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年的“抢购风潮”

我爱大北京2019-06-12 03:14:16

推荐阅读

千金表格

人体报告

每天一道菜

体检报告

内部资料
女性保健大全
歌曲3000首
蒋勋说红楼梦

二战珍贵影像


1988年是龙年。在这一年里,中华大地多灾多难,天灾人祸频繁发生,更为出人意料、令人心惊的是:一场席卷全国的抢购风潮呼啸而至。本文节选自《透视当代中国重大突发事件》,程美东编著,中共党史出版社2008年1月出版。

1988年9月10日,武汉青山友谊商店,人们隔着铁栅栏抢购黄金首饰


“长痛不如短痛”:中央决定物价改革“闯关”


1953年,中共中央为了解决粮食供需矛盾,借鉴苏联经验,决定实行统购统销政策。虽然最初的想法主要是针对粮食搞统购统销,但牵一发而动全身,统购统销的面越搞越宽,伴随着“三大改造”和第一个“五年计划”进行,最终在全国建立起高度集中统一的计划价格体系。


这种以国家定价为基本内容、以剥夺农民来积累工业化建设资金为主要着眼点的计划价格体系,从根本上忽视了价值规律。它不仅使绝大部分商品的价格与价值相背离,而且也不反映市场的供求关系。


针对这种状况,在1979至1986年的8年间,国家采取了一系列调整和改革措施,取得了一些成效,但并没有从根本上摆脱旧的定价模式,价格体系不合理的基本状况没有得到根本改变。同时,由于价格“双轨制”的实施,反而使社会经济生活中的固有矛盾越来越尖锐。


价格机制是整个市场机制的核心。物价问题不仅与生产和流通密切相关,而且与工资和劳动人事制度紧密联系在一起。对价格体系进行彻底改革,必然要牵一发而动全身,弄不好会引起其他方面的连锁反应,给整个改革事业带来极大的风险。


5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讨论的主要问题就是物价改革“闯关”。当时的决策层普遍认为,“长痛不如短痛”,有风险也要闯一闯。中央对此下了很大的决心。


5月30日至6月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北京召开第九次全会,决定着手研究价格和工资改革方案。会后,中央即责成专门负责机构组织有关部门研究今后5年特别是1989年的价格、工资改革和配套措施问题。


8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又在北戴河召开了第十次全会,讨论并原则通过了《关于价格、工资改革的初步方案》。这次会议正式公开提出了价格“闯关”的口号,价格“闯关”开始在全国全面启动。


神州震荡:抢购风一浪高过一浪


其实,在中央正式公开发出物价改革“闯关”信号之前,党和国家领导人早就在各种场合提前吹风,频频发表与物价改革相关的讲话。与此同时,一些物价改革措施也在谨慎地逐步推出。例如,1988年4月初,经国务院批准,国家有关部门从即日起调高粮、油、糖等部分农产品的收购价格。4月5日,国务院发出《关于试行主要副食品零售价格变动给职工适当补贴的通知》。根据《通知》,列入补贴范围的品种限于肉、大路菜、鲜蛋和白糖4种。大中城市职工的补贴,原则上是把暗补改为明补。


为了配合中央的决策,各种媒体,特别是党报党刊,展开了为物价改革营造舆论的宣传攻势。物价改革被宣传为一场“攻坚战”,是“深层改革”,“已远远超出让利、放权和一般调价的范围”。“改革有风险,苦战能过关”一时间成为媒体上的流行语。中央文件也号召全党要发扬优良传统,“与人民群众同甘共苦”。物价改革在不知不觉中就被蒙上了一层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悲壮色彩。


事后来看,如果说决策层没有忽视民众对商品涨价的心理承受能力,至少也对其脆弱性估计不足。


实际上,早在1988年新春伊始,各种涨价的小道消息便在坊间流传,各种商品的价格也在悄悄地陆续上扬,民众的心理就已经开始发生了波动。3月份,国家即将对一些主要农副产品零售价格进行调整的消息传出,部分地区的民众(主要是一些大城市)出于对涨价的担忧,开始抢购商品,从而刮起1988年的第一波抢购狂潮。国营商场的肉、蛋、糖等副食品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抢购一空。上海在数日之内,商场里的食盐、食油、肥皂等日用消费品即告售罄。就连火柴也不例外。当时的上海火柴厂厂长在接受电视采访时曾经兴奋地说:“到今年2月底,仓库里还积压着6000万盒。可是,3月份3天时间,一下子销出4000万盒,连同4月份生产的,近1亿盒,一销而光!”


5月份,国家决定放开4种主要副食品的零售价格,果然证实了此前坊间的流言,民众的神经再次被触动,抢购之风又起。与第一次“抢购风潮”不同的是,这一次绝大部分商品的价格都随着抢购风而直线飙升。以北京为例,4种主要副食品上调后,价格上涨的幅度很快就突破了文件的规定。猪肉由每市斤2块5涨至4块9,鸡蛋由每市斤1块5涨到2块7!4种主要副食品之外的各种商品也大都乘机涨价,政府的红头文件完全失去了效力。


7月28日,国家决定对13种名烟名酒放开市场价格。当天起,全国各大城市就出现了抢购名烟名酒的风潮。北京、上海、天津的商店在开门的几个小时内,库存的烟酒就被抢购一空。8月初,有小道消息盛传,从9月1日起,各种商品将全面涨价。“抢购风潮”又起。8月19日清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发“价格闯关”的消息。当天就出现“抢购狂潮”。有人一下子买200公斤食盐,500盒火柴,抢购风潮如火借风势,愈演愈烈。


据统计,这次风潮共抢购了约60亿元的商品。为了抢购商品,人们纷纷涌进银行和储蓄所提款。仅8月,全国银行储蓄存款就减少了268亿多元。当时,在北京、上海、南京、武汉、长沙等地的银行和储蓄所前,取钱提款的民众声势汹涌,人头攒动。一些储蓄所和银行因为金库告急,而不得不强行决定在几天之内停止取款。


据有关部门统计,1988年,全国零售物价指数比1987年上升18.5%;职工生活费用价格指数上升20.7%。物价上涨幅度超过了群众、企业和国家的承受能力,相当一部分城市居民的实际生活水平下降。


40道金牌:大力治理整顿


突如其来的全国性“抢购风潮”,加上脱笼而出的通货膨胀之虎,使整个社会的经济秩序陷入一片混乱之中。严峻的形势不仅引起了国际国内的普遍关注,也导致了广大民众的严重不安,影响社会的安定和广大民众对改革的信心。如何应对这一复杂而又危险的局面,成为摆在中央决策层面前的头等大事。


9月12日,邓小平在听取了有关部门关于价格和工资改革初步方案的汇报后指出:“现在的局面看起来好像很乱,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如通货膨胀,物价上涨,需要进行调整,这是不可少的。”


9月26日至30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十三届三中全会。会议纠正了前一阶段对经济社会发展中所存在的问题估计不足的错误,强调指出:目前我国经济生活中所出现的通货膨胀、物价上涨幅度过大等困难和问题,根本原因在于经济过热,社会总需求超过总供给。必须充分认识到坚决遏制通货膨胀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当机立断,下最大的决心,把明后两年改革和建设的重点,突出地放到治理经济环境和整顿经济秩序上来。会议虽然原则通过了《关于价格、工资改革的初步方案》,但不再急于马上推行,而是建议国务院在今后5年或较长的时间内,根据严格控制物价上涨的要求,并考虑各方面的实际可能,逐步地、稳妥地加以组织实施。会议决定从两个方面采取坚决的措施:


第一,治理经济环境,主要是压缩社会总需求,控制通货膨胀。


第二,整顿经济秩序,重点整顿在新旧体制转换中出现的混乱现象。


全会号召把全党和全国人民的力量凝聚起来,采用经济的、行政的、法律的、纪律的和思想政治工作的手段,五管齐下,使治理整顿的方针得以顺利贯彻。以十三届三中全会为标志,治理整顿工作全面展开。围绕“治理整顿”这一工作中心,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一个个决策接连出台。据统计,从十三届三中全会到1989年底,中共中央、国务院接连发出四十个条例、决定、通知,治理整顿经济秩序,人称“40道金牌”。


这次治理整顿历时共3年,分为3个阶段:


一、十三届三中全会前后的治理整顿。这一阶段总体目标是稳定经济,以紧缩银根为主。


二、1989年上半年继续治理整顿。除继续贯彻紧缩和整顿措施外,主要运用货币政策和信贷政策的积极作用,集中力量紧缩最终需求。


三、1989年下半年的进一步治理整顿。1989年春夏之交发生的那场严重政治风波,使治理整顿工作受到了严重干扰。在平息政治风波之后,中共中央于11月6日召开了十三届五中全会。会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治理整顿和深化改革的决定》,要求包括1989年在内,用3年或者更长一些时间,基本完成治理整顿的任务。


到1990年,治理整顿收到了十分显著的效果。首先,通货膨胀得到控制,社会总供需矛盾趋于缓和;其次,产业结构调整初见成效。农业、能源和交通等国民经济薄弱环节得到加强,生产性投资比重上升,楼堂馆所等非生产性投资得到有效控制;第三,流通领域的混乱现象有很大改变。党政机关所办公司绝大多数与机关脱钩或撤销,流通领域内公司泛滥的状况得到控制;第四,国民经济开始走上良性发展轨道。粮食生产1989年、1990年连续2年获得丰收、工业生产在1990年下半年逐步恢复正常年份增长速度;第五,市场供应充足,物价稳定,民众的消费心理趋向正常。


如果把1988年的价格改革“闯关”和席卷全国的“抢购风潮”放到中国改革的整个过程中加以考察,我们不难发现,它实际上是激进改革思想的一次失败的尝试。在随后的治理整顿中,中国开始走上渐进式改革的道路。

千万别私存,送给你最爱的朋友吧!


来源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 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