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版《红楼梦》30年(4)——千红一窟(上)

澎湃有戏2019-05-07 21:33:47

声明:我们是澎湃新闻文化娱乐部的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为“澎湃有戏”,唯一的APP叫“澎湃新闻”。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有戏”栏目,未经授权,谢绝转载。转发朋友圈请随意。


撰文:言少


编者按:今年,距离1987年版《红楼梦》电视剧开播,已有三十载。回首三十年前的“盛况”,真如隔世。澎湃新闻“有戏”栏目分五个章节六篇文章,讲述这部经典作品的沧海桑田,本文系第四章:千红一窟(上)。

1984年3月31日,对少女李红红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她在那一天,即将加入位于圆明园的《红楼梦》演员培训班——而那一天,正好是她十七岁的生日。


为了纪念这一刻,她特意抱了一个生日蛋糕,前去剧组报到。许多年后,这一幕永远留存在了她的脑海里。


李红红饰演邢岫烟,后改名李伊


现今,十七岁在很多人的记忆里,是最美好的青春年华,他们大多还在校园里读书,为着遥远的未来学习——或许,很多人并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模样,他们也不为世俗琐碎操心,他们可能只惦念着书本的某道题目、试卷的某次成绩,或者,坐在不远处的某个人。


在《红楼梦》剧组的时光,又何尝不是如此。


1983年,剧组从上万封自荐信中和全国二十余省市数千人中,选拔了数十名演员,分别于1984年春夏在圆明园、香山举办了两期的演员培训班。


大家正值芳龄,斗草阶前初见,此后耳鬓厮磨、嬉游醉眠,像极了无忧无虑的大观园生活,像极了我们回不去的学生时代。


实际上,他们要做的事,也跟学生仿佛。他们要研读《红楼梦》作品,研读小说的故事情节及人物形象,而他们的老师与课程,则是许多人梦寐难求的——
编剧周雷总起“红学概论”,胡文彬续讲“国内外红学研究概况”,朱家溍讲述“《红楼梦》中的北方生活习俗”,邓云乡则讲“南方生活习俗”,周汝昌辨析“《红楼梦》原著的优与续书的劣”,王朝闻分析“怎样正确理解《红楼梦》的角色”,李希凡描绘“《红楼梦》的历史背景”,编剧刘耕路赏析“《红楼梦》的诗词歌赋”,编剧周岭讲解“《红楼梦》的主要人物”……此外还有古代游戏、诗词格律的授课,老师们还包括冯其庸、张毕来、蒋和森……



除了大师授课,他们还要学习琴棋书画,融入古人生活陶冶情操,此外,身段、表演的专业培训自然必不可少。


待到角色确定之后,则要为所扮演的人物写“小传”,作角色和人物关系的分析,并反复进行所担任角色的化妆小品,类似舞台剧的彩排。


培训班场景


看到这里,你也注意到了,演员进入培训班时,绝大多数角色都还没有确定。他们既可能当金陵十二钗、贾家贵公子,也可能成为丫鬟姨娘、陪房小厮,而判断的依据,除了容貌扮相,还包括培训期间展现出的性格特质、表演才能等等。


我们现在在电视上看到他们,还原度极高,如从书卷里走出。殊不知要走到这一步,剧组和演员们可谓历尽坎坷,一波三折。


最初的选角导演,原叫潘欣欣,后来她去中戏读书,则由“尤氏”王贵娥、“邢夫人”夏明辉、“贾赦”李颉及“贾珍”李志新等人共同负责。演员的挑选方式,包括从上万封自荐信中挑拣,其他领导、专家等人推荐,以及剧组奔赴二十个省市实地走访寻觅。


夏明辉(后排左一),李颉(右二)


最不靠谱的,当属自荐信。这些来信的青少年,大部分有一种激情澎湃的谜之自信:


“我觉得我非常符合、我跟你们要求的一模一样。”


“你们千万莫失良机!赶快坐飞机来看看我……”


“我长得跟女孩子一模一样……有时我也爱抹口红……我是真正的贾宝玉。”


有寄自己漫画自画像的,有寄财物通融的,有不入选就要挟自杀的……登门自荐的,更是鱼龙混杂,歪瓜裂枣应有尽有。有些人压根没看过《红楼梦》,以为刻薄小气就是林黛玉,以为长得像女的就是贾宝玉,各色人等,千奇百怪。


然而万千自荐信中,还是有一封引起了剧组的注意。


这封信很厚,字迹娟秀,文笔流畅,她在信中不卑不亢,直截了当表明自己想演林黛玉的心愿,同时在信中还仔细作了黛玉的角色分析。


信封里除了信,还有一张画报封面、几张不同角度的照片,以及她发表过的两首小诗:《我是一朵柳絮》和《小麻雀》。


“我是一朵柳絮/长大在美丽的春天里/因为父母过早地将我遗弃/我便和春风结成了知己……”


这封极具诚意的自荐信打动了剧组,六天后王扶林便与信的主人约见面谈,而半年多以后培训班报到,圆明园里终于迎来了这位文秀安静的姑娘——来自鞍山市话剧团的陈晓旭。



陈晓旭是辽宁人,出身艺术家庭,父亲是鞍山京剧团的导演,母亲是一名舞蹈老师,14岁的时候,她就加入了鞍山市话剧团担任报幕员,兼演一些配角。


《红楼梦》海选消息公开后,在男友毕彦君的鼓励下,她便勇敢报了名。不同于其他漫无目的的学员,陈晓旭从始至终,都只想演林黛玉这个角色。


然而黛玉之路并非那么一帆风顺,因为很快,陈晓旭就发现了同样出身不凡的竞争对手们。


东北人沈璐亦是文艺世家,外公是赵丽蓉的师傅马金贵,母亲马银珠曾演绎过评剧版本的林黛玉,在当地家喻户晓。


沈璐自小就有艺术天赋,学过芭蕾舞,当时在黑龙江艺术学院,被剧组相中。奈何沈璐在一次联欢会上过早放飞自我大跳迪斯科,加上与邓婕的王熙凤小品对戏时,将迫害尤二姐的“秋桐”演绎得活灵活现,最终“一演成谶”,早早便退出了林黛玉的角逐,果真成了秋桐。


沈璐(原试妆林黛玉,最终扮演秋桐)


另一个来自浙江杭州的胡泽红则是越剧出身,父亲就是著名剧作家、浙江省戏剧协会副主席胡小孩。而她本人,则师从越剧版林黛玉的扮演者王文娟。当时得所在的北京红旗越剧团老师推荐,前往剧组。初时,一度作为林黛玉和薛宝钗的候选人,后来却扮演了孤僻冷漠的贾惜春。


胡泽红(饰演贾惜春)


天津人张静林同样颇有来历,书香门第,十岁起跟随大师张君秋学京剧,后来在老师的推荐下,成为林黛玉的候选人。可惜她性格活泼,最终成了“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的“小妖精”晴雯。


张静林(饰演晴雯)


第十四集中“撕扇子作千金一笑”一场戏,不同扇子不同手法,若合鼓点节拍,宛然便是京剧表演的底子(“晴雯撕扇”同样是京剧名段)。


演过晴雯之后,为纪念此事,她将自己的名字改为“安雯”。


同样因红楼梦改名的,还有姬培杰,她原是北京市皮鞋厂的临时工,一次在北影制片厂附近被潘欣欣发现。


因眼神幽怨,姬培杰扮演了栊翠庵带发修行的女尼妙玉,而原拟妙玉的沈琳则出演平儿。


姬培杰(饰演妙玉)


此后姬培杰因妙玉一角,成了佛教徒,更改名字为“姬玉”。


后来因性格不符等原因,以上对手尽皆被淘汰,黛玉之争,几乎集中在张蕾和陈晓旭两人身上。


张蕾毕业于河北省艺校,毕业后分配进入河北省话剧院,之后又调到铁道兵文工团,同陈晓旭一样,是一名话剧演员。当时她报名参选,剧组人员认为她像女星林芳兵,经过试戏、录像后,她成为了第一期学员。


张蕾的相貌脱俗,双眉天然若蹙,自有一股病西子的风度,直到最后,她一直是专家踟蹰再三、纠结不已的黛玉候选人。


张蕾(第一任秦可卿扮演者)


对这两个女孩子,剧组各有顾虑,张蕾的相貌,似是更符合大众的美,但是她皮肤质感较弱,且上镜显老。而陈晓旭鼻子偏大,身量发育又小,仿佛更适合惜春。


反复商榷后,剧组还是否决了张蕾,最终她扮演了“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的秦可卿,可惜出演“淫丧天香楼”重要戏份后不久,张蕾便出国求学,剧组只得另寻了一个舞蹈演员夏丽蓉补拍秦可卿余下的戏份。


夏丽蓉(第二任秦可卿扮演者)


张蕾并不是个例,毕竟那会儿,演员们基本要进组花费三年时光,总有人不肯冒险耽误大好青春,扮演“二木头”迎春的金莉莉同是如此。


她在拍戏中途,违背剧组规定偷偷报考中戏,不意果真中选,可是剧组要东奔西走,哪能容她“半工半读”?但中戏读书却事关终身,又能解决农村户口,前程远大,尽管是她违约在先,王扶林顾虑到演员前途,不得不忍痛割爱,放由她离开。


金莉莉(第一任贾迎春扮演者)


金莉莉在中戏,与同学巩俐、史可、伍宇娟、陈炜被称为中戏89届的“五朵金花”,那便是后话了。


而迎春走了,这可是大事,因为接下来还有“懦小姐不问累金凤”、“贾迎春误嫁中山狼”等重头戏亟待拍摄,当时剧组正好辗转到四川平湖,只好就地取材,选角的“邢夫人”夏明辉几乎走遍成都,终于在街头看到一个锁自行车的女孩子,她的侧脸依稀与金莉莉相似,那个女孩子就是第二个迎春牟一。


牟一当时在汽车运输公司劳资科,从未有演戏经验,但拍戏迫在眉睫,王扶林又对表演老师、“贾赦”李颉下了个死命令,务必三天内教会牟一演戏。



李颉花了三天三夜,几乎不眠不休,手把手教牟一,如何走位,如何运用眼神,如何念白,终于在三天后的一场戏,牟一没有辜负老师的指教,顺利过关,王导对她竖起了大拇指,李颉热泪当场便滚落了下来。


言归正传。黛玉之选,张蕾暂时被否决,又有一个候选人王晓洁。她是一个拉小提琴的安徽姑娘,同样是文质彬彬,但演戏感觉较差,最终只客串了秦可卿的丫鬟宝珠。


陈晓旭当选林黛玉,最主要的原因,或许不是她演技如何高明,表现如何突出,而是她的性格气质,与林妹妹实在太过接近——聪颖灵慧,孤高出尘,有些刻薄顽皮,有些敏感多心,还有诗人的浪漫气质,端的天造地设。


这也是为什么,她塑造的林黛玉,同《西游记》里六小龄童的孙悟空,《三国演义》里唐国强的诸葛亮,《水浒传》里李雪健的宋江等人一起,成为了四大名著电视剧里的不朽经典。


陈晓旭扮演林黛玉


林黛玉虽然选得艰难,好歹从候选人里挑出了,但宝姐姐就不一样,当真是缥缈不定,因为宝钗组的几个候选人,竟通通被否决了。


对于薛宝钗,起初剧组较属意的人选是演过《胭脂》的新人演员朱碧云,但当时朱碧云要出国,直接婉拒,剧组只好另觅他人。后来经层层筛选,宝钗组候选人,集中于成梅、袁玫及郭宵珍三个。


成梅原本是南京新街口百货商店文体部的售货员,之前在扬州剧团待过,在百货商店时,也常被别的剧组“租用”,拍过几部电影,小有名气。


之所以被《红楼梦》剧组看中,是由于她的面相丰润,落落大方,与“脸若银盆,眼如水杏”的宝钗十分合衬。


可惜同张蕾一样,成梅也因上镜显老,而与宝钗擦肩而过,最终扮演了大姐贾元春的角色。


成梅饰演贾元春


那个时候剧组严禁一心两用同时拍其他戏,成梅却是例外,她拍摄间隙,就有电影《孙中山与宋庆龄》请她出演“国母”。


王导考虑到元妃这个角色高贵大气,“宋庆龄”一角于她气质提升,有很大臂助,便破例点头首肯。


我们在荧屏上看到元妃省亲时,雍容持重,因成梅已花了一年时间做足了功课,持续磨练所致。


袁玫和郭宵珍都是安徽人,一个来自芜湖,一个来自安庆,均是黄梅戏出身。


安徽黄梅戏界也有“五朵金花”,包括马兰、袁玫、吴亚玲、吴琼、杨俊。马兰是作家余秋雨的妻子,曾在《西游记》中出演唐僧的母亲殷温娇。吴亚玲也曾在黄梅戏中扮演林黛玉,但是因为要结婚,并没有进组选拔,五朵金花中,唯有袁玫应邀而来。


袁玫(原试妆薛宝钗,最终扮演花袭人)


而郭宵珍毕业不久,初出茅庐,她刚主演了一部黄梅戏《杜鹃女》,导演仅凭她一张甜美纯真的剧照,便召唤入组。


郭宵珍(史湘云扮演者)


不过几番培训试戏,剧组对袁玫和郭宵珍饰演薛宝钗却都不甚满意,最后应了脂砚斋的批语“晴为黛影,袭为钗副”,如同黛玉候选张静林演了晴雯,袁玫和郭宵珍也退而求次。


但是,薛宝钗该由谁演,仍然是一个大难题。


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提议——不如,让张莉来试试?


张莉?分量不够吧?她一直以来,都试演紫鹃啊!


陈晓旭和张莉(右)


张莉是王贵娥夏明辉一行从四川成都选来的,她出自公务员家庭,从小学习舞蹈,是成都战旗歌舞团的文艺兵,1983年陪好友去参加红楼梦海选,意外被相中,但因为沉默寡言,神情木讷,原本拟作迎春之位,进组之后,金莉莉首选迎春,她又试紫鹃一角。


之所以提议张莉,同样是因为她的性格与宝钗契合度较高——她家教极严,从小就在军队里,擅长自我保护,对什么事都合而不露,对什么人都有分寸感。
当年文艺兵要调动颇费周折,夏明辉为隐瞒她参选红楼梦中人一事,谎称是剧组自个从一次跳舞演出里看中,却被歌舞团团长发现端倪,质问张莉跳舞的排位,全靠张莉不动神色地暗示,才助得夏明辉圆谎。


张莉扮演薛宝钗


曹公写薛宝钗,道是“罕言寡语,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最能代表其性格的典型事件,莫过于“滴翠亭杨妃戏彩蝶”一节:她特意避开宝黛以免惹人猜忌,扑蝶时恰好碰到红玉坠儿叙述暧昧情事,又谎称寻找黛玉、使得“金蝉脱壳”抽身,这份温文尔雅、大智若愚的特点,张莉实不用拿捏就能表现到位。


有一次与人对戏,当时镜头全在张莉身上,照不到对手,对方趁机使怪捣乱,张莉明知用意,竟也波澜不惊,完全不受影响地将台词慢条斯理念了下来。


而袁玫在试过袭人、鸳鸯后,最终落定宝玉首席丫鬟花袭人一角,郭宵珍则因为相貌姣好可爱,适逢原定史湘云的张玉屏考上了铁路文工团弃演,她便取而代之,扮演了史大姑娘。


张玉屏试妆照(原史湘云第一人选)


已经定下了角色,却在开拍前罢演而去的,实不止那位张玉屏姑娘,凤姐组也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说起王熙凤,那可是除了宝钗黛玉外,金陵十二钗里戏份最重的人物,竞演之激烈,可想而知。


那么,当时的人选都有谁呢?


首先,是来自上海的乐韵,天生丽质,而且贵气洋气,虽然大家荧屏表演经验都不多,但乐韵进组之前,也算是拍了几部影视作品的前辈。她还是尤三姐的有力竞争者。


乐韵(原王熙凤第一人选)


以及来自昆明市话剧团的周月,性格豪爽张扬,时髦靓丽。


周月(尤三姐扮演者)


原著里描写王熙凤“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乐韵有天生的丹凤眼,她跟周月都是身材苗条高挑,于是剧组里很多演职人员都觉得,王熙凤应该会在这两人里头产生了,因此,谁也不会去留意,还有第三个候选人——邓婕。


邓婕


邓婕跟张莉是四川成都老乡,剧组里很多演员都是戏曲出身,她也不例外,从小学川剧,以演技见长。她在毕业大戏里饰《西厢记》名段“拷红”里的红娘,娴熟流畅的表演,曾叫台下一个叫欧阳奋强的川剧团小学员咋舌不已。


《红楼梦》剧组预先看过她演尤三姐的录像带,妆容娇俏,而且川妹子的泼辣个性劲道十足,使得工作人员交口称赞,预留了王熙凤的位置,大家都想见识真人会是何方神圣。


可是等到培训班报到那天,负责接应的制片主任任大惠看到素颜的真人,却傻眼了——那时候的邓婕,个头不足一米六,而且面色黝黑,眼角还有疤痕,哪里有录像里飞扬的风采?哪里撑得起王熙凤的气场?


不少人劝邓婕,别跟乐韵、周月争了,你先天不足,不是对手。试试其他角色吧,不要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但大家越是质疑,邓婕越不服气,她既然试了高高在上的王熙凤,心气再也下不来,就一心执拗地扑向凤姐,她比别人加倍努力,读透原著,分析人物,将王熙凤的戏份熟稔于胸。她反复排演小品,哪怕没有人对戏也无所谓,圆明园的石头就是她的对手。


她的机会很快就来了。


原本王熙凤一角几乎已落入乐韵囊中,乐韵却因为母亲讨厌这个角色,加上自己的出国计划,跟张玉屏一样,弃演离开剧组了。


走了一个乐韵,李颉老师又请来了一个东北的于兰,她京剧出身,身高一米六九。


但是,邓婕的努力与成效大家都有目共睹,终于,再也没有人能动摇她的位置。


为了拍王熙凤,她实在吃足了苦头,除了反复排演的礼仪动作和小品片段,为了演出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时,凤姐“忙欲起身,犹未起身”的慵懒神态,她四处寻找模特、电影,在《飘》里面找到了郝思嘉的贵妇派头,在《垂帘听政》的慈禧身上寻找威严与阴险,在其他同事身上寻找圆滑世故,她将各式艺术作品、生活点滴融入到琏二奶奶的一言一行中,而且敬业非常,最后“凤姐之死”时,衙役要在东北雪地里拖运王熙凤的“尸体”,邓婕硬是亲自“轻装”上阵,反复一条又一条,直到被冻晕昏厥……



最终,我们在荧屏上看到这么一个王熙凤,眉眼过处尽是狠毒算计,谈吐之间不失玲珑精明,毒设相思局(第五集),弄权铁槛寺,协理宁国府(第六集),凤姐泼醋(第十七集)……邓婕将书中经典的一幕幕还原到位,原本最不被看好的角色,结果赢得了专家的一致认可,她也凭借王熙凤一角,荣膺金鹰奖和飞天奖最佳女配角。


而另一个候选人周月本来待定了李纨,但因为性格外放刚烈,她觉得不太适合,于是自我推荐,推翻李纨一角,成了尤三姐。


王熙凤尤三姐都定了,好极,一切看似有条不紊、水到渠成了。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微信公众号“欧阳宝玉”


本文参考文献

《红楼梦》(百二十回,人民文学出版社2010年再版)/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汇校汇评(冯其庸主编)/欧阳奋强《记忆红楼》/欧阳奋强、陈晓旭、邓婕、王贵娥《宝黛话红楼》/邓云乡《红楼梦忆》/胡适《红楼梦考证》/俞平伯《红楼梦辨》/周汝昌《红楼梦新证》/冯其庸《冯其庸文集之解梦集》、《风雨平生冯其庸口述自传》、《看电视剧〈红楼梦〉及其他》/吴素玲主编《王扶林电视剧导演艺术论》/刘耕路、周雷、周岭《红楼梦——根据曹雪芹原意新续》/李希凡《宝黛爱情悲剧与黛玉之死——看电视剧〈红楼梦〉所想到的》/胡文彬《梦里梦外红楼缘》


作者言少,微信公众号“言少的江湖”(微信号:yanshaojianghu)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