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剧组30年将再聚首,“这一次后,恐成绝响”

解放日报2018-11-17 16:00:59

“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妹妹可曾读书?”

“妹妹尊名是哪两个字?”

“凭他是谁,除了林妹妹,都不许姓林的!”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蜂围蝶阵乱纷纷。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

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

“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象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



这些面庞,这些台词,

已经成为一代人的美好记忆

87年《红楼梦》播出时

剧组里的他们都处在最好的年华

美得不可方物

时至今日

30年悄然过去

很多身影已永远离去

留给我们的记忆却还是那么清晰

一名《红楼梦》爱好者回忆:小学一年级,到了《红楼梦》播出的时间,村里老老少少,搬着小板凳,找有电视机的人家坐成一排排。

另一名《红楼梦》爱好者说:每一次关于‘她’的消息,我都会关注,每一次都让我重回童年最纯真的那段时光。


2006年,在电视剧87版《红楼梦》杀青20年之际,诸位主创于《艺术人生》栏目首次公开聚首,盛况空前。这一次聚首是“红楼人”到目前为止的最后一次大团圆。


令人振奋的是,最近,《红楼梦》剧组要回归了!6月17日,他们将举办一次30周年纪念活动。一场音乐会、一次大聚会,“是87版《红楼梦》剧组30年来阵容最齐全的一次聚首,也是如此规模的最后一次”。


波折

“有人怀疑这是商业操作,有人讽刺我们自娱自乐。”——欧阳奋强


欧阳奋强说,他是误打误撞,才发起众筹《红楼梦》开播30周年纪念会的。直到摩点网上筹集金额一栏,数字从0变成7位数时,他心中委屈仍如两手紧握的杯里的茶一样浓烈。

 

众筹成功!4月17日,当有人把这个消息发送给欧阳奋强后,这位正没日没夜忙于拍戏的导演,疲惫的眼神放出了一线光。

 

饰演贾宝玉一角后,欧阳奋强依旧活跃在影视圈,可30年前的电视剧《红楼梦》至今让他“一朝入梦不复醒”。

 

一场音乐会、一次大聚会,“是87版《红楼梦》剧组30年来阵容最齐全的一次聚首,也是如此规模的最后一次”。由于活动需要巨额资金,作为策划人之一的欧阳奋强使用了他以前连听都没听过的“众筹”,以解燃眉之急。 


可是,众筹的过程却并不顺利

 

筹备组没有等来许镜清《西游记》众筹音乐会那样的“井喷效果”。设定筹金100万元,大家都认为小菜一碟。但如果不是与那家南京的公司签了合同,所有人都相信,欧阳奋强会早早终止这个“最初让人心潮澎湃的想法”。

 

他曾经告诉身边的人,说他高估了87版《红楼梦》的影响力,还自认为“大聚首活动”会引起各大网络平台和电视台的垂青。可是,筹备组成员用了近3个月的时间联系媒体平台,反响都不积极。冲突在于,欧阳奋强想尽力邀请众多演职员参加“大聚首”。人多、开销就大,几家电视台均不愿背这个“千斤包袱”。其余大多数企业,也只是“三分钟热情”,实际行动却看不见。

 

更可怕的是,活动一开始,闲言碎语频现:这是不是在圈钱?没经验瞎搞,能不能成功?

 

“摩点网会监管众筹中每一分钱的去处,整个过程公开透明,根本不存在暗箱操作。”欧阳奋强不能理解,外人质疑的根据是什么。

 

众筹活动是在没有任何宣传的背景下上线的,一开始效果很不理想,数字达到58万元的时候,就不动了。虽说有公司出资垫底,筹不到钱关系不大。但是,这么少的筹金,证明活动本身关注度不够,这才是让欧阳奋强犯难的地方。

 

但是,活动已经签约,如果不坚持,就不能给所有参与和关心的人一个交代,欧阳奋强“骑虎难下”。资金短缺、关注度低、状况百出,原定5月份的聚首,推迟到了6月。筹备组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违约,大家自己出钱,吃个饭得了。

 

委屈的欧阳奋强终于忍不住了,彻夜疾书,发了一封《致87<红楼>剧组的老师、兄弟姐妹的公开信》。信中有一处写道:我一不图名,二不图利,没必要借助这样的活动圈钱和哗众取宠。

 

圈里震荡了。人们发现,那个平时低调、谦和的欧阳奋强,奋力呼喊后,已经身心疲惫。了解真相后的人,闭口不语了;支持的人,更加支持。

 

不同的微信公众号、微博都开始转载“纪念活动”消息,包括六小龄童在内的文体界“大咖”争相转发。公开信发表的当天,筹金就突破了70万元,几天后,到了100万元。

 

信中有一句,“不管众筹成功与否,我的初心不能改变”。

 

4月28日,欧阳奋强发起众筹的网站上,《红楼梦》30周年纪念活动已经升至人气榜第一位,筹集资金近150万元。

 



初心

“30年来几乎每一天,每晚都读着《红楼梦》诗词入眠。”——王扶林

 

对欧阳奋强来说,初心就是“感恩”。和“富贵闲人”贾宝玉不同的是,作为《红楼梦》男主角,在电视剧之外,他承担了越来越重的责任感。

 

这种情感来源于剧组的人和事。

 

王扶林导演在给陈晓旭说戏


执导《敌营十八年》后,王扶林拉开了中国电视连续剧的大幕,但他没想到,从未读过《红楼梦》的自己,会接到将古典名著拍成电视剧的重任。  

 

电视剧开拍之前,越剧电影《红楼梦》已经广受认可。有人说,换了徐玉兰的脸,观众不认新的“贾宝玉”;换了王文娟的脸,新的“林黛玉”也不会被接受。重压之下,王扶林发誓:8集之后,让大家认可新的演员。

 

王扶林说:“此后,我便要求所有人立刻开始读原著,还把所有认为可以演角色的人,集中起来办学习班。”在这个学习班里,导演和剧组成员们一起生活,一起读书。

 

可没想到,1984年,《红楼梦》刚开机拍了一集半,就被文化部电影局叫停。原因是,当时的北京电影制片厂也已经在筹备拍摄。中央电视台、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几位领导硬顶着,才涉险过关,让电视剧继续拍下去。

 

筹备和拍摄共用了5年,电视剧《红楼梦》终于开播。至今,历时30年,而所有参与者都忘不了的,是那段一起共度的时光。“30年来几乎每一天,我每晚都读着《红楼梦》诗词入眠。”。王扶林说,当时拍《红楼梦》,只匆忙读了1年;现在的他,“才算真正读懂了《红楼梦》”。

 

“我人生第一大幸事,是认识了王导。”作曲家王立平说,“没有电视剧《红楼梦》,就没有我的13首歌!”专注流行音乐的王立平,被“点将”创作电视剧音乐,受益终身。

 

早已年过花甲的歌曲演唱者陈力,回想30年点滴,无不感慨地说:“多年来,我一直怀着感恩、激动和诚惶诚恐的心情。”

 

而更多演员,在拍摄的时候都是“孩子”,没有任何名气。比如,剧中年纪最小的“王板儿”才几岁;又如,欧阳奋强告知,“十二钗”之前连戏都没演过。

 




 

为了能进入《红楼梦》,1982年就开始拍戏当导演的陈洪海,在剧组满世界找演员的时候,排队等待“薛蟠”的角色。“当时在我前面,已经有10个候选人,而最后,命运偏偏选中了第11个。这就是一种缘分。”那一年,陈洪海28岁,竟是年轻演员中年龄最大的。


在电视剧《红楼梦》长达3年的拍摄时间里,人与人之间的情缘,尤为珍贵,而且延续至今。

 

王熙凤饰演者邓婕的丈夫张国立有一次说,自有电视剧剧组以来,还没有一个像“红楼梦剧组”这么亲密的,“30年来没断过消息,每年都有聚会”。20周年聚首,《红楼梦》掀起了高潮;扮演林黛玉的陈晓旭离世,多少人唏嘘怀念……  

 

导演感恩原著、剧组感恩导演、演员感恩剧组,《红楼梦》这部中国传统文化的经典之作,文化在不经意间被传承。薛蟠扮演者、61岁的陈洪海说:“被‘她’洗礼30年,除去浮华,留下的只有最真诚的感恩。”

 

这种真挚的情感,让陈洪海成为30周年纪念活动最早的策划人。

 



契机

“这一次后,恐成绝响。”——陈洪海

 

2016年一天晚上,陈洪海做了个梦。梦里,他竟然想到,《红楼梦》从书本被搬上荧屏,不知不觉竟已30年。醒后的陈洪海辗转反侧,他决定策划“大聚会”,召集剧组所有可能出席的主创人员。

 

“人生能有几个30年?!”陈洪海说,时间让人不得不珍惜每一次见面的机会。有一回,他对欧阳奋强说,你53岁了,正是33年前王扶林导演拍《红楼梦》的年纪。更年长的,比如贾赦扮演者李颉,2016年已经过世。40周年大聚首还可能有吗?

 

“不可能了。”陈洪海说。

 

秦可卿扮演者张蕾


这一次,剧组的成员,纷纷感受到了“离别”气息。秦可卿扮演者、久居美国的张蕾,之前从未参加过聚会,这次“说什么都要参加”;在世界范围内成功开了100场音乐会的王立平,这一次应邀来办“红楼音乐会”,也动情说:“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大型的聚会了。”  

 

“30年”是个契机,但纪念活动远没这么简单。2016年11月22日,陈洪海被推入手术室,医生给他62岁的心脏放了3个支架。活动的事,眼看要耽搁。他的好友欧阳奋强,成了组织活动最合适的人选。

 

忙于拍戏的欧阳奋强承认,一开始,并不乐意做这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当时,欧阳奋强的新书《1987,我们的红楼梦》正在审定,他想:如果只是召集大家组一个饭局,没什么意义;不如像这本记录了“几乎所有剧组主创人员台前幕后故事”的书一样,主旨定为“致敬和感恩”,让许多幕后英雄不被遗忘。

 

接到纪念活动消息的王扶林,连连叫好。他当即给远在美国的王立平打电话,邀请他回来举办音乐会。没想到,已是国家一级作曲家的王立平一口答应:“30年前我是您的兵,30年后我还是您的兵。”

 



回归

“结果怎么样,现在无法设想,但我相信,谋事在人。”——欧阳奋强


众筹中实实在在掏出钱的,没有一家企业,绝大多数是普通的“红楼迷”,1元、5元、10元地捐赠。


为了回馈“红楼迷”的支持,87版电视剧《红楼梦》主唱陈力还没回国,就已经在加拿大练歌。一开始准备3首,后来增加到5首,目的就是表达“感恩”。

 

病愈的陈洪海说:“活动最初的希望是不留遗憾,但遗憾还是会有的。”不尽人意处、细节瑕疵处,肯定会有,“但只要人都来了,就最完美”。

 

陈洪海脑海里已经迫不及待地预演“大聚首”的场景:有人哭得稀里哗啦,有人开怀大笑,有人抱在一起。“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但聚首的意义,还有更深的层面,那便是回归经典,延续《红楼梦》的文脉。“当年的《红楼梦》,是剧组每个人的努力付出凝结成的。”欧阳奋强说,几乎每个人与“她”之间,都有终身难忘的故事。

 

72岁的史延芹,是《红楼梦》首席服装设计师,犹记当年,她背着自己的服装设计画稿,“闯”进王扶林的家门,毛遂自荐:不给钱都行,就看上这部戏了。当天,王扶林下了一碗杂酱面,让她边吃边谈。

 

编剧周岭,是“红楼世家”。他的外祖父母、祖父母以及父母都从头到尾研读过《红楼梦》。周岭更是在5岁就开始读原著。上、中、下三本,随机挑选一个段落,倒背如流。

 

“这样的人,生来就必定要和《红楼梦》结缘。”陈洪海赞扬这位校友时,也忆起了自己的拍摄过程。

 

12月的北京天寒地冻,《红楼梦》开拍一场下水的戏,导演强调:只有一套衣服,只能一场就过。陈洪海饰演的薛蟠,被人打到泥水里,没有任何保护措施,既受冻又喝脏水,泡了足足40分钟,拍完后,呕吐难止。“劳务费只有5元钱,现在有的年轻演员听了,觉得不可思议。”

 

“当年的我们,放现在,绝对是上亿的身价。”陈洪海的玩笑,在欧阳奋强看来,却映射出现实。当时的演员,每一集全勤也就是40元;如今耍大牌的“天价演员”,剧组简直都要“伺候”了。“这样的背景下,《红楼梦》剧组的艺术家们还能聚集起来,感恩幕后工作者。这对时下演艺圈弊病的祛除,会产生一定的能量。”


“大聚首”后,欧阳奋强准备拍一部“网剧红楼梦”,希望这部经典作品进一步普及,继续影响“90后、00后乃至年龄层更低的人”。

 

6月17日,是“大聚首”拟定的举办时间。“结果怎么样,现在无法设想,但我相信,谋事在人。”欧阳奋强说。

 

他说,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把路铺好。

 

本文来源:上观新闻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