塌陷的抄袭门:在三生三世、甄嬛传那个背景板的古代如何抄袭?

历史千问2018-11-08 15:34:15

抄袭风波,喧嚣尘上

深陷抄袭门的唐七公子,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在上映当天即遭遇票房滑铁卢,粉丝赶去支援,锁场反惹祸,电影被强制下线,一路纷争也是闹得红红火火恍恍惚惚。近日,唐七公子又微博发声明称“三生没抄袭”,还晒出了一组法律鉴定书。

 

无独有偶,《甄嬛传》、《如懿传》的作者流潋紫,又爆出作品抄袭匪我思存。一时间,抄袭风波又起,喧嚣尘上。

这两起抄袭风波的是非真假,这里暂且不说,只是这种抄袭和反转抄袭的戏码,却总是屡屡上演,有的一黑到底,有的自己啪啪打脸,有的则可能只是出来搞个笑而已。就是在古代,关于抄袭,也有许多让人啼笑皆非的段子。

比如在《慈溪全传》里,高阳先生就曾信手拈来一段掌故,说某个黑翰林靠着抄袭张之洞考监生时的卷子,而顺利考中进士得了官,一时成为当时人茶余饭后的笑话。不过,以张香涛四大清流台柱之一的本事,大笔如椽,这种事情倒也算不得十分离奇。

 

古代的抄袭更加离奇

更离奇的是,就连我们今天非常熟悉的四大名著和《西厢记》也曾卷入过抄袭风波。有人指出,王实甫的《西厢记》涉嫌抄袭另一部作品《弦索西厢》。真有意思,《弦索西厢》又名《西厢记诸宫调》,作者董解元(姓董的解元,名字已经淹没),是金朝的一个读书人。


的确,“董西厢”可能对王实甫的《西厢记》产生了重要影响,甚至可能是蓝本,但因此就断定他抄袭,显然是还没搞清楚抄袭和艺术再创作的区别,照此推断的话,《西厢记》抄袭的应该是元稹的《莺莺传》。


同样的逻辑,又有人拿四大名著开涮。说《三国演义》抄袭《三国志》,说《红楼梦》抄袭《金瓶梅》,说《西游记》抄袭印度的一部神话史诗《罗摩衍那》(内有一神猴哈奴曼),只有《水浒传》,似乎是清清白白的。

但也恰恰的是《水浒传》,作者又成了一个迷。施耐庵独创说、施耐庵创作罗贯中题名说、施耐庵罗贯中共同创作说,众说纷纭。这也牵扯出古代一种抄袭的“变态”形式:不抄内容,抄名字。

 

现代人说抄袭,往往是指抄袭某部作品的内容段落、故事结构、人物角色等等,但古代人的“抄袭”却常常的是把自己的原创作品,按在一个别人的名字。

都是IP惹的祸

比如我们熟知的四书五经,《尚书》的部分篇章,就是东晋时献书的梅赜(或其他文人)的原创,根本不是什么古书,经过宋代以后的许多学者考据和考古出土文物验证,这个结论现在应该是可以下定论的。

 

类似的例子还有岳飞的《满江红》、左丘明的《左传》等等,不一而足,争论可能从来没有停止,煌煌人文学科之一的“考据学”,光是辨别古代作品的作者,就可能占据了一方天地。而造成这种状况原因,则是古今一致的,那都是IP惹的祸。


在现在人人都是IP的时代,抄袭就是抄作品,拿别人的作品成就自己的IP。但如果是在古代,IP总共就那么几个,不是往圣先贤,就是当时大儒,抄他们的作品,就是自己作死,而且也没什么卵用,你一个无名小辈,即没有传播途径,又没有大V加持,谁看得见你。

 

所以就有一些文人,将别人的名字抄在自己的作品作者栏,这个别人的名字,必须是名人,是大儒,或者大英雄,这样,如果运气好,也许就成就了一段“文章千古事”。这是拿别人的IP成就自己的作品。

 

不管是拿别人的作品成就自己的IP,还是拿别人的IP成就自己的作品,都只因名利二字,为了这两个字,很多人不惜时刻在头顶悬一把达摩克斯之剑,只要有得赚,就干了。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