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丹:日藏林语堂《红楼梦》英译原稿发现始末

翻译学研究2018-04-15 12:22:38

此文已获作者授权,原作为正文《日藏林语堂<红楼梦>英译原稿考论》附录的形式发在《红楼梦学刊》2016年第2辑,第105-116页,正文:第73-104页,也将随后推送。欢迎大家下载、阅读、引用《红楼梦学刊》上的原文。

作者简介宋丹,南开大学博士,湖南大学外国语与国际教育学院日语系助理教授, 主要研究方向:日本文学及中日比较文学研究、《红楼梦》翻译研究。


 一、寻找契机

2013年初,我在做《红楼梦》在日本的译介与传播研究时,在日本推理作家芦边拓以《红楼梦》为蓝本改编创作的推理小说《红楼梦的杀人》的后记里,看到他罗列自己所参考的《红楼梦》日译本的名单中,有一部佐藤亮一译自林语堂英译"The Red Chamber Dream"的译本。[]。我当时非常吃惊,因为对于林语堂翻译了《红楼梦》一事,据我所知,我国学界基本上是持否定或者怀疑态度的。原因是林语堂的长女林如斯为《京华烟云》撰写的序言《关于<京华烟云>》中有这样的记载:“一九三八年的春天,父亲突然想起翻译《红楼梦》,后来再三思虑而感此非其时也,且《红楼梦》与现代中国相离太远,所以决定写一部小说。”[]

我马上作了调查工作。先是发现台湾学者刘广定曾经撰文介绍过他在日本看到了翻译家佐藤亮一根据林语堂《红楼梦》英译稿转译的日译本,此文后来收入他的专著《大师的零玉》中。2008年,上海的文汇出版社引进该书版权,以《大师遗珍》之名在内地出版,但当时并未引起学界广泛关注。然后,我在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和国立情报学研究所的两大网站上以「紅楼夢 林語堂」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发现的确有六兴出版社1983年出版的「林語堂編 佐藤亮一訳」『紅楼夢』四册本和第三书馆1992年出版的「林語堂編 佐藤亮一訳」『ザ・紅楼夢』单行本。于是,便通过日本古书屋网站购买了这两套日译本。两套译本内容一样,第三书馆出版的属于再版。

在日译本的译者后记里,佐藤亮一详细介绍了林语堂委托他将自己的《红楼梦》英译原稿在日本翻译出版的来龙去脉:

 

私が本書を訳出したいきさつは――。私が『北京好日』[](一九三九年)、『杜十娘』(一九五〇年)、『朱門』(一九五四年)その他の林先生の著作を翻訳出版した関係から、かなり以前から親交を重ね、先生が来日されるたびにお会いしていた。……

一九七〇年夏、私たち日本ペン・クラブの関係者が台北で開催された第三回アジア作家会議に出席して、当時中国ペンクラブ会長だった林先生夫妻と親しく歓談したが、そのときも古き中国に強いノスタルジアを抱く林先生は、いまやオリエントの良さは日本の京都に残っているだけだと、京都をこよなく愛しておられた。それから三年後の一九七三年十一月、香港の林博士から、十余年の歳月をかけて翻訳された英文の"The Red Chamber Dream"が届いた。つづいて数ヵ月後に訂正箇所を示した包みがまた届き、林先生はこれを二年ぐらいで翻訳して日本で出版してくれるようにとのことだった。

   私は責任の重大さを痛感したが、前からのいきさつもあり、先生の名訳をなんとか無難に日本文に移す作業を開始したが、訳文を進めるうちに疑問の個所や中国語の表現などの個所を、数十回に及ぶ文通で教えていただいた。私も教職や他の仕事も抱えて思うにまかせず時日が経過し、ついに林先生が一九七六年三月二十六日八十一歳で香港の私邸で永眠されたため、私はこの日本文訳書を先生の霊前に捧げる書とせざるを得なくなった。……[]

 

我翻译本书的契机——由于我翻译了林语堂先生的《京华烟云》(1939年)、《杜十娘》(1950年)、《朱门》(1954年)及其他著作的关系,多年以前就与先生过从甚密。每逢先生来日,都会碰面。……

1970年的夏天,我们日本笔会的成员出席了在台北召开的第三届亚洲作家大会,与时任台北笔会会长的林先生及其夫人交谈甚欢。林先生对古老中国怀抱浓浓乡愁,他说唯有日本京都尚存东方文化的美妙,因而对京都情有独钟。三年后的197311月,我收到了林博士从香港寄来的包裹,是他耗时十余年英译的"The Red Chamber Dream"。紧接着几个月后,又一个指出译文更正之处的包裹寄过来了,林先生希望我将他的译本用两年左右的时间翻译出来在日本出版。

我深感背负重任。由于之前翻译过先生的作品,所以还算比较顺利地开始了将先生的名译翻译为日语的工作。在翻译过程中,对抱有疑问之处和中文的表达方法等,与先生通信数十次请教。因为身兼教职,外加其他工作的干扰,我无法全身心投入翻译,眼见时光飞逝,先生最终于1976326日在香港宅邸与世长辞,享年81岁,我的日文译本也就只能供奉灵前了。……

 

佐藤亮一(1907-1994)是日本著名的翻译家。出生于青森县三户郡名久井村。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法学部政治科,毕业后先后就职于时事新报社、东京日日新闻社(今每日新闻社)。1939年,以每日新闻社中国特派员的身份,作为从军记者赴中国。1945年日本投降后,因可能携带中国共产党资料的嫌疑而被关进北京收容所,饱尝艰辛。19477月接到释放通知,于当年年底回国。回国后在每日新闻社出版局工作,并开始从事翻译工作。是日本翻译家协会、日本作家协会、日本文艺家协会成员。从每日新闻社退休后,任庆应义塾大学讲师、慈惠医科大学讲师、共立女子大学教授。曾代表日本出席第一届文学翻译家国际会议、国际翻译家会议、第三届亚洲作家会议等。1984年荣获国际翻译家联盟颁发的国际翻译奖。1988年至1994年担任日本翻译家协会会长。翻译了林语堂著或译的《京华烟云》、《朱门》、《杜十娘》、《匿名》、《红楼梦》、《中国传奇小说》,查尔斯•奥古斯都•林德伯格的《圣•路易斯号精神》,丘吉尔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赛珍珠的《大地》等大量英文作品,毕生著、译作达170余部。

由此可见,佐藤亮一是日本翻译界德高望重之人,又是林语堂诸多作品的日译者,因此他在译者后记中的讲述应该是可信的,况且又有日文转译本为证。至此,我基本相信林语堂的确翻译了《红楼梦》。但佐藤亮一没有提及翻译工作结束后,是如何处理原稿的。当务之急是寻找到林语堂英译《红楼梦》原稿的下落以彻底证明此事。


二、日本寻访

林语堂是1976年去世的,而佐藤亮一的日文转译本是在7年后的1983年才出版的,所以我最初推测原稿可能还在日本。后来才知道,这一貌似“武断”的推测恰好是我能找到日藏原稿的关键。个中缘故,稍后再述。

2014年年初,我被南开大学公派至日本早稻田大学文学研究科交换留学,得到了能在日本寻找原稿的便利条件。

出版日译本的六兴出版社创立于1940年,曾为日本出版业界的中坚力量,出版了大量文艺、学术类书刊,后因在泡沫经济时期投资不动产失败,于1992年倒闭。出版社这条重要的线索断了,接下来只能在佐藤亮一身上寻找突破口了。而佐藤亮一于1994年就已去世。我经过多方调查,找到了他生前的住址,前去探访时,却是人去楼空。虽知希望渺茫,但当时的我认为这是唯一的线索,因此后来又去过该地多次。终于有一次从一位热心邻居的口中打听到他的夫人佐藤雅子女士尚在人世,不过由于年岁已高,已入住老人院,无法与人交流,而且佐藤夫妇无亲生子嗣。我通过那位邻居辗转联系到了佐藤雅子的监护人,得知佐藤夫人已将丈夫的藏书捐赠给了某图书馆。与该图书馆取得联系后,馆员告诉我佐藤夫人为这批藏书所作的目录里,的确有一条「林語堂 紅楼夢 タイプ原稿」(林语堂红楼梦打字原稿)的记录,但由于佐藤夫人在捐赠时曾经叮嘱该图书馆,在她健在时,不要对外公开这批藏书,因此图书馆方面需要我提供佐藤夫人监护人的书面许可,方能阅读这批藏书。我想年事已高的夫人可能是担心藏书公布后,会受到外界的打扰,才有此叮嘱。

20148月底,经与监护人多次沟通后,我终于拿到了书面许可,前往该图书馆,看到了佐藤亮一的藏书,其中就含有总计860张的林语堂《红楼梦》英译原稿。

对于日本所藏的这份原稿,我在论文《日藏林语堂<红楼梦>英译原稿考论》中有详细的介绍与研究,故先介绍到这里。下面要提到的是还有一份修订稿的存在。

 


三、修订稿的存在

佐藤夫人在日藏原稿上面附了一纸留言,时间是19991112日。留言全文如下:

 

これは最初に送られたもので、すぐ訂正したものを送ってくださいました。訂正原稿は台湾台北市にある「林語堂記念館」に他の本と共にお送りしました。

台湾にいらしたら是非林語堂氏の記念館にお立ち寄りください。

 

这是最初寄过来的(稿子),后来马上又寄来了修订稿。修订原稿同其他书一起寄到了位于台湾台北市的林语堂纪念馆。

如果去台湾的话,请一定要去一趟林语堂氏的纪念馆。

 

佐藤亮一在日译本的译者前言里说“紧接着几个月后,又一个指出译文更正之处的包裹寄过来了。”看来,这“又一个”“包裹”里装的就是指佐藤夫人所说的修订稿。

为确定此事,我从图书馆回来后,对与佐藤亮一和佐藤雅子相关的文献重新作了调查。

佐藤雅子1928年出生于大阪,原名结城雅子。毕业于东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附属高等女学校的国语部。毕业后先后在出版社、演剧研究所工作过。1950年与佐藤亮一结婚。1953年,日本テレビ(日本电视台)建台时入职,成为该电视台第一位女主持人。1957年,辞职回归家庭,全身心支持丈夫事业。

佐藤夫妇共著了『翻訳秘話――翼よ、あれがパリの灯だ』[⑤]《翻译秘话——翅膀啊,那是巴黎的灯光》)一书。书中,佐藤亮一在「林語堂博士との出会い」(《与林语堂博士的邂逅》)一文中再次回忆了他受林语堂的委托翻译《红楼梦》的经过。[]而佐藤夫人在「地下鉄」(《地下铁》)一文中也提及了此事:

 

林語堂先生は『紅楼夢』を外国の人にもよく理解してもらえるように、あの長編を原作の雰囲気を残しながら、上手に読みやすくまとめられ、英文で原稿を書かれた。夫は一九七三年に林先生からタイプライター用紙に打たれた原稿を、ぜひ翻訳してほしいと依頼されていた。[]

 

林语堂先生为了让外国人也能很好地理解《红楼梦》,在保留这部长篇的风格之下,巧妙地将其归纳得简明易懂,并用英文撰写了原稿。1973年,林先生委托我丈夫务必把他用打字机打出来的原稿翻译出来。

 

芙蓉书房1996年出版的佐藤亮一翻译的《京华烟云》日译本『北京好日』的下卷,有佐藤夫人撰写的刊行寄语。这篇刊行寄语也提到了佐藤亮一翻译《红楼梦》的经过。而且其中有一条之前我没有注意到的重要线索,那就是提到了林语堂《红楼梦》英译原稿的下落:

 

九州大学の合山究先生のお力添えもあって、台北の林語堂記念館に『北京好日』『朱ぬりの門』『杜十娘』『マダムD』『紅楼夢』他、林先生著作の夫の訳本、大切なタイプ用紙の原著、写真、資料などをお収めして先生のご冥福をお祈りしている。[⑧]

 

在九州大学合山究教授的帮助下,往台北的林语堂纪念馆寄送了我丈夫翻译的林先生的《京华烟云》、《朱门》、《杜十娘》、《中国传奇小说》、《红楼梦》等作品的译本、打字机打印的珍贵的原著、照片、资料等,以祈愿先生冥福。

 

在日本的图书馆,我看到佐藤夫人把与丈夫相关的所有资料,包括书籍、原稿、照片、信件等都作了妥善的分类整理并放到一个个的纸箱里,且每箱资料都会留下说明性的文字。其中唯独没有与林语堂相关的照片和通信。看到这段记载,我终于明白佐藤夫妇不光是把林语堂《红楼梦》英译修订稿寄回了台北,而且是在九州大学合山究教授的协助下,把他们收藏的与林语堂相关的所有资料连同这份修订稿一并寄到了林语堂故居。


四、台湾寻访

看到佐藤夫人的留言后,我马上致电台北林语堂故居(林语堂纪念图书馆的现名)咨询,得到的答复是没有这批资料。但我不想就此放弃,201411月,我前往台北的林语堂故居找寻这份资料。很遗憾,最终也没能找到这份修订稿。

不过,这次寻访还是有一定收获的。我在查阅故居的一个编号为M06、名为“红楼梦相关研究资料”的档案袋时,发现里面有与佐藤夫人寄赠资料相关的一些线索。

首先,档案袋里有一封九州大学合山究教授写给当时的馆长杨秋明的日文信件。信是用很粗的黑色油性笔写在一张约A3纸大小的白色硬纸上的,写信时间是1988129日。从这封信中可知,合山究受佐藤夫妇的委托,将与林语堂相关的资料寄到台北,而合山究又委托当时台北医学部的陈秀云将这份资料转交给林语堂纪念图书馆。合山究在信中称「『紅楼夢』の影印原稿はまだ出版されてないので、貴重です。記念図書館に保管しておいて下さい。もし米国で出版社が見つかれば、それを使うことになるかもしれませんので。」(《红楼梦》的影印原稿尚未出版,非常珍贵。请保管在纪念图书馆。如果我能在美国找到出版社的话,可能会用到它。)这封信件后还附有一张约A4纸大小的白纸,纸上文字用蓝色水笔写成,是对合山究信件的中文翻译。合山究这封信证明了前述佐藤夫人在刊行寄语中的记载是真实可信的。

再者,这个档案袋里还有一张白色便签纸,纸上用铅笔记录了「紅楼夢 イントロダクション プロローグ 本文 1~41章まで  1.18.'88  整理 於東京 佐藤」(红楼梦前言序幕本文 141 1988.1.18 整理于东京佐藤)。这张便签纸应该是佐藤亮一或其夫人在把修订稿寄到台湾之前,对这份稿件所作的整理记录的原件。从这份记录看来,与初稿相比,修订稿并不完整,缺少第42-64章和尾声。

除此以外,还有两张比A4纸略大的纸上复印了一些信息,应该也是佐藤亮一或其夫人对原稿和其他寄赠资料所作的整理记录及相关信息。其中一张纸上复印了五项信息,包含上述便签纸原件所记内容,捐赠的日文译本的清单(含分别于1952年、1972年出版的北京好日各一套,『西域の反乱』《朱门》)、『紅楼夢』、『マダムD』(《中国传奇小说》)各一套),四条看似是日本翻译家协会会刊的发行信息,以及「林語堂先生写真 四種類計八枚」(林语堂先生照片四种总计八张),「翻訳に関する参考書簡 林先生よりの  佐藤亮一 合山先生経由」与翻译相关的参考书信 来自林先生 佐藤亮一 通过合山先生)这两条日文整理记录。另一张纸上复印了佐藤亮一名片的正反面(正面日文、背面英文)和两张便签纸的内容,其中一张便签纸上记载了RedChamber Dream Translated by Lin Yutang(1954年 昭和29 ニューヨーク new york 日本文訳 佐藤亮一 198083日 雨天 全部3,153枚(日本文)」(红楼梦 林语堂翻译 (1954年 昭和29年) 纽约 纽约 日文翻译 佐藤亮一 1980年8月3日 雨天 全部3153张(日文)),另一张便签纸及其下端记载的信息也大致相同。这张复印件的三处复印内容上各有一个佐藤亮一印章的复印痕迹。 

既然合山究的信件和佐藤夫妇对寄赠资料所作整理记录的一张原件与若干复印件都在故居,那说明林语堂的《红楼梦》英译修订原稿在1988年年初时,的确已寄到了故居。从合山究的信件被翻译为中文以及相关信息的复印件来看,当时接手此事的工作人员有专业的文物保护知识、通晓日语,而且对这份资料也很重视。这个人有可能是当时的馆长杨秋明,因为我在林语堂故居看到了他翻译的合山究研究林语堂的日文论文,可见他是懂日语的。

合山究是日本著名的中国文学研究者,也是研究林语堂的专家,还翻译过林语堂的《苏东坡传》和《八十自述》,现为九州大学名誉教授。我向他致电咨询此事,但由于年代久远,他已完全不记得此事。至于杨秋明先生,他是台北市立图书馆已经退休的馆员,曾经因为工作表现杰出而受到蒋介石的接见。林语堂纪念图书馆从1985年建馆至1999由台北市立图书馆负责经营。我委托台北市立图书馆的人事室联系上了杨秋明的家人。遗憾的是,杨先生的家人称他已得重病住院,谢绝拜访。我又委托台北市立图书馆转交咨询此事的信件给杨先生的家人,但音讯全无。

在林语堂故居,我不仅查看了文物清册,而且还获得允许,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进入文物储藏室仔细查看每一份文物,但都没有发现这份原稿,看来稿件仍在故居的可能性很小。

林语堂故居从1999年起改由台北市文化局管理,台北市文化局先是委托了佛光人文社会学院经营至2005年,2005年后又委托东吴大学经营至今。现在的工作人员对此事毫不知情。我还联系了林语堂的秘书黄肇珩女士和台湾研究林语堂的学者秦贤次先生等人,但他们对此事均不知情。也曾发邮件给现居美国的林语堂的三女儿林相如女士,但没有收到回复。

这份修订稿现在何处,已无从得知。好在日藏原稿除开头的作者自序部分有两页左右的译稿遗失之外,堪称完好。我仔细比对了佐藤亮一日译本的正文与日藏英译原稿,基本上是能逐句对应的;而且从佐藤亮一在这份原稿上所作的翻译笔记看来,他就是以这份原稿为底本进行翻译的。可见林语堂的修订稿应该只是对个别词汇与表达作了修改,改动幅度不大。

修订稿只有41章,并非完璧。但即便如此,其价值也是不容忽视的。而且,随修订稿一起寄回台湾的还有林语堂与佐藤亮一的所有通信、照片及其他资料。其中,应该就含有林语堂委托佐藤亮一翻译他的《红楼梦》英译稿的信件和前述佐藤亮一提到的两人关于《红楼梦》翻译问题的数十次通信的信件。这些信件或许能帮我们解答为何林语堂没有自己联系出版社出版这份原稿,而是委托佐藤亮一翻译为日文在日本出版的疑问;同时也是研究林语堂翻译工作的第一手文献。在此,我呼吁有识之士行动起来,共同寻找寄到台湾的这份修订稿及相关信件资料的下落。

 

五、后话

现在想来,如果我最初不是判断原稿还留在日本,而又看到佐藤夫人为『北京好日』撰写的刊行寄语的话,那我就会认定稿件已经寄到台湾,因而就只会去台湾寻找,而不会发现日本所藏的这份原稿了。

由于佐藤夫人对图书馆的嘱托,图书馆目前尚未对外公布连同这份原稿在内的佐藤亮一的所有藏书资料。我后来拜托她的监护人,想在回国前见老人一面,争取获得老人的同意,对外公布这批藏书,但遭到婉拒。图书馆方面也写信联系了监护人,却一直没有收到回复。我会一直与图书馆保持联系,一旦可以对外公开这批资料,将第一时间告知学界。最终希望能与学界同仁一道努力,出版这份原稿,让世人得以目睹大师遗珍。

 

(致谢:感谢佐藤雅子夫人,多亏了她的贤明,日本的图书馆才得以保存林语堂完整的《红楼梦》英译原稿,使后人能有幸目睹大师遗珍的全貌;感谢佐藤家的邻居、佐藤夫人的监护人、日本图书馆的馆员、林语堂故居的工作人员、台北市立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对我的热心帮助;感谢我的博士导师、南开大学外国语学院日语系刘雨珍教授,正是在老师无私的鼓励与支持下,我才能在机会渺茫的情况下,坚持不懈地寻找这份原稿,并最终得见真容。)

 


注释

 

1 芦辺拓『紅楼夢の殺人』、文芸春秋社2007年版,第441頁。这部推理小说于2006由台湾远流出版事业股份有限公司翻译出版,译者为黄春秀;于2008年由大陆的群众出版社翻译出版,译者为赵建勋。台湾版和大陆版均将书名译为《红楼梦杀人事件》,前者翻译了芦边拓的后记,后者没有翻译。

2 林如斯《关于<京华烟云>》,参见林语堂《京华烟云》,张振玉译,时代文艺出版社1987版,第1-3页。

3「北京好日是佐藤亮一翻译的《京华烟云》日译本的书名。

4『紅楼夢』④、林語堂編、佐藤亮一訳、六興出版社1983年版、第248-249頁。

5「翼よ、あれがパリの灯だ」是佐藤亮一为他翻译的查尔斯·奥古斯都·林德伯格的《圣·路易斯号精神》日译本所取的日文书名,对于这一书名,他本人一直引以为傲。

6,7佐藤亮一、佐藤雅子『翻訳秘話』、恒文社1998年版、第55171-172頁。

8 佐藤雅子「刊行に寄せて」,参见林語堂『北京好日』、佐藤亮一訳、芙蓉書房1996年版、第575頁。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