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丨《1987,我们的红楼梦》(44)

北京晚报2019-06-23 01:26:15

湘云的醉卧


在王导、邓云乡先生、编剧周岭的帮助下,郭霄珍从史湘云的人物判词上分析这个角色的性格和神韵。随着对人物分析的深入,史湘云开始附体在郭霄珍身上,在剧组正式开机拍摄半年多之后,她等来了史湘云的第一场戏:史湘云初到大观园,受到众姐妹的欢迎。

    

开拍前的头天晚上,郭霄珍反复默诵自己的台词,找同屋的姐妹和自己搭戏,好让自己更有把握。

    

到了现场,几十个工作人员忙碌着,这阵势还是把郭霄珍给震慑住了,她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尽管她已经拍过电影《杜鹃女》,但那是黄梅戏,自己在镜头前是自信和自如的,这次拍的可是《红楼梦》,要拿捏好角色,和众多姐妹搭戏时既要把史湘云立起来,还不能抢主要角色的戏,既要是典雅的小姐,还要有假小子的爽朗,这个分寸十分不好拿捏。好在王导深谙演员的心理,讲戏讲得特别细,还不忘提醒郭霄珍:“在现场要时时刻刻专注人物。”

    

虽是简短的提醒,一下就点醒了聪颖的郭霄珍,她牢牢记住王导的“时时刻刻专注人物”的提醒,顺利拍完了这场戏。


    

老话说:万事开头难。史湘云的第一场戏拍完,郭霄珍有了底,再拍史湘云的戏的时候就不那么紧张了。

    

拍“史湘云醉卧芍药圃”的重场戏,认真的郭霄珍和以往一样,头天晚上就开始准备,她去向王导和副导演孙桂珍请教:“湘云躺的姿势应该是什么样的才美?”

    

王导说:“你已经是湘云了,怎么舒服怎么躺都是湘云的醉卧。”

    

特别认真的郭霄珍还是找到副导演孙桂珍,摆了几个姿势给孙桂珍看,孙桂珍说:“你就按照王导说的怎么舒服怎么躺就行。”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郭霄珍反复设计醉卧的姿势,又去翻看《红楼梦》绣像里史湘云的画面,还是拿不定主意。

    

史湘云醉卧芍药圃是在杭州花港观鱼拍摄的。拍摄现场的花园里姹紫嫣红、花团簇拥,让郭霄珍很快入戏,躺到石头上,先是侧身而躺、右臂垂下,觉得不够美;再来第二个方案左手撑着头、右臂垂下,还是觉得不够美。那天天气炎热,全剧组的人都在等她。郭霄珍是下定决心要创作出一个史湘云的醉卧的,虽然醉态但又不失美感、典雅又不失真性情。反复多次后,郭霄珍最终完美呈现了“湘云醉卧”这个经典片段。

    

“醉卧”拍摄成功,还有黛玉、湘云中秋对诗的戏。

    

这场戏的外景地在四川桂湖。白天郭霄珍和陈晓旭反复对台词、排练,酝酿情绪,准备得很充分,剧组布置的现场和原著、剧本里描写的一样。等到晚上拍的时候,她和陈晓旭很快进入到规定的情境里,台词自然而然说了出来。这场戏是暗示贾府衰败的引子,王导拍得十分细腻,郭霄珍和陈晓旭的表演也很走心。这场戏还有一个重要角色就是飞过池塘的白鹤。动物戏不好拍,何况那时的拍摄手段不够先进,这场戏拍了三个多小时才宣告成功。


    

史湘云的戏虽然不多,可每次她出现都是重场戏。87版《红楼梦》结尾部分,史湘云沦落为船伎,在她跪在船头对着月亮跪拜,看见流落宝玉的时候,一个劲叫着:“爱哥哥,赎我,赎我……”看剧本时,郭霄珍看到史湘云的这个结局,内心有着极大的创痛感,看一次哭一次。实拍的时候,她把那种创痛感融入表演里,物是人非,史湘云一边不舍宝玉,忍不住哭泣;一边还要顾忌船舱里的纸醉金迷的客人,不能让他们发现,郭霄珍对情感把握很准,表演催人泪下。

    

在组里,大家都很喜欢这个有天赋、勤奋好学的女孩子,深知她是一个不愿浪费时间的演员。后来,孙梦泉推荐郭霄珍去拍了电视剧《娥子》,剧组推荐她去拍摄了电视剧《钟鼓楼》《末代皇帝》和电影《避难》《一对冒牌货》等,她好像在和时间赛跑,好在自己最好的年华创作出更多的艺术形象。

    

拍摄《红楼梦》使郭霄珍切身感受到了自己的不足,她更加努力学习。理想和现实是有差距的,更不是一帆风顺的,郭霄珍遭遇过一些挫折,两次考学失败的她沉静下来思考、内省。有着这样的内省,她释然了。家人的理解和家乡的包容,让她有了施展自己才华的地方,更令她喜悦的是她可以回到舞台上继续自己的黄梅戏艺术之路。更令她感动的是,作为引进专家级项目,郭霄珍被调到安庆师范大学音乐黄梅剧学院,接下了把黄梅戏更好地传承下去的重担。在学校,她受到学生们的喜爱,在她的教授下,学生们在舞台上大放异彩,这让她十分欣慰。

    

回顾自己走过的路,郭霄珍愈发觉得有这样的经历是一种幸运:“特别感恩曹雪芹先生,是他创作了这么一部伟大的作品,把人物放在了一个特别美的舞台。能在这样的舞台上表演,对我来说,也是一个终生的荣耀。”

作者 欧阳奋强

编辑 王雅贤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