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日记柏邦妮:你只说了一句可能,我就卯足劲的去等

初心静听2018-06-08 16:21:13


北漂日记

讲我听到的,说我看到的,我是北漂,这是我的北漂日记。

20岁那年,她是一个电影青年,生活中唯一的亮色就是电影,她决定辍学北上,去心中的电影圣殿——北京电影学院,当一名旁听生。


她带着家里给她的两万块钱(也几乎是家里的全部积蓄),带着自己攒的几本电影书,毅然北漂。


初到北京的日子,她住在电影学院旁边的北影厂招待所里,一个床位,每月450元。


当时电影学院的拉片室,拉一部电影要六个小时,一个小时3元,共18元。学校最便宜的盒饭6、7元一份。为了拉片,她把一份盒饭分成两顿吃,中午一半,晚上一半。



旁听的第一年,她没出过海淀区,蹭所有能蹭的课,看所有能看的片,到港台资料室,复印当时买不到的台湾远流版电影书,不让复印的就手抄,当时抄了朱天文的很多剧本。


旁听的第二年,老师介绍她写一部30集的电视连续剧。她可以坦然地承认,那真的是一部很烂的电视剧,但那时候是她唯一的机会。所有写过的烂片,曾经都是她珍惜的机会,被人唾骂亦无怨无悔,因为很早她就明白,这个行业就像打游戏晋级一样,你得慢慢积攒你的行业资历。


A级的导演找A级的编剧,如果你是C级的编剧,为何会用你?D级并不可耻,积攒几部,就成了C级,慢慢地一步一步往上走。



每一个机会她都不轻视,都是尽自己最大努力、最大才能和最大心血去写的。因为她知道,机会只有一次,就是眼下这一次。


其实真的很辛苦。一天写两万字,一大早制片人打电话劈头盖脸来骂,改了不知多少次。宿舍没有网,写完了去网吧传,然后在网吧查资料,手抄下来回去写。浑身疼得要死,躺在地板上,缓解一会儿,继续写。有时压力太大了,她就自己一个人出去哭,站在三环天桥上,外面下着雪,哭完了,回去继续写。真的是生生写出来的。


编剧这一行,会写都是其次,能写、爱写是第一位的。


刚出道的时候,她给自己印了一张名片,上面写:“绝不辜负自己署名的每一篇文章。”很幼稚、很挣扎,但是很认真、很较劲。明星采访,娱乐专题,山东快书,企业改革,她接的每一单工作,都尽全力去做。



就这样,一点一点在行业内站稳脚跟,在这个城市扎下根来。2006年,考研第三年,她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的研究生;2007年,写李少红导演版《红楼梦》电视剧;2008年,写马楚成导演的《花木兰》;2009年,和彭浩翔导演合作,写《撒娇女人最好命》;2010年,写舞剧《金瓶梅》;2011年,写话剧《北京我爱你》;2012年,和张一白导演合作;2013年,和关锦鹏导演、林育贤导演合作,虽然后面这几个项目都没成,但是她觉得自己学到了许许多多,从写字到做人,也从心里觉得感激。


她就是柏邦妮,刚来到北京时,她20岁,没有学历,没有背景,并不自信,也一无所有。十年以后,她还在这个城市里,做着她想做的事,她没有过上自己理想的生活,但她也没有去过自己不想过的生活。




为什么我们忍受北京,无论如何不忍离去?因为这座城市给了我们最珍贵的东西——可能性。当然,很多时候,可能仅仅是可能,这正是残酷之处。每年都有那么几个瞬间,走出地铁站,也会突然觉得这是一座希望之城。


心花怒放喊你来当咨询师啦!


主播联盟

初心电台每周为听众朋友推送两档节目。温暖治愈的《心灵间隔年》以及触动人心的《北漂日记》,猛戳下方二维码,即可抢先收听更多节目。


主播:木阳 



点击阅读原文,收听本期节目


↓↓↓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