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国杰文集》单行本出版 | 愿先生精神润泽后世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20-08-23 14:18:58
2015年3月9日,著名伦理学家、哲学家、教育家罗国杰教授逝世。今天是罗国杰教授逝世三周年纪念日,今年也是罗国杰先生诞辰90周年,我们推出《罗国杰文集》单行本,愿先生精神润泽后世,生生不息。



罗国杰教授在书房

黑格尔的三段话也是我常常念诵的重要格言,并且以这三段话来勉励和督促自己。其一是:“追求真理的勇气,相信精神的力量,乃是哲学研究的第一条件”;其二是:“精神的伟大和力量是不可以低估和小视的。那隐蔽着的宇宙本质自身,并没有力量足以抵抗求知的勇气。对于勇毅的求知者,它只能揭开它的秘密,将它的财富和奥妙公开给他,让他享受”;其三是:“一个人在特定的环境,如欲有所成就,他必须专注于一事,而不可分散他的精力于多方面。”      

罗国杰文集单行本

罗国杰(1928—2015),河南内乡人,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获得者,教育部重点研究基地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与道德建设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1949年毕业于同济大学行政法专业,曾任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兼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社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二届学科评议组成员,中国伦理学会第一届副会长、第二届会长,北京市伦理学会第一、二届会长。著有《罗国杰文集》、《传统伦理与现代社会》、《以德治国与公民道德建设》,在《人民日报》等报刊发表论文三百余篇。


内容简介



《马克思主义伦理学的探索》 


《马克思主义伦理学的探索》一书详细阐述了伦理学的对象、方法、任务,特别是探讨了马克思主义伦理学的体系结构和特征,对道德需要、道德评价、道德境界、道德人格等伦理学问题的探索都具有开创性。书中还讨论了应用伦理学、伦理学的学科发展等问题。

 

《社会主义道德体系研究》


《社会主义道德体系研究》一书分为十编,首先总论社会主义道德规范体系,然后分别探讨了道德原则、道德核心、人道主义与公正原则以及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家庭美德等相关内容。

 

《思想道德建设论稿》


《思想道德建设论稿》一书论述了思想道德建设的理论与历史,改革开放与思想道德建设,精神文明建设,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教育,坚持集体主义价值导向,弘扬爱国主义价值导向,公民道德建设,道德教育与“两课”教学等思想道德建设方面的重要问题。

 

《传统伦理与现代社会》(增订本)


《传统伦理与现代社会》(增订本)以先秦伦理思想为基点,论述了中国传统伦理思想的形成和发展的历程,探讨了儒家伦理规范体系的完善及其正统地位确立,以及封建伦理思想的深化和成熟。在此基础上,本书分析了中国传统伦理思想对现代社会治国兴邦和道德建设的借鉴意义。

 

《读书与修养》

 

《读书与修养》分为读书评论、论学治身两部分。读书评论包含伦理学理论、中西伦理学史、应用伦理学、思想道德教育等方面,反映了作者对伦理学的学科建设、现实践履诸方面的思考。论学治身方面的内容包含立身做人、与青年谈人生、青少年教育、人生价值观、精神生活与道德品质等,反映了作者对人生修养、社会现实的深切关注。


《罗国杰生平自述》


《罗国杰生平自述》是罗国杰教授的自传,记录了作者丰富的人生经历和思想感悟。全书分九个部分:学生时代和在上海工作的七年;初到中国人民大学的十年;“文化大革命”中的经历;学术研究的春天;对外交往与两岸学术交流;从学术研究到建言献策;人生七十古来稀;业余爱好和晚年感想;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


附:罗国杰:中国伦理学界的奠基者



战火中成长的爱国青年


罗国杰的童年和少年时期(1928—1940),正值军阀混战的动乱时代。


当时的内乡县(包括整个豫西地区)被一些由豪强和地主组成的大大小小的势力集团所控制,社会动荡不安。从小学四年级开始,虽然认识的字还不多,但罗国杰已经开始大量地阅读经典小说。当时所能看到的就是《彭公案》、《施公案》、《包公案》、《三侠五义》、《七侠五义》、《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和《红楼梦》等。这些小说中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和“扶困济危”等思想,一定程度上熏陶了他的心灵。


1939年夏天,河南省省会开封的大学和主要中学,因抗战形势被迫向河南省西南部的山区迁移。因此,当时的开封初中、开封高中等就迁入了内乡县的夏馆镇。1940年春,12岁的罗国杰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省立开封初中,开始三年的初中生活。当时学校同学都参加“童子军”,从三年级开始,他就被选为全校童子军团的值星团长,成为全校同学中的佼佼者。初中毕业后,他又考入开封高中,开始了高中生活。从初高中开始,每次从家里去学校,他都要翻过70多里路长的大山,穿过许多无人居住的荒芜的山沟,才能到达目的地。因此,只能平时住校,而上学时就步行两天。在六年的中学时代,罗国杰就是这样步行读书的。


1945年3月,新的学期刚刚开始不久,由于日寇大举进攻河南的南阳等地,战火日益迫近内乡县的夏馆镇,开封高中不得不再次西迁。这是一次极为仓促的大逃难。一夜之间,全校500名左右的师生,背上极为简单的行李,前后大约15天,从夏馆,沿着伏牛山的一条峡谷中的崎岖山路,经军马河、米坪镇、朱阳关、五里川、大河面等进入陕西的洛南县,由洛南县向北,过石龙、黄龙庙等地,翻过大小秦岭,终于爬上秦岭之巅。从秦岭而下,最后到达了陕西省的华阴县。作为一个17岁的中学生,罗国杰当时也要背着大约20斤行李(被褥、衣物和书籍等),跟随学校逃难。一行几百人的流亡学生,沿着一条山路乞讨,讨到了,就吃一顿;讨不到,就只好饿着肚子。从1945年2月到9月这半年多的时间,罗国杰真正尝到了人生的艰难困苦,经受了一般人所难以忍受的磨难,这段经历给他以后克服种种困难打下了一个较好的基础。


1946年6月,罗国杰动身去上海投考大学,报考了同济大学法律系。进入同济大学,他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的教育,参加了如火如荼的学生运动。在“反饥饿、反内战”的游行示威,国民党枪杀大学生的“五·二事件”中,特别是在同济大学所发起的救饥救寒和劝募寒衣运动中,罗国杰从一个具有爱国热情的青年学生成长为一名共产党员。


放弃仕途 北上求学


1956年,罗国杰放弃安定的工作,以调干生的身份进入中国人民大学,在哲学系就读本科和研究生班。“北上求学是我自愿选择的结果,从此以后,我就和人民大学结下了不解之缘,我个人的成长与发展也同人民大学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他深情地说。


毕业后,罗国杰留在哲学系从事伦理学的教学和科研工作。1960年3月,他受命筹建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教研室,在全新的基础上建立起一门与以往西方的资产阶级伦理学不同的马克思主义伦理学学科。从此之后,他一头扎进伦理学领域,教书育人,著书立说,乐此不疲地在这片亟待开垦的土地上耕耘,将自己大半生的心血都倾注于此。


罗国杰把教学科研与社会主义伦理学事业结合起来,对马克思主义伦理思想以及中国传统文化、中国革命精神进行中国特色的当代创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道德建设,发挥了重要理论指导和智力支撑作用。




在中南海讲课的伦理学泰斗


1996年夏天,国家教委通知罗老,江泽民总书记亲自拟题,邀请包括他在内的8位学者到中南海讲解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的有关专题,并共同探讨感兴趣的问题。罗老来到中南海江泽民总书记办公室,开始讲述“中国古代儒家思想与政治统治”专题。他侃侃而谈,从中国古代儒家、墨家、道家、法家四大著名学派的传统思想,谈到儒家长时期统治中国封建社会的根本原因。他指出儒家治国注重五个原则:一是利民、富民和教民、导民,二是德教为先,三是统治者要“以身作则”,四是以民为本,五是任人唯贤。他着重提出,我们要正确对待中国古代传统文化和道德,对它们要批判地加以继承。在近三个小时中,江泽民总书记除了自己起身倒了一杯水外,一直聚精会神地认真听取罗老讲解,并不停地做笔记。他边听边记、边记边问,还不时与罗老讨论。最后,江泽民总书记还谈了听课的感想,这一切,都给罗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精神文明建言献策。


1996年在党的十四届六中全会召开之际,为起草《中共中央关于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若干重要问题的决议》,中共中央宣传部主持召开座谈会,罗老应邀对《决议》提到的若干重要问题提出了修改建议。中央最后一次召开征求意见座谈会,罗老做了《以为人民服务为核心,以集体主义为原则》的发言。他认为六中全会《决议》讨论稿写得很好,“特别是把为人民服务作为社会主义道德建设的核心,这必将对我国今后的道德建设产生重大作用”。同以往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作为人生观和党的根本宗旨相比较,这次《决议》草案将它作为道德建设的核心非常贴切,但在道德建设过程中,还要正确处理国家、社会、个人等多方面的矛盾和关系,处理这些矛盾和关系也需有正确的原则,这就是集体主义。因此他提出,“我只想提一个补充的意见,就是希望能够在‘以为人民服务为核心’的后面,加上‘以集体主义为原则’这样一个意见,以便使这一文件能够更完整、更全面地体现我们在社会主义道德建设方面的思想和要求”。中央采纳了罗老的建议,在原讨论稿“社会主义道德建设要以为人民服务为核心”后,加上了“以集体主义为原则”,并与原有的“以爱祖国、爱人民、爱劳动、爱科学、爱社会主义为基本要求,开展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家庭美德教育”,共同构成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我国道德建设的总布局。时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的丁关根同志此后在许多场合提到,在《决议》中写入社会主义道德应以集体主义为原则,是采纳了中国人民大学罗国杰教授的建议。


任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

兼出版社社长



罗国杰教授自1985年至1994年4月担任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兼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社长,为中国人民大学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在办学指导思想上,罗国杰教授认为,中国人民大学作为一所以人文社会科学为主的综合性大学,应该为国家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人才、人文社科人才。他还认为,实事求是是中国人民大学长期形成的优良传统、校风、学风中最重要的原则和核心。经他提议,学校党委集体研究,“实事求是”最终被确定为中国人民大学校训。罗国杰教授较长时间领导学校的理论研究和发展工作,曾多年担任学校的理论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作为理论工作者,在学校党委的领导下,他带领有关教师,主持了新一轮“马克思主义原理”等理论课的开创和完善工作,为贯彻中央精神、坚持马克思主义理论、反对种种非马克思主义倾向,以及推动全国高校政治理论课改革做出了重要贡献。


罗国杰教授在担任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社长期间,在保持正确的出版方向的前提下,引进了大量的西方著作,并主持出版了“中国人民大学丛书”、“中国人民大学博士文库”等许多优秀的科研成果,还安排出版社在香港等地举办中国图书展。这对繁荣中国人民大学的学术事业乃至中国的人文社会科学、鼓励青年人的学术创作、打造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的学术品牌发挥了重要作用。


来源:《人民日报》《罗国杰研究纪念文集》

整理:人大出版社学术守望者


————————


不求闻达只烟霞 | 教的是伦理,写的是道德,做人要有原则

人心正了,什么事都有秩序 | 罗国杰去世一周年

大家 | 追念罗国杰,他曾为国家领导人上儒家思想课

罗国杰教授对中国伦理学的贡献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