过的困境,这个困境是弥足珍贵的,尤其在教育上面。教育最重要的并不是给成长中的孩子一个你不要东想西想的答案,而是告诉他我曾经有过跟你一样的感受。在教育里如何去把青春期的那部分记忆找回来,恐怕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青春王国的边界

宝玉跟李奶妈之间已经到了完全不能沟通的状况,虽然小时候吃过她的奶。李奶妈代表的不只是一个奶妈,可能是父母,也可能是老师。宝玉觉得受不了这个李奶妈,甚至要把她撵出去。可是为什么宝钗讲话他也听,黛玉讲话他也听。袭人最后劝他的方法非常精彩,你要赶,把我们一起赶走吧。这是另外一种方法,使得宝玉青春期的叛逆最后被稳定下来,有一种安抚在其中。如果不细心的话,小说里最精彩的细节是读不出来的。


这里,有几个片断写得很好。他问晴雯:“今儿我那府里吃早饭,有碟子豆腐皮的包子,我想你爱吃,和珍大奶奶说了,只说我留着晚上吃,叫人送过来的,你可吃了?”一个十三岁的男孩会细心到牵挂自己身边一个丫头喜欢吃什么。这里面有一种贴心。所以晴雯对宝玉死心塌地,连死她都心甘情愿,因为这个人曾经真心疼爱过她。晴雯说:“一送了来,我知道是我的,偏我才吃了饭,就搁在那里。后来李嬷嬷来了看见,说:‘宝玉未必吃了,拿来给我孙子吃去罢。’他就叫人拿了家去了。”这是宝玉发火的原因,是出于对身边姐姐妹妹的疼爱。为什么不给李奶妈吃?李奶妈对他很好,小时候喂过奶。但这就是青春期,青春王国有它的领域和界限,有自己的密码,外人是听不懂的。这里李奶妈变成一个有趣的角色,她进不了这个青春王国。这里不是说宝玉对谁好对谁坏,而是对这个青春的领地,你要尊重它。


我们随时要提醒自己该怎么去欣赏青春的美、年轻的美。有时候站在一边看子女长大以后的那种美,会觉得有一点孤独。因为他们开始有自己的朋友、有自己的世界。可是如果你也年轻过,你会祝福他,你觉得他本来就应该有自己的朋友和领域。如果你没有年轻过,那就觉得好寂寞,你想抓住他。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中年反应。

感人的生命情调

《红楼梦》会让你觉得青春很美,小儿女们的那些生命情调会让你觉得非常动情。这些小细节你随便挑出一个,都会感觉到里面有让你感动的东西。宝玉喝茶的时候就让林妹妹吃茶,然后大家就笑了说,林妹妹早走了,还让呢。宝玉吃了半碗茶,想起早上的茶来,他就问茜雪:“早起沏了一碗枫露茶,我说过,那茶是三四次后才出色的,这会子怎么又沏了这个来?”茜雪就说:“我原是留着的,那会子李奶妈来了,他要尝尝,就给他吃了。”宝玉听了,“将手中的茶杯只顺手望地上一掷,‘豁啷’一声,打个粉碎”。李奶妈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惹怒宝玉,她误踩了青春王国的地雷。


我常常看到,有些父母看着孩子长大,会陷入孤独。可是孤独归孤独,你不要寂寞,如果是寂寞,你就会去抓住不放,会造成很多痛苦,甚至变成年轻一代最大的压力。他们绝对是爱父母的,可又要有自己的领域,这时的为难是最严重的。我也看到,一些弄懂青春期的中年人,会在家里营造出永远活泼的状态,孩子自己都不想出去。这说明他的青春期回忆一直在,他知道青春期的活泼是创造,是寻找好奇,所以就带着孩子一直在寻找创造。创造力本身是青春期对无限的摸索,而这也使得代际之间有可能产生沟通。


宝玉要撵他的奶妈,有人就来问,袭人起来以后就回答说道:“我才倒茶来,被雪滑倒了,失手砸了钟子。”一面又安慰宝玉道:“你立意要撵他也好,我们也都愿意出去,不如趁势连我们一齐撵了,我们也好,你也不愁没有好的来伏侍。”宝玉听了这话,方无言语。袭人很会讲话,这样的话,把青春王国里大家在一起的感觉建立起来了。袭人说你要赶她,我们一起都走了,这个青春王国就会崩溃,所以宝玉就不敢讲话了,因为宝玉希望这个青春王国能够维护。他感觉到李奶妈撞进了青春王国,所以要赶她出去。可是现在袭人说你若撵她,我们一起走。那他就要权衡轻重了。


宝玉喝醉了,他很想睡觉。袭人扶他到炕上脱换了衣服,不知道宝玉口内说一些什么,只觉“口齿绵缠”,这四个字用得非常好,有的版本改成了“缠绵”,改得非常有问题。缠绵是在讲人的情感;绵缠,绵是指棉花,有点软软的,缠是纠缠不清,宝玉因为是酒后讲话有点语无伦次。这个时候的男孩女孩都一样,其实他一直不想睡的,爸妈老叫他睡他不睡,他还在那边讲,最后话都已经说不清楚了,用“口齿绵缠”来形容宝玉讲话的不清楚。“眼眉愈加饧涩”,眼皮也越来越重,要睡着了。


下面是袭人做的事情:“袭人伸手从他头上摘下那通灵玉来,用自己的手帕包好,塞在褥下。次日戴时便冰不着脖子。”她怕宝玉第二天起来的时候玉会冰了他的脖子,所以睡觉以前先把玉拿下来,用她自己的手帕包好,塞在褥子底下,这样第二天戴的时候是暖的。这些都是细节,这些细节被作者写出来以后,我们才知道宝玉这一世欠好多人的情,这么多人爱他,这么多人疼他,这么多人宠他,他觉得怎么还都还不完。


宝玉有一天觉得好孤独,他觉得有一天他会死,在一条大河上,身体会被流走,然后化成灰尘。他觉得那个时候他好像才了了跟这些人的关系,才还了这些人的爱,来自贾母的、王夫人的、黛玉的、宝钗的,甚至是这些丫头的。袭人是个丫头,可是她能想到第二天这个玉会冰到宝玉的脖子,这个爱绝对是姐姐的爱或者母亲的爱。宝玉根本不觉得他们之间是主仆关系,只觉得这些爱这么真诚、这么实在,他好几世都还报不了所有人的爱。曹雪芹说,他这一生碰到了这么多的女性,他觉得不可因他的不肖而不流传。他觉得自己是一无是处的人,一辈子什么好事也没有做过,可他碰到了这么多女性,体味过这么多伟大女子的爱,他要去记录她们。


李奶妈等已进来了,她本来要被撵的,现在吓坏了,得罪了宝玉,偷了他的包子,又偷喝了他的茶。李奶妈进来听说宝玉醉了,“不敢前来再加触犯,只悄悄的打听睡了,方放心散去”。


第八回到这里结束了,可是带了一点内容出来。宝玉第二天醒来,就有人回说:“那边小蓉大爷带了秦相公来拜。”贾蓉带了秦钟来拜。宝玉带着秦钟去见贾母。“贾母见秦钟形容标致,举止温柔,堪陪宝玉读书,心中十分欢喜,便留茶留饭,又命人带去见王夫人等。众人因素爱秦氏,今见了秦钟是这般的人品,也都欢喜,临去时,都有表礼。贾母与了一个荷包并一个金魁星,取‘文星和合’之意。”也知道秦钟家里没有钱,所以特别照顾他,送衣服送东西。这里介绍了秦钟的家世,爸爸叫秦业,现任营缮郎。营缮郎就是营缮署的“营缮”,是管公家的工程,官很小,没有钱。想到儿子要去贾家读书非同小可,因为贾家上上下下都是一双富贵眼睛,拿的钱少了根本不行,就东拼西凑借了二十四两银子。


第九回是全书里最悚动的一回。学堂里闹性游戏简直一塌糊涂,到现在为止大概还没有一部小说写得这么大胆。大家可以看看这些十三岁的小孩子在学校里到底讲什么话,有时候大人实在没有办法想象。《红楼梦》第九回很真实地把青少年性的东西全部写出来了。


【下周同一时间,请继续收听《蒋勋细说红楼梦》第九回。】


- END -

本公众号由“爱你,我就安利你!”的解忧杂货店独家支持。

如果你喜欢本期内容请点赞  欢迎转发朋友圈

文章版权系蒋勋先生所有

兰馨斋独家整理  文字有部分删改  谢绝公众号转载

合 作 · 投 稿

- 真诚合作  广告勿扰 -

微信 / lanxinzhai ◈ Q Q / 438807543 ◈ 新浪微博 / @陈翊之

©2016-2017  唐山兰馨斋工作室  版权所有

点击阅读原文”悦读更多内容。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