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明』chapter 10-3

純粹獨白家的夜明2019-06-18 01:09:42

Once again:

从今天这次更新到2018年1月1日

没有在评论区打赏区出现过的ID

时间一到就清理出公众号


有忘记圈地自萌是怎么回事儿的

可以再回微博看一遍那篇文章


ps,今天後台編輯感覺有bug

字體大小調節失控

可能文中會有字體忽大忽小的狀況

望見諒


chapter 10-3


  转天儿在去公司的车上,我找公关科普了一下儿大波浪姐姐Jeanette,我觉得随着我向棹凛挪动的步子,世界都渐渐变大了,我一直不知道,当然我一直也没有途径知道,棹凛放弃声乐接盘她爸的公司,Jeanette就空降VP,公司绝大多数对外事宜都是这位VP打理,授权项颇多,基本上除了必须以及一定得总裁本人出现的场合,都是这位VP代为现身,包括追着太上总裁的旅居定位汇报工作也是VP Jeanette的活儿,因为棹总坐镇北京,所以VP不常在北京公司,在北京的时间短到,都不用买套房住,酒店住一住过不了十天半个月也就飞了。但对于大波浪姐姐Jeanette为什么能够空降,以及和棹凛除了工作关系还有什么关系,公关就无从得知了,只告诉我一个非常小道儿的消息,说不知道从哪儿传过消息说棹凛和Jeanette是发小儿。这点我非常存疑,如果Jeanette和棹凛是发小儿,以棹凛和璞的关系,以Jeanette将将170的身高,应该有很大几率跻身女巨人CLUB才对,但这个人似乎是真空存在着,璞之前连顺嘴一提都没提过。当然,也有可能是提过,我没往心里去,毕竟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棹凛只存在于璞的只言片语和往来电话中,我都是后来才得以见到真容的。

 

  公关免费提供了情报之后,顺道儿问了我为什么要科普这个作为交换情报。我说因为我要去给这个VP Jeanette去当助理了,总是得打听一下儿先。

 

  等我到了自己的皮包公司,我合伙人在上午十点多这个钟点已经躁郁的开始喝酒了,见到我,之后劈头盖脸:“萧渊源,你要跳槽,我还得从外人嘴里知道,你怎么不上天啊?”

 

  我:“天我是一时半会儿上不去。但我会先上到离天比较近的地方。”然后我手往上指了指“我这也不算跳槽,我就是去顶楼当个助理,咱们还在一个楼里,你找我有事儿我可以下来的啊,噢,但是你上不来,嗯,你知道的,你没有权限。”

 

  合伙人仰头儿干完半杯酒,又倒了半杯:“我真特么开眼了,你说你在你家公司待不下去,是因为你跟璞在一起被你爸撵出来了,你丫要是往高处走,也该去璞她们家公司,按理说我这级别是不能看不起棹总公司的,但是论什么,都是璞她们家公司更胜一筹啊,而且璞怎么也不能给你安排个助理职位吧?开玩笑呢这是?”

 

  我:“你激动什么?我又不是冲着职位去的,当然薪金待遇我还是会好好谈的。”

 

  合伙人:“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冲着职位去的,你是冲着棹总公司那个VP去的,你是还嫌人家璞太素了么,这么荤的你也下得去嘴?”

 

  我摇了摇头,感觉我合伙人思考问题方面局限性太大:“我只能说我不是冲着棹总公司VP去的,之所以当VP助理,因为只有这个职位对我开放,我没得选。”

 

  我合伙人一副还有很多话要讲的样子,我赶快拦住了他的话:“你别说了,我得上楼报到去了,第一天我得给人家留个好印象。”然后快步撤离了现场。只听见我合伙人在我身后大吼:“开公司以来这是你第一回这么早到公司!合着还是为了去别人公司报到!萧渊源!你走了就别特么回来!”

 

  我不嫌费事儿的又坐电梯下到了地库,然后站在专梯门前给棹凛发了个简讯,说我在地库专梯门口儿等着了,麻烦来个人带我上去。等了五分钟有多,电梯门开了,大波浪VP脚踩高度不变的高跟鞋出现在电梯里,看到门外的我,高高抬起下巴,说了句:“进来吧,带你上去。”我这会儿有点儿能明白我合伙人说的那句“这么荤的你也下得去嘴?”这句本来可以意思普普通通的话,经过Jeanette说出来,感觉上的不是电梯是火车。但是人家让我进来,我只能心无旁骛坦坦然然的进去了。

 

  电梯上升中,踩着高跟鞋其实只比我高了不到两公分的Jeanette故意低着头对我说:“没想到你还真敢来啊。”

 

  我目不斜视:“您敢叫,我就敢来。”

 

  Jeanette笑了起来,说了一句:“我敢叫?你敢听?”

 

  我心里万马奔腾,忍不住转过头去看了一眼,这个将成为我上司的VP Jeanette正嘴角绽笑一脸看笑话的看着我。我:“那个,我这会儿还没入职就算了。等我入职了,您得收敛收敛这动不动开车的习惯,您这已经算是对女下属的性骚扰了,我能告的您立马走人还找不到下家儿的。”

 

  Jeanette不以为然“我这是看在你这个职位低微,薪水微薄,给你发的福利。你不要我再不给就是了。你这厉害劲儿不愧是能拿下璞的萧家小少爷,可惜,人要是能知足还能活的长些。”

 

  我在心里翻了白眼:“首先,我家就我一个,没哥哥没姐姐,不存在小少爷,我是大小姐。再来,我没拿下璞,我离的十万八千里呢。最后,人要是能积口德也能活的长些。”

 

  电梯是在我和VP Jeanette互相怒视中到达顶楼的。电梯门打开后,棹凛和司机师傅站在门外,我心里瞬时沾沾自喜了起来,想说“我一个小小助理何德何能,第一天入职就蒙总裁接梯。”还想沾沾自喜升级的说:“棹总,昨儿晚上说最好不要再见,结果我们今儿就再见了啊。”我洋溢着一脸笑意走出电梯,棹凛看都没看我一眼,低垂的眼睑只稍稍一刻抬起向Jeanette说了一句:“文件都签好了,我回去了。”说完复又眼睑低垂走进电梯。

 

  Jeanette轻嗤:“被视而不见,感觉如何?”

 

  我昂着头,保持一脸笑意:“能让一个工作到后半夜的棹总,躲我到在公司待不下去,我 傲。”

 

  Jeanette不可思议的扭头过来端详我,一字一顿的说:“臭 脸。”

 

  我回以一笑:“我还是那个友情提示,这也就是入职前。入职之后您要是再说这句,您就算霸凌我。”

 

  Jeanette不再看我:“你下楼去找人事报到,然后去大兴苗圃给我买棵柚子树,我要去去晦气。”

 

  我温良恭谨让的点头:“了解。一定办好。大兴够远么?我出北京去霸州给您买也行。”

 

  Jeanette意识到太想给我个下马威以至于局面有些失守,立时恢复了高雅的江湖气,仪态万方摇曳扭身走之前,含笑留下一句话:“河北都嫌太近,不如你去广东买吧,给你报差旅。” 



手动植入赞赏码  此处可打Call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