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明』chapter 9-7

純粹獨白家的夜明2019-06-17 04:59:33

到這邊舊文就算全部搬運完畢了

明天正式進入更文狀態

基本速率還是保持之前的兩日一更

不更的那天公眾號需要更新什麼內容

我還沒想好

同學們如果有建議可積極在此篇文末留言


ps 今後公眾號中讚賞碼打賞的同學們

還請在備註內手動加入微信ID(或群內修改后的暱稱)

方便我眼熟你們

以及正好兒看看圈地自萌后的實際效果


微信公眾號開通文末自帶打賞功能

大概需要考量該公眾號的原創速率和質量

以及留言數和點讚數

我來保證前者 你們來保障後者


所以請大家好好完成課後作業


這篇里我來試試投票功能吧

請大家踴躍投票

為徘徊和選恐同學設置了多選




chapter 9-7



此次更文中的英文對話

在文末提供有中文字幕

如有需要可下拉輔助閱讀


  棹凛嘱咐完大步走开去拿冰块,我赶跨了几步追上她,棹凛听见身后的脚步声,站定回头看我又要出什么幺蛾子,我从她手里拿过纸笔:“我把纸笔拿去会客室,你腾出手好拿冰块儿。”

  到了会客室,我选了个两个对面而放的单人沙发中的一个,把手里的纸笔放在两个沙发间的方几上,才发现,几张纸有明显被攥握的痕迹,想来应该是我额头抵在棹凛颈肩的弯角处时棹凛调整情绪时留在纸上的力道。

  我把左手腕好生搁在沙发扶手上,坐进沙发,想好好想想等下棹凛回来,要如何进行接下来的笔谈,这个会客室,其实说是旧式酒吧一隅都没问题,方方正正四分之一面墙的酒架,前方是个三人位带转角的吧台,两个对面而放的单人沙发,和一个三人座直排沙发,置放在窗边,侧头看过去窗外竟然是高大的松树沐在月光下,现今的小区已经很少见得到松树了,都是阔叶树居多,大概实用性装饰性更强,或者说,现今的世代已经不是那个以松树作为精神象征和榜样的世代了,窗外的松树应该是樟子松,高大笔直,我本人更喜欢华山松,在松树里算是高度制霸了,而且树干和松针是灰绿色,显得更有质感,所以我一直很费解,为什么要做泰山顶上一棵松,而且其实是没有泰山松这个科目的,放着华山松这个高大上的科目,为什么不做华山顶上一棵松?而且华山松还是五针松组,意思是五个松针为一束,其他一些松树,只是二针松组的。

  在我看松树的时候,棹凛拿着两个碎冰袋走了过来,顺手把沙发边儿上的两个落地灯都打开了,把一个冰袋搭在我左手腕上,手里拿着另一个要往我脸颊上敷的时候,又仔细的看了一下我的左脸,因为我一直没机会看到自己左脸颊伤情如何,但每次棹凛看向我的左脸,都一副忧心的表情,让我疑心难道棹凛扇我的那一下不小心用了内力?我现在左脸已毁?棹凛象征性的用冰袋在我左脸贴了两下,就把冰袋放到我右手里,意思是让我自己继续敷,她坐到我对面的单人沙发,问:“下周几见甲方?”

  我右手拿着冰袋伸出食指,表示周一见。棹凛见我果然是闭嘴不出声,微微摇了摇头笑了一下,指了指我面前方几上的纸笔,说:“你可以开始了。”

  我拿起笔,开始写“我再次道歉,那么轻薄你,是我不对。我要追你,是态度端正的,我老想往你身边凑,实属情不自禁。”写完把纸转了个方向给棹凛看,棹凛垂下视线看完,点点头。

  我继续写“我现阶段没有其他的要求,只希望你给我机会追你,不要连机会都不给我就自此屏蔽我。”这句话棹凛看了很久,眼睑一直低垂,开口说话的时候也没有抬起视线看我,只是边把纸的方向扭回我这边,边说:“You think you’re so irresistible,don’t you?”

  我赶快加快笔速解释“并没有。我是真诚的请求你给我机会追你。也许我长的不很谦虚,但,我有颗谦逊的内心。”我写完这句话,棹凛的手指按住纸表示不用转方向,她已经反方向阅读完毕,面无表情或者说严厉到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说:“Sometimes I think you’re naïve, but you can’t be naïve.”

  我“你可以管这个叫作天真。毕竟我确实没什么经验。”

  棹凛挑眉,质疑的看着我。

  我“好吧。是的。是我谦虚了。但是,心里有了想法儿,你不想尝试一下可能性么?万一就此错过了呢?”

  棹凛:“I don’t need to try everything to know what I like.”

  这句话令我无法反驳,我惟有点头表示同意。棹凛未等我在纸上再写什么,侧转脖颈看着窗外,说:“I have made more mistakes than I can count.”棹凛的侧脸被窗外月光映衬着,笼上了一层带着疲惫的决然,那一刻我能感觉的到,她不想和一切情感扯上关系,她或许曾经深受此累,或许曾经徒劳失望。

  我看棹凛没有转回头的意思,只好出声儿问了一句:“how do you deal?”

  棹凛把脸转回面对我,嘴角一边扯起一抹淡淡苍白的笑,轻声说:“Whisky. Denial. ”

  看着应答出如此答案,还硬是撑起一个笑容,眼睛里泛着星星亮光的棹凛,我从沙发上站起,用右臂撑住方几,探身过去,吻住了棹凛的嘴唇,吻上棹凛的那一刻,我整颗心被揪紧,一口气儿差点儿没喘上来,棹凛嘴唇看上去单薄,吻住后却能感觉到蕴含着情感,并非茫然无感的承住的这个吻,我睁开眼睛,看着闭着眼睛睫毛颤悠悠的棹凛,棹凛仿佛感觉到了我注视的目光,嘴唇微微抖动了一下,低下头的瞬间她的嘴唇从我的嘴唇碾下,向后坐进沙发,两只大手结结实实的把自己的脸捂住了,我望着那双指节分明瘦出的筋都泛着萤光的手,克制着想伸手去摩挲的欲望,从棹凛的指缝中飘出一句话:“It’s time to go.”


附送中英字幕:

you think you’re so irresistible,don’t you?

你觉得你让人无法抗拒,是么?

Sometimes I think you’re naïve, but you can’t be naïve.

有时候,我觉得你很天真,但你不能这样天真。

I don’t need to try everything to know what I like.

我不必尝试一切来了解我喜欢什么。

I have made more mistakes than I can count.

我犯过的错误数都数不清。

how do you deal? 那你是怎么应对的?

Whisky. Denial. 威士忌。拒绝承认。



手動植入讚賞碼 掃碼將會獻出你的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