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画——第一回5.0

足各2019-04-24 21:56:47
红楼梦画——第一回5.0




第一回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国际惯例上抄写




原文如下:


空空道人听如此说,思忖半晌,将《石头记》再检阅一遍,因见上面虽有些指奸责佞贬恶诛邪之语,亦非伤时骂世之旨,及至君仁臣良父慈子孝,凡伦常所关之处,皆是称功颂德,眷眷无穷,实非别书之可比。虽其中大旨谈情,亦不过实录其事,又非假拟妄称,一味淫邀艳约,私订偷盟之可比。因毫不干涉时世,方从头至尾抄录回来,问世传奇。从此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并题一绝云: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出则既明,且看石上是何故事.按那石上书云:

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一隅有处曰姑苏,有城曰阊门者,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这阊门外有个十里街,街内有个仁清巷,巷内有个古庙,因地方窄狭,人皆呼作葫芦庙。庙旁住着一家乡宦,姓甄,名费,字士隐。


   这是大多数红楼梦抄本版本的内容,我抄写的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三家评本内容有异。“因见上面虽有些指奸责佞贬恶诛邪之语,亦非伤时骂世之旨,及至君仁臣良父慈子孝,凡伦常所关之处,皆是称功颂德,眷眷无穷,实非别书之可比。虽其中大旨谈情,亦不过实录其事,又非假拟妄称,一味淫邀艳约,私订偷盟之可比。因毫不干涉时世”这一大段,只有像是总结一般的“因见上面大旨不过谈情,亦只实录其事,并无伤时淫秽之病”。而甲戌本原文多了“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这是目前最为人所知的名字,被称之为“总其全部之名也”,在高鹗程伟元的一百二十回出来之后,便取代了《石头记》这个彻底围绕第一回的名字,做了老大。


   这次抄写的内容在故事上其实没有太多内容,总而言之就是空空道人听完石头一番话,又看了一遍记事,觉得啊说得还挺有道理,也确实如石头所说没那些个毛病,那就抄一下,结果这一抄,空空道人就再也不空了,改名“情僧”,《石头记》几经易名,最后被曹雪芹好好批阅增删并题了一首诗,然后终于进入了故事。

   值得细品的却不少。


   首先就是“上帝视角看自己”的神奇写法,甚至曾经有过因为“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这句话而认为曹雪芹只是一个批阅修改者并非原作者,虽然甲戌本里有个眉批写道:若云雪芹批阅增删,然则开篇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笔,狡猾之甚。后文如此处者不少。这正是作者用画家烟云模糊处,观者万不可被作者瞒蔽了去,方是巨眼。”换句话说前文已经有过这种模糊作者的操作——尽管到底处于何意也是各有说辞,所以现在同样是故意而为之可能性也很大。但还是有不少说法,其中主要也是因为之前有个名字叫《风月宝鉴》,这是曹雪芹曾经创作过的另一作品,但并未广为流传,同有一朱批:“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怀旧,故仍因之。于是各说法基本都围绕着曹雪芹《红楼梦》与《风月宝鉴》关系而展开,但不管怎么说,《红楼梦》中留存有《风月宝鉴》里的故事也是事实,通读红楼,与风月宝鉴有关的故事不少,秦可卿贾瑞王熙凤,然而风月宝鉴却又常如昙花一现般穿插在红楼故事里,是故个人偏向于曹雪芹写红楼时将曾经《风月宝鉴》里的故事用了一些代入。


   话说回来,对于名著作者到底是谁一直也是文学学术界争论不休的话题,最近也有红楼作者其实是顾景星这样的说法,《红楼梦》本身都有作者给自己设障,这个话题有定论应该也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有些人会觉得这样的研究讨论没有意义,这只能说见仁见智,很多时候说没有意义的人,自己也并不知道“意义”到底是什么。


   第二个值得细品的毫无疑问就是那首诗了。在章回体小说里,出现诗歌来总结来总起什么的实在是再常见不过了,遑论全书的诗都能出一本《红楼诗选》的《红楼梦》了。然而作为在全书也该地位超然的一首诗,我不得不说,这首诗毫无美感——个人观点。然而却是一首看红楼时会反反复复念叨的诗,当看完一遍红楼梦之后再回首,这首诗那种虽直白却深刻,虽简单却悠长的意味更是让人欲罢不能。


   斥自己书为满纸荒唐言,却又为何有一把辛酸泪,都说作者痴——这里的痴很难用简单的词汇解释明白,这是一种极其美丽的痴,如林黛玉葬花时的状态,“侬今葬花人笑痴”——到底是谁看不破又是谁看穿,谁解其中味?真颇有一种怀才不遇我笑他人看不穿的凄惨与狂傲。鲁迅在《<绛花洞主>小引》里道,“《红楼梦》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于是曹雪芹这首诗突然就有了一种,生怕别人曲解本意的感觉。为何需写荒唐言,又为何辛酸泪,这一句“谁解其中味”,真真是谁解其中味了。


   从红楼被红学研究这么多年依旧有如大海宝库一般取之不尽的情况看来,这首诗又有了一语成谶的味道。


   第三个便是故事的开端了。对于很多人来说,或许这才是红楼梦这本书的开端——当然对于更多人来说可能是林黛玉初进贾府那会儿才是真正的开端。然而这个开端比起之前“荒唐”的神话传说,显得着实平平无奇。很有那种烂俗小故事开头的感觉——或者你可以想象那种电影镜头,从地球开始放大,越来越精细直到我们的主人公与他的家门口。名字也很神奇,葫芦庙——在之后有一个章回名便是《葫芦僧乱判葫芦案》,个中意味,似乎昭示着“荒唐言”真的是“满纸”而非开头传说故事。


   我们题目里出现了好久的甄士隐,终于现身了,那么在林妹妹进贾府之前,又发生了什么呢?




                                                图源网络,侵删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