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人物——秦可卿之死

书生白话2021-09-13 16:51:24

她,是红楼女儿,位列金陵十二钗之一;她,袅娜纤巧、温柔和顺、睿智聪明,十分惹人注目。但她却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像那瞬间的流星一样,在夜空中放射出耀眼的光辉后,刹那间又消逝的无影无踪。只留下扑朔迷离的生生死死、爱恨情仇,如同迷雾般的故事,和说不清的谜团,让我们费尽思量地揣测着,思索着。她就是金陵十二钗之一的秦可卿。

 

秦可卿,是宁国府长孙贾蓉的老婆。首先,关于她的身世就是来历不明,那秦可卿是营缮司郎中秦邦业从养生堂抱养的女儿,可以说她是一个不知道亲生父母的女孩子。其次她的婚姻也是让人思量。她的婚姻书中只是一笔带过,交代因秦邦业与贾家素有此瓜葛,嫁给宁国府长孙贾蓉为妻。显然,她与贾蓉的婚姻,没有走四大家族联姻的传统方式,只是官宦之间普通的结亲。可这位出身不详,又是来自清寒之家秦可卿,却嫁入声名赫赫公侯之家的宁府,这的确让会人产生疑惑。而看似普通的秦可卿,却是那一品诰命夫人贾母眼中的重孙媳妇之中第一得意之人,深得贾母及府中各色人等的欢心,就连泼辣高傲的王熙凤都视之为知己,又让我们费解了。而秦可卿她又是突然患病和莫名其妙地死亡,更让我们充满疑惑。而她死之后,婆婆尤氏又忽然抱病不出,丈夫贾蓉也不见踪影,唯有公公贾珍却哭成泪人一般,为其大办婚事,甚为轰动,这又为留下许多难以让人费解的种种故事。

 

可以肯定是曹雪芹笔下的秦可卿,是经过二次创作修改而来的。根据脂砚斋的批语,我们得知在红楼梦原先的文本中有“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回目与情节,我们推测曹雪芹原来是要把秦可卿描写成“潘金莲”那样的风流女子,里面也有一些比较露骨的情节描写。后来,脂砚斋认为这样描写不是特别的好,劝说曹雪芹对人物和情节进行了删改,曹雪芹则进行了二次创作,将秦可卿“淫女”的形象进行了修改,成为现在我们看见的长孙媳妇的形象,一些露骨的情节和与之关联的故事也随着删减了,只剩下现在我们看见的几回之间关于秦可卿的文字了。所以,我也只能就仅有的文字,对秦可卿之死展开一些浅显的研究与分析。

 

要想分析秦可卿之死,还给先从秦可卿的容貌说起了,从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中,我们得知秦可卿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可以说秦可卿是红楼梦中数一数二的绝世美女。所以处于青春期的宝玉,才会在性梦中遇见她,把她当做性幻想的对象。但也正是她美艳的容貌,才会被公公贾珍垂涎,引发后来的故事。而从秦可卿屋内的摆设的介绍,如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侞的木瓜,以及了西子浣过的纱衾,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等等。显然这些描写是作者的夸张叙述,无非为了烘托风月的气氛以及后面的风月故事。

 

造成秦可卿之死直接原因,就是她与公公贾珍的乱伦关系。尽管书中没有正面描写他们不伦关系,还通过焦大“爬灰”之说,和贾珍在秦可卿死后的反应,都看出他们之间是存在乱伦的关系。贾珍是宁国府的继承人,也是贾氏宗族的族长,世袭三品爵威烈将军。因其父贾敬一味好道,在都外玄真观修炼,烧丹炼汞,别的事一概不管。没有父亲管束,那骄奢淫恶的贾珍,就开始一味的胡作非为起来,将宁府翻了个天。而贾珍最大特点是一味的好色,而他的淫荡是没有底线,不顾及伦理关系的。从他后来与尤二姐等人保持不当关系来看,他与儿媳秦可卿发生关系,在他看是实属正常的。可以说秦可卿与贾珍第一次发生关系是被强迫,可能就是赤裸裸的“强奸”。但在男尊女卑的社会里,一个柔弱的女性是无法申诉自己的痛苦,相反她的反抗没准还会换来贾珍的诬陷,说她主动勾引的,所以,秦可卿当时也只能是自己默默承受着,只能寄希望于贾珍的良心发现。可淫荡的贾珍尝到了新鲜之后,欲望之门被打开后,并一发不可收拾,长期胁迫秦可卿保持不正当的关系,那删去的天香楼,就应该是他们发生关系的地方。然而没有不透风的墙,贾珍与秦可卿的关系密切,自然被宁府的下人看在眼里,他们的丑闻也被焦大醉骂,最先揭发出来的。那焦大因为安排其夜间的差事不满,与贾蓉等发生冲突,醉骂道:“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可见焦大醉骂看似就是酒话,那他却是一针见血指出宁府中肮脏龌龊的事情。正是由这最种不伦关系的存在,和逐渐地在宁府里风传出来,造成了秦可卿心理的沉重包袱,她无法摆脱贾珍的纠缠,结束这种不正当的关系,只能默默忍受着。而长期的焦虑、抑郁的心情,和她思虑过重,那尤氏就曾对金氏说:婶子,你是知道那媳妇的:虽则见人有说有笑,会行事儿,他心可细,心又重,不拘听了什么话儿,都要度量三日五夜才罢。这病就是打这个秉性上头思虑出来的。这些,最终使秦可卿身患疾症、卧床不起。

 

尽管,有张太医为秦可卿调理治病,但她与贾珍不伦关系的发生与存在,始终是无法让她摆脱心结。随着奸情的沉底败露,最终使她走上不归之路。从日后秦可卿死后不仅,丫鬟瑞珠就一头碰死了,可以分析出,秦可卿与贾珍的不伦关系是被瑞珠发现了,而且瑞珠在天香楼直接碰到了秦可卿与贾珍的缠绵,并且他们是互相发现的。因为瑞珠怕被贾珍打击报复,所以选择了自杀。而更重要的是他们的不伦关系,还被婆婆尤氏彻底发现了。根据最早的版本有《更衣》、《遗簪》两个片断,后来被删除了!可以分析出贾珍在秦可卿发生不伦关系的时候,将秦可卿头上簪子据为己有。可后来因为保管不力,簪子被尤氏发现了,经过对丫鬟的询问,证实了簪子却为秦可卿之物,也印证之前风传的秦可卿与贾珍的不伦关系的真正存在。此时,面对难以启齿的丑闻,软弱的尤氏也只能是牙打掉了自己吞到肚子,而无法揭发、发泄出来,这也造成尤氏心情极其不佳。而后来秦可卿死后,书中说尤氏患胃病无法理事,这完全是说辞,她真正得是心病,是无法面对秦可卿与贾珍的关系,所以才选择借故推辞。最终,随着奸情被丫鬟瑞珠撞见和尤氏发现簪子的事情而被秦可卿知道了,在这两件事情严重地打击下,在身心痛苦的折磨下,秦可卿最终选择了自杀,来摆脱现实的折磨,来结束与贾珍不伦关系带来的痛苦。正如秦可卿的判词附带的画交代如下“诗后又画一座高楼,上有一美人悬梁自尽”。,我们得知秦可卿最终选择了在天香楼上自缢而亡,走完了自己短暂的一生,正是“画梁春尽落香尘”。

 

那秦可卿死后,睿智的她还给王熙凤托梦,劝其为日后打算,她要求凤姐保留祭祀田庄,说的理由是“便是有了罪,凡物可入官,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便败落下来,子孙回家读书务农,也有个退步”。秦可卿在贾家看似最繁华的时候提出了对将来没落时的考虑,一方面也显示出她的睿智远虑,一方面也是对贾府结局的又一个伏笔。也就是秦可卿所说的“三春去后诸芳尽,各人需寻各自门。”

 

而之后,那秦可卿死后的丧礼,宁国府中众人的表现也更是是十分令人疑惑的。除了前面说的丫鬟瑞珠的自杀和婆婆尤氏意外得病,推辞不出,就连丈夫贾蓉也是难以见踪影。贾蓉没有身影,很有可能他也是知道了父亲与自己妻子之间的乱伦关系,所以,他可以只能选择逃避,避免自己的尴尬与不堪。此外,贾蓉也是吃里扒外,玩弄女性的花花公子,他对秦可卿的感情应该也不是特别的深,所以他也没表现出特别的悲痛。相反这里面,唯有贾珍特别反常,表现出来特别悲哀,如丧考妣哭成泪人一般说道:“合家大小,远近亲友,谁不知我这媳妇比儿子还强十倍。如今伸腿去了,可见这长房内绝灭无人了。”说着又哭起来。拍手道:“如何料理,不过尽我所有罢了!”为装殓秦可卿,贾珍毅然为秦可卿高价买下了坏了事的义忠亲王老千岁留下的樯木做到棺材。贾政对此表示反对,可此时贾珍恨不能代秦氏之死,这话如何肯听。为了秦可卿的葬礼风光,贾珍特意花钱为儿子买了一个龙禁尉的虚官。此外他在请王熙凤帮他协理宁国府时,将宁国府对牌交给她,说:“妹妹爱怎样就怎样,要什么只管拿这个取去,也不必问我。只求别存心替我省钱,只要好看为上。”贾珍如此重视“好看”,实际上就是不顾“难看”。按道理说,秦可卿已死,对他们不伦关系是个安全的结束,而且死无对证了,那贾珍完全可以尽量装得自己与可卿之死无关,以避免、起码是减轻人们对自己的怀疑。但是贾珍却没有这样,而是反其道而行之,悲痛不能自制,以至于到了有病的地步,走路需要扶拐,这就值得人们注意了,他内心是否真有爱非常出色的秦可卿的一面,而不仅仅是出于玩弄异性?他决心尽其所有大办丧事,甚至“恨不能代秦氏去死”,不顾可能暴露自己与可卿的隐情而不断直接出头露面,是不是内心深处还有深感内疚的一面呢?他这种大办丧事有没有试图为秦可卿略作补救以减轻自己心灵上的压力的意思?

 

  事情的真正答案与真相,我们也许无法得知了,也无法完全猜测到曹雪芹真实的原意了。只有那曾经美丽睿智的秦可卿,最终带着憔悴的面容,带着抑郁的心情,带着无法言说的秘密,放弃了尘世的繁华与富贵,在天香楼上用一颗小小绳索,结束了自己年轻而又美丽的生命。而她身后,依旧是留下一团团说不清楚的谜团与故事,让我们费解着、让我们思量着。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