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比赵本山还红,8次登上春晚,一生坎坷却带给无数人欢乐!

第一女刊2020-06-17 09:05:46

点击上面蓝字 第一女刊 ▲ 订阅



中 国 女 性 第 一 刊       遇 见 幸 福 的 自 己


有这样一个女人,

她是春晚第一代小品王。

60岁大器晚成,

先后8次登上春晚。

她演的小人物式喜剧,

比周星驰还幽默!

她火的时候,

赵本山还刚刚崭露头角。

在那个没有网络的年代里,

她的句句台词,引爆来年的流行。

有这样一个女人,

她是身兼父职的伟大母亲。

第一任丈夫被打成右派病死他乡,

第二任丈夫突发疾病离她而去。

生活从没有厚待过,

这个独自拉扯3个孩子长大的妇人。


在春晚节目一年一年更新,

鲜肉偶像层出不穷的今天,

还是有那么多中国人,

想念着这个女人的身影。


她,就是赵丽蓉


1分钟感受赵丽蓉的舞台魅力


01


1928年的春天,

在河北宝坻县一个贫苦家庭里,

出生了一个又白又胖的小女孩,

父母为她取名赵丽蓉。

因为家乡十年九旱,

赵丽蓉一岁多时,

父母便带着她逃荒到了沈阳。

为了养活一家子,

赵丽蓉的父亲赵秉忠来到当地的剧场,

凭着理发的手艺,给演员梳头,

渐渐在剧场混熟了。

同样混熟的,还有小丽蓉,  

她经常随着父亲来剧场玩耍,

在刚刚蹒跚走路的时候,

便与评剧结下了不解之缘。 

面对舞台,一般的孩子都会见生,

然而小丽蓉却完全不害怕。
观众看着那么丁点的小人儿,

忍不住笑着议论起来,

小丽蓉看着别人笑,自己也笑个不停。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天赋吧。

许多人说汤唯(右)和赵丽蓉(左)年轻时很像


小丽蓉的天赋被一个叫芙蓉花的名角看中,

只要有芙蓉花的演出,

舞台上总有小丽蓉客串的身影。

长大后的赵丽蓉,

果然踏上了评剧的道路。

凭借扎实的舞台经验,

她顺利进入中国评剧院。

新中国后,赵丽蓉凭借《刘巧儿》,

《小二黑结婚》,《花为媒》等作品

更是得到了毛泽东主席的赞赏!

在赵丽蓉身上,许多人感叹:

“原来,真的有人为舞台而生。”


02


世上有一种理想的爱情,

叫做两个人朝着相同的方向努力。

年轻时,在评剧事业上发光发彩的赵丽蓉,

收获了理想的伴侣!

1950年初,赵丽蓉结识了戏曲编剧盛强。

一个写剧本,一个唱戏,

郎才女貌又有共同语言的两人走到了一起,

成了一对羡煞旁人的恩爱夫妻。

只是,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1956年,随着反右阶级斗争的发生,

盛强被打成了右派。

人生的境遇如此无奈,

他被下放到天津茶淀农场进行改造。

对于刚生完孩子不久的赵丽蓉,

她没有福气享受丈夫的关怀,

便匆忙承担起了家中巨变的责任。

她告诉盛强:

“不要惦记家里,安心改造,

孩子我会带好!”

但赵丽蓉日日夜夜,

数着日历的等待,

并没有等来与丈夫的“重逢”。

原来,盛强在改造期间太过辛苦,病重不治。

当赵丽蓉再次见到他,

已经是农场荒地里的一个小土包。


失去了爱人,从此阴阳两隔,

那是一种什么感受?

是脑海中随时浮现出往日美好的记忆,

却又被刺骨的现实扎得心口疼痛,

无语凝噎,只有泪流。

面对丈夫病逝的消息,

赵丽蓉大病一场,

但她在初愈后,却匆匆登上了演出。

不为自己的事业步步高升,

只为赚点钱来养活家人。


舞台上,她还是笑靥如花,

从不把个人情绪带给别人。

舞台下,我们看不到的是,

一个孤苦伶仃的女人,

在贫瘠时代里拉扯两个孩子的艰辛!



03


哲学家说,人的一生不能踏进同一条河流。

事物在改变,命运也该得到改变。

遭遇人生重创的赵丽蓉,

理应再寻归宿,迎来柳暗花明。

但关于她的二婚,一度备受争议。

原来赵丽蓉的姑姐看到她太辛苦,

一边要工作,一边又要照顾孩子,

便想着“既然二弟盛强不在了,

就让三弟盛弘去照顾这个家吧”。

可想而知,即使在今天,

嫂子嫁给小叔子也是在“自毁名声”。


但勇敢的女人,

偏偏敢于对抗世俗,

只为遵循内心的声音。

赵丽蓉看到了盛弘身上的好,

她渐渐被他的真情所打动。

她鼓励自己:“为什么要活在别人的眼光里?”

于是,1964年,两个人走到了一起。

有了男人可以依靠的赵丽蓉,

在事业上自然就可以放松下来,

她渐渐淡出了观众的视线,

专注于对孩子的照顾。

夫妻俩还在北京郊区买了个小四合院,

人生终于有了焕然一新,从头再来的喜悦!

然而,不会踏进同一条河流的赵丽蓉,

却再次遭到了命运的捉弄。


1966年起,国内开始了十年文革的灾难。

丈夫盛弘在“文革”中遭到了批斗,

这时怀孕的赵丽蓉,因为受了惊吓早产,

生下了一个先天残疾的女儿。

最终1977年,

不到11岁的女儿,早早的夭折。

没想到,女儿离开后不久,

盛弘在外地演出时,

突发心脏病,也离她而去。

一个接一个的噩耗,

赵丽蓉哭到眼泪流干。

如果人生能重来该多好,

她一定会守在他身边,

他就不会走了,不会走了啊!


接连失去至亲的遭遇,

不禁让人想起了文坛大家杨绛的故事。

杨绛晚年接连送走了女儿钱瑗和丈夫钱钟书,

最后三个人从此“人间走散”。

和赵丽蓉相似的是,

两个人都把悲伤的情绪,

转移到了对艺术的追求!

杨绛书写人生,用文字寄托情感;

赵丽蓉则人生如戏,回归舞台。

她们都选择了笑对苦难,

用自己不灭的灵魂对抗命运的嘲弄。


04


人要向前看,

不能沉浸在悲伤中自怨自艾,苟且人生。

赵丽蓉除了妻子的身份,她更是一个母亲,

她要为自己的子女做出坚强的榜样!

于是,80年代初,她再次重返舞台,

此时,她意识到,

自己不能再仅仅靠评剧为生,

她要走出舒适区,接触新的事物。


1988年的春晚舞台上。

她以60岁的高龄,

凭借喜剧小品一炮而红。

她和侯耀文合作的《英雄母亲的一天》里,

一句“司马缸砸光”还是“司马光砸缸”,

把观众笑坏了整整一年。



有人说,

赵丽蓉就是男版的周星驰和卓别林,

但喜剧人的内心深处,

并不是无止境的笑声,

相反,却是道不尽的沧桑悲凉。


1986《红楼梦》里,她是观众眼中,

最符合原著形象的“刘姥姥”!

然而,没有上过学的她,

根本不知道《红楼梦》说了什么。

为了演好角色,

只能一遍又一遍熬夜看连环画,

用最笨的方法,领悟角色的精髓。


1995年,小品《如此包装》里,

观众看到了她的生龙活虎,

在舞台上大跳迪斯科,

腿脚灵活得超过年轻人。

然而,我们不知道的是,

在做最后一个表演动作时,

她踉跄跪倒在地的细节,

这一跪是她膝盖积水严重,

腿伤实在忍不住了。

但她却依然坚忍得立了起来,

手指向天,动作不能变!

1996年,小品《打工奇遇》里,

她扮演的是到黑心餐馆打工的老太太。

报起菜名来毫不疙瘩,

尽显她的舞台专业。

然而,最后用毛笔一气呵成的,

写下“货真价实”四字,

对于赵丽蓉来说,却并不容易。

因为没有读过书,

不太会写字的赵丽蓉,

为了写好这四个字,

在家闭关大半个月,

练了整整几摞报纸!

有时候半夜起来去上厕所,

她还会拿起毛笔,练上几遍再去睡觉。

练到最后,她的手拿筷子都会发抖!

她相信,不仅是商家要诚信,

自己的字也要经得起群众的考验!


1999年,

人生最后一个小品《老将出马》里,

她为了唱好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曲,

一个发音一个发音,

一个一个单词的学。

“点头yes摇头no,

来是come去是go。

要打招呼喊哈喽,

哈喽哈喽哈哈喽。”

她的幽默背单词法,

激发了多少人对外语的学习热情!

但这些努力付出背后,

也让她在最后一次登台彩排时,

累到咳出了血!

此时的她,已经身患晚期肺癌,

生命进入了倒计时。

有人说,像赵丽蓉的年纪,

就该乖乖退休在家,

抱抱孙子,唠唠家常。

为什么还有连续几年拼搏春晚,

让自己受罪呢?

但“热爱“这件事,

从来不分年龄。

心中的对舞台的热爱,

是穷极一生,也追求不完的。

反思,在如今这个追求速度,

凡事求快的年代里,

多少人还会像赵丽蓉一样,

为了短短几分钟,

刻苦打磨无数个日夜?

没有人天生就是“喜剧之王”,

只有吃过黄连的人,

才知道什么是甜。

只有在逆境中生活过的人,

才能创造出笑声。

赵丽蓉就是这样的女人,

绝不会让等了一年的观众,

吃“不新鲜的剩饭”!


05


演出完《老将出马》后,

赵丽蓉便住进了医院,

从此再也没有回到舞台。

被病魔折磨得痛不欲生的她,

知道自己去日无多,

清醒时和医生说:

“别再给我用针用药了,

那么贵,就给国家省点钱吧。”

而面对每天伤心不已的子女,

她反而一脸欣慰,

看着从前跟在身边的小屁孩,

都已成家立业,生活美满!

她会一脸坦然的安慰起儿子:

“你妈还好好的呢!”

就是这样一个女人,

记得祖国,记得孩子,

却唯独忘了自己正在承受苦痛!

2000年的夏天,

当各地的观众还在回顾她的小品,

笑个不停时,

带给欢笑的赵丽蓉,

却已平凡的离去。

“我就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

平凡的来,也要平凡的走。”

这是她留给世间的最后一句话。

从此,春晚不再有她的欢声笑语,

可我们却永远无法忘怀,

这位活到老学到老的老太太,

总是忍不住回看她在多年前,

为我们留下的经久不衰的笑声。

我们永远记得,

她将欢喜带给观众,

将悲伤留给自己的大爱!

这样的一个人,

值得我们所有人肃然起敬,

值得我们永远怀念她的传奇!


回顾赵丽蓉饰演

一顿吃200多道菜的“慈禧太后”~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