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散步 | 蔡惠萌:美学的经世致用——叶朗先生的美学观与时代践行

心的岁月2019-03-31 12:06:09

本文经作者授权在“心的岁月”公众号发布,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或本平台联系。“心的岁月”微刊刊头题字为作家穹宇。


【作者简介】蔡惠萌(1973-),女,湖南桃源人,美术教育硕士,北京大学访问学者,湖南第一师范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副教授,从事大学美术课程与教学论、美术学理论、美学研究。

 



美学的经世致用

            ——叶朗先生的美学观与时代践行


蔡惠萌

  

        摘要:叶朗先生是中国当代著名的美学家,提出了“美在意象”的著名美学观,他的著作奠定了中国美学史研究的基础,对构建当代中国美学学科体系做了尝试。更重要的是他将自己的美学观植入时代图景之中,对社会问题、教育问题提出了很多前瞻性的思考与建议,倡导实践,并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从国家政策的层面将这些建议加以推进和落实,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为社会关键期的良性转向贡献了自己的力量。这种美学的经世致用是继蔡元培先生的之后北大美学精神内核在新时代的呈现与践行。

        关键词:叶朗先生;美学观;时代践行

 

中国用汉字使用“美学”一词最早可以溯源到德国传教士花之安的《大德国学校论略》中,正式从学科的意义使用美学一词是在1902年王国维翻译日本学者牧濑五一郎《教育学教科书》和桑木严翼《哲学概论》。[1]而北京大学可以说是中国近代美学与现代美学的摇篮,蔡元培先生在1921年担任北大校长时提议哲学系设立“美学”、“美学名著研究”、“西方美学史”等课程,并亲自讲授美学课,组织“画法研究会”、“音乐研究会”,在学校实际推行美育。在这些理论和实践的影响下,北京大学逐渐形成了重视美育和美学研究的优良传统。之后在北大任教的邓以蛰、冯友兰、朱光潜、宗白华等先生都是中国美学的泰斗人物,对中国美学在当代的创造性转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张岱年、张世英等先生承前启后,形成了自己的美学主张,对当代中国美学的发展也产生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使北京大学的美学传统延续至今,成为全国美学研究的中心。北京大学美学研究“第一代学者以蔡元培先生为代表,大力提倡并身体力行地践行美育。第二代学者包括朱光潜、宗白华、邓以蛰等先生,他们以学贯中西的雄厚素养、海纳百川的学术襟怀,汲取中西美学之精华, 将中国美学推进到一个空前的高度。第三代以叶朗先生等人为代表。他们在各自的研究领域默默耕耘,为中国美学大厦的早日落成添加砖瓦。这三代学人同时也标志着中国自近百年来美学发展所经历的三个逻辑阶段:在近代的思想启蒙、中西方文化交流与碰撞中的萌芽,在现代中国学者吸收与融合西方文化思想中对中国传统美学的深度拓展,和当代中国美学学科建设的发展与完善。这里我们既看到北大美学学术群体内部观点、方法和学风的承续,薪火相传,更看到一代代学人为中国美学的发展壮大而不遗余力地推进与创新的收获。”[2]

叶朗先生是北京大学哲学系55级的学生,师从各位前辈大师,在北京大学求学工作六十多年,耳濡目染,传承美学、发展美学已经成为他的人生使命。叶先生1960年毕业后留在哲学系工作。叶朗先生曾担任宗白华先生《中国美学史专题》的课程助教,六十年代之初曾就选编了《西方美学家论美和美感》一书,之后和于民老师两人负责选编《中国美学史资料选编》一书。他笔耕不辍,写出很多重要的美学经典著作,奠定了中国美学史研究的基础,对构建当代中国美学的学科体系做了重要的尝试。叶先生1982年出版的第一部著作《中国小说美学》是国内第一部系统研究中国古代小说美学理论的学术著作。在这部书中,叶先生推翻了学术界许多学者轻视和否定明清小说评点的陈旧观念。1985年的《中国美学史大纲》是中国美学史研究的重要经典文献,是第一次对中国美学史的系统梳理和体系建构,论述的时间跨度为先秦至近代,内容涉及哲学、文学理论、诗歌、小说、戏剧、书画、园林等等,抓住每个时代最有代表性的美学思想和美学著作,注重把握美学范畴和美学命题的演变和发展,这是中国第一部系统的美学通史,开创中国美学史之先河,备受专家学者推崇。之后1988年主编的《现代美学体系》对构建现代美学的体系作了初步尝试。2003年主编的《中国历代美学文库》历时十二年才得以完成,更是划时代的巨作。2009年的《美学原理》(彩色插图版名为《美的意象》)是叶先生五十年以来在美学理论核心区的研究和思考,形成了“美在意象”为核心的理论框架,提出了三个核心概念:意象、感兴、人生境界,这是叶朗先生从朱光潜、宗白华先生“接着讲”的典型学术著作。笔者对叶朗先生的学术著作做了一些梳理,可以从时间的脉络来理解叶先生在美学领域的建树和他的美学观:

时间

著作

主要内容与美学观

1982

中国小说美学(独著)

从美学角度系统整理和研究中国古典小说理论

1985

中国美学史大纲

(独著)

中国第一部系统的美学通史

1988

现代美学体系(主编)

对现代美学体系建构的尝试,目光转向美学基本理论的研究。

1998

胸中之竹(独著)

回到中国美学,提出“美在意象”、“兴”、“生命需求”等美学概念

1999

中国文化导读

(主编之一)

中国文化基础读本

2003

中国历代美学文库(总主编)

中国古典美学和艺术理论的巨型思想库、资料库

2004

欲罢不能(独著)

人文学科和人文教育、美学和艺术、人文学科的治学追求和治学方法等方面的文集

2008

中国文化读本

(与朱良志合著)

中国传统的历史文明和当代丰富多彩的文化生活为主的文化读本

2009

美学原理

(独著 黑白教材版)

美学理论核心区的研究和思考,提出“美在意象”为核心的理论框架

2010

美在意象

(独著 彩图版)

同上,为彩图版

在北京大学60多年的学习和工作经历中,叶朗先生不仅继承了前辈的遗志,建构了当代中国美学的核心理论、学科体系,积极参与社会实践,将自己的美学观念和时代、社会的紧密结合,用哲学家和美学家的深刻洞见,对许多社会问题、教育问题提出了自己的思考和建议,并积极实践和推行,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力。这些美学的时代践行,一方面是因为叶朗先生深刻的哲学洞察力和学者的社会良知,另一方面也因他确实担负了许多的社会兼职,有深刻地社会责任感。叶朗先生曾同时担任哲学系、宗教学系、艺术学系三个系的系主任,任哲学系、艺术学院的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美学与美学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北京市社科联副主席,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主任委员,北京市哲学会会长,九届、十届全国政协常务等职务。其中,北京大学宗教学系、艺术学系、艺术学院,北京大学美学与美育研究中心,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都是在他的手上创建的。和其他美学家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叶朗先生不仅形成了自己的美学观,还把自己的观念和主张,落实到对社会和时代的深切关怀中,以自己的睿智和前瞻性,提出了许多切实可行建议和方案,并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加以实践和推行,很多方案从国家政策的层面加以推进,惠及了很多人。叶朗先生美学的经世致用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一是促进了美育正式列入国家教育方针;二是提倡在大学推行人文教育,促进了人文学科在大学通识教育的普及和重视;三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保护与推广的呼吁,包括昆曲的保护等;四是提出重视中华文化教育,特别是在学校的普及。这四个方面不仅可以看作叶朗先生在这个时代的美学践行,也可以看作是继蔡元培先生之后,北大美学精神通过一代代的学者内化的文化基因与家国情怀在新时代的呈现。


(叶朗先生)


一、对“美育”正式列入国家教育方针的促进


    1、“美育”列入国家教育方针的背景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美育是“乐”的教育,它的内容是“和”。孔子在论语中多次提到“乐”,“乐”是儒家教育很重要的组成部分,我国古代的传统教育是一种“乐”、“礼”并存,互为补充的教育模式。

随着十九世纪下半叶中国现代教育的兴起,“美育”在中国教育的地位经历了一系列的变化,这种变化可以在国家教育方针的表述中得到体现。教育方针是国家在一定历史阶段提出的有关教育工作的总方向和总指针,是教育基本政策的总概括。它确定教育事业发展方向,是指导整个教育事业发展的战略原则和行动纲领。内容包括教育的性质、地位、目的和基本途径等,不同的历史时期有不同的教育方针。将美育列入教育方针,最早可见蔡元培先生的努力。1912年蔡先生任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第一任教育总长时,积极筹备了第一次全国临时教育会议,通过了教育宗旨和学制系统。教育宗旨规定:“注重道德教育,以实利教育、军国民教育辅之,更以美感教育完成其道德”。蔡先生提出的这一教育方针,被1912年的临时教育会议和1915年袁世凯的“特定教育纲要”取消,但蔡先生的“美育”思想像种子一样留在北大的教育体系和美学思想中。

新中国成立之后,美育的地位也经历了多次变化。19499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通过《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第五章文化教育政策规定中没有提到美育。19513月,第一次全国中等教育会议提出:普通中学的宗旨和培养目标是使青年一代在智育、德育、体育、美育各方面获得全面发展,使之成为新民主主义社会自觉的积极的成员。这是建国后首次提出智、德、体、美全面发展,这是“美育”在教育方针中首次出现。1952318日教育部颁发《中小学暂行规程》(草案),提出实施智育、德育、体育、美育全面发展的教育。这两次是“美育”正式出现在新中国的国家教育政策之中。 19558月中华全国学生会第16次代表大会明确提出了培养社会主义社会的新人、建设者的目标和德(高度的社会主义觉悟)、智(掌握现代科学知识)、体(身体健康)几方面全面发展的标准,反映了整个教育事业的社会主义方向和全面发展的目标要求,美育在这里没有提到。19572月,毛泽东针对教育界与教育方针有关的全面发展教育的讨论,提出:中国的教育方针,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这个提法正式使用了教育方针的概念,把德育放到了首位,但也未提美育。之后19589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关于教育工作的指示》,196688日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1978922邓小平在全国教育工作大会上讲话、19816月中共中央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19864月六届人大四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1993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这些年的国家文件和政策中都沿袭毛主席提出的德、智、体的提法,没有把美育列入教育方针中。在这38年中,美育的重要性没有被重视。1995318日,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规定:教育必须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必须与生产劳动相结合,培养德、智、体等方面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3]这个方针用法律形式确定下来,规定了我国未来教育的性质、方向、途径、目标及其规格,这里面仍然没有提及“美育”。“美育”在教育方针和国家教育政策中确失整整四十年。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学术界、教育界的很多专家(包括朱光潜先生)曾多次向中央建议把美育列入教育方针,但由于当时在人们的观念中,普遍认为美育主要是陶冶性情(这是对的),所以美育就可以包括在德育之中,既然有了德育,就不必再提美育,所以专家们的建议一直以来未被采纳。


    2、叶朗先生关于将“美育”正式列入教育方针的建议


1998124日,叶朗先生向中央领导提交了《关于把美育正式列入教育方针的建议》,并在19993月发表在《北京大学学报》上。这个建议由叶朗先生送教育部转交李岚清副总理,并请李岚清副总理呈送江泽民总书记。《建议》论述了把美育列入我国教育方针的三个理由:第一,德育不能包括美育;第二,加强美育是培育创新人才的需要;第三,加强美育是21世纪经济发展的直接要求。[4]《建议》提出过去没有把美育列入教育方针的主要原因是在人们观念中把美育看成是德育的一个部分,把美育看着是实施德育的手段,实际上德育和美育是密切联系又不能相互替代的。就性质来说,德育是规范性教育,美育是熏陶、感发的精神教育,德育作用于人的意识、理性层面,美育作用于人的感性、情感层面。美育对人的精神更深层次的影响是德育不能替代的。就社会功能来说,德育是着眼于调整和规范社会中人与人的关系,建立和维护一套社会伦理、社会秩序、社会规范。美育是着眼于保持人(个体)本身的精神的平衡、和谐与健康。中国古代的思想家讲得很清楚,德育是“礼”的教育,它的内容是“序”,美育是“乐”的教育,它的内容是“和”。《建议》指出,在培育创新人才方面,美育有独特的、智育不能替代的功能,美育可以激发和强化人的创造冲动,培养和发展人的审美直觉和想象力,美感对于发现科学研究中新的规律、创建新的理论有着重要的作用,这种美感的培养依赖于美育,同时开阔、平和的胸襟是一个人成就大事业大学问的保证,这种培养也依赖于美育。《建议》又提出,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商品的文化价值、审美价值逐渐超过了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而成为主导价值,21世纪世界最大的产业是信息产业和文化产业,在这种情况下,加强美育已经成为21世纪经济发展的直接要求。


    3、“美育”正式列入教育方针


叶朗先生的建议受到中央的重视。199935日,朱镕基总理在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大力推进素质教育,注重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的培养,使学生在德、智、体、美等方面全面发展。”[5]李岚清副总理在全国政协的讨论会上对此解释论说,这不是简单加一个“美”字,而是中央经过讨论,决定将美育正式列入教育方针。在此后的中央文件中,美育就和德育、智育、体育并提,成为国家教育方针的一部分。199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中提出:“美育不仅能陶冶情操、提高素养,而且有助于开发智力,对于促进学生全面发展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要尽快改变学校美育工作薄弱的状况,将美育融入学校教育全过程。”[6]2002118日江泽民同志代表第十五届中央委员会向党的十六大作报告《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中提到“大力发展教育和科学事业。教育是发展科学技术和培养人才的基础,在现代化建设中具有先导性全局性作用,必须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教育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为人民服务,与生产劳动和社会实践相结合,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7]之后党的十七大、十八大的报告中,都明确的提到“美育”。可以看到,美育正式列入教育方针,教育界、学术界专家们的建议(包括叶朗先生的建议)起到了推动作用。



二、在大学推行人文教育


    190年代大学教育的背景


        我国的大学教育经历了几个阶段,“1952年到1978年,实行着重专业教育的模式,通识教育确失;1978年到1995年,开始纠正一边倒的专业教育模式,通识教育开始孕育。这个阶段也是世界各地开始重视通识教育的阶段,美国1945年的哈佛红皮书《自由社会中的通识教育》开始产生广泛的影响。1995年之后,开始从专业教育转向通识教育,针对当时的应试教育、文理分科、重理轻文、人文教育与自然科学教育割裂的现象。重视大学生的人文素养,重视的大学生通识教育。”[8]正是在大学教育出现严重问题,社会导向异化的情况下,叶朗先生以哲学家的国际视野和敏锐的洞察力,在转折时期的关键节点、重要会议中多次呼吁重视大学的“人文教育”,重视大学的通识教育课程,促进了大学人文教育的国家政策层面的推进。


    2、叶朗先生呼吁 “人文教育”


        针对当时社会“人文素养”缺失和大学对“人文学科”轻视的现象,叶朗先生于19941月在《工人日报》第三版“世纪潮”的学术理论专刊发表文章《谈谈人文导向和人文素养》,提出人文导向和人文素养是应该引起全社会严重关注的重要问题。

1995128日,叶朗先生在国家教委组织的“加强大学生文化素质专家报告会”上做了《谈谈人文教养和人文学科》的发言,提出了人文教养与大学教育的关系问题,以及人文学科的地位与作用的问题。叶先生批判了大学教育职业化的倾向,提出大学教育不仅要注重专业教育即科学技术教育,还要注重文化素质和文化品格教育即人文素养,厘清了现代大学教育的源头为古罗马的人文教育,其“七艺”之学与中国古代的“六艺”有相识之处,都是培养一种身心全面发展的理想人格,发展一种丰富的健康的人性。但近代因实证主义、唯科学主义、工具理性等理念的影响,大学教育逐渐偏离原来的轨道,成为经济发展的工具,走向职业教育的弊端。19世纪以来,因人的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的严重失衡所引起的人类文明的危机越来越严重,“物质的、技术的、功利的追求在社会生活中占据了压倒一切的统治地位,而精神生活和精神追求则被忽视、被冷淡、被挤压、被驱赶。”[9]而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则是提高人的文化素质和文化品格的问题,叶朗先生提出:“人文教养会深刻地影响到一个社会的治、乱、兴、衰,而且通过塑造一个民族的文化品格的文化精神,对这个民族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10]必须改变“重科技、轻人文”、“重专业、轻教养”的教育观念和教育模式,提倡中国文化中重视人文精神和人文教养,重视人自身的教化和塑造的传统。叶先生还指出忽视人文教养相联系的另一个问题就是社会对人文学科的轻视,“人文学科不仅是职业或专业,更是一种教养,大学的人文学科不仅要面向本系各专业的学生,还要面向全体大学生,面向整个社会,面向社会的广大群众,特别是广大青少年。”[11]文章对人文学科的概念、研究对象、学科性质、社会功能进行了界定,并提出了四个具体方案:即培养文史哲等系科本专业的专门人才、人文学科作为其他系科的辅修专业、开设全校性的公共选修课、面向社会对青少年和群众进行大众化的人文教育。


      3、大学重视“人文教育”的转向


      1995年之后,大学教育开始重视“人文教育”,面向所有专业学生开设通识教育课程,提高大学生的人文素养。北京大学从20009月开始在全校开设本科生素质教育通选课,旨在拓宽基础,沟通文理,促进不同学科的融合,强化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使学生不仅受到专业的学术训练,也受到广泛的通识教育,通选课涵盖数学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哲学与心理学历史学语言学、文学、艺术与美育社会可持续发展六大领域,总计300 余门,学生修满12 学分方能毕业。2014 年新开设大学国文通选课,绝大多数理工科院系列为必修通识课程。北京大学作为国内最好的大学,对人文课程的重视对其他高校起到了很好的引领和示范作用。之后针对大学的通识教育,国家陆续出台了各项政策和评估要求,包括各个大学的通识课设立要求、必须成立公共艺术课教研室等。叶朗先生也身体力行,与时俱进,通过网络开设了艺术与人文的系列慕课,其中有叶先生自己亲自授课的《艺术与审美》,也有和其他单位跨校共建的课程《敦煌的艺术》、《伟大的红楼梦》、《世界著名博物馆艺术经典》、《昆曲经典艺术欣赏》等,这些课程提供给全国的大学生进行通识选修,并计入学分,让更多的学生分享了优质的课程资源。到目前为止叶先生开设的《艺术与审美》已经有159735人选修,并通过学习拿到学分。



三、对中国传统艺术的保护与推广


        叶朗先生不仅关注美育和教育问题,对中国的传统艺术也非常关注,为了保护中国的传统艺术,特别是抢救昆曲,提出了很多有影响的建议和意见。20023月,叶朗先生在全国政协第九届五次会议上做了《关于加强中国传统艺术研究的建议》的发言,提出对于传统艺术的理论研究不够重视,没有建立一支足够数量的、高水平的研究队伍,特别是没有有计划地培养新一代的研究传统艺术的理论人才,如昆曲、京剧这些门类有培养表演人才的学校,但没有培养研究人才的机构,为了加强中国传统艺术的研究,文中提出了几点具体的措施:“1、由有关部门出面,制定对中国传统艺术进行系统研究的长期规划,集中全国力量,逐步推进中国传统艺术的研究。2、组织力量,加强对中国传统艺术理论遗产的整理、研究。3、设立中国传统艺术研究基金。4、在国内一流综合大学建立研究机构,围绕一些重大课题对中国传统艺术开展研究,同时培养高级研究人才。”[12]

200311月,叶朗先生在参加全国政协组织的昆曲艺术考察团之后,于20042月撰写了《关于加大昆曲抢救和保护力度的几点建议》,与全国政协副主席万国权联合署名送呈给中央领导同志。文章提出确立由国家扶持昆曲事业的方针;把全国七个昆曲院团列入纯公益性事业单位,由政府全额拨款;为每个昆曲院团兴建一座600人的小剧场;由国家拨专款抢救和保护昆曲;加强昆曲院团与大学的联系和合作;加强昆曲艺术的舆论宣传等六条建议。[13]

        这个建议呈送中央领导同志后,得到中央领导同志的重视,中央领导同志作了重要批示,中央有关部门采取了抢救、发展昆曲艺术的一系列措施。2009年叶朗先生、白先勇先生等联合在北京大学发起“昆曲传承计划”,其中包括白先勇先生的“青春版牡丹亭”在北大的演出、各位昆曲艺术大师的各类讲座等,其中最重要的是《经典昆曲欣赏》的通识课,这门课程汇集了最顶尖昆曲大师现场授课,有专门的课程小组,有几位老师专门负责实施,每年的春季学期开课,已经连续开设八年,每期选课学生达到几百人,是北京大学最受欢迎的通识课之一,每次上课选课生和旁听生都将教室挤满,可见其受欢迎的程度。在此影响下,各地也开始筹划戏曲进校园的各项活动,各个院团也组织校园巡演,其中《青春版牡丹亭》在全国各大高校巡演,掀起了昆曲热潮。国家政策也开始支持传统艺术,2014年国家艺术基金正式成立,2016年国家艺术基金对大型舞台剧和作品创作资助项目达到共146项。



四、呼吁加强中华文化教育


        经过几年对传统艺术的保护和推广的工作,叶朗先生开始关注中华文化传承,特别是中华文化进校园的方面有了一些前瞻性的思考。2009年,在“全国第二届大学生艺术展览-高校艺术教育科研论文报告会”上叶朗先生做了《使大学生具有更高的精神追求》的专题讲座,这篇文章同年刊登在《中国美术教育》上,文中提出各级学校都要加强中华文化的教育,特别是加强大学生对中华文化的根基意识,使他们具有一种“文化自觉”。力求向学生提供一种对于中华文化的有深度的认识,注意展示中华文化中体现人类普遍价值的内容,特别关注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世界,要展示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态度和生命情调,展示普通老百姓的人生愿望和追求。提倡阅读人文经典,重视校园文化环境建设,加强社会文化环境的治理。

2008年北京奥运会,这一年叶朗先生和朱良志老师合作写作出版《中国文化读本》一书,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深层次的介绍,向世界展示和介绍自己的文化,这本书被翻译成八种外语出版,在奥运期间为中国化的传播起到了很好的的影响。2014年叶朗先生的呼吁得到国家层面的政策推广,同年326日教育部印发《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指导纲要》,提出加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以及加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主要内容,对分学段有序推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做了具体的安排,特别是中国书法的分阶段教育具体进行了落实,提出要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系统融入课程和教材体系。

叶朗先生不仅在上述的四个方面对社会、教育的现实问题进行了时代性的呼吁,同时也对文化产业的推动发出了自己的声音,2002年他在《中华读书报》发表《文化产业与我国21世纪的经济发展》一文,提出公益性的文化,图书馆、博物馆、科技馆、文化馆、革命烈士纪念馆等公益性文化要由国家出钱来支撑。如今这些都成为了现实,美术馆、博物馆等公益机构都实行了免费,让更多的普通百姓得到教育和学习的机会。叶朗先生在近二十年中所关注的问题都是从大处着眼,具有前瞻性,是社会与教育的大问题,反应了美学家大的胸襟和气概。他善于从美学家和哲学家的角度剖析问题,文章平实深刻,从问题的本质处着手,很多文章和材料都是直接呈送中央领导人,从国家政策的层面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很多建议和意见能演化为政策进行推进,惠及几代人。他在自己的工作中也不断的进行实践和推广,作出了具有示范引领的作用工作成果。其中有些问题在二十年后的今天依然具有警示意义。

叶朗先生不仅是一位很有建树的美学家、哲学家,更重要的是他继承着蔡元培先生一脉相承的北大美学精神,把自己的家国情怀落实到每一个具体的社会问题、教育问题的关注中,与社会的发展休戚与共,在每一个时代的关键点发出自己的声音,并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实施与推进,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影响,推动了社会和教育的良性发展,这是一个美学家在这个时代的影响力,也是一位长者“光风霁月”的大家气象。

 




[1]章启群:《九批判书》,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第21页

[2]张晓刚、凌继尧《意象美学的澄明之境》,《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47(2):152-158 

[3]国务院:《中国人民共和国教育法》

[4]叶朗:《关于把美育列入教育方针的建议》,《意象照亮人生》,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第265页 

[5]朱镕基:《政府工作报告》,1999年3页5日

[6]国务院《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

[7]江泽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

[8]庞海芍:《通识教育困境与希望》,北京,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第65页

[9]叶朗:《谈谈人文教养和人文学科》,《意象照亮人生》,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第281页

[10]叶朗:《谈谈人文教养和人文学科》,《意象照亮人生》,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第281页

[11]叶朗:《谈谈人文教养和人文学科》,《意象照亮人生》,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第288页

[12]叶朗:《关于加强中国传统艺术研究的建议》,《意象照亮人生》,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第324页

[13]叶朗:《关于加大昆曲抢救和保护力度的几点建议》,《意象照亮人生》,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第325页

 


 


【扫码关注“心的岁月”】


【投稿须知】1.“心的岁月”公众号投稿信箱为13995096790@163.com,投稿时请附一份个人简介和两张照片;2.现有栏目:美学散步、经典悦读、原创调频、诗人诗选、艺术从游、学院之声、枕中秘宝等,尤以前四个栏目为主;3.本平台尤其欢迎高质量的原创首发作品,诗歌、散文、随笔均可,文责自负,如果没有特别说明,本平台将对来稿拥有一定的修改权;4.已经在其它微信公众号发表并且被原创保护的作品,请勿投稿本平台。


【特别说明】 “心的岁月”平台已开通原创作品“赞赏”功能,赞赏所得超过20元的部分,其中2/3作为稿酬发放给作者,1/3留作平台运营经费; 稿酬在文章发表3天内结算,请作者主动联系,过期不候;凡在平台发表作品的,视为同意此约定。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进入“精灵妙妙屋”的儿童世界】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