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

耀州窑文化2019-04-15 14:30:20

前  言

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话),这句歇后语怎么讲?此话出自《红楼梦》第46回:鸳鸯被贾母长子贾赦看上,一帮人凑兴、帮忙、躲避、旁观、相怜的各色俱全。鸳鸯嫂子以为天大的好事,不知趣地前来劝说,被鸳鸯兜头一瓢冷水。她骂道:“好多着呢!什么好话!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话)儿...”“都是好画”谐“好话”,很显然,这句话具有反讽意味。

“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画的好自不必多说,说是神来之笔也不为过,但结合这二人在政治上的所做所为,这句歇后语还真不是什么好话,意思是说一个人表面光鲜,实则不学无术、不务正业。宋徽宗不用说了,艺术上的成就几乎无人能及,但当皇帝就不那么称职了。赵孟頫是宋官家后裔,却做了元朝的官,艺术造诣跟民族气节也不太成正比。


虽然从政治格局上来看,他们的确没什么民族气节,但他们在艺术上的造诣却不能否认,是极高的,虽不能抵消江山恨,但也使我们后人饱了一下眼福,总比民族气节和艺术气质都尽失了好些。

宋徽宗的“御鹰”情怀

宋徽宗赵佶的《御鹰图》传世的有两幅,一幅为架上白鹰,画上有蔡京长跋,现已流失海外,在私人藏家手中;另一幅为系于太湖石上的白鹰,画上有柯九思长跋,由于至今没有任何出版物刊印过,是毁是存已不知去向。


下面是《御鹰图》之架上白鹰原作,虽是黑白影像,也弥足珍贵,它出自1986年谢稚柳先生编撰的珂罗版《唐五代宋元名画》。


宋 赵佶 御鹰图 美国私人藏

谢稚柳先生这样评价宋徽宗的这幅《御鹰图》:


《御鹰图》论它的艺术描绘,双勾谨细,毛羽洒然,形体生动而自然。鹰眼的神姿,尤为英发,显示着一种威猛之气。而艺术的格调,却是清新文雅,绝去了粗犷率野的情味。尽管双勾是历来的表现形式,而这种新颖的画风,是形神兼备的高妙写生,与崔白显示了一定的距离了。此图纪年为政和甲午(1114年),为政和四年,是时赵佶之年为三十三岁,是中期之笔了。


宋 赵佶 御鹰图(局部)

这幅《御鹰图》的另一亮点是书法位列宋四家蔡京的长跋。下面是《御鹰图》上蔡京长跋的全文:    


万物赋形。禀气于八方。随方受色。其形不同。其色亦异。莫能易也。故鹏鷃不能移其色于鸿鹄。鸾凤不能变其文于凫雁。鸟黑鹭白。鸡丹雀黄。皆自然之理。鹰。西方之禽。其性鸷。其色苍。未闻有色白者。皇帝陛下德动天地。仁及飞走。齐阴阳之化。同南北之气。无彼疆此界之隔。羽毛动植。易形变色。以应盛德之感。为国嘉瑞。臣昨得至后菀。见大鹰立架上。其色纯素。心甚异之。伏蒙宣示鹰图。恍然若身再到。雄姿劲翮。高鬐短颈。望之若浮云轻鸥。真所谓应诚而至者。非特羽物效祥。神笔之妙。无以复加。   

 

政和四年十月五日。太师鲁国公臣蔡京谨题    


近现代画家于非闇在曾临摹过两幅《御鹰图》原作,对《御鹰图》最为了解,下面是他临写的《御鹰图》。


于非闇 临宋徽宗《御鹰图》


下面这幅是于非闇临写的宋徽宗另一幅系于太湖石上的白鹰,只可惜原作现在还没有任何线索。


赵子昂的“马上”情怀

赵子昂,也就是赵孟頫,宋太祖赵匡胤十一世孙。


赵孟頫博学多才,特别是书法和绘画成就最高,开创元代新画风,被称为“元人冠冕”。

赵孟頫 调良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调良图描画一人一马,在疾风中,衣袖与鬃鬚随风飘扬飞动。幅中的人马,用细劲的中锋笔法描绘,生动而传神,呈现的豪迈而沉潜的意态,笔意精练,而神形具全。画中所瀰漫著一种萧疏清远的气息,与汉马的剽悍、唐马的华贵趣味,大不相同。


下面请把手机横过来欣赏赵孟頫的这副画马作品:


赵孟頫 秋郊饮马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秋郊饮马图》为赵孟頫人物鞍马画代表作。画秋郊平原水泽, 一红衣奚官驱策骝马, 近处双马似嘶如闹, 远处双马追逐腾跃, 余者皆入泽饮水。人物马匹形态生动。岸上林木稀疏, 树叶错落。全画浑厚, 设色浓丽, 具有浓郁的情致和意趣。


元 赵孟頫 浴马图卷 美国纽约大都会藏    

元 赵孟頫 滚尘马图卷

赵孟頫的人物与鞍马图不仅以高超的技能给人以形象美感,更重要的是,他往往在这些母题的绘画作品中寄托着自己的思想情绪。    


这些图中的骏马,虽然蹄势潇洒,毛色亮丽,逸态飞腾,矫健不凡,却只能在奚官的调教下活动于禁苑,嬉戏于溪涧,或到京郊放风,舒展筋络,仅为皇家气派的点缀,碌碌无为。赵孟頫曾自题《百骏图》,以“肥哉肥哉空老死”之句,道出了这些千里马的不遇悲剧。    


元 赵孟頫《浴马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版权说明 

图文来源网络;侵删!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