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类旁通丨因为他,《红楼梦》美了30年,刘晓庆年轻了20岁,可惜经典难再

一时道场2019-05-14 16:11:19





这才叫,

一眼万年。


红楼遗梦


1984年,

在《红楼梦》剧组里,

杨树云正在为陈晓旭化妆。

他先用眉镊修整眉形,

过一会儿,

一种前高后低的八字眉,

就出现在陈晓旭脸上。



陈晓旭顿时惊叫:

“杨老师,我不喜欢倒八字眉,

这让我怎么见人。”



杨树云拿起自己研究多日的成果,向陈晓旭讲述了自己对曹雪芹笔下林妹妹“一双似蹙非蹙罥烟眉”的理解:


“罥烟”,像极中国水墨画里挂在山腰的青烟,曹公好友郭敏诗云“遥看丝丝罥烟柳”,说的也是那种意境;


再看《西京杂记》对卓文君“远山眉”的记载······


《庄子》中对西施蹙眉的描述······


画家改琦《红楼梦咏》的描绘······


改琦画作《红楼梦咏》

杨树云的林黛玉设计手稿


“晓旭,眉毛还拔吗?”

“拔,为了艺术。”

眉毛完成,

杨树云还为陈晓旭梳了头,

换好戏服,

陈晓旭激动了:

“我终于找到角色的感觉。”




其实最初,

87版《红楼梦》的化装设计,

是王忠希,

王忠希还忙着筹拍《西游记》,

拍了一集《红楼梦》之后,

剧组不得不另招高人。



身在甘肃的杨树云,

听到消息之后,

立即前往北京面试,

跟他一起面试的,

还有13位宝玉候选人。



杨树云和欧阳奋强,

两人一化一演,

呈现了一个完美的“宝玉”,

最后,

两人一起进入红楼梦剧组。



1987年,筹备了5年多的电视剧,

终于和观众见面。

一播出就引发热议,

“太美了,角色完全像是书中走出来的。”

“完全符合我心中的红楼梦。”

杨树云也凭借这部剧,

获得“飞天奖”最佳化装奖。



87版《红楼梦》之所以能成功,

其中一点,

就在于妆容与角色融为一体。

曹雪芹笔下共有421个人物,

从主子到小丫头个个形象生动,

所以从一开始,

杨树云就不想简单把人画漂亮,

而是根据人物性格,

设计出不同的妆容。



黛玉的的孤傲,晴雯的灵巧,

迎春的懦弱,尤三姐的刚烈······

剧中众多人物,

都让观众过目不忘,

这些,

得益于杨树云的积累。



1941年,杨树云出生在中医世家。

家里人都是医生,还是院长级别,

唯独他搞另类,经常跑去看戏,

然后琢磨花枝招展的演员妆饰;

或者流连在画店里,

把各类画作看入了神。


杨树云设计手稿


十四五岁时,

杨树云开始迷上《红楼梦》,

虽有多处地方看不懂,

甚至连某些字都不识,

他却硬是把里边的诗词,

一一摘抄下来。

“特别美特别好。”

在古典文学的熏陶下,

杨树云决定走艺术道路。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杨树云先后加入了广州军区战士话剧团,甘肃省话剧团和甘肃省歌舞团,做了好几年演员;后来因为略显洋气的外貌不吃香,他只好退居幕后。


经常泡在排练场,演员化装时,他就研究化装艺术;演员排戏时,他就琢磨演员的神态,动作。


在他看来,演员和化装师,有很多共同之处,演员用肢体和感情塑造人物,化装师则是用化装造型的手段服务演员。



“化装不是千人一面,

要分析角色性格,

这也是有别于其他同行的地方。”



在《红楼梦》之前,

杨树云已经有一部作品红了,

就是舞剧《丝路花雨》。

这是他作为专职化装师后,

首次接手的戏剧。



《丝路花雨》是关于唐朝敦煌的故事,

造型自然要符合唐朝风格。

剧组把他们带到敦煌,

参观洞窟,聆听故事,

临摹壁画,研究史料,

还请来沈从文,

给他们讲起了古代服饰课程。



现在杨树云不只是化装艺术家,

也是敦煌文化研究员。

一个化装师,

成了文化研究员,

就是从那几年开始的。



《红楼梦》筹备时,

剧组也请来了红学专家日夜讲课,

“大家每天谈的除了《红楼梦》,

还是《红楼梦》。

整个剧组的人,

都卯起一股儿劲对待电视剧:

“认真”。



虽然从小就看《红楼梦》,

但杨树云还是不敢含糊。

那段时间,

他抱着巨著和各类红学集刊,

不停地看,

然后给书里的人物,

一个个做小卡片,

记下所有关于他们,

外在和在内在的描写。


“黛玉进府”,杨树云给陈晓旭涂上无色指甲油

根据曹雪芹笔下的宝玉辫发而创作的造型

从妆容区分妻,陪房丫头,妾,使唤丫头


光王熙凤一人,就有大妆、盛妆、宴妆、艳妆,病、死妆等等之分。在第十三回“协理宁国府”中,因为辈分问题,王熙凤不用为秦可卿穿孝服,她合适的服装搭配高耸发髻,额前坠上珍珠,再画上高挑的眉毛和双眼,符合丧期打扮,威严中又有泼辣。



第六十八回“苦尤娘赚入大观园”中,王熙凤到花枝巷接尤二姐。当时贾家正处在国孝、家孝期间,本就禁止婚娶。


王熙凤刻意穿孝装,一身月白缎袄,青锻披风,白绫素裙,加上素白的银器发饰,显得耀眼,有气势,“头上根根银簪都像是插向尤二姐的钢刀,为她吞金埋下伏笔。”



全剧中,

王熙凤有74套服装,

每集至少更换两套,

杨树云说,

“她有多少服装,

我就有多少发型和发饰跟上。”



为了凸显古时女孩子含蓄内敛的眼神,

每个演员都拉吊着眼睛上方的头皮,

特别难受,

甚至发炎,皮下充血,

在卸妆时,

杨树云会主动帮助按摩头皮;

到演员拍戏了,

他本可以稍作休息,

却跑去现场盯着镜头,

在演员补妆的时候,

给演员表演做一些小提示。



一段时间后,

杨树云对于演员的化装信手拈来,

什么场景化什么妆梳什么头加什么小动作,

他都熟悉得不得了,

整部剧结束,

“几乎成了半个红学家。”



30年后,

即使《红楼梦》还有很多其他版本,

但定格在观众心中的角色和造型,

却只有87版。



结束了《红楼梦》,

杨树云又参与了几部影视剧创作,

每一部都成经典。

包括《唐明皇》《上错花轿嫁对郎》

95版《武则天》等。


电视剧《唐明皇》

电视剧《上错花轿嫁对郎》


拍摄《武则天》时,

杨树云作为造型师,

和化妆师毛戈平一起,

把38岁的刘晓庆,

化成了14岁,

就连刘晓庆公司的工作人员,

都差点没认出来。



每拍完一部剧,杨树云都会有很多研究心得,不管有没有人约稿,他都会把内容写成论文发表。


《从敦煌绢画<引路菩萨>看唐代时世妆》《电视剧<红楼梦>的化装风格》《敦煌一三0窟<都督夫人礼佛图>初探》等,其中《电影<杨贵妃>的发式造型艺术》一文,还在2002年荣获,中国电影电视技术学会化装委员会颁发的论文一等奖。



现在的大多数古装影视剧,

不符合史实,

不贴合原著,

又急功近利,

当年拍30集戏用了3年,

现在拍30集戏只用3个月。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

新版《红楼梦》真的没有87版艺术水平高吗?

一个叫“语妍”的网友的回答,一针见血。


新版红楼梦宝玉的扮演者上过某一期《天天向上》,主持人汪涵问他有没有读过原著,他支支吾吾说:“没有,”然后很快又加上一句:“不过拍完戏之后我读了。”


完全无法理解他拍完戏之后才去读是为了什么。他是不是心想:哎呀妈呀,我演了这大半年的戏,它到底是讲滴啥故事呢?这要被人问到我答不来咋办,不行我得翻书看看~



要达到某种艺术水平,

首先要有基本的艺术修养。

而这正是现在国内

绝大多数影视剧创作者所缺失的。

杨树云在采访中也曾唏嘘感慨,

“这是一种倒退。”



过去拍不好一部剧,

是客观原因,

现在却是主观行为。

历史在向前,

我们却在倒退。


注:本文资料参考杨树云《装点红楼梦》《红楼梦化装师聊影视剧造型》《黛玉梳妆全用真发》等。


文章内容源于网络,仅供参考与学习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