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共读第六十二回 | 悦读读书

有色有味2018-11-08 16:17:29

《红楼梦》大家都看过很多遍,电视就更别说了。只是很少有人敢说自己看懂了。


我们此次请到大寒书友作为领读者,带领大家一起读红楼,用110天时间,读完80回目,以这种形式促进大家交流思考,读懂一些以前不懂的内容。


《脂砚斋评石头记》

 出版社:三联出版社

 领读者:大寒

 时间:2017年10月9日开始

领读者说

第六十二回

憨湘云醉眠芍药裀,呆香菱情解石榴裙


宝玉,平儿,宝琴,邢岫烟同一天的生日,众人射覆、行令、划拳。没有贾、王夫人等长辈在场,生日过得简单而热闹。


湘云醉倒在青石板上,芍药满身。 香菱、芳官等斗草,香菱裙子弄脏了水湿,裙子为宝琴所赠;宝玉教袭人给她换一件,宝玉对香菱的关怀与呵护,香菱体验到情味。


本回还写到贾环误解彩云,宝钗避嫌,宝玉黛玉花下闲谈等事。宝玉埋葬夫妻蕙与并蒂莲,是黛玉葬花的副篇。

今日讨论

1、射覆、文本中涉及的诗词等文化常识。

2、本回提到“生日”的相关表述词汇有哪些?

3、哪些细节写出湘云的憨和香菱的呆?


打卡集锦

跑跑单车

本回是红楼梦中我最喜欢的一回,原因是湘云醉卧芍药茵。


十二钗里最喜欢的就是湘云,爽朗大方,心直口快,乐于助人,才情不让宝琴,美貌不输宝黛。


之前,湘云来贾府,住一段时间就得走,每次都是依依不舍,求姐妹们跟贾母说,常去接她来住。


因为家用不足,还要自己做些针指来贴补。


搬到园子来以后,起诗社,吃酒席,和姐妹们一起玩耍,没有了管束,天性一下子释放出来。


醉卧芍药茵,是湘云最本真的流露,彻底放松的表现。


落英缤纷,花团锦簇,湘云醉吟诗句,"醉扶归,却为宜会亲友"。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这是大观园小儿女们最开心的时刻,也是即将要转向悲剧的开端。


小贝多芬

宝玉只用茶泡了半碗饭,应景而已。四十九回中宝玉也“却等不得,只拿茶泡了一碗饭“,也见宝玉也惯于食茶泡饭。众人不见怪,可见茶泡饭乃是平常稀松之物,不论贫富皆食用。


现茶泡饭多以日式而被世人所知,溯其源大约在江户中期,几乎是与红楼所写的雍正年末是相当的,若是舶来之物,按曹公笔法应称其为东瀛食法,未作说明而一笔带过可见曹公亦不将其视为稀奇。


据《中国烹调大全·古食珍选录》:冒妾董小宛精于烹饪,性淡泊,对于甘肥之物质无一所好,每次吃饭,均以一小壶茶,温淘饭,此为古南京人之食俗,六朝时已有。


《浮生六记》中闺房乐记便有记述其妻每日必以茶泡饭,也可知吴俗素来有食用茶泡饭的习惯。除了苏南浙北,川滇西南腹地今日亦有一句“好看不过素打扮,好吃不过茶泡饭”的俗话,茶泡饭中的茶也从绿茶变为了普洱,味清淡转成味浓郁。


周作人的《喝茶》一文中道:“日本用茶淘饭,名曰‘茶渍’,以腌菜及‘泽庵’等为佐,很有清淡而甘香的风味。中国人未尝不这样吃,惟其原因,非由穷困即为节省,殆少有故意往清茶淡饭中寻其固有之味者,此所以为可惜也。”


Zack

香菱的青少年时代是在血泪中渡过来的,刚从拐子那里出来,又嫁给了蠢货薛蟠当妾。她从来不知道爱是何物?从来不曾获得过异性的爱情。她好像已麻木了,只知学诗做诗而不知其他。是谓“呆”也。但她是人,是一个情窦已开的青春少女。


女人,就是想有男人来爱她。香菱也不例外。当宝玉见她污了裙子,如此这般地关心她,呵护她,殷勤地为她服役;宝玉的意图是同情她的不幸,对她献上一份灵的爱。这对于香菱,她能不感动吗?


“情解石榴裙”,一个“情”字传达出了她解裙时的心态;蕴含着多少没有写出的,但读者能够用自己的想象悟出的内容啊!她解裙时,叫宝玉背过脸去;换了裙,即来拉宝玉的手。


她的裙,因玩“夫妻蕙”而湿,又因遇“并蒂莲”而解,而换;个中意味之深长,读者未必能悟。她两次红着脸,对宝玉欲言又止,而终于对他说“不要告诉你哥哥”的秘语,表示了她内心对宝玉的一片爱


香菱由呆而醒,爱欲蠢蠢而动。文章至此已是含蓄与淋漓尽致并举矣。


姜素素

宝玉过生日,拜祖先,遥拜在外的奶奶妈妈等长辈,上门拜嫂子等,这个礼节值得学习,应该流传下来。


现在年轻人过生日,跟父母要完礼物就算完事了,长辈想跟寿星佬吃顿饭都排不上。年轻人跟朋友们开party,亲人没有参加的份儿。


孩子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真有命都搭进去的妈妈呀!不是不能跟朋友们聚会,但对于父母亲人,总也得有感恩之情,并在生日这个特别的日子里表达出来。


大观园寿星佬们大聚会,一派热闹。宝玉难得的又为哥哥的小妾服务一回,很激动。这是什么怪毛病!



编辑:灵厄

投稿邮箱:898160792@qq.com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5640000607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