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眼”是扯蛋 ——《红楼梦》与东北话之七十五

方言票友2019-05-14 14:01:02

恼怒,花开并蒂,分立而成激恼与激怒。如:

 

“‘零收益’理财产品激恼投资者”。——新浪(2008年3月3日)文章标题

 

激恼,尹世超主编《东北方言概念词典》(黑龙江大学出版社 2010年)作“急恼(jī nao)”,并释为“发怒,恼怒”

 

“发怒,恼怒”,当属应“激”,而非应“急”。“急”中生智,不好么?为啥偏要生“恼”呢?

 

“急恼”之“急”,显然是个白字。


 

“急恼”之后,还有“急眼(jī yǎn”,俩目(ma)都是白字。

 

“他一急眼,连脸都变色儿了。”——尹世超主编《东北方言概念词典》。脸变色”,乃应激“颜”变,非应急“眼”变。所谓颜面,也称脸面,并非“眼”面。是不是这么个理儿?

 

脸红脖子粗,乃激颜(jī yǎn)之典型表征。因此,激颜,有时戏作“激颈(gěn)子”。“颈(gěn”之语音,在东北话中,有“羹(gēn)匙儿”和“才更(gēn)子”可鉴。“才更(gēn)子,也作““才更儿(gēngr”。

 

陈刚《北京方言词典》(商务印书馆 1985年)中,与“急(jí)脸猴儿”同义之“急(jí)眼猴儿”,应为急“颜”猴儿之讹。而此处之“急”,均应为“激”之讹。


 

激(jī),骜(náo),在北京话中分别变读为“jí”和“nāo”,说明声调在不同地域的变化有时候是逆向的。

 

骜(náo),从马,字形字义都有“驰骋”可鉴。但,尹世超主编《东北方言概念词典》作挠(náo)”,陈刚《北京方言词典》作“挠(nāo)”。一个白字,俩目声调而已。

 

骜,“并牛刀切,音敖”;“又牛召切,音鏊”。——《红楼梦》(新疆人民出版社等 1995年)。北京话和东北话将其读作“nāo”或“náo”,足见方言的奇妙。反之,如果读作“ào”,闻者势必懵圈。

 

再说东北话“颜(yǎn”之声调,在尹世超主编《东北方言概念词典》中,有“国(guǒ)”和“毛(mǎo)”俩字儿为证。

 白字“急(jī/jí)”之病根儿,可以追溯到《红楼梦》。

 

贾母明知是为黛玉而起,欲要告诉明白,又恐气急生变。”“……病源是悲喜激射,冷暖失调,饮食失时,忧忿滞中,正气壅闭:此内伤外感之症。”——《红楼梦》(新疆人民出版社等 1995年)第九十八回,关于宝玉病情的两句话,“悲喜激射”中,已经包括“忧忿滞中,正气壅闭”,亦即包括“气急生变”之“气”。所以,“气急生变”之“急”,应为“激”之讹。


 

狗急跳墙,是明智;兔急咬人,是疯狂。兔子的胆,哪有狗胆大。狗都跳墙咧(lie/le),兔子不但不跳,反而冲上去咬人,是不是找死啊?

 

咬人的,摭(zhǐ)定是“激颜”的兔子。被人抓住,面临刀俎,咬人一口,摭不定还能逃脱。这正是:

 

狗狗着急跳墙,兔兔应激咬人。

 

 

 

 ①方言相关内容,依据拙作《东北方言注疏》(白山出版社 2016年②谨向所用网络图片的作者表示感谢!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