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一回诗词

珍贵的人间2020-03-25 13:38:54

第一回

 

石上偈


无才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

此系身前身后事,倩谁记去作奇传?



 

 

这是《红楼梦》第一回空空道人在青埂峰下顽石上见到的偈子,在在石头记述的故事的后面。顽石幻化成灵通宝玉随着宝玉的投生来到人世,经历了一番悲欢离合。之后,化为顽石,回到青埂峰下,留下文字记载了人世间的遭遇和经历。

作者依托一个神话故事来讲述创作缘由,此偈为序诗。

无才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作者借女娲补天炼五色石的神话故事,借顽石的口表明自己不能匡时济世,被弃置在红尘间,半生潦倒,一事无成,白白在人间虚度年华的感叹。

此系身前身后事,倩谁记去作奇传:以石头经历的故事为线,反问谁替我抄了这故事去作奇闻流传。但作者通篇讲述,“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不敢“徒为供人之目而反失真传”,成就了伟大的现实主义经典作品。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自题一绝



 

在小说的楔子中,空空道人从石头上抄来此故事的底稿,后来,作者“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题名《金陵十二钗》,然后题了此首绝句。这是红楼梦中唯一以作者的口吻来写的一首诗。

《红楼梦》故事从荒诞的石头无才补天,幻成人形入世的故事讲起,并有太虚幻境、风月宝鉴等看似荒唐的情节,用荒唐的情根、孽缘等假语和不入流的村言,讲述了作者遭遇的辛酸故事。难以直言,只能把对现实生活的感慨和愤懑寄予荒唐的故事,却字字真言,浸透着作者的血泪。

 

 


太虚幻境对联

假作真时真亦假

无为有处有还无




书中说甄士隐夏日伏几打盹,梦见一僧一道携带“通灵宝玉”路过,他见状上前搭话,请见此玉。却不及细看就被夺回,说是跟着僧道到了幻境。见一座石牌坊,上有“太虚幻境”四字。在第五回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时,也同样看到了此幅对联。人在世间,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什么是有,什么是无,假假真真,有有无无,陷入生活即时场景、被即时情绪左右的人们或许多年、几天后发现,那时的自己一时迷惑,陷入一种虚假的困境中。我们拥有的东西,失失散散,到头来也只是常用的几种得心应手,却也保不齐哪日就不小心遗失或者破损离散。鲁迅说:“幻灭以来,多不在假中见真,而在真中见假。”想来,真实的东西难得,永远葆有真的性情难得,多是假假真真,生活也就这般在真真假假,有有无无中虚度。

 


 癞头僧嘲甄士隐 

惯养娇生笑你痴,菱花空对雪澌澌。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

翻译:可笑你对她的娇生惯养,可惜她却是那菱角花遇到风雪般凄凉。注意提防元宵节后,烟消火灭时这般遭遇就会到来。

《红楼梦》第一回中甄士隐抱着英莲在街上逛,偶遇癞头和尚和跛足道士。那癞头和尚见英莲后,竟然放声大哭起来,说这孩子“有命无运,累及爹娘”,劝甄士隐将孩子舍给他。甄士隐自当是疯人疯话,便抱了孩子转身回去。癞头和尚和指着甄士隐大笑,说了这首七绝。这首诗预示了英莲的命运,香菱受尽薛蟠的蹂躏折磨而死。同时,以甄家的小荣枯映射了四大家族的大荣枯,表达了作者人生在世,天灾人祸,莫不是悲剧的世界观。




 

 



贾雨村诗 



 

贾雨村诗试析

 

《红楼梦》第一回中,贾雨村偶见甄家的丫鬟曾回顾他两次,在自己落魄贫困的时候,有人关注自己,便自谓那丫鬟定是个知己,便时刻放在心上,此日正值中秋,不免对月有怀。

 


 中秋对月有怀 
未卜三生愿,频添一段愁;闷来时敛额,行去几回头。自顾风前影,谁堪月下俦?蟾光如有意,先上玉人楼。


 

 

简译:今生的愿望还没有实现,时常苦闷眉头不展,常想起她几次偶遇时的回眸,却徒频添了一段牵念忧愁。晚风中,我自叹着只身孤影,这样的月夜又有谁能作伴同游,若月光能代表我表达情意,先照到美人住的高楼上吧。

 

 

 

甄士隐将贾雨村请到院中畅饮,二人归坐后先是款酌慢饮,后渐渐谈至兴浓,不觉得飞觥献斝,当头一轮明月光辉凝彩,二人愈是豪兴,贾雨村不禁狂兴,对月寓怀,做了这首七绝。


 中秋对月寓怀 
时逢三五便团圆,满把晴光护玉栏。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



简译:每逢十五月儿就会自然变圆,盈着清辉将其洒满人间的玉石雕栏,幽暗的天空才刚刚捧出这轮圆月,便引得人间千家万户仰头观看。

因为贾雨村滞留葫芦庙时,在甄士隐家中偶见丫鬟娇杏,两人一见钟情;同时,因中秋宴上,贾雨村的吟诗颇得甄士隐赏识,当即命小童封银五十两,赠冬衣两套,资助贾雨村赴京赶考。

从诗句中,足可见贾雨村当时还是一个气宇轩昂、抱负不凡的穷儒。他得到资助后便立即进京赴考,表现出他求官心切,想有一番作为、施展才华、飞黄腾达的心理。

 

贾雨村,本是暂住在葫芦庙的一个穷书生,他欲求取功名,苦读经书。

《红楼梦》第一回中,甄士隐见贾雨村颇有才华,谈吐也颇有儒者风范,便于中秋时设宴招待他,并表达了欲资助其进京赶考的意思。

第二回讲了贾雨村考中得官,却因为恃才傲物而被罢官。后便在林如海家为林黛玉做先生。闲游时偶遇冷子兴,感慨发了一通宏论。

第三回,因朝廷变动而复职,林如海将其推荐给贾政,谋实差。

第四回便是有名的葫芦僧判断葫芦案,放走了薛蟠。从此后便再没有对贾雨村的正面描写。

第四十八回,贾雨村设计坑害石呆子,抄得古扇,奉承贾赦,从平儿的口中骂他是“没天理的野杂种”。

第五十三回,贾雨村升官,补授大司马,协理军机参赞朝政。

第七十二回,又降职。

后四十回中第九十二回,听说贾雨村降了三级又要升。

第一百零七回,贾雨村于贾府获罪时,对薛蟠狠狠踢了一脚。

第一百一十七回,贾雨村带锁披枷。

第一百二十回,贾雨村被赦免,遣返为民,重遇甄士隐。

贾雨村宦海沉浮,在《红楼梦》中是一个结构性的人物线索。甄士隐和贾雨村,作者名言隐去真事,说明贾雨村在官场是一个弥足重要又际遇变换的人物。

 


好了歌

第一回,甄士隐因是读书人,不会经营家中经济。大火后,勉强支持了一二年光景,便愈发的穷。甄士隐心中悔恨,又受世事惊唬,急忿怨痛,逐渐露出下世的光景。这日,甄士隐柱了拐杖到街前散心,忽见一个跛足道人,疯癫落魄,口中念着: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子孙谁见了?



 

 

简译:世上的人都说羡慕做神仙,内心却眷着人间的功名利禄。

      只是古往今来有名的将相都在哪里?不过是荒坟野草一堆被人遗忘。

      世上的人都说羡慕做神仙,内心却舍不下经年积攒的金银宝贝。

      在世时整日里忙碌嫌自己攒的钱不够多,只是待到攒够了金银财宝自己也到了大限之期。

       世上的人都羡慕神仙好,却舍不下自己貌美的娇妻。

       活着的时候日日恩情说不尽,死后却很快就会改嫁与他人在一起。

       世上的人都羡慕做神仙好,却无法抛下膝下儿孙

痴心父母古来多见,孝顺儿孙却不多闻。

 

甄士隐听见跛足道士疯疯癫癫地嘴里唱着什么好了,了了,便迎上前去问:“你满口说些什么?——只听见些‘好了’‘好了’。”那道人笑道:“你若果听见‘好了’二字,还算你明白:可知世上万般,好便是了,了便是好;若不了,便不好;若要好,须是了。我这歌儿便叫《好了歌》。”甄士隐本有夙慧,听此言便笑道:“且住!待我将你这《好了歌》注解出来何如?”道人笑道:“你就请解。”

 


好了歌注解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

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在蓬窗上。

说甚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

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

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

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

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

择膏梁,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

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

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

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

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简译:

此时,这个满眼破败简陋、空无一人的内室和厅堂

当年可是笏板放满了桌榻,

被衰草和枯杨占据的地方,当年可是轻歌曼舞的演出场

抬眼,蜘蛛网结满了画栋与雕梁,好像当年的绿纱又重新糊在了窗户上

还沉浸在年轻貌美脂浓粉香中,却发现忽已两鬓苍苍

昨日才为先夫出了殡下了葬,今晚红纱帐里又有了新欢

说什么我有家财万贯,金银满箱

转眼却变成乞丐流落人间得人毁谤

正叹息别人的寿命太短,不料回到家里自己却一命呜呼。

常自诩自己教育儿女有方,却指不定哪日儿孙中出有强盗

费尽心机要把女儿嫁到富家豪门

谁能想到到头来却流落在了烟花巷

那些因嫌官小而拼命向上爬的人,谁料到竟然落得枷锁加身

昨天还衣不遮体挨饿受冻,今日竟嫌紫金蟒袍拖地长

这就是乱哄哄的人间,你方唱罢这出我又要登场

忙忙碌碌,一生竟把他乡当成了故乡

多么可笑又荒唐的人生啊,所做的一切无非都是为了他人做了嫁衣裳。



 

 

第一次听到《好了歌》和它的注解,我的心头似乎瞬间被打开了一个场域。这是与平日里常被灌输的要做好自己,要努力完全不同的视域。虽在一定意义上来说这两首不免太过消极,想来倒是人活着不能因为到头来一场空就什么也不做。只是却让我的思维从一种单向度的方式中迂回出来,可以随时抽身而退,随时将自己的身份地位和思维方式做一次完全反面的考证和对照。不能不说,这是思维境界的一次大提升。

 

中国人一直没有直面悲剧的精神、带着镣铐跳舞的精神。人们习惯了也接受了世事百态,利欲熏心的丑恶嘴脸,厌恶又无比眷恋着人世间的俗世繁华。细想来,却除了内心的悲剧意识,悲悯天下人生世事,解扩胸怀,到达神仙无欲无求的境界,是一种超脱的境界。俯视红尘,并非人人都能做到,注定一些人被红尘浮世淹没,一些人却能登峰造极,超脱出尘世,在思想的高度脱颖而出。

另外,要提醒的是人如蝼蚁,每个人都是孤独的,瞬间幻灭的感觉侵袭而来的时候,要懂得分辨和保护自我。人是复杂又脆弱的存在,需要思维的辩证,又要时时珍爱情感的维护,这样才能是一个健康的,有自我意识和逻辑思维的人。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