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87版《红楼梦》中“黛玉葬花”谈起

浙江大学红楼海棠社2021-09-10 12:57:43

87版《红楼梦》中“黛玉葬花”谈起

柳吴茗 汉语言文学1302

87版的电视剧《红楼梦》因为众多红学家的参与而拍摄时便备受瞩目,而以王扶林导演为首的主创团队经过三载春秋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剧组把每个细节读处理得几近完美,将红楼之美在荧幕上演绎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高度。时至今日,这部剧作仍然感染着一批又一批的观众,在配乐,装束等许多方面也都俨然成为一座难以逾越的丰碑。自《石头记》传世以来,“黛玉葬花”便广为传颂,成为红楼中最动人的故事。脂砚斋于第27回末(甲戌本)也批到:“余读《葬花吟》至再至三四,其凄楚感慨,令人身世两忘,奉笔再四,不能下批。”而剧作中更是把这份悲壮与唯美推向了极致。

电视剧第12集名字就沿用了曹雪芹第27回的回目“埋香冢飞燕泣残红”。这一天是农历四月二十六日芒种节,又称饯春节,按照上古风俗,这日闺中举行饯春之会,大观园中的女儿们都沉浸在喜庆的氛围中,宝钗更是追蝴蝶玩的不亦乐乎。这与独自一人伤心落寞的黛玉形成鲜明的对比,而影视剧也努力让这种反差放大,开始背景音乐放着旋律轻快,听来似欢天喜地的《晴雯歌》,音乐将至时反复切换女儿们饯花送神的场面,在发展到大家一起嬉戏打闹最高潮的部分突然画面一转,无限愁苦与感慨,悲壮伤感的《葬花吟》也就此响起,这也是影视剧特有的表达手法吧。观众似乎还没从这“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回过神来,拿着香袋冰清玉洁的林妹妹便已经满怀愁绪地踱步而来了。

我们简单评述一下电视剧中黛玉的形象。小说第三回宝黛初会时借宝玉之目细写黛玉:两湾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关于黛玉的眉眼版本众多,大多用甲辰本作“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黛玉葬花之时毫无喜字可言,因此选用了列藏本中的此句。)然这罥烟眉究竟是什么样子?时任87版《红楼梦》人物造型设计师的杨树云先生解释说:“‘罥烟眉’是说眉毛像中国水墨画中飘挂在山腰的青烟,这里说出了眉的色彩。曹雪芹的好友郭敦的《晓雨即事》中也有这样的诗句,‘遥看丝丝罥烟柳’,‘烟柳蒙蒙’,‘轻烟细柳’等等。黛玉本身‘身体又极怯弱’,这种清淡的眉形也符合她的生理特征。”除此之外,“蹙”和“颦”都当“皱”讲,书中后面写黛玉“病如西子胜三分”,而《庄子》中也记载了西施“病心而颦”,“捧心而蹙”等病态美,这不仅需要化妆师的精心打磨,更要演员的全心演绎,饰演黛玉的陈晓旭自身的气质便与黛玉相仿,她的表演可谓形神兼具。这样一个“绝代姿容”,“稀世俊美”的黛玉形象终于呈现在了荧幕上。

剧中黛玉葬花时头上几乎没有装束,除了那一根白簪子,那根黛玉弥留之际仍陪伴她的玉簪,这根白簪子伴随着葬花的情节暗示了黛玉的最终命运,表现得非常细腻。以致有观众评价说:“黛玉发间的白簪子是‘灵魂之簪’,是黛玉孤独一生,冰清玉洁的最佳写照。”

除了精心设计的服饰和妆容,最为感动人心的当然是《葬花吟》的乐曲,这首由王立平先生历时近两年才创作出的凄美音乐早已成为了黛玉葬花的一部分。唱词删去了从“闺中女儿惜春暮”到“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以及从“杜鹃无语正黄昏”到“鸟自无言花自羞”几句,剩余的部分仍然能很恰当地表现出黛玉情感上的变化。它的旋律特点是频繁运用了符点节奏。这样的旋律特点,既委婉凄凉,又仿佛如哭泣时哽咽的吟唱一般。乐曲由后面高潮的乐句作为前奏,急切的进入状态,开门见山,将悲怨之情代入。紧接着,随着二胡的一句过渡句乐曲放慢速度,顿时将黛玉葬花凄凉之景吟唱而出。前四句“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粘扑绣帘” 是由女声齐唱来演绎的。《葬花吟》是写给所有大观园里的女儿,齐唱的方式有助于揭示整个故事的结局(后文有详细描述),又使人仿佛置身于空旷辽远的仙界花间,云间仙子们歌唱着花儿的艳骨芳魂。

间奏之后女生独唱犹如司花女神从众仙子中徐徐现出。“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艳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四句,这不仅是花之际遇,更是黛玉内心深处的独白。风霜无情地摧残花枝,艳丽的芳华能有几时呢?一旦飘落便化作香尘,再也无处寻觅。黛玉父母双亡,寄人篱下,即使自己处处小心仍不能避免受到别人的冷落和歧视,生命中仅有的宝玉也不理自己,心中的痛苦煎熬又有谁知?紧接着“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独把花锄偷洒泪,洒上花枝见血痕。”感情愈发浓烈,落花飘零之后散落各地,有心葬花之人也难以寻觅,好比人生时易见,死后又往何处寻?尤其最后一句“洒上花枝见血痕”更是断肠之语。传说中娥皇女英因舜的离世悲痛欲绝,血泪滴于青竹之上,是为湘妃竹。今黛玉乃潇湘妃子,想黛玉离世之日也必将血泪充盈,所还神瑛侍者之泪皆是血泪,令人哀悼。黛玉之后想到了逃避,“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是她渴望解脱的心声,然而忽然基调一转,音乐从降la直接跨越了十度至升dol,悲怨的女声是黛玉对苍天的叩问,“天尽头,何处有香丘?”即使是天尽头又是否真的没有愁苦?是否能有自己的容身之处?反复两次将全曲推向了第一个高潮。

下面“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泥沟”是黛玉借说将花掩埋不让它陷入泥沟来表明自己即使自由幸福不可得,她也不愿受辱被污,不甘低头屈服的孤傲不阿的秉性,她干净地来也要纤尘不染地离开。此句没有了强烈的愤恨转而使用合唱,黛玉的心情也稍作缓和,当然也可视为黛玉悲鸣问天,苍天不语后她惆怅的悲鸣。但很快“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又引导她有了更强烈的悲怨,黛玉再次叩问苍天,这是更强的咏叹。结尾“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可视为对上一节的的回答。“未卜侬身何日葬?”春残花落时;“他年葬侬只是谁?”早已花落人亡,谁会知晓呢?此四句同样凄凉悲苦,情绪酝酿到了最后陈力唱响了全曲的最悲音--花落人亡两不知。在前面男女合唱的旋律基础上又升高了一个八度,且“忘”字加自由延长符号并由dol升至re,好似黛玉咆哮的最后力量,她已无力与天挣扎,这种撕心裂肺的悲鸣给人引泣动魂的震撼力。

作曲的王先生自己说道:“我感觉这似乎不是我写出来的音乐,而是从《红楼梦》的字里行间挖出来的。”我们也试着从曹公的笔下挖掘更多的内容,我们要从黛玉引入却不能将所有的关注点只集中在她身上。

黛玉的生辰是二月十二日,这一天名叫花朝,乃是百花生日,所以她是花的象征,她是“花魂”。同时雪芹也用百花来比喻他笔下的所有少女,在“群芳开夜宴”的情节中,每个人所掣的酒令牙筹,都各有一只名花作为标志。“点花名”虽是一种酒令,但雪芹安排的是各人所得之花各自切合她的性情风范的,海棠象征着湘云,桃花代表袭人,杏花则寓意探春等等。在宝黛钗他们正式入驻大观园之后,最初的故事便是宝玉和黛玉偷看《会真记》,进而引出二人葬花,所以说葬花为《红楼梦》主题不过分。秦可卿临终托梦凤姐:“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需寻各自门。”早已暗示了这一悲剧。群芳所住之地大观园中的主题可谓“沁芳”,沁芳溪,沁芳桥,乃至亭溪闸也都冠以“沁芳”之名,想到“花落水流红”,不难感受到“沁芳”之名看似新雅香艳,实则伤心惨目。脂砚斋也曾抉示:修建一所大观园,原来却“只为一个葬花冢”。在《西厢记》中,只是闺秀千金伤春寂寞,而《红楼梦》则有更崇高感情境界,曹雪芹是为几千年的封建社会的妇女而歌颂一篇至为伟丽而沉痛的葬花之词。

我们总以为葬花是黛玉一人之事,殊不知葬花的主角是宝黛二人,宝玉之所以看到了黛玉伤心绝望的一幕也正是他也要将花葬至花冢而“碰巧”遇到了正在葬花的黛玉。如果说宝玉是真正的葬花人或许更符合雪芹原意,最初也是由宝玉写起葬花。宝玉从小就有一个别号“绛洞花王”,脂砚斋也批示道:“宝玉系诸艳之贯”。亲尝“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也正是宝玉。是宝玉眼见三春景尽,百卉凋残,大地茫茫,堪称干净。鲁迅先生也曾有言:“悲凉之雾,便被华林,然呼吸而领会之者,独宝玉一人而已。”

《葬花吟》此曲不仅出现在黛玉葬花的桥段中,既然《红楼梦》的主题是“沁芳”与“葬花”,这首《葬花吟》适用在每一朵花凋零的那一刻。比如秦可卿,就是她引导宝玉,他才开始认识了那些千芳万艳,无数女性的不幸命运,她们都是隶属于“薄命司”中的人物,这些可怜可爱,可歌可泣可敬可佩的女流,没有一个能逃脱那一历史社会给她们安排下的极其惨痛的人生境遇,而可卿本人也不可避免,在第4集和第5集中分别用二胡和琵琶奏响的《葬花吟》正像是给她的挽歌。她的重病,贾珍的引诱,尤氏和舆论的压力正是这风刀霜剑。再比如第8集元妃省亲和第18集鸳鸯不愿被大老爷强迫的情节中背景音乐也都用的《葬花吟》,元春要面对更加残酷的宫廷斗争,争权争宠尔虞我诈;鸳鸯也要承受主人的贪欲和权势的压迫,风刀霜剑都摧残着这些可怜的少女。无论你是母仪天下接受万人朝拜的皇妃还是身为下贱为人使役的丫鬟,不幸的命运都已被注定。

《红楼梦》思想内涵之丰富,整体构思之精巧,细节处理的细腻等等远非一言两语所能讲出。就拿葬花这一情节来讲,作为黛玉命运的谶语,红学家们也得到了许多令人信服的结论。要将这样一部中国古典名著的顶峰之作搬上荧幕自然困难重重,也难免会有令人遗憾之处,不过我们应该肯定这样的尝试,感谢《红楼梦》剧组的主创团队为我国传统文化的宣传和推广做出了积极的贡献,相信这些伟大的艺术工作者们还有更多巧妙地构思融合在这部伟大的作品里面,这也同样值得我们深入挖掘。两百多年来,这个地域邦国,朝代纪年都无从可考的刻在石头上的故事始终是人们心中最靓丽的一抹红色,“黛玉葬花”也成为了炎黄子孙重要的文化符号。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