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的小事与大事

红楼梦赏析2021-06-07 16:15:00



《红楼梦》第六十二回,从贾宝玉过生日谈起,带出几个人物的生辰日期。


宝玉过生日,那一天芍药花盛开,节气应该是接近清明、谷雨之间吧。巧得很,这一天,也是平儿、邢岫烟、薛宝琴这三个女孩儿的生日。


长久以来,许多学者读《红楼梦》,习惯寻找作者的隐喻。文学创作当然有时有隐喻、象征,铺设弦外之音。但是,太过拘泥在索隐象征的泥沼里,也可能误入陷阱,只看到自己主观预设好的“索引”框架,忽略了作者自由自在书写真实现象的精彩。


六十二回四个人物的同一天生日,究竟是作者的暗喻,还是偶然巧合的现象,或许耐人寻味。索引、考证不会完全没有意义,只要不强做结论,也就不会作茧自缚。无论索引考证,出入于若即若离之间,保留一点儿弹性,作者书写的自由不会被霸道钳制,也同时可以保有读者阅读的自由,或许才是还原一部伟大文学作品真相的途径吧。



现代年轻人喜欢谈星座,也有人试图把《红楼梦》中的人物用现代星座来列表。


《红楼梦》里人物的生日多是旧历,换算成现今通用的阳历,并不准确。例如林黛玉的生日,和袭人同一天,是旧历二月十二。按常理来说,大约在春分前后,阳历的三月中下旬,比较接近白羊座。但是旧历逐年不同,遇到有闰月,差距也可能很大。况且深入了解西方星座的朋友,也用年、月、日、时、地点五个因素,共同互动,观察一个人出生时天空星座太阳宫、月亮宫,乃至金星、水星、木星、土星等各方面的影响,很难仅凭一个日期,就断定性格的倾向。


六十二回有趣的地方,是细说了各人的生日,好像有隐喻暗示,细读后却无一定线索。例如,贾元春是生在旧历正月初一,大家都觉得她福大命大,后来果然选入宫做了贵妃。但是作者似乎并不觉得元春命好,元妃省亲、见父母亲人一段,写得特别凄怆。


关于生日,六十二回里还特别提到的有贾母与薛宝钗。她们两人是同一天生日,都是“灯节刚过”,灯节就是旧历正月十五的元宵节,看来这两个人是水瓶座的可能性很大。



现代青年人读《红楼梦》,当然可以有自己的读法。不理睬老派学者匠气的索引考证,也一样可以有切入的有趣方式。本来是小说,不矫揉造作、故作正经八百,不卖弄总觉得别人看不到的“学问”,大概就能以平常心与作者素面相见。看来许多《红楼梦》索引,离开了小说文本,也就只是画地自限了。


宝玉生日这天好不热闹,姐姐妹妹都来了,挤得怡红院满满一屋子人,喝酒、行令、划拳。史湘云像男孩子,本性豁达潇洒,喝多了酒,昏昏晕晕,独自逃离众人,走去花园醒酒。看到青石板凳,困倦了,搜罗地上掉落的芍药花,把花瓣包在绢帕里当枕头,枕在头下,就在石凳上睡着了。芍药花瓣,一一掉落,覆盖她满满一身都是,香梦沉酣,蜂蝶环绕,是《红楼梦》里鲜明而让人难忘的美丽画面之一。


常常在三月、四月走过台湾校园,杜鹃或羊蹄甲盛放,也常见青年学生,或坐或卧树下,有四仰八叉、脸上盖一本书呼呼大睡的,也有一脸专注深情、用落花在草地上排成字的。沉溺如此,放肆如此,都让我想到史湘云的“醉眠芍药裀”。青春可以如此沉溺放肆,也才真是青春吧。



我喜欢《红楼梦》大观园里青春的慵懒、放肆、耽溺与无所事事。


大观园外纷纷扰扰,世俗的鄙吝、肮脏、琐碎,都到不了大观园。世俗的争名夺利、尔虞我诈,也到不了大观园。世俗煞有介事的忙碌、煞有介事的一本正经、煞有介事的正义凛然,在大观园的“无事”比较下,都显得如此夸大张扬、矫揉造作。


大观园没有大事,大观园的大事就是四个人同一天过生日,喝酒行令。大观园的大事,就是史湘云醉卧石凳,在纷纷掉落的芍药花中睡着了。大观园的大事,就是香菱的新裙子,拖在泥水里弄脏了,她极懊恼,宝玉赶来,替她换了新的裙子。


香菱大红绫子的石榴裙,第一次上身,弄脏了,当然懊恼。像我们自己,第一天入学,新制服弄脏了的难过。弄脏了,如果不在乎,觉得是小事,无所关心。以后长大,这个人呼天抢地,好像关心大事,也大多只是虚张声势、矫情夸张吧。



第六十二回结尾,香菱跟芳官、蕊官、藕官、豆官,几个戏班女孩儿玩耍。香菱在草丛里发现一枝并头结花的“夫妻蕙”,被豆官嘲笑,说香菱的丈夫薛蟠不在,香菱想男人了,就胡诌出一个“夫妻蕙”。两人笑闹,滚在草地上,香菱的裙子就被泥水沾污了。


众人一哄而散,独独香菱一个人站着,看着裙子滴着脏水,沮丧懊恼。


宝玉手里拿着一枝“并蒂菱花”来,看到香菱懊恼心疼裙子脏了。


宝玉想到袭人刚做了一条新裙子,一模一样,就叫香菱站着别动,赶紧跑回家,让袭人把新裙子送来,给香菱换上。


宝玉心里想着:香菱是从小被人口贩子拐卖的,没有父母亲人照顾,被人又打又骂。长大了,卖给薛蟠做妾,薛蟠粗鲁花心,也不知疼惜。


倒是跟宝钗住进大观园,学写诗,真正无事悠闲,享有了一段美好青春。



看到香菱换下污脏泥水的裙子,焕然一新,宝玉开心,仿佛觉得这才像个对的人生。这个青少年,他没有大志愿,他的大志愿就是希望人人干净漂亮吧。


宝玉蹲在地上,用树枝挖了一个坑,拿落花垫在坑底,把“夫妻蕙”、“并蒂菱”放进去,又用落花覆盖了,用土掩埋妥当。


因为挖土葬花,宝玉满手泥污,还被香菱数落了一顿,叫他快去洗手。


《红楼梦》这样说着小事,天长地久,好像回忆起来,生命里可以纪念的,也都只是这样的小事。


手脏了,就去洗手。《红楼梦》的小事,娓娓道来,看习惯了,让我听到激动夸大的言语、叫嚣的声音,就默默远远离开了。


“并蒂菱花”仿佛在隐喻香菱,但那是学者写论文关心的,对读小说的人而言,也不一定特别重要。


版权声明:文章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责编 

 

投稿信箱:tg@weizy.cn(欢迎您原创投稿)

责任编辑:子不语(微信:13714982102)

红楼梦赏析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简介:红楼一梦深如海,共结平生不了缘。唯愿与你一道:赏世间最美文字,品天下不二情义。


红枣FM,最大的传统文化视听APP,轻轻点击阅读原文,即刻享用文化盛宴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