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的三生三世(下)

千悟有道2019-04-15 12:17:38

除了郁金香泡沫,离我们最近的就是2000年前后的美国互联网经济泡沫。从九十年代中期开始的互联网泡沫推升纳斯达克股指增长五倍,2000年泡沫破裂后的七个月内股指跌幅超过了75%,蒸发市值达五万亿美元。然而与郁金香泡沫不同的是,十七年后的今天,尽管经历了08年经济危机,新晋的网络科技巨头们也都超越了当年泡沫巅峰的网络企业市值,并依然在新一轮科技革命中在各个领域扮演着领头羊的角色。从这两个例子的对比中可以看到,公开市场的炒作投机不可避免的会造成投资快速过热和资产泡沫,泡沫的周期是遵循资本市场的规律,而价值创造周期遵循的自然是市场经济的规律。所以也许泡沫的周期较长,正如凯恩斯所说“市场非理性的时间可以长到让你破产”,但在泡沫破裂后,更漫长的才是价值回归的过程。


 

(三)比特币的价值回归

 

比特币过去的九年从几美分一枚一路涨到如今一万多美元,毫无疑问存在投机炒作的因素。如果按市值来看,作为市场份额较为集中,具有被操控条件的交易标的,在100亿美金之下时,纯粹理解为一个投机和被操纵的泡沫品种也完全可以。仅拿A股对照,市值100亿人民币以上的企业超过1200家,500亿以上的也有超过160家,这里面有多少主要靠讲故事、做财报搞资本运作而缺乏核心价值、成长价值和造血能力的企业,相信不是一个小数目,何况一个全球交易品种,达到这个高度还是完全有可能的。

 

但是,如今比特币市值超过2000亿美金,流通市值也超过1000亿(除去未被挖出和丢了的以及中本聪最初挖出的几百万枚),哪怕在全球企业市值排名中也可以稳稳排进前20名。在公开交易市场中这样的级别不可控因素就不是那么好掌控的了。事实上,比特币也已经经历了四轮的暴涨暴跌,有时跌幅甚至高达90%现在声名显赫的矿机生产商和大矿主比特币大陆也因为暴跌而几近破产,但目前为止,每次它都能走出阴霾再创新高,这里面就必然有值得探究的内因。

 

那么,除了投机需求外,比特币现阶段可能的内在价值是什么?首先,作为货币来讲,我们都知道其最重要的职能是在商品交易中充当一般等价物,此外还有流通、价值储藏、支付、世界货币等职能。以此来对照比特币,无疑其还不具备完全的货币属性,这与大批比特币的拥护者的期望值以及不负责任的币圈舆论相比,相去甚远。各国央行无一例外对其都采取非常谨慎的态度,除了承认其是一种资产形式外,几乎都认为其存在着巨大的泡沫和投机性,只有极少数在讨论作为一种支付手段的可能性。当然,货币本身也是一种商品,至少比特币已经具有了商品属性。

售价超20000人民币的蚂蚁矿机


关于支付,其实早在2011年,支付解决方案便已落地,据说目前世界上支持用比特币结算的商家有数万家,也包括星巴克这样的知名商户,并且美国加州在去年签署通过的AB-129法案也同意将数字货币作为加州的合法支付方式(州法案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尽管如此,我们依然从来没有听过任何关于比特币支付达到了多少交易量,或者在各种市场的支付手段中占比达到多少的报道。根本原因,在于其币值几乎从来没有稳定过。如果一个货币有快速升值的预期,没有人会把它换成价值固定的商品,相反,也没有人愿意一直持有和使用有快速贬值预期的货币。人民币在过去两年中举世瞩目,国家为了稳定汇率预期简直什么法子都用了,年波动率也不过6%-7%。而比特币即使在相对稳定的阶段,日均波动也能达到这个水平,每年更是动辄十倍的增幅。

 

你根本无法想象这样的货币可以被当做支付手段而广泛应用,除非……是在黑市交易中。丝绸之路Silk Road可能是网络黑市中最有名的网站,在2013年秋天被FBI查抄之前,年交易额达10亿美元,其全部交易采用比特币支付。在黑市交易中,交易过程快速和逃避监管、匿名且无法追踪是最重要的条件,而比特币完美的解决了这些痛点。除了丝绸之路,依然存在大量的生存于暗网并以比特币交易的黑市网站。全球黑市交易规模没有一个较为准确的统计,但由于黑市主要交易商品是各种毒品,所以估计交易规模在上千亿美元。

 

然而,仅仅如此的话,依然不足以匹配比特币的估值。其实,全球交易的比特币还有一个重要的应用,就是跨国资产转移,这里面既有正当需求也天然的满足了洗钱的需要,理由参见黑市交易部分。据IMF统计,全球洗钱的规模已超过全球GDP总量的5%,总规模近4万亿美元。显然,市值较为庞大和拥有去中心化特点的比特币,在逐渐被广泛熟知后,在洗钱的应用上也必然会日益增长,由此预估其市值上到万亿美元也不是没有可能。

 

除此之外,避险也是比特币另一个天然的功能。事实上,20132月比特币在两个月内从20多美元大涨十倍,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3月发生了塞浦路斯银行危机,吸引了大量的欧洲避险资金的涌入。

 

现在我们基本可以基于以上事实得到现阶段比特币的应用组成了。

高频应用:投机炒作,黑市交易货币,洗钱和跨境资产转移工具;

低频应用:避险资产。

有应用场景就必然具有价值,并且不管我们是否愿意承认,以上这些都是不完美的人类社会实实在在的刚需应用,并且看似也会长期存在下去,而应用的市场规模决定了比特币价值的潜力。


如果说现在比特币90%的价格是泡沫,剩下的10%从他的应用来看也确实不是无本之木,并且它在现有应用中的市场潜力也足以对应现在100%的价格。尽管我相信这其中大部分应用不是中本聪的本意,但是可以说现阶段的比特币就是一个具有高度投机属性,并主要依托于灰色和黑色经济应用的,具有部分价值储藏功能的超主权资产。这也是其经历数次炒作周期后依然能不断恢复并创出新高的根本因素。

 

说到这,看似实在不好评价比特币的未来是光明还是黑暗,其实,两者兼具才是一切事物的本质,当其没有获得阳光的温暖时,只能在黑暗中野蛮生长。比特币就是这样一个数字时代生命力极强的新物种,只要还有人愿意用,他便会与互联网同在。

 

(四)比特币的未来

 

辩证法告诉我们,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那么世界货币的阳光何时才会真正照进比特币的世界呢?相比于预测时间,更现实的是讨论一下属于光明的机会可能会在哪里。

 

这里需要重温下货币的本质,比较具有代表性的观点认为本质是信用,而弗里德曼认为,货币的本质是共识,其实这两者并不矛盾,货币的信用背书也是为了塑造一个社会共识,显然共识一说更加深入和彻底。现在比特币还不能称为货币,但作为资产的价值基于前文所述的几个重要灰色系应用是不可否认的。当这部分事实成为广泛共识的时候,共识的合理性就会被强化,并且与其货币属性关联但尚未成为事实的预期也会逐渐成为共识;而只有当共识的预期,长期不能成为事实的时候,共识才会再次被打破。

 

刚刚卸任的美联储主席耶伦指出比特币高度投机的资产在支付系统中扮演‘非常小’的角色这既不是稳定的计价工具,也不是法定货币”,新一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曾表明“加密货币的数量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是挺重要的,但是,它们现在还不够分量。”

 

耶伦在听证会上被抢镜


大佬们的话其实都很简明扼要,比特币要想成为事实上的货币,必须要同时满足几个前提条件,有的前面也提到过:币值稳定、支付应用广泛、总量上规模,而这几个条件也是相辅相成的。

 

首先是总量要上规模,多少规模呢?在谈这个问题之前,需要再简单说明一个关于货币流通的问题。在上一篇中,我们曾提到,根据货币数量论可知,在同一个流通市场中,任何新货币的发行都会造成实质上的货币增发,从而不同程度的影响货币供给量。比特币作为一个无主权(说超主权也可以)货币,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讲都是外币,如果直接大量进入到市场中流通,毫无疑问会制造严重的通货膨胀压力。举个身边的例子,我们无论去哪个国家旅游,也不能超限额随便带外汇进出,就是这个原因。所以,类似于我们的外汇管理局这样的部门就必然将比特币视同外汇进行管理,至少也要做好统计,好方便央行通过准备金等手段调整货币供给量。

 

也就是说比特币即使符合币值稳定的条件,也不能直接在法币存在的情况下大量的直接流通于市场。直接接受比特币为合法代币更是痴人说梦,但另一方面一旦比特币自身满足了货币应用的条件,一刀切的管理很可能继续滋长其负面效用,毕竟谁也无法完全禁止它。那该如何解决,有一个方法就是按照央行对外汇或者黄金一样的管理方法进行资产储备,市场中可能会有小部分流通,但更多的还是换成法币交易,而其在国际支付中的高效流动才是它的主要优势。事实上,现在大部分支持比特币支付的商家也是通过与第三方数字货币平台合作,由其兑换成法币后再支付给商家完成交易。

 

那么,既然谈到资产储备,就可以来讨论比特币的总量了。参考国际储备的主要标的资产规模,人民币就不提了,黄金约8万亿美元,美元M2存量12万亿,欧元11万亿,日元合约9万亿美元,英镑合约不到3万亿美元。与其相比,比特币至少也要再有二十倍以上的增长才有资格。对比前文比特币的应用价值潜力,最高不过万亿,这之间的沟壑除了需要更大范围的投机来助推之外,另一个机会在于非主权金融机构的持有和投资。

 

此外,在迈上国际储备资产和世界货币的阶梯之前,比特币更多的机会可能在于作为避险资产而得到认可和成长。在过去的经验中可以看到,前有塞浦路斯,后有津巴布韦和委内瑞拉,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国家,都助推了比特币的阶段性走高,甚至有可能直接代替法币的部分流通功能。

 

至于币值稳定,首先我们可以明确各国央行对于法币汇率的管理,实际上是对汇率预期的管理。那么比特币币值稳定的实现,自然是需要市场对其价值的预期趋于稳定并与其价格趋于一致。可以想象,在大多数人还不了解比特币,参与交易群体本身对其价值分歧巨大,并且交易主体也是以投机目的为主的时候,币值稳定也就无从谈起。当然这是一个动态的实现过程,而稳定的量化衡量标准至少也要靠近黄金的波动率水平。

 

至此,我们可以尝试总结下未来比特币价值成长的机会和打破价值天花板必需经历的标志性事件:


  • 首先比特币需要一轮或几轮更高的市场炒作做为其价值实现的规模基础;

  • 比特币期货、权证等衍生品种的出现和种类的增长会进一步扩大参与比特币经济的资金规模并逐渐促进市场对其价值的发现;

  • 私人金融机构会根据其市场表现,先于主权金融机构对比特币进行投资,并持续发展;

  • 各国央行开始切实重视围绕比特币进行的洗钱犯罪,全球比特币交易所强制纳入政府金融监管;

  • 世界各国的局部金融危机、政治危机会刺激比特币的避险功能,并得到从价值储藏转而接管经济混乱地区法币功能的机会;

  • 当比特币币值波动趋于稳定时,支付应用开始逐步显现和普及,这可能从跨境商业活动开始;

  • 当币值接近并且稳定于约20万美元之上时,比特币会得到主权国家实质性考虑将其作为国际储备资产的机会;

 

如果最终比特币跨越了这一系列路标,那么其第一个比价资产就是8万亿美元的黄金,比特币的币值目标就是50万美元。是不是看上去还是蛮期待的?其实上面每一步的难度都好比意味着让1.5万亿的余额宝规模再扩大一倍。

 

最后,比特币也存在一些先天问题,面临一些来自自身和外部的其他挑战。这些问题对其今后的影响也是至关重要的,这里也简单罗列下。

 

首先,最多的声音是关于数字加密货币的发行问题。目前市场上这样的数字币有上千种,并且还在不断产生,直觉上这似乎必然削弱比特币的独特性,但无论是使用比特币源码的山寨币还是经过改良或原创的其他数字加密货币,由于路径依赖效应,都几乎难以接近和达到比特币的市场认同程度。部分定位于特定应用的数字货币,或许还存在一定的价值成长空间,但就总量和应用范围而言都必然难以成为比特币的挑战者。现阶段整个数字货币市场更像是一个大赌场,其他的数字货币绝大多数都是毫无价值可言的搏傻游戏。


一种存储交易数字货币的硬件钱包


真正的挑战者其一可能来自于比特币的分叉币。分叉币是由于比特币的开发维护组织和使用者、矿场由于在交易安全、交易速度等方面无法达到共识而在主程序运行中分裂出来的用新算法完成交易、挖矿的数字货币。这也是比特币自身的先天问题,涉及的技术原理比较多,简单概括来说,就是现行的算法在单位时间内记录处理交易的数量很有限,导致交易效率非常慢。现有的解决办法都会存在秘钥安全隐患(私钥是交易比特币必须的密码,本质上是32个byte组成的数组,保障私钥安全和记住私钥都是纯技术活),或者部分用户未及时升级而被踢出网络的问题。就目前来看,升级区块大小而提升交易速度的比特币现金BCH是分叉币中表现最好的。

 

另一方面潜在的挑战就是各国央行在对待数字货币上的研究和态度,目前已经有荷兰、澳大利亚、迪拜、俄罗斯等国有意研究发行自己的法定数字货币。我国也从2014年便开始研究区块链相应技术,并且也有了一些可行性设想。目前来看,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筹备组组长姚前的介绍,央行基于区块链的加密货币更可能是会采用私有链,而非比特币的公有链,主要功能区别就是记账、发行会有权限之分,交易记账可以去中心化,发行监管依然是央行控制的中心化,并且能够追踪所有数字货币的历史用途。听上去确实有优于比特币的地方,但其本质和法币没有太大区别,这是肯定的,不过依然会对比特币造成巨大的利空。很简单,正如现在加密货币经济的参与者只有很少一部分了解去中心化对货币发行的意义一样,当央行推出加密货币之时,市场中的绝大多数人也会认为比特币在技术和形式上将不再具有独特性,也就无法获得对货币而言最重要的信用共识。不过,也因为这种本质上的差异,不灭的比特币依然会永远在黑暗中窥伺法币的弱点,随时准备卷土重来

 

至此,关于比特币就算基本聊完了,价值几何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判断。不过对于实现比特币去中心化应用的技术——区块链技术而言,可说的还有很多,如果说互联网革命性的提高了人类的信息传递和经济运行效率,那么区块链很可能将革命性的颠覆人类社会的顶层设计,有机会再慢慢聊。

……


【上篇】

比特币的三生三世(上)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