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 夜华究竟为何喜欢素素?!

芭莎艺术2021-04-06 09:02:13

杨幂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饰演素素一角时的扮相。

最近大热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让多少女生在自己的后宫里加上了夜华和帝君的名字。女主白浅和凤九的妆容、服饰也受到了广泛好评,而两位眉间的花钿(diàn)更是为她们的颜值锦上添花。殊不知,迷住东华和帝君的花钿早在唐朝便已成为流行。

演员迪丽热巴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饰演凤九一角时的扮相。


花钿的起源与发展


据出土的文物推测,花钿最早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在湖南长沙小吴门外楚墓出土的彩绘女侍俑的脸上,有呈梯形的几排圆点,专家认为那是花钿的雏形。而文献记载中最早的花钿,则是在秦始皇时期。在唐代马缟的《中华古今注》中记载:秦始皇常常让宫内的女子“梳仙髻,贴五色花子,画为云凤虎飞升”,以此扮演神仙助兴,此处“花子”指的便是花钿。

《唐人宫乐图》


三国时期,“靥()钿”开始流行。“靥钿”是指在面颊上贴花钿,又叫“面靥”或是“笑靥”,那时候的人们认为有酒窝的才称得上是美人。于是,没有酒窝的女子将饰物贴于面颊两侧来代替酒窝,而有酒窝的女子便用饰物来强调。


关于面靥,还有一个典故。相传三国时期,吴国的太子孙和酒后无意将宠姬邓夫人的脸颊打伤,太医用白獭髓和琥珀为邓夫人治疗,但痊愈后却在脸上留下了斑斑红点。不料孙太子却觉得邓夫人这样更加妩媚、美艳。很快,宫中和民间便兴起了模仿这种红点的妆容。南朝简文帝萧纲诗曰:“分妆开浅靥,绕脸傅斜红。”——便是在形容这种妆容。

北宋仁宗皇后像

宋钦宗皇后像,靥钿”在唐朝依然盛行,宋高承的《事物纪原》中记载:“远世妇人喜作粉靥,如月形,如钱样,又或以朱若燕脂点者,唐人亦尚之。”而从宋代的这几位皇后像中可知,这种妆容一直到宋代都还在流行。


到了南北朝,梅花妆的出现使得花钿开始有了各式各样仿花的形状。而关于梅花妆,宋高承的《事物纪厚》引《杂五行书》中有一个典故:说的是南朝宋武帝刘裕的女儿寿阳公主,一日在含章殿前小憩。微风吹落殿前梅树上的梅花,其中有一朵正好落在公主的额头上,额头便被染上了花瓣状的印迹且难以洗去。宫中其他女子见公主的梅花印十分美丽,便争相效仿,剪了梅花贴于额间。五代前,蜀诗人牛峤的《红蔷薇》写道:“若缀寿阳公主额,六宫争肯学梅妆”,即是在说这个典故。

梅花样式的花钿


唐代是花钿的鼎盛时期,衍生出了各式各样的款式,贴的位置也不再局限于眉间,还出现在眉尾、鬓角、眼角等地方。

张萱《捣练图》(局部)

张萱《捣练图》(局部)


在晚唐,人们认为花钿始于唐朝的上官婉儿。据记载,上官婉儿曾得罪了武则天被罚施以黥面,后来为了遮盖伤疤,她便将饰物贴在伤痕处,却不料引起一阵妆容风潮。渐渐地,这种花钿成为了唐代女性的日常饰物之一。

张礼臣《弈棋仕女图》,墓绢画

《舞乐屏风》


我们在许多诗词和画作中,也常常可以看见花钿的身影。杜甫的《琴台》说道:“野花留宝靥,蔓草见罗裙”,便是在写卓文君以野花当假靥;杜牧在《代吴兴妓春初寄薛军事》中写道:“雾冷侵红粉,春阴扑翠钿”;温庭筠的《南歌子》又说:“脸上金霞细,眉间翠钿深。推醉惟知弄花钿,潘郎不敢使人催”。通过这些诗词,可见花钿在唐朝流行的盛况。

周昉《簪花仕女图》(局部)

周昉《簪花仕女图》(局部)

周昉《簪花仕女图》(局部)


五代十国沿袭了唐代的服饰与妆容,《花间集》中常有关于花钿的描写,如:“二八花钿,胸前如雪脸如莲。耳坠金环穿瑟瑟,霞衣窄,笑倚江头招远客”。五代十国不仅承袭了唐代的花钿,更让其有了创新。如有女子将花钿贴满面颊,欧阳炯在《女冠子》词里写到:“薄妆桃脸,满面纵横花靥 ”。

张萱《捣练图》(局部)


宋朝时,由于宋人以清新谈雅为美,艳丽的花钿逐渐消失,简洁的花钿成为主流汪藻在《醉花魄》中吟:“小舟帘隙,佳人半露梅妆额,绿云低映花如刻”。南宋时,朱熹提出“存天理,灭人欲”,女子要守贞洁,不再抛头露面,对于妆容饰物也不再如此重视。而到了元代,蒙古人当朝,花钿便渐渐淡出了历史的舞台。


花钿的颜色、材质与形状


花钿是将不同材料剪成各式各样的形状后贴于面上的,颜色以红、绿、黄三色为主,其中红色居多。

张萱《捣练图》(局部),其中捣练的女子额间的花钿以蓝绿色为主。

供养人像额间的花钿以红色为主


花钿的颜色还受到材质的影响。如金箔片闪耀出金色的光,还能反射出其他光线;黑光纸为黑色,相较金色更为沉稳大气;鱼腮骨为白色,洁净纯白如玉。特别的是有一种花钿被称为“翠钿”,是由各种翠鸟的羽毛组成的,呈青绿色,有着鸟禽羽毛特有的光泽。关于翠钿,许多诗词中都有提及,如唐代张太华的《葬后见形诗》中写道:“寻思往日椒房宠,泪湿衣襟损翠钿”。


甚至还有用蜻蜓翅膀做成的花钿,宋代陶谷所著的《潸异录》中说:“后唐宫人网获蜻蜓,爱其翠薄,遂以描金笔涂翅,作小折枝花子。”除此之外还有用纸、鱼鳞、茶油花饼、珍珠、螺钿、云母等做成的花钿。

演员杨幂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饰演白浅一角时的扮相。


这其中最受青睐的便是用金箔做的“金钿”。孙光宪在《浣溪沙》中写道:“腻粉半沾金靥子”;毛熙震的《后庭花》又说:“时将纤手匀红脸,笑沾金靥”。

演员迪丽热巴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饰演凤九一角时的扮相。


贴花钿的胶是一种名为“呵胶”的材料,一呵气便有粘性,且粘合力很强。古时的女子对其呵气并沾上少许的唾液,就能将花钿牢牢地粘在脸上。卸妆时只要用热水敷面便可卸去,十分方便。

演员杨幂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饰演素素一角时的扮相。


花钿不仅可以靠贴,还能用各色的脂粉和颜料涂在脸上,《木兰辞》提到的“对镜贴花黄”中的“花黄”便是花钿的一种。南北朝时佛教盛行,爱美的女子从涂金的佛像上受到启发,将额头涂成黄色,南朝梁简文帝萧纲的《美女篇》云:“约黄能效月,裁金巧作星”,指得就是额黄。

演员杨幂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饰演素素一角时的扮相。


除了多样的颜色,花钿的形状更是数不胜数,除了有梅花、菊花等仿花的形状,还有小鱼、小鸭等动物样式。简单的只有一粒圆点,复杂的有牛角形、扇面状、桃子样等。

演员迪丽热巴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饰演凤九一角时的扮相,她额间的是凤羽花形的胎记


古时候,不同的纹样搭配各式各样的妆容,而在现在的多部影视剧里,不同的花钿则能更好地突出人物性格。如演员杨幂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饰演凡人素素时,眉间是简洁的圆形花钿,体现人物单纯善良的性格,也更好地将“素素”一角与同是由她扮演的“白浅上神”和“司音”区分开。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剧照


演员范冰冰在《武媚娘传奇》中饰演的武则天,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妆容与服饰。登基后脸上的靥钿突出了唐朝的背景,也体现了人物位高权重的身份。

演员范冰冰在《武媚娘传奇》中的扮相


演员章子怡在《十面埋伏》中饰演的小妹形象深入人心,落梅样式的花钿不仅没有让她沾染风尘气,反倒充满了冷艳、美得不可方物的气质,体现出人物的隐忍、决绝。

演员章子怡在《十面埋伏》中的扮相


尽管已经过去了许多年,但相信大家永远也不会忘记巩俐在《天龙八部之天山童姥》里饰演的巫行云。她和李沧海对酒当歌、快意人生,却可爱不可得。额间的三瓣花钿与巩俐超凡的演技相得益彰,将巫行云的肆意与用情表达得淋漓尽致。演员巩俐在《天龙八部》中的扮相


由此看来,不论是在古代还是现代,花钿不光让女性更加美艳,也仿佛在告诉我们:美,是女性从古至今一直追求的东西。所以不管夜华和帝君爱的是谁,女生们都要为了自己变得更美哦!




精彩回顾:

孤独的结局,三生三世无人幸免。

肢体的艺术,为何美?

这本时尚杂志150岁了,她一生荣耀,一世经典。





[编辑、文/王梦颖]

[本文由《时尚芭莎》艺术部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