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剧组30年聚首,可惜没了林妹妹

人生怪故事2018-11-08 13:40:11



等你点蓝字关注,都等出蜘蛛网了


    这几天央视8套每晚都在播87版《红楼梦》剧组的花絮,30年聚首,剧组人员大都已成风霜中年,回忆当年拍摄,万般感慨……

 

    可惜的是,剧组人员中的那对“金童玉女”,如今只剩下“贾宝玉”,不见了“林妹妹”……

 

    当年的“贾宝玉”,是著名导演欧阳奋强扮演。欧阳奋强我见过,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红楼梦》剧组曾到我老家崇州拍摄镜头。

 

    那是一天下午,我在企业局大楼的一楼,看见《红楼梦》剧组的演员们来了,其中就有“贾宝玉”……

 

    稍后,其它演员也来了,“贾宝玉”大约很兴奋,像个顽皮的孩子似的,冲上去抱起一个女演员就转去圈来,吓得女演员尖叫笑着……

 

    两年前,我因一剧本的事,又见到了头发已花白的“贾宝玉”、现在的欧阳奋强,我们在一茶楼喝茶,我对他提起当年剧组在崇州的事……

 

    他竟记不得了,想不起曾经到过崇州……也是,《红楼梦》剧组曾先后走遍全国10个省市的41个地区的219个景点,拍摄镜头近万个,不可能都记得。

 

    根据已故的《红楼梦》顾问、著名民俗专家邓云乡教授著书回忆,《红楼梦》剧组是先到的青城山,游后第二天才到的新拍摄地崇州(当时的崇庆)。

 

    邓云乡教授说:剧组所住旅舍底层是酒类专卖公司门市部,而七楼却是舞厅,每晚一觉睡醒,朦胧中犹听到舞厅里轻快的舞步声。

 

    剧组男女青年演员,自然也想过舞瘾,但剧组作为纪律告诉大家,虽然只隔一两层楼,却不能随便进去。

 

    大家都能遵守这条纪律,没人越雷池一步,为了照顾大家情绪,剧组特地包了一场,全是剧组人参加,尽情玩了一个晚上。

 

    记得那晚的舞会上,林妹妹——陈晓旭大唱流行歌曲,变成八十年代的“林黛玉”了……

 

    邓云乡教授说的那个地方,就是企业局大楼,五楼是宾馆,七楼是舞厅,剧组的确在舞厅包过一场……

 

    据另外的资料,《红楼梦》剧组在崇州罨画池拍摄的,是《判冤决狱平儿行权》那集戏,司棋大闹大观园厨房,这三间房子中,砌了假炉灶,装了假风箱,案板、砧板,北京味的老式冰箱等……

 

    在罨画池后门那里,形如小角门,又有假山,环境十分幽静,用来拍摄司棋私会潘又安,被鸳鸯撞见,痴男怨女,结局悲惨……

 

    剧组30年重聚首,饰演王熙凤的邓婕、饰演秦可卿的张蕾、饰演元春的成梅、饰演赵姨娘的战爱霞、饰演鸳鸯的郑铮等,都来了。

 

    可是,最令人瞩目的“林妹妹”扮演者陈晓旭却未出现,而且永远也不会出现,这是“30年重聚首”最大的遗憾。

 

    因为早在10年前5月的一天,云南鸡足山传来惊爆消息:陈晓旭,在云南鸡足山因乳腺癌去世,净空老法师正在为她诵经超度,我们似乎听到了从下面房子里传来诵经的声音……

 

    5月16日,网易证实,13日晚,陈晓旭因乳腺癌去世,17日上午,她的遗体将在深圳火化。

 

    可是16日当天,宋祖德就在自己博客上发贴,说他以前找大师替陈晓旭算过一卦,“大师断定陈晓旭在今年新历五月和十一月的中、下旬必有大灾,因今年犯太岁,可能有生命危险。”

 

    17日,宋祖德突然又发贴,说陈晓旭没有死,已畏罪潜逃澳洲,根据如下:

  

    一、     殡仪馆查无此人(假装保密) ;二、医院查无此人(假装保密);三、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位记者亲眼目睹陈晓旭的遗体;

 

    四、死亡消息仅仅由陈晓旭的姨妈透露,而不是由她的父母、丈夫或其他更亲密的人透露,让人怀疑;五、祖德最近打听到澳洲方面的消息,陈晓旭可能已潜逃澳洲……

  

    宋祖德发的这两个帖子自相矛盾,昨天称,“祖德对周易预测学很感兴趣,今年3月,祖德在香港的黄大仙庙请一位大师为陈晓旭算过一卦……”

 

    看来,宋祖德是迷信那个黄大仙庙,更迷信庙里那个“大师”的。宋祖德的意思是,看,大师都说她逃不过这一劫了,所以说我早知道陈晓旭将“不得善终”!

  

    然而第二日,忽又说陈晓旭潜逃澳洲,并一条条立出“依据”来,意指陈晓旭精心策划自己假死,因她偷税漏税金额巨大,想金蝉脱壳,一走了之,到海外改名重新治病。

 

    像这样上下矛盾、牛头不对马嘴、故作惊人的东西,明眼人一看就知不可靠,是利用此事件炒作自己。

 

    人既已死,生者还让死者灵魂不得安宁,这是不是太残忍一点了?残忍之人,还有“真理”和“正义”(宋祖德语)可言吗?

 

    有人说,陈晓旭就是被中医害死的!说这话的是大名鼎鼎的何祚庥院士,他因此得出结论道:“中医90%是糟粕,10%是精华!”

 

    又有人说,陈晓旭之死,净空法师有很大责任。为什么呢,因为陈晓旭患乳腺癌,本来可以有治,当今医学对乳腺癌的治愈率已经有90%,但她拒绝就医,这与净空法师有关。

 

    据陈晓旭的姨夫陈忠武说:“净空法师不让她看西医,一直说是业障,念佛就好了。”

 

    陈忠武说:“陈晓旭身患重病长达两年,因一直认为是业障,而只是信佛,从未就医。郝彤也说是业障,他们两口子一样,谁也说不动。”

 

    所以有一部分人认为,陈晓旭在净空法师影响下讳疾忌医,为了活命,把出家作为希望,从而效法净空、违背佛陀‘黄门’‘重病’不可出家的禁令,以为这样或可得到佛力加持出现康复奇迹。

 

    当然,这只是一家之言,不能作为定论,这里也仅是客观描述事实而已……

 

    陈晓旭在病中,曾经表露出自己羡慕干活的民工,这其实是好理解的。

 

    从一个病人的角度来说,健康是最为重要的,而且病人比健康人更深刻地懂得什么是健康。

 

    这就像一个身陷囹圄的人,对于他来说,自由无疑是真重要的,甚至,比身体的健康还要重要。

 

    一个身陷囹圄的人,在黑暗的牢笼里,当他想到自己即使身患重病,但是如果能够在家人的陪伴下,坐轮椅在户外享受阳光的照耀,自由地呼吸新鲜空气,那他还是欣喜无比的。

  

    这说明,一个人,在哪座山头唱哪首歌,是先有前提的,人的喜悦与痛苦,受着外界和自身条件的制约。

  

    那么,一个长年辛苦干活的民工又羡慕谁呢?陈晓旭曾是亿万富翁、演艺界名人,人生一度非常地辉煌,这是千千万万个民工不能比拟的。

 

    我想,恐怕那些家庭不幸福、辛苦一辈子都还在温饱线上挣扎的民工,羡慕的可能正是像陈晓旭这样即有巨大财富、又有社会地位的名流吧?

 

    在赤贫甚至乞丐的眼里,所谓赖活不如好死,只要人生能够辉煌一把,即使死了也值吧?

  

    从这个角度上看,干活的民工若羡慕早亡的陈晓旭,我也能理解。

 

    一个人一生都没有什么希望,一生都压抑、从未有过扬眉吐气的时光,就像罗曼罗兰说那样:“我的一生,是暗淡的一生……”

 

    那么,相信这样的人,他的看法是与陈晓旭不一样的,他宁愿活得一天的精彩,就像那天空中灿烂的礼花,虽然很快熄灭,但是也给观赏的人留下了永久的记忆。

  

    可惜,即使是这样,对很多人来说也是奢望,不明白这一点,不能算了解人生、通达社会。

 

    因此,当有人感叹陈晓旭由生病到信佛、由生命的即将消逝而到大彻大悟的人生境界时,我是不轻易赞同的。

 

    陈晓旭的去世,善良的人都感到惋惜和同情,这我能够理解,我也为她感到惋惜,毕竟,那多愁善感的“林妹妹”形象早在我们心中扎下了根。

 


    但是,这并不能拿来作为人生彻悟的循迹和根据,她在羡慕干活的民工的同时,若能再反过来,把自己当成那些成年干活的民工,这样翻来覆去地体悟人生的话,那么,这样的“悟”才是比较全面而通彻的。

  

    当然,我们不能这样去要求“林妹妹”,毕竟,对于人生的修炼,要有很多很多不同的、复杂的过程。  










马丁的人生怪故事

一幅黑白市井生活图


长按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