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30年再聚首:如花美眷,抵不过似水流年

上海昶尚知识产权2018-05-19 08:46:09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这首小诗通俗浅白,充当了世人开启《红楼梦》之门的钥匙。


三毛说,《红楼梦》是一生一世都要看下去的书。


白先勇说,《红楼梦》是中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小说,也是他的文学圣经,有探索不完的密码。


在人生每个阶段,读《红楼梦》都会有不同的体验。年少时读出感情,长大后读出智慧,中年时读出慈悲。



三十年前,一场红楼绮梦来到了荧幕前,精彩绝伦的87版《红楼梦》家喻户晓,创造了90%的超高收视率,被誉为“中国电视史上的绝妙篇章”和“不可逾越的经典”。


这些美誉对于87版《红楼梦》来说,无一不是实至名归。


耗时3年,前后投资680万,走遍全国10省41个地区219个景点,无论从幕后团队、角色挑选,还是造型、服饰、音乐、影响力,都称得上是一座高峰。


尽管30年时光匆匆过去,这些人物依然历历在目:


多愁善感的林黛玉,肌骨莹润的薛宝钗。

面若秋月的贾宝玉,八面玲珑的王熙凤。



三十年后,由贾宝玉的扮演者欧阳奋强牵头,邀请百余位台前幕后的主创们重聚北京,追忆当初的创作过程和青春岁月。


王熙凤的扮演者邓婕在现场说:


30年前,我原以为《红楼梦》的万人空巷只是昙花一现,直到后来重播了数千次,直到今天,才发现原来有这么多人还爱着我们。



三十年,当年的少男少女演员们,正值盛年的幕后主创们,如今或已天命之年,或已华发丛生,或已不在人世。


三十年红楼再聚首



“这可能是我们剧组最后一次聚会了”,这是许多主创们共同的认知。



1983年,剧组成立时才3个人,导演王扶林历经一年时间,在全国范围内征集演员153名,全部都是草根演员。


即便是在今天,她们的气质也足以用“惊艳”来形容!


娇杏、秦可卿、史湘云


30年后重聚的大观园“四春”


30年了,当这场“红楼梦”再次来临……你还记得他们吗?


“贾宝玉”欧阳奋强


“宝钗”张莉


“王熙凤”邓婕


“袭人”袁枚


“妙玉”姬培杰


“史湘云”郭霄珍


但可惜的是,这场“红楼梦”,还有许多人缺席了……


“林妹妹”陈晓旭


“贾瑞”马广儒


“贾母”李婷


87版《红楼梦》成了似有还无的命运伏线,暗中印证他们的人生轨迹。



剧中的黛玉,身染重病,闻及宝玉与宝钗的婚事,心头郁结凄凄而亡;


剧外的陈晓旭,也同样命途多舛,2007年剃度出家,后又因乳腺癌去世。


究竟是人生如戏,还是戏如人生?没人说得清楚。



都说看古装剧,一半是看服装。87版《红楼梦》的2700套服装每一套都惊艳,仅秦可卿出殡时的服装就多达七百种!


背后的大功臣史延芹老师说起服饰历史滔滔不绝:


  • 春秋战国时期,你不能用明清的刺绣,那就不对了。

  • 中国服装起源最早是麻为主,贵族穿丝,棉花是到宋代才有的。

  • 古代分上五色和下五色。上五色就是有钱人穿的,因为有钱才染得起;穷人就是穿素衣,或者随便染染,成色不足。



其实,史老师说,她的设计不止2700套,这只是个保守数字。而且这还仅仅是服装,那些披风、团扇、手绢等更是不计其数。


除了在服饰上下功夫,细到妆容,《红楼梦》的造型师都精雕细琢,比如王熙凤的眉眼。


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


王熙凤的眉眼很特别,“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这样的眉到底应该是怎样的呢?杨树云化了几个,但是总觉得不够味。


最后他忽然想到,沈从文跟他说过一幅画:《雍正十二妃》里面的第七妃,“此人很像王熙凤,你看她的眉毛上挑,面相精明厉害。”


电影《乌鸦与麻雀》里,侯太太的一双弧度很大的眉形也给了他灵感。就这样,杨树云才化出伶牙俐齿的王熙凤。



87版电视剧《红楼梦》对在中国和世界范围内推广曹红文化起到了重要作用。


它所传承的,不仅是古往今来所有文化工作者的恒心与匠心,更是凝聚了中国万千读者、学者心血的百年曹红文化研究。


《红楼梦》30年聚首的盛况可能难再见,但同样震撼的红楼梦全版主题歌曲音乐会可以不断回味。


红楼梦全版主题歌曲音乐会



中科院退休科学工作者史毓凤说:


从头到尾聆听了这场音乐会,自始至终眼含热泪,深受感动这哪里是在听音乐?我好像是在重读一遍红楼梦!


再一次感受到曹雪芹的伟大 ,再一次感谢王立平先生,为这部伟大的作品用音乐所做的诠释和解读 ,也感谢百灵鸟吴碧霞的精彩演唱!


希望没有读过红楼梦这部作品的朋友们抽空弥补,你一定会感受到这部作品的魅力!



时光荏苒,世事沉浮,1987至今,转眼过去30个年头。


曲终人散的红楼,戏里戏外的人生。


当初那些参演红楼的人,跳出曹公笔下的无常,也各自有了各自的归宿,有的素淡如茶,有的惘然凄凄。当我们回看当时那些美人,真是叫人感慨良多:


红楼梦中伤心碧,

曾是惊鸿照影来。




也许他们渐渐老去,甚至昔日的面孔会慢慢离去,就像“惜春”的扮演者胡泽红所说:


我们会继续老下去,只有不在了的,才会永远年轻。


但是他们带给我们的震撼、热爱与怀念,永远无可替代;也正是他们,让我们更加熟知、热爱书中的故事,哪怕年华已逝、故人远去,当年的风华正茂早已深深刻入人们心里。



都说岁月无情,但时光从不败经典。无论多少年过去,我们都不会忘记那场“红楼梦”带来的无数感动与惊艳。


了解87版《红楼梦》拍摄背后的故事,我们会明白,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经典。所有的经典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付出。而当下少有经典,也自有它的道理。




专访87版《红楼梦》贾宝玉扮演者欧阳奋强

温馨提示:视频较长,画质较好,干货较多,建议在WiFi环境下观看,土豪请任性(最后有惊喜)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经典,它会在一代人的心里留下烙印。

 

但有一种经典,它不是某个时代的经典,不仅影响着一代人。它如美酒越陈越香,经久弥新,是永恒的经典。比如上个世纪80年代被搬上荧屏的1987版《红楼梦》。

 

国馆君非常荣幸地专访了87版《红楼梦》中贾宝玉的扮演者欧阳奋强老师,以及策划人韩小北先生,一起给我们讲述《红楼梦》拍摄背后的故事,解谜经典是怎么炼成的。

 

87版《红楼梦》核心成员大合照

 



《红楼梦》能成为经典,是一个意外



(一)没有谁想过要把87版《红楼梦》拍成经典,播出后也没有谁觉得它会成为经典

 

据欧阳奋强回忆,三十年前《红楼梦》刚上映时并不是什么经典,甚至还有很多批评的声音,以至于差点迫于压力停播。

 

在拍摄时,从导演、演员,到工作人员,谁都没有想过会火,更没有想过会成为经典。

 

王扶林导演拍摄《红楼梦》的初衷是因为觉得原著太难读,太闷,又不想一部国学瑰宝就这样淡出普通人的视野。因此,他想将《红楼梦》搬上荧幕。

 

87版《红楼梦》导演王扶林先生


电视在当时来说,还是“新媒体”,既不普及,也不被看好。所以拍摄的目标也仅仅是将原著排成在电视上播放的“连环画”“小人书”。就是为了普及名著。

 

出演87版《红楼梦》的演员是从全国海选来的,有军人,有学生,有工人,也有名不见经传的演员,唯独没有明星大腕。

 

当时电影是老大哥,电视是小兄弟,所有的明星都在电影界。明星不愿来,而且经费有限,剧组也请不起。据说王扶林导演曾想请张曼玉或刘晓庆出演王熙凤,偷偷打听了下价钱,便没敢开口。

 

“请不起”和“不愿来”自然是主要原因,欧阳奋强觉得王扶林导演还有自己的想法。请明星出演,很可能大家能记住的只是一张脸,但是王导更希望大家记住的是艺术形象,这才不和“普及名著”的初衷相背离。

 

这样一群没有名气,甚至不被看好的演员,目的也同样简单而纯粹:一心一意把戏演好。

 

也许正是从导演、演员到工作人员这种简单的想法,才最终造就了大成功。

 

87版《红楼梦》剧照

 

(二)成为经典,是时间检验、观众投票的结果

 

87版《红楼梦》播出以后,新华书店的《红楼梦》原著立马被抢购一空,几番加印。

 

普及名著的目的达到了。

 

更大的意外收获却在后面:87版《红楼梦》火了,经三十年不衰。

 

曾经明星不愿意出演的一部作品,出演的人都成了明星。

 

曾经不被看好的作品,最终成了经典。

 

87版《红楼梦》被奉为经典,不是谁说的,而是时间证明的,观众投票的。

 

“这是一个比较的结果。三十年来,大家一直在期盼能够超越它的作品,但是没有出现。货比三家,大家发现它就是经典。”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欧阳奋强显得很平静,却又是底气十足,不容置疑。

 

87版《红楼梦》剧照




 今天,再难拍出《红楼梦》


(一)欧阳奋强为了演贾宝玉而专门整容


87版《红楼梦》从筹备到上映,历时7年,仅仅是拍摄就近三年。在“快节奏生活、快节奏敛财”的今天,三天就能拍一部电影,三个月就能拍一部电视剧。

 

但是,今天再也拍不出《红楼梦》这样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经典。

 

这又不仅是时间问题。

 

87版《红楼梦》开拍时,著名红学家吴祖光先生说:“拍《红楼梦》最大的难题就是贾宝玉还没出生。”

 

很显然,这话并非危言耸听。在此之前,所有的贾宝玉均为女性反串。在大家看来,能演贾宝玉的男性演员就是还没有出生。

 

事实也确实如此,贾宝玉的扮演者是最难选的。其他角色都已经基本确定,男主角依然空缺。本来海选一群名不见经传的演员来演《红楼梦》已经备受关注,“到底谁来演贾宝玉”更是被各大报社紧盯不放。

 

这时候,经人推荐,欧阳奋强和剧组在老家四川见了面。剧组邀请欧阳奋强去北京试戏,报销机票。欧阳奋强并不觉得自己有机会出演贾宝玉,倒是能够免费坐飞机对他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不曾想,这一试,就和红楼终生结下不解之缘,打造了经典。

 

欧阳奋强在87版《红楼梦》中扮演的贾宝玉


摄像老师说欧阳奋强的下巴有点短,用假的贴上又不够自然。他就决定去整下巴。

 

在今天,整容的很多,演艺圈的人整容更是屡见不鲜,但大都是为了好看。

 

为了一个角色、一部作品去整容,欧阳奋强是独一个。

 

在那个技术十分不发达的年代,整下巴让欧阳奋强承受了莫大的痛苦。至今,他的下巴里都还留着当年注射进去的硅胶。他在采访中打趣说:“整了下巴之后,既不敢和别人打架,还担心会病变,得‘下巴癌’。”

 

由于角色确定得晚,欧阳奋强进剧组的时候,大部分人已经完成了几期培训。他谁也不认识,显得很拘谨,这和贾宝玉的角色无法契合。

 

为了让他尽快融入角色,王扶林导演给他布置了特殊的作业:不用看剧本,不用背台词,专程恶作剧。还特别开会强调:“欧阳奋强可以对任何人恶作剧,找上谁算谁倒霉,不准生气。”

 

古有柳三变奉旨填词,三十年前由欧阳奋强奉旨捣乱。

 

手握免死金牌,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是恶作剧的军师,据说还把人整哭过。但是在采访过程中,欧阳奋强无不带点遗憾地说:“当年年轻,胆子小,没发挥好。”

 

这一切现在听起来或沉重的,或有趣的事情,在当时,所有人都只为了一件事:“把戏拍好。”

 

陈晓旭在87版《红楼梦》中扮演黛玉。遗憾的是,陈晓旭于十年前因病去世


(二)为了演好一个角色,拼命的不止欧阳奋强

 

做出这些努力的,自然不止欧阳奋强一人。

 

王熙凤一角,当时的中央电视台所有领导均不看好邓婕,是在王扶林导演力主之下才让她出演。

 

在拍王熙凤之死的时候,拍摄地点在哈尔滨阿城地区的一个农场。大雪茫茫,零下三十多度。

 

邓婕被用一个破席子裹起来,不能穿太多衣服,双脚还光着,脚丫子露在外面,被人在雪地里拖着往前走。因为当时的配乐《聪明累》还没有完成,不知道曲子具体多长,只能尽量往长了拍。为了这场戏,邓婕被活活冻晕。

 

邓婕在87版《红楼梦》中扮演王熙凤

 

(三)87版《红楼梦》没有穿帮镜头,背后是和女排相提并论的“红楼精神”

 

为了拍好《红楼梦》,剧组请了启功、曹禺、沈从文等一大批大师级的人做顾问。这些大师们做顾问的酬劳是15块钱,还没有现金,用一个景泰蓝花瓶作抵。

 

但是大家并没有因此而有所懈怠,而是给出了实实在在的建议。红学界元老,中国民俗专家邓云乡老先生自始至终跟随剧组,确保剧中的道具、场景、服饰、礼仪,等等一切都符合规范。

 

“宝黛读西厢”一幕中,手里捧的《西厢记》,不仅是真的《西厢记》,而且还是专程借来的线装古书。剧里所呈现所有的古董、道具都是货真价实的实物。


宝黛读西厢


“秦可卿出殡”是《红楼梦》中不多的大场面。一切布置都按那个年代王公贵族出殡的真实场景安排。

 

仅仅现场摆的各类纸扎(开路鬼、打路鬼、仙童献果等等),是专程请一位82岁高龄的洪老师傅带领他的同事们用时一年多扎成的。这位洪老师傅曾经为吴佩孚的葬礼做纸扎。

 

仅仅因为匾额上一个字的差错,工作人员通宵达旦重写改写、镌刻。

 

这场戏完全符合民俗礼节,是可以收录在“民俗教科书”中作为案例的。

 

如今拍影视作品,有替身、有特效、有丰富的后期处理手段,演员可以不到取景现场;剧里演的情侣,戏演完了彼此还是陌生人;一切道具、场景的漏洞,都可以后期遮掩……所以,大家记住了一张张出场费几千万元的脸谱,但是没记住艺术形象。

 

张蕾在87版《红楼梦》中扮演秦可卿


欧阳奋强说今天再拍不出87版《红楼梦》,说的不是时间不够,不是演员不出名,不是技术不到位……是没有那个耐心。

 

韩小北先生介绍说,87版《红楼梦》播出以后,演员们在全国的影响程度不亚于女排。女排是当时的一种精神,87版《红楼梦》拍摄的背后代表的也是一种精神,是在当今影视界十分珍贵的一种精神,认真拍戏的匠心精神。

 

 


当年,并没有罢演


近期网上有文章爆料,87版《红楼梦》拍到一半的时候,欧阳奋强(贾宝玉)、陈晓旭(林黛玉)、邓婕(王熙凤)因为片酬问题罢工,要求将片酬提高到一集800元。

 

在采访中,欧阳奋强予以了澄清。他表示“有贼心也没贼胆”。

 

刚到剧组的时候,没有谁提过片酬的事情,因为担心提钱会被开除,也确实有人因为此事被劝离了剧组。大家刚到剧组甚至以为是来做义务劳动的,后来让签字领钱,大家都感到特别惊喜。

 

欧阳奋强还透露,他当时的片酬每集因为戏份的多少而数额不等,大概在80元左右,加上其他零散的补助和自己本身的工资,一个月的收入大概在300元,相当于正局级国家干部。

 

87版《红楼梦》中的宝玉(欧阳奋强)、黛玉(陈晓旭)和王熙凤(邓婕)




经典背后,要向幕后英雄致敬


三十年过去,欧阳奋强再回首87版《红楼梦》,他说:“87版《红楼梦》中有两个灵魂,一是王扶林导演;二是音乐。”

 

王扶林作为导演自不必说,没有他可能我们今天就无法看到87版《红楼梦》电视剧。

 

而《红楼梦》的配乐也确实别有故事。剧中总共有12首配乐,全部有王立平老师一人完成。每一首都是经典,每一句都能勾起一代人的回忆。《红楼梦》播出以后,专场音乐会开了无数场,经久不衰。王立平老师非常自豪地说:“《红楼梦》的音乐会从来没有亏过。”

 

欧阳奋强和邓婕在“6.17大聚首”现场

 

三十年后,欧阳奋强谈起当年的《红楼梦》拍摄,他最想感激的是那些幕后工作者,要“致敬幕后英雄”。

 

当年,扮演贾宝玉,正大红大紫的时候,他却选择了淡出荧幕,改行做了导演,转入幕后。对幕后工作人员的辛劳和付出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他甚至非常笃定地说:“有的演员会和工作人员发生冲突,问题肯定是在演员。”

 

曾经有演员因为和工作人员发生冲突,找到制片方要求把工作人员开除,否则自己就罢演。作为导演的欧阳奋强就站出来说:“你们把工作人员开除,我就带着我的团队离开,你们看着办。”

 

就在617日,欧阳奋强在北京组织了87版《红楼梦》剧组人员三十年大聚首,他给所有人发了请柬,从导演到演员,到工作人员。这是87版《红楼梦》播出以后,成员最全的一次相聚。

 

三十年,大家再齐聚一堂,共同回忆往昔岁月,向经典致敬,向幕后英雄致敬,向红楼精神致敬。

 

87版《红楼梦》剧组举行“三十年大聚首”



一入红楼,再难梦醒


岁月带走了很多。当年的宝哥哥如今已经人到中年,87版《红楼梦》剧组成员有的老了,有的出国了,有的永远离开了。

 

然而,也有很多岁月永远都带不走,比如彼此之间的情谊,大家共同的红楼情怀,那部共同打造的经典,经典背后的精神……

 

曾经的宝哥哥,今天的欧阳奋强老师


在电视剧播出三十周年之际,欧阳奋强倾情出版了《1987,我们的红楼梦》。


没有离奇的情节起伏,没有浮华辞藻粉饰,只有在每一个字、每一张照片背后,沉淀了满满三十年的情怀,只有娓娓道来的经典背后我们普通观众所不知道的故事:经典是怎样炼成的。

 

在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经典。我们之所以能看到经典,是因为背后有着那么一群人,在默默锤炼。

 

锤炼着作品,也锤炼着自己。


《1987,我们的红楼梦》在“6.17三十年大聚首”仪式上揭幕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