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奋强:终究要和贾宝玉相伴一生

剥洋葱people2018-11-09 14:04:15

欧阳奋强,在87版《红楼梦》中饰演贾宝玉。此后,他的形象就被大众所熟知。新京报记者王飞 摄


文|新京报记者赵蕾 编辑|陈薇

校对|王心


本文约4329,阅读全文约需8分


欧阳奋强从不抵挡时间在身上刻下的痕迹,鬓角发白的头发,松弛的眼袋,微微隆起的肚腩,显出一丝迟暮之感。


走在北京的大街上,很少再有人认出这是曾饰演贾宝玉的演员——欧阳奋强。


从87版《红楼梦》播出至今30年,“贾宝玉”如胎记一般伴随他,抹不掉。每当欧阳奋强现身,这个称呼必然出现在访谈节目、娱乐报道和有关《红楼梦》的活动和项目中。


他曾无数次想要摆脱角色的光环,转型做了导演后,他低调拍戏,一部接着一部。


而如今,他又重新把自己装进这个曾经想要逃开的套中。去年起,年过五旬的他,在北京开始了新生活。他学会了用手机软件叫车、订外卖,用微信语音聊工作,以众筹的方式办活动


他成立了公司,开始以积极、主动的姿态,开发《红楼梦》IP产品。“以前我真的挺烦,恨不得躲远远的,后来渐渐看开了,贾宝玉大概是上天给我的恩惠,既然是命中注定,不如欣然接受。”



欧阳奋强:终究要和贾宝玉相伴一生 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30周年纪念


2017年,是87版《红楼梦》播出30周年纪念,对于欧阳奋强来说是具有特殊意义的转折点。他的新书《1987,我们的红楼梦》出版,他操办的“《红楼梦》三十周年音乐会”也如期举行。


去年,因工作重心转移,欧阳奋强携妻子康莉暂时离开了生活大半辈子的成都,在北京住了下来。他们与合伙人成立红楼宝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招了几个员工,为《红楼梦》IP项目的开发探路。


去年起,他接替中途病倒的“薛蟠”扮演者陈洪海,开始策划“《红楼梦》三十周年音乐会”。


真正落实起来,他却遭遇重重障碍。卖力吆喝了几轮,多数投资方都持观望态度,不愿投钱。


2017年3月3日,大家商量着以众筹方式缓解资金压力,不料20多天过去了,只有30多万筹款金额。


质疑声接踵而来,有网友站出来说:“凭啥我们花钱为你们的情怀买单?30年了还要消费《红楼梦》?你们准备捞多少钱?”


还在重庆拍戏的欧阳奋强,看到网络上的言论攻击,辗转难眠。凌晨三四点,他又要协调海外剧组演员的行程安排。


3月某晚近12点,韩小北接到欧阳奋强的电话,“我不想干了,太委屈了……”,说到最后,他哽咽。


宝玉出走


1983年,王扶林导演筹拍《红楼梦》,在全国范围内遴选新人演员,却迟迟找不到合适的宝玉人选。


原著中曹雪芹描写宝玉:“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鼻如悬胆,晴若秋波。虽怒时而似笑,即瞋视而有情。”


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张庆善称,“欧阳奋强大概为这个角色而生,大家都说这是老天爷送给王导的礼物。”


87版《红楼梦》中的贾宝玉。图片来自网络


1987年5月,《红楼梦》开播。随着观众对“贾宝玉”的认可,欧阳奋强收获一片赞誉和追捧。


然而,24岁的他,早在峨眉电影厂拍戏时,就立志做导演或编剧。


拍摄《红楼梦》期间,邓婕等人常看到他躲在角落看书。康莉记得,欧阳奋强抽空会把王导拍戏的技巧记在本子上,连在监视器前抠食指的习惯也一并学了来。


电视剧播出后不久,欧阳奋强回到成都,获得四川电视台领导的赏识,顺利完成转型。“这是我这一生最明智的选择。”他坚信,导演才是他适合的职业。


欧阳奋强回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出茅庐,他就连续拿到三届“五个一工程奖”和五届“飞天奖”等奖项,并拿到中国优秀电视剧导演和“德艺双馨电视艺术家”等称号。


留在北京做制片人的东方闻樱听闻,欧阳奋强在四川已然是数一数二的导演,身边的人如众星捧月般亲切地叫他“欧导,欧导”。


时光流转,导演中心制逐渐向制片人中心制偏移,市场化代替计划,欧阳奋强被拖拽到新的制作和评价体系中,主动权不再掌握在手中。在体制内呆了几十年的他,察觉到前路艰难。


多年后,“小鲜肉”成为社会主流审美的新风向,娃娃脸的艺人更受女性欢迎。“我要是晚生些时日,再包装一下,是不是也能火上十年八年。”欧阳奋强开着玩笑,时代发展太快,人都是被推着走。


几日前,他看到腾讯视频播放小戏骨版《红楼梦》,恍然想起茨威格那句话:“那时候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欧阳奋强依旧有当年贾宝玉的影子。图片来自网络


与命运缠斗


近些年,欧阳奋强才发现,大半辈子过来了,他始终无法和“贾宝玉”告别。


刚演完《红楼梦》时,欧阳奋强曾极力摆脱贾宝玉的荧幕形象。“我喜欢硬汉,本身也是个糙老爷们,不想被误以为干不了正事儿。”


一到夏天,欧阳奋强就趿拉着拖鞋和大裤衩。平日留胡子,不打理自己,不买新衣服,出门穿运动鞋。康莉看在眼里,他从没把自己当个“角”。


走在路上,被行人认出,有人拉着问“你是宝玉吧?”他赶紧摇头,称认错了人,随即匆匆离开。


“《红楼梦》的光环太耀眼,越是受关注的角色,越难逃脱这份荣耀。” 东方闻樱理解欧阳奋强的痛苦。《红楼梦》热潮退去,因为身高原因,她在之后的影视剧试戏中频繁落选。她转型制片人的初期,因被人介绍出演过探春,生意伙伴投来不信任的目光。即便陈晓旭多年后在广告业颇有威望,离开时仍是众人眼中的“林妹妹”。


“欧阳坐了六年板凳演员,感受更深吧,他的娃娃脸在当时不被看好,导演首先因为外形条件就不要你,往后戏路太窄。”东方闻樱说。


2007年,《艺术人生》栏目制作“《红楼梦》20周年大聚首”节目,制作组邀请欧阳奋强参加,起初却被他断然拒绝。


“那时候他不明白,自己早就做导演了,为何大众总盯着过去的一部作品,不放过他。”韩小北觉得,欧阳奋强挺拧巴。


随着陈晓旭的去世,2010年新版红楼梦的选角和拍摄,87版红楼梦再次被推到台前,被奉为经典。


各类访谈的邀请纷至沓来,欧阳奋强不善于拒绝,一次又一次在节目中露脸,复述着出演“贾宝玉”的经过,供观众津津乐道。


圈内外的饭局中,被介绍是导演欧阳奋强,很多人随口问道,“那您拍过什么片子?”话题很快陷入僵局。话锋一转,“欧阳也是当年的贾宝玉扮演者”,有人解围,气氛就立刻活跃,在座的人总要再问一些剧组的故事,将欧阳奋强捧成主角。


“这种场合我一年能遇上二三十次,拍了四十多部影视剧,贾宝玉反倒一直是我最好的谈资。”提及依旧没有被大众熟知的名作傍身,欧阳奋强坦然承认,这是自己的可悲之处。随后补一句,“这一生的运气,可能已经在贾宝玉身上用光了。”


与贾宝玉纠缠了几十年,在商业和自我之间挣扎,为声名所累,欧阳奋强通通都认了。“一个人一生能有一部戏,让观众记住你,是老天爷赏饭吃。贾宝玉让我风光过,我没什么好抱怨的了。”



87版《红楼梦》剧照。图片来自网络


北上生活


在北京,每天清晨,欧阳奋强坚持六七点起床跑步。除此之外,一切都处在不断变化中。


短短一年,他学会了用手机软件叫车、订外卖,在微信语音中聊工作,以众筹的方式办活动……每当又忘记具体步骤,他就着急给女儿发微信,“这个怎么弄的来着,你再给我说一遍吧。”


在康莉眼中,决定北上恐怕是丈夫最具冒险精神的决定了。


像是强迫症一样,欧阳奋强努力维系生活规律,每天准时早起,衣服永远拿衣柜里最上面那件,除了看电影和家庭旅游,没有其他娱乐活动,工作的任务一定要写在纸上,做一件划一件,必须按计划完成。


生活中的他不爱为琐事操心。待在家里休息时,他就躲进书房看书或看电视剧。


家人问他要不要投资房产,“你们定”。拉着他去逛街,“不去,你们买”。带他打麻将,喝茶,他也抱着iPad,翻看最新一季的《权力的游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与一般人不同,欧阳奋强对物质的欲望很低,只要有饭吃,有床睡觉,他就感到满足。


多年前,康莉和好友东方闻樱都曾劝他到北京闯荡,他却舍不得离开成都熟悉安逸的环境。直到女儿欧阳雯鑫来中戏读书和87版《红楼梦》播出30周年纪念的临近同时摆在他面前,他才下定决心。


面对“北漂”、“创业”的说法,他摆摆手,表示不认同。“我都到知天命的年纪了,犯不着难为自己吧。只是有关《红楼梦》的事宜,在北京更方便开展,我就换个地方找事做。”


有时,看到北京上空阴霾的天气和乌泱泱的人潮,欧阳奋强生出一丝悔意,他怀念成都的休闲惬意:“万一哪天真做不下去,公司随时解散也罢,那我就回成都去。”


但他又善于自我疗伤,“咱不能学祥林嫂那样怨天尤人。只要做自己喜欢的事,结果如何不重要,关键是享受过程。”

 

情怀与商业


2017年3月29日,被逼到绝境的欧阳奋强没忍住,在个人公号上发表了一封《聚首不是一场秀,是要和你一起随歌入梦》的公开信,众筹金额随之迅速上升,最后累计筹款171万元。


“说我是炒作,被商业和资本裹挟。老实说,这活动我一分钱没挣,要真想挣钱,我们早就连办好多场,也不用请110多个剧组成员。无非是为了我们剧组的情谊,还有对《红楼梦》的情怀。”欧阳奋强不愿再解释,站在舆论风口上的他,选择了沉默。


欧阳奋强自称“江湖做派”。单纯,是康莉每次聊起欧阳奋强,都要反复提起的词。“他对任何人都没有防备心,跟人第一次见面,也能掏心窝地说话。只要别人请他帮忙,即使他心里不乐意,嘴上也不会说一个不字。”


2017年6月17日,欧阳奋强一手操办的87版《红楼梦》6.17大聚首主题音乐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成功举办。当天,欧阳奋强忙前忙后,一口饭没吃上。


欧阳雯鑫在彩排现场见到父亲时,他的脸色发青,嗓子已经沙哑。见面的第一句话是,“你这有吃的么?饿晕了。”说完,他又消失在混乱的人群中。


一旦进入工作状态,欧阳奋强力求完美主义,看到道具摆放位置错误,演员情绪把握不对,或发现其他任何差错,他转头冲着身边人大声吼叫,拿起对讲机,往地上摔。


“我看到什么摔什么,杯子、坐垫、椅子,凡在我眼皮子底下的东西都不能幸免于难,椅子都摔坏好几把。”欧阳奋强的急脾气在剧组出了名,“恐欧症”由此得来。


直到人民大会堂的大幕拉开,欧阳奋强站上舞台,《枉凝眉》的音乐响起,他看到台下座无虚席,连过道上都挤满了席地而坐的观众,眼泪翻涌着,在眼眶中久未离去。


晚会结束后,众人散场,欧阳奋强带着妻女在后台收拾杂物到10点多。他记得那晚的风很大,他们回到家附近的小店喝了一碗粥,是香甜的滋味。


10月末的傍晚,落日的余晖迅速消失,欧阳奋强聊起这一年,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冥冥之中我和贾宝玉今世有缘,有些事,注定该由我去做吧。”


洋葱话题

87版《红楼梦》中,你还记得哪些经典角色?


点击/回复以下 关键词 看往期内容

狱警盲人大院太极村苹果代工厂消防队长22年杀人逃犯自闭症郑州尬舞蛐蛐江湖肖全乡村毒品池子杨德武绿皮火车西单女孩长沙老偷最后一代火柴人地铁探伤员视频寻亲缅甸老兵2|缅甸老兵1吉他少年家暴死刑犯村医杨全鸿文艺专列聂母张焕枝程青松投海老人|高利贷地铁故事大龄自闭症少年沉江雀圣自闭症少年托养中心尖子生之死研修生陈满李利娟法官遇刺留学生强制结扎男子没有性欲的人刘金李春平生门节育环偷渡客卖枪小贩种树老人家庭施暴者艾滋男童空鼻症患者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