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丨夜明琉璃樽(2009年05期)

魅丽飞言情2021-11-22 11:18:05

夜明琉璃樽

文/??

内容简介


有没有人因为生得太过俊俏而不得不避世逃遁?


隐姓埋名也就罢了,还偏偏要男扮女装来混淆视听。


男扮女装来混淆视听也就罢了,为什么要和女扮男装的她巧遇,被逼成婚?


一个假凤,一个虚凰,在乱世纷争里竟然演绎出一段风流传奇。



飞言情

2009年05期

(楔子)


江湖有传闻,上古时代流传下来一只夜明琉璃樽,能够在暗夜里彻夜闪烁光芒。若无物遮挡,光芒将刺破九天,惊动天上尊神,为免被打扰,神仙会下凡尘来满足执樽者一个愿望。


可是,谁都不曾见过这个稀世珍宝。


或许,这只是流传于民间的传说罢了。


(1)


天下第一美男子来到了大宛城!


这消息不啻为一颗巨大的石头投入到大宛城子民宁静的心头,荡漾起层层波纹。


街头巷尾,有人群的地方,都在谈论着这个话题。而那些美艳的但凡有几分姿色的少女少妇,更是妆容一新,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


我戴着面具打马进城的时候,俯视着这派奇异的街景,心想,我那万两银子的投入,果真没有白费功夫。


要交代下天下第一美男子的由来。


慕容冠宇,姑苏慕容家第八代独子,姿容冠绝天下。据说因为容颜过于俊美,曾吸引天上为王母摘桃的七仙女不知不觉下凡尘来搭讪,最后遭贬;还有仰慕冠宇容貌的某女子,甘愿卖身入慕容家为奴婢,后来查明,此女竟然为大唐的安宁公主。


凡冠宇经过处,必有女子自发撒花,铺出一条鲜花走道;每当瓜果上市时节,慕容家府邸前,瓜果摆满了整条街。


冠宇,已经不再是凡俗男子,简直成了神仙一般的人物。因为容貌而导致生活备受困扰,这些年来,冠宇渐渐不与世人来往,关起门来做宅男。因为鲜少露面,更让人对他的神秘生出崇拜。


而现在,慕容冠宇,竟然来到了偏僻的大宛国。


大宛国虽然富庶,但地灵人不杰,钟秀都落在了女子身上,男子数量一年比一年稀少,而且越来越长得丑陋。因为男少女多,许多美艳的女子,最后不得不随便嫁给一些丑男了此残生。就连大宛国的女国君也没有例外,嫁给了一个丑陋的贵族。这不能不说是大宛国的一大遗憾。


可是现在,单身的、容貌冠绝天下的天下第一美男子,竟然来到了大宛国。


你说,这全国上下的少女的心跳,不会一起蹦跶起来吗?


我着一席白衣,手摇一柄折扇,站在大宛国最豪华的酒楼之上,俯视着街上的众生。


我定定神,心想,祖传的易容术,此刻就要派上用场了,如果被人看穿揭发,我一定要摘光爷爷的白胡子。


我缓缓摘下了面具,阳光照耀着我一张俊逸非凡无可匹敌的帅脸,我听到身边传来“咯拉拉”的声响,原来是酒保手里端的菜盆被打翻了,他哆嗦着问:“公……公子是何人?”


我的唇边绽放出一抹神秘莫测的微笑,温和儒雅地回答:“姑苏慕容……”


然后,我就看到四面八方的人群向我汹涌而来,当然大部分是妙龄女子,纷纷朝我投射来火辣辣的仰慕的眼光还有缤纷的鲜花。


我镇定自若地接受朝拜,心想,果然那万两白银没有白投,威力是如此巨大。


早一个月,我便已经花费了万两银子给数位最会散播谣言的人,来大宛国传达消息:天下第一美男子将来大宛国游历。


而现在,看到脚下膜拜的人群,我知道,我的目的达到了。


“小的投入换取大的回报”,这是爷爷交给我的秘诀。


(2)


我站在大殿上,周围是肃穆的百官,男男女女,各站一旁,在大宛国,无论男女,只要有才均可以考举功名步入仕途。


女子所站那一边,姿容美艳者居多,而男子那一边,个个容貌丑陋不堪。身在高位的女王陛下,虽然年过半百,但仍风韵犹存,而居身侧的她的丈夫,却是一个黑胖的老男子。


女王欣喜地看着我,按捺住她激动的心情,问:“慕容公子,你在大宛国打算停留多长时间?”


我不卑不亢地说:“只打算停留三日,三日后就启程去下一个国家。”


“慕容公子,如果寡人邀请你,长居大宛国,你可愿意接受?”


我摇摇头:“多谢陛下盛情,可是我所带盘缠不够,况且我想游历天下,不想长居任何一处地方。”


女王急切地说:“你可以住到寡人的宫里来……慕容公子你是才子心性,寡人不会多做阻挠。不过,大宛国美女如云,公子可否在其中挑选几房妻妾,为她们稍作停留呢?”


我暗笑,女王也太急迫了,难道就这么想改善大宛国的人口素质?殊不知欲速则不达。看来要实现我的目的,会比预计时间要短得多。


我欲擒故纵:“陛下如此心诚,慕容就多停留几日,但挑选妻妾之事,还是从长计议吧!”


就这样,我顺利留在了大宛宫。


我住的房间三天两头就摆满了鲜花果盘,穿着光鲜的女孩每天络绎不绝地找各种借口来探望我。正好可以从她们的嘴巴里知道一些消息。


原来大宛国的珍宝统统藏在了“收珍楼”里,那里守卫森严,有八层楼高,每层楼都有一把锁关着,那锁均出自民间的能工巧匠之手,任谁也打不开。而钥匙都掌握在女王自己手里。


唉,即使当了女王,这女人也是女人,手里始终要牢握着钱财才有安全感。


我摸摸口袋里放着的一把万能钥匙,心想任它是什么锁,我也能打开。


一些女孩非要我陪她们去花园里玩捉迷藏,听说收珍楼离花园不远,我于是欣然同意。


我故意越藏越远,渐渐靠近收珍楼,远远一望,那如铜铸的高楼好不巍峨,难道,传说中的夜明琉璃樽,就收藏在此楼里吗?


那楼也甚是奇怪,周围都光秃秃的,唯独墙下立了一棵樱花树,此刻是五月时光,樱花却依然开得茂盛,风一吹,就纷纷扬扬飘落了下来,在阳光下看,那叶片缤纷明亮,甚为浪漫漂亮。


果然是有异数在此啊,才会有这样奇异的景色。


我不知不觉朝那棵樱花树下走去,想爬到树上去观察收珍楼。却不想忽然从树上洒下来一张网,将我结结实实网个正着。


一个穿着粉红衣裳的女孩从树上跳了下来,她睁大眼,眼神里满是怒火:“骗子,可让我抓到你了。”


我一愣,骗子?!我和她从未谋面,她为何要唤我骗子?还有,她的口音像大唐人士,看来她也并非大宛国子民。


难道,她以前吃过我的亏?不会不会的,偷骗亦有道,我家也有祖传的训斥,不许偷窃弱小穷困者,瞧她这模样,勉强也可以算“弱小”吧,我绝对不会对她下过手。


这女孩,看上去比我大一两岁,容貌真的生得绝美,我从来不曾见过有如此美貌的女子。即使与我相比,也让我有点自卑。只是略显个头高挑了一些,比我还生得高多了。


唉,不管她是谁,先对她施展我的“媚术”吧!


我展颜一笑,那笑容一定是倾国倾城了,还不迷死你这臭丫头?


“姑娘,姑苏慕容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姑娘,先向姑娘赔罪了。”


谁知道不提“姑苏慕容”四字还好,我这一提,她仿佛更为生气,“唰”地抽出把短小的剑来比着我的咽喉处:“骗子,你根本就不是姑苏慕容,你是冲着这收珍楼而来的。”


我这下才开始害怕起来,她究竟是谁,怎么知道我的目的?我眼珠乱转,忽然大喊:“后宫重地,谁也不可以拿武器,你手拿武器在收珍楼附近转悠,我看你也不是好人。大不了,我们一起死。”


她一愣,大眼睛里升腾起一片雾气,竟然是粉红色的,端得十分妖媚。我的心不停地跳,心想,妈呀,这女孩实在生得太美了,就连我……可惜啊可惜……要不,什么时候把她打晕了献给我爷爷算了。不行不行,爷爷年纪太大了,消受不了这个美人,再说,如果爷爷真喜欢上了她,我不是要称呼她为奶奶了么?才不能让这丫头片子占我便宜呢!


“喂,你眼睛骨碌碌乱转什么?”见我不错眼珠地盯着她,她仿佛有些羞涩,收起短刀说,“要我不杀你也行,你必须实话实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混装成姑苏慕容?”


我一乐:“姑娘,你怎么就一口咬定我不是姑苏慕容呢?难道你见过慕容公子?”


“那当然!”女孩加重语气,“我和他还很熟。”


“喔,是吗?难道你是他府上的人?奇怪,姑苏慕容家世代富贵,也会对大宛国的财宝觊觎?”


她横了我一眼:“干你什么事?别忘了,现在是你落在我的手里,是我盘问你,倒变成你盘问我了。”


我笑而不答,三下五除二就用一直藏在手心里那把削铁如泥的小短剑割破了网,几个翻滚,就挣脱开来。


我傲然而立,风吹飘着我的白色衣裳,上面已经沾满了灰尘,真是一个可恶的人啊,竟然让有洁癖的本人变成了泥人。


我优雅地摇着扇子,说:“姑娘,你看清楚,我就是天下第一美男子慕容冠宇,除开我,谁还能有这样倾国倾城的容貌?”


女孩“呸”了一声:“慕容冠宇平生最恼恨的,就是自己那副容貌,让他陷入无尽的烦恼生活里。他才没有你这么招摇自恋呢!再说,慕容冠宇长身玉立,怎么会是你这样的五短身材?你就只能骗骗大宛国这些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女人罢了。”


哎呀,竟然敢讽刺我身材的缺陷,不给她点教训她还真以为本少爷是软柿子啊!我飞了上去,手里的扇子扬了起来:“今天不给你点教训,你真不知道‘姑苏’两个字是怎么写的?看招!”


她的武功还不赖,我连打了十拳,全部给她闪开了,不过我渐渐看出来,她的武功虽然不差,但轻功就差得远了。于是我改变招数,不断飞跃,在半空中给她几个拳头,果然没过多久,她就被我扑到了一个破绽,“啪”地摔倒在地。


我得意洋洋地点了她的穴道,然后拍着手,覆下身看着她:“哈哈,臭丫头,你也有今天!”


女子怒视着我,嘴里骂声不绝。


我该怎么教训她呢?让她以后见了我就躲着走?


我想了想,嘴角浮出一丝“狞笑”:“对不起了,小丫头。”


我慢慢地脱掉了她的外衣,她惊恐地睁大眼:“你,你想干什么?”


我微笑着说:“不想干什么,就是脱掉你的外衣。我警告你,下次如果你再骚扰本公子,我就告诉所有的人,我脱掉了你的衣服,我看你还怎么嫁人?你的清白,你的名誉,可都掌握在我的手心里了。哈哈哈哈。”


我拿起她那件粉红色的衣裳,看着她的脸上渐渐生起一层薄薄的红晕,心里忽然生出一丝忌妒之火,哼,竟然生得如此美貌,不如在她脸颊上划一刀……


好容易压住了那股恶毒的邪念,我拿着她的衣裳,得意洋洋地说:“衣服,就送给我做纪念了,下一次……”


远远地,忽然传来此起彼伏的惊呼声,我回头一望,惨了,那些陪我玩耍的女娇娥们,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已经奔了过来,眼睁睁地看着我手里拿着一件女孩的衣服,然后看着半倒在地上脸羞红一片的绝色女子,她们齐刷刷地跪了一地:“参见嫡玉公主。”


什么,她,她竟然是公主?


怎么可能呢?她明明说话带着大唐的口音啊,她怎么会是女王的女儿呢?


嫡玉公主被宫女搀扶着立了起来,见我一副木呆呆的模样,她气恼地从我手里拿走了自己的外衣,小声说:“骗子,你给我走着瞧!”


(3)


唉,长夜漫漫呀,无心睡眠。


我披衣坐在幽暗中,脸色惨白惨白。


难道我江南诺的大名,今朝要被毁了?早知道我当初就不该跟爷爷打赌,非要偷到夜明琉璃樽。


得罪了嫡玉公主以后,本以为最多被女王陛下训斥一顿,谁知道女王不仅不训斥我,还非要做一回月老,将嫡玉公主许配给我。


原来,嫡玉公主本是大唐人士,前段时间,女王生了皮肤病,久病难愈,恰好当时还是民女身份的嫡玉公主路过大宛国,替女王根治了这皮肤病。见她生得貌美可爱,女王就将她收为义女,留在了宫里。


如果不是我轻浮地脱了嫡玉公主的粉红衣裳,女王暂时还没有想到要将义女许配给我。哪里知道我这举动,竟然让女王误会我对嫡玉公主有意思了,非要将她许配给我做妻子。


我哪里可以娶妻啊?


可是无论我如何推脱,女王始终不依,而听说嫡玉公主也在后宫里大闹,不肯嫁,但是,结局还是——明日我们就必须成婚。


我苦着脸,是不是趁人还没有发现,我赶紧放弃偷盗的梦想,溜出去?


不行,收珍楼近在咫尺,无论如何我必须摸上去看看,就算只能看那么一眼,至少也让我见见夜明琉璃樽的光彩,才不枉我千里迢迢来到这大宛国的一场辛苦。


我换上夜行衣,藏好万能钥匙和小刀,从窗口“嗖”一声飞了出去。


夜色茫茫,今夜无月无星光,四周一片寂静无声。我顺利地来到收珍楼下,正欲飞身而上,忽然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我回头一看,只见嫡玉公主也穿了夜行衣出现在我身后。


我们面面相觑,不禁一起苦笑。


难道她也是不愿与我成婚,所以想连夜偷上几件宝贝然后溜出宫去?


我们同时伸出手,握了一握,不管内心多么讨厌对方,至少此刻,我们结成了暂时的同盟。


她拿出地图:“这是收珍楼里内部的机关图,我标注了颜色的,都是藏有暗器和机关的。我拿出来,你欠我人情,所以你必须带我飞上楼去。”


她的轻功不行,所以必须依靠我。


我一向以江湖人自诩,江湖人最重要的就是一个义字,既然她给我地图,我带她上去也是应该的。


我点点头,说:“我飞上去以后,会扔绳索下来,你攀援而上,动作要快。”


我们按计划终于都飞了上去。嫡玉公主看上去弱不禁风,没想到身躯还挺重,拉得我气喘吁吁。


好容易飞到最高楼,我打开了最后那道锁,推开门之后,我们都呆住了……


顶楼比我们想象中还要阔大,里面装满了金银财宝,金灿灿的好不耀眼。


我们飞扑了上去,翻箱倒柜地找起了东西。


我狐疑地问嫡玉公主:“这里这么多宝贝,你究竟在找什么?”


她也瞪着我,瞳仁里满是疑惑:“你又在找什么呢?”


我问:“难不成,你也在找夜明琉璃樽?”


她诧异地问:“你是从何处知道,夜明琉璃樽在大宛国?”


我说:“是我分析出来的。以前的大宛国,男多女少,男色出色而女色平常。国王好色,常为国家没有美女而感觉烦恼。谁知道几乎是一年之间,大宛国的性别比例发生剧变,不仅如此,就连容貌也发生了改变,美女层出不穷而丑男也比比皆是。我据此推测,肯定是夜明琉璃樽藏在了大宛国,光芒惊动了尊神,神仙下凡,答应了国王的请求,所以导致了短时间内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


嫡玉公主点点头:“没想到你这小贼还是有几分智商的。我是因为祖上流传了一份图纸,上面有夜明琉璃樽所藏之地的提示和线索。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就慢慢地破译了出来,种种线索都指示琉璃樽被收藏在大宛国内。所以我就来到了这里,没想到歪打正着治好了女王的疾病,被收为义女,留在了宫里。”


我们梭巡了一遍,根本就没有找到琉璃樽的身影。


眼看着天色渐渐要大亮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只好决定先撤。


跃下收珍楼的时候,向左,可以回宫,向右则可以出宫。


我们站在十字路口,脚步依依,谁也不愿意迈向右边。


虽然自由诚可贵,但是面对唾手可得的绝世宝贝,无论如何我们也无法放下内心那点小小的愿望和梦想。


“要不,再等等,慢慢再找,你看如何?”嫡玉公主依依不舍地问我。


我点点头:“好,既来之则安之,我就不信,小小的大宛后宫,可以藏住这样一件稀世的宝贝?”


事实证明,人有时候是会被小愿望坏掉大事的。


不管如何哭,如何闹,如何反抗兼绝食,这日,我还是被逼无奈地强行换上了红袍子,强迫性地被抬到了嫡玉公主的寝宫。


我成了天下最冤的驸马爷。


嫡玉公主坐在床上,头上蒙着红盖头,低垂着头,悄无声息。


我则呆坐在桌子旁,看着那些燃烧着的红蜡烛,无语。


我该怎么办呢?


将她丢在这里,我一人一走了之?做人怎么可以如此毫无担待?我走了事小,毁了她的清白可如何是好?


唉,悔不该来到大宛国,如今夜明琉璃樽的影子还不知道在哪里,却要赔上了自己的婚姻!


我走到嫡玉公主的身边,咳嗽了一声,说:“嫡玉公主,看在我们都有一个目的的情分上,我想向你坦白一件事情,希望你能够原谅我。”


她没有立刻启口,自己摘下了红盖头,脸羞红一片,低声说:“公子,我也想向你坦白一件事情,请你看在我们都有一个目的的情分上,原谅我一次。”


咦,她原来也有秘密?


这可真是太巧了,她一个小女子,会有什么秘密呢?


“既然你先说的,就你先坦白吧!”嫡玉公主说。


烛光下看着她,更是分外美貌,我想还是不能让我爷爷见到她,她的美貌,是下到10岁孩童,上到80岁老叟都通杀的。


好吧,我说就我说!


我轻轻地微笑,说:“嫡玉公主,我的真名叫江南诺,是大唐第一神偷家族江家的传人。”


她睁大眼睛:“什么,你是江南诺?一夜之间偷遍江南18家大户的江南诺?鼎鼎大名呀,幸会呀幸会!”


我汗颜:“那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啦,我有一匹千里马,它的脚力好,奔得快,我才有那么快的速度可以一夜偷18家。”


嫡玉公主说:“你要坦白的就是这个吗?”


我摇头,说:“不是。我要说的是,其实,嫡玉公主,你不要担心啦,你的名誉不会有任何损害的,因为,因为……”我“因为”了半天,最后银牙一咬,“算了,告诉你了,江南诺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大家都没有见识过他的真面目,其实,他,他,他是一个女孩子,不是男孩子啦。”


我背过脸去,在脸上涂抹了几下,然后转过头来,露齿一笑:“就是我啦,你看,我是一个多么可爱的女孩子,是不是?”


我以为嫡玉公主会开心地拍手,谁知道她却一跳八丈高,直跳到屋檐上去了。然后重重跌了下来。


我纳闷地扶着她:“你怎么了?你不会真的爱上我了吧?见我是女孩子,你十分失望?”


她有气无力地说:“天啦,怎么会这样?”


我点点头:“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不是姑苏慕容冠宇。”


她趴在我的怀里,继续有气无力地说:“我知道你不是,因为,我才是……”


绿色的乌鸦在我的脑门前不停地盘旋,我想我可能是喝了点酒,有点听话不清楚了。


我小心翼翼地问:“你刚才说什么?能再说一次吗?我没有听清楚。”


他对我露出一个绝世的笑容,柔弱地说:“对不起,我是慕容冠宇……”


我松开手,任他落在地上,还不解恨,上去踏了他一脚:“你是说,你一直在男扮女装?”


他痛苦地呻吟着,无奈地点头:“是……”


天啦,怎么会这样?弄了半天,我们还是一男一女,只是掉了个个,现在轮到我的名誉要被毁于一旦了!!


我咬牙切齿地抽出剑来,指着他:“慕容冠宇,你这个祸害,原来你千里迢迢来到这个狗屁的大宛国,就是毁我名誉来的!我和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你为什么要害我一生,我不如杀了你,一了百了,大家就不知道我是女的你是男的了。”


他幽怨地抬起头,噢,我的天!竟然还像一个女人那么妖媚,难怪他被天下女人追逐得那么惨了:“你以为我想娶你啊,慕容家好歹是书香门第,怎么可以娶一个贼?你要杀就杀吧!”


我柳眉倒竖:“你竟然歧视我是一个贼?慕容冠宇,你忘了,你来大宛国的目的是什么了吧?难道你不是想做贼?我告诉你,本小姐最恨的,就是你们这些贼喊捉贼的人。”


他无语,微微冲着我抬起了他洁白如玉的下巴,那里蓝色的血管清晰可见:“那,你想杀就杀吧!不过,别让血沾了你的衣裳。你说你是有洁癖的女孩。”


我的心一软,扔掉剑,坐倒在地。


我们面面相觑,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我们就这样,欲哭无泪地坐了一夜。


(4)


我们以公主和驸马爷的身份拜见了文武百官,和女王陛下。


所有的人都没有看出破绽,只是我每次看到慕容冠宇装作女人在我身边走着时,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男子,比女人更加妩媚,比女人更加美艳,比女人更加温婉。除了比我高挑以外,他真是比我更有女性的魅力。


白天我们在人前秀恩爱,晚上就偷上收珍楼,我们几乎翻遍了整个阁楼角落,却还是没有找到夜明琉璃樽,难道我们所有的推测都是错的吗?


我们整夜看着图纸,想找出新的线索,可是却始终没有任何进展。


这夜,研究着图纸,不知不觉我就睡着了,等我醒来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只见慕容冠宇竟然就躺在我身边,我们,我们什么时候竟然躺在了一张床榻上?


沉睡中的他,像婴儿一般纯净,洁白的肌肤晶莹似雪,乌发柔顺地披洒在身上,睫毛浓密如扇,鼻梁柔弱而笔直,他就连睡着的样子也像一个女子一般柔媚。


我忍不住,伸出手去,抚摸着他的柔发,放在手心里,竟然散发着淡淡的幽香。天下第一美男子,果然是如玉一般晶莹的人儿。


突然,他睁开了双眸,正好与我的目光接了个正着。我们俩的脸颊,一起红了起来。


他慌乱地坐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没有冒犯你吧?”


心里掠过一丝酸楚的味道:“你就这么怕‘冒犯’我吗?”


他的眸子里写满困惑:“你不是恨我毁了你的名誉吗?”


我白了他一眼,低声说:“毁都已经让你给毁了。”


他好奇地问:“你嘀咕什么呢?”


忽然,门外传来宫女的声音:“不好了!公主、驸马爷,突厥入侵,已经兵临城下了。”


啊?我们跳了起来,赶紧穿好衣裳,虽然大宛国并非我们的祖国,但是若被人攻破,收珍楼可就保不住了。


我们匆忙来到宫殿,这里已经乱成了一团,见我们来了,女王抓着我们的手说:“你们快些换上衣裳,然后混出宫去。”


“究竟出了什么事情?”我们问。


女王叹口气:“突厥一直对大宛国虎视眈眈,大宛国男丁稀少,男风不振,突厥垂涎大宛国富庶,这一次,已经攻打到了城墙之下。”


她的夫君指着我和慕容说:“陛下不必惊慌,突厥的国君贪慕美色,将嫡玉送给国君,将慕容冠宇送给突厥的公主,一定可以让他们退兵。”


女王变色,令左右将她的夫君绑了,对我们摇头叹息:“这就是我们国家的男子,柔弱无力,软弱可欺。如此,国将不国,难怪要灭亡了。”


慕容冠宇说:“母皇,大宛国可以无事。只要找出夜明琉璃樽,请神明下凡,保佑我大宛国,不就没事了吗?”


我心一动,的确,女王一定知道夜明琉璃樽在哪里。


谁知道女王却摇头:“夜明琉璃樽的确藏在大宛国,但是只有我的父皇知道,他并没有告诉我琉璃樽藏在哪里了。你们还是快些逃吧!不然就来不及了。”


可是,大殿已经被一群怪模怪样的男人们围住了,他们冲进来,威胁女王,让他一定要将我和慕容冠宇交出去献给突厥王。原来,突厥王果然是听闻我们的美貌前来侵占的。


女王勃然大怒,拦在我们身前,对那些叛乱的民众说:“他们是我的亲人,是你们的族人,你们怎么可以做出这样伤害同胞的事情?你们还是我大宛国的男人吗?”


那些丑男却不听女王的命令,径直向我们扑来……突厥人的凶残已经吓破了他们的胆。


我们眼看着女王被那些混账不堪的男人们捆绑了起来,他们向我们扑了过来。


我握着慕容的手,问:“你怕不怕?”


他嫣然一笑,唉,他笑起来还是这么的美貌:“不怕。即使是死,我也会死在你的前面,只是,让我像一个男人一样去死,让我能最后保护一次,我所钟爱的女子。”


我一怔:“你说什么,‘你所钟爱的女子’?”


他坚毅地点点头,反握着我的手:“小诺,认识你,我一点也不后悔。”


我笑起来,有他这句话,即使即将死去,我一生也无憾。


我带着他,施展自己全部的轻功,飞了起来,踩着汹涌的人头,朝收珍楼飞掠而去……


是的,我始终忘不了我是贼,即使是死,也让我和珍宝一起死。


我们一路飞奔,身后是汹涌的人潮,都是男子们想要置我们于死地。


都是夜明琉璃樽惹的祸,让男子们堕落不堪萎靡不振,国力如何强盛?


我们奔到樱花树下,我已经没有力气再跑了,我和慕容冠宇坐倒在树下,看着那些美丽的闪烁着奇异光束的樱花花瓣纷纷扬扬飘落下来,贴在我们的身上,脸颊上。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偷夜明琉璃樽。”我问慕容,“我是贼,贼偷宝物情有可原,可是你慕容家多的是金银财宝,你为什么不做王孙公子要做贼呢?”


他低着头,忧伤地说:“我想请神明满足我的一个心愿,不要让我因为这张脸而过着混乱不堪的生活了。一直以来,我身边所有见过我的女子,都会因为这张脸而疯狂地爱上我,她们的癫狂让我害怕,也让我迷乱,难道那样生死相许的爱竟然是这样的庸俗吗?只是因为我有一张特别的脸,她们就可以爱上我,为我放弃一切吗?不,我不要这样虚伪的爱,我只要,有一个人,可以爱着我,就像我也平平凡凡地爱着她一样,一生一世,一草一秋,过着平静无扰的生活。”


“原来,你是要神明赐给你一份真爱,对吗?”


他点点头,牵着我的手:“虽然,我没有找到夜明琉璃樽,但是冥冥中是受它的指引,让我来到这遥远的国度邂逅了你。我不悔,即使生命即将逝去,但是能和你在一起享受最后的时光,再短暂的一生也足够。”


我的心温柔地跳动,我又何尝不是这样想,即使牵手之后就是长眠,我也无怨无悔。


相比较那些过着漫长一生却不知道爱为何物的人来说,我的幸福已经甜似昙花深似海洋。


樱花纷纷落下,我伸出手去,接着花瓣,晶莹的花瓣在我的手心里闪烁着七彩的光芒。


我迷惑地说:“慕容,你说奇怪不奇怪,现在已经是六月了,樱花居然还在盛开,仿佛从来不曾凋谢,而且,每日大片大片地飘落,却从来没有稀少。这是为什么呢?”


我们的目光相碰,都激动地跳了起来。


我们用尽全力,将樱花树挖了出来,地上露出一个深坑,坑里,埋着一个大大的檀木盒子。虽然盒子是关闭着的,但依然有淡淡的金黄色的光芒散发出来。


我们跳到坑里,激动地捧着那个檀木盒子,或许是太激动了,慕容竟然覆下头来,在我的唇角印上了深深的吻痕……


我抬头默望着他,他的脸颊微微发红:“小诺,别发呆了,你看,他们已经快要包围我们了……”


的确,周围潮水一样的人们已经发现了我们,正向我们奔来……


我们捧着盒子,小心翼翼地一起开启它,我有些遗憾地说:“其实,我真想许愿,希望神明能让我青春永铸的……”


盒子开启了,一束光芒顿时射上九天,一个如碗一般大小的金黄色的琉璃樽出现在我们的眼帘下。那样的玲珑剔透、光芒万丈……


在人们即将围绕住我们的刹那,一束光将我和慕容包围了起来。


世界顿时安静,静止,仿佛我们去了另外一个时空一般。


尾声


我和慕容站在高高的重楼之上,此刻,他穿着王者的长袍,而我则是恢复了女儿装的王妃。我们的脚下,是来来往往的大宛国的臣民。


女子美艳,而男子更是高大威猛,雄性十足。


男女比例,看上去差不多。


慕容问我:“小诺,你不后悔吗?”


我叹了口气,不后悔是假的,哪个女人不梦想自己永远不老呢,不过,能和自己所爱的人一起慢慢变老,也算无憾了。


当然,因为拯救了大宛国,我们成了新的君主和王妃,可以享受无尽的荣华富贵,也算是另外一种补偿。


那日,我们向神明许愿,祈盼大宛国男丁强壮勇敢、女子温柔典雅,国力昌盛,永保基业。


我们收好琉璃樽,关闭盒子,光芒敛去,大宛国的男丁顿时就转了心性,个个变得勇猛无比,拿起武器和入侵的突厥人搏斗了起来,最后,打退了凶残的突厥人,保卫了自己的国土。


我和慕容带着装有夜明琉璃樽的檀木盒子来到湖边,这里碧波荡漾,微风清吹。


慕容问我:“你真的想清楚了吗,不后悔了吗?”


我点点头,最后抱了抱盒子,然后将它放逐到湖水里。


夜明琉璃樽指引着我来到所爱身边,而我,要将这最美好的祝福传递下去,让它去更多渴望爱情、相信爱情、崇拜爱情的人的身边,给他们带来无边的美好,带来幸福的温暖。


我与慕容手牵着手,看着檀木盒子随波漂流,越飘越远,渐渐消失在视线的尽头。


我将头靠在他温暖的臂弯,感觉这一刻,是如此的岁月静好、地久天长……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