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的三生三世(上)

千悟有道2018-12-02 08:55:20

2017年的比特币无疑是最耀眼的资产,12172万美元的价格相比年初已经增长了逾20倍,而随后又开启了暴跌模式,并依然有可能在短期继续跌破8000美元。

做为加密货币的老大哥,几百万人参与的交易品种,其内在价值到底几何?

是媒体宣称的二十一世纪的郁金香泡沫,还是币圈鼓吹的数字时代的全球货币?

要试图搞清楚这个问题,涉及技术、经济、政治、历史,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里仅以一个观察者的身份,力求摒弃预设立场,来尝试对这个问题进行一些思考和梳理

 

比特币的前世

 

比特币从诞生到如今,从发明者中本聪到如今那些把其当做一种信仰而参与其中的一众群体,其核心无外乎其实现了哈耶克所设想的《货币的非国家化》,即比特币实现了由非政府发行和垄断的一种货币,从而避免政府由于各种经济危机和财政需要而无法克制的货币滥发。哈耶克认为“如果说我们确有可能得到一种健全的货币,那肯定不是来自政府:它将是由私人企业发行。因为向公众提供一种他们能够信赖、愿意使用的健全的货币,不仅是一项极为有利可图的生意,而且,这种制度也能对发钞者施加一种纪律约束,而政府是从来不会受到这种约束,也从来不会受其约束的。”


2000-2016人民币M2变化


确实,无论是美元、欧元近十年的量化宽松,还是人民币2000年开始10余倍超发,各国央行都无一例外的将印钞机作为解决各种内生外生经济危机刺激经济的最直接手段。那么私人发行货币,是否如哈耶克设想的由于自由市场的竞争和约束而在避免滥发导致的通货膨胀上先天优于法币?其实,历史上也有过这样的实践。

 

西汉时期,新政权财政羸弱,汉高祖推行私铸钱币,而后为解决汉高后时期的通货膨胀,汉文帝再次推行私铸并约束了含铜量。起初,通货膨胀迅速得到改善,但究其原因是有限的铜产量和铸币含铜量约束了市场中货币的投放量,而不是所谓自由竞争使然。到了汉景帝时期随着经济生产力增长和私铸以及郡国铸币的泛滥,当然其原因也有七国之乱的政治因素,通货膨胀又重新出现,并最终在汉武帝时收回了全部铸币权。

 

美国曾在1836-1866年也有过从地方政府到私人银行甚至公司、个人都可以发行货币的自由银行时代。期间全美总共发行了8000种左右的美元,并且具然含有大量的各种假钞。到1866年粗略统计有约18亿美元的各类纸钞流通,假钞甚至占据了通货的三分之一。不可忽略的是,这期间国家财政部也没有停止发行政府债券,并且由于应对南北战争的财政需求,从1862年起法定货币即“绿钞”开始被大量发行。

 

这个时期应该是更接近哈耶克所设想的私人货币竞争状态。而反思其不能成功遏制通货膨胀的原因,这就涉及到另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提出的货币数量论。在同一个市场中流通的货币无论有几种,其总量共同构成了货币供给量。任何一种新货币的发行,哪怕只有一美元,实质上都造成了货币总量的增发,使得其他货币都形成了贬值而这同样也是比特币面临的一个巨大考验,后面也会详述。因此,绝对自由竞争货币市场中的每一个发行方只有不断增发自己的货币才可能保持其在流通总量中的占比,从而维持市场份额。但显而易见的是,这其实只会对通货膨胀更加推波助澜,在不受限并且信用缺失的私人发行的多元货币竞争机制下是不存在良币的。



当然,哈耶克对于私人部门的信用准备和限制同样认为是有必要的,而无论如何,“历史基本上就是政府制造通货膨胀的过程”是近代历史的客观事实。只是在谋求货币发行去国家化的思考中,由于现实的局限使得哈耶克没有更好的选择。

 

弗里德曼曾在晚年提出一种设想,即使用某种自动化装置按程序来发行货币,从而建立比国家信用更可靠的货币。所以,相对于哈耶克,中本聪更像是弗里德曼的信徒,看看比特币的设定:总量2100万枚,符合弗里德曼最重要的结论——社会对于货币的需求量是相对稳定的;每四年可挖出的货币量减半,实际上从20211月开始,比特币的矿产量,可以看做是货币供应量的年复合增长将低于2%,这也基本符合弗里德曼对于有计划的微弱通货膨胀是合理而必要的看法。

 

但最关键之处,在于互联网时代的比特币,由于采用了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从发行机制上创新性的解决了政府垄断和非政府部门信用的问题。从这点上讲,这次的实践确实是全新的。



比特币的

 

区块链技术简单说,就是采用分布式记账方式使得网络中每个参与者都可以验证和记录一系列的交易账本的有效性,从而达到几乎不可篡改的信用记录,比特币在应用中对验证账本速度最快的参与者授予一定数量的比特币,也即完成一次所谓成功的挖矿。这样,每个参与者都是比特币交易的见证者,也都有权利参与新比特币的发行,这种严格受限的发行机制是对参与矿工公平的保证。

 

那么,从2009年第一个区块的比特币被挖出开始,到如今大概有1600多万枚比特币被挖出,过去的这9年时间,是什么支撑了比特币的市值几百万倍的不断增长呢?我有位同学是新晋的数字货币分析员,同时是国外某区块链创业公司的股东,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玩比特币就要有情怀”,对于这种情怀他也解释为对政府垄断的金融中心化的不满。

 

由于比特币的发明者中本聪是一群被称为密码朋克的技术极客中的一员密码朋克是一群倡导大规模使用强密码术以保护我们的基本自由免遭攻击的活动家,维基解密的阿桑奇Facebook的创始人之一肖恩帕克都是其代表人物),并且其理论和技术基础也是在这个群体中积累发展出来的,所以在比特币最初的时期,其发展的力量更多来自于IT程序员群体、数码极客和无政府主义群体的认可。


密码朋克的大牛们


在这些人群中,比特币的去中心化特性,使其对比特币产生了坚定的信仰,这些人从接触到比特币开始便坚定的持有,即使增值十倍百倍也不卖出。但正是早期中长线持有者的大量存在,将比特币打造成一种兼具投机和投资性的优质交易品种:在投机性上,无国界的全网交易为其提供了同等条件下尽可能多的潜在交易客户,降低了交易的机会和时间成本,同时大量的实质上的限售份额大幅降低了实际流通盘;在投资性上,坚定的持有者对于新晋的投资者是最直接的价值证明,同时他们也愿意将比特币的理念传播给有兴趣的新人。

 

这样,不断增长的各类资金涌入相对稳定的流通份额,水涨船高一般的不断推升比特币的价格,这样的情况维持几个周期后,比特币市场就又拥有了一个逐渐强化的新的增长动力,即股票市场所说的赚钱效应。到这个时候,市场中新涌入的大量资金以投机目的为主,交易量快速放大,换手率也越来越快,并且,带动整个数字货币市场都进入了交投活跃的状态。是的,现在的比特币市场就是处于一个典型的投资过热阶段。

 

说到泡沫,最为人们熟知的就是17世纪的荷兰郁金香泡沫,从1634年直到1637年结束,郁金香经历了3年愈演愈烈的泡沫增长,泡沫的最后一年有的品种涨幅高达59倍。郁金香泡沫的形成被普遍认为有三个条件:1、需求增加,商人囤积和培养滞后造成供给不足;2、货币供给处于快速增加的阶段,即流动性过剩,市场有大量资金有投资需求;3、出现了期货交易市场,为投机提供了更低的交易成本。对比如今的比特币市场,特别是比特币诞生至今的整个生命周期都处在全球印钞机开足马力的时代,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那么比特币的疯狂增长只是又一个脱离了价值基础的郁金香泡沫么?


答案是:并不是。具体我们下篇继续聊。



欢迎关注: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