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医任应秋读《红楼梦》| 绝妙医案大全,可卿晴雯黛玉……不服不行!

大医家2019-04-15 13:57:17

任应秋简介

任应秋(1914.7.27~1984.10.17),男,名鸿宾,字应秋。著名中医学家,中医基础理论暨中医各家学说专家。四川江津人。幼年在祖父督导下遍读儒家《十三经》。后入江津国学专修馆,曾向经学大师廖平请益。17岁入“医学研究社”,师从经方名医刘有余。满师后在 “济世诊脉所”免费诊病。22岁赴(上海)中国医学院读书,抗战爆发后,转读于湖南国医专科学校。1938年返江津悬壶。1944年创办《中医周刊》。1946年发起并组织“国医砥砺社”,主编《华西医药杂志》。1957年8月调北京中医学院任教,历任文献编研组组长、科研办公室主任、各家学说教研室主任、医史教研室主任、中医系主任等职。1978年晋升教授。曾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医学)学科评议组成员、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医药组组员、中华全国中医学会副会长及医古文研究会会长、中华医学会医史学会常委等职。


代表论著:高等医药院校教材《中医各家学说》(第五版主编)、《病机临证分析》、《内经十讲》、《阴阳五行》、《运气学说》等。

(资料来自北京中医药大学官网)


        伟大作家曹雪芹给我们留下了一部不朽巨著《红楼梦》,他用极高明的描写技术和方法,揭露了十八世纪整个腐朽的中国封建社会,把封建的婚姻制度、考试制度、奴婢制度、封建制度,以及封建社会的道德和司法等等,都在其宛转和隐晦的字里行间,作了尽致的攻击。因此,我们说《红楼梦》是曹雪芹反封建思想最具体的表现。曹雪芹之所以伟大,《红楼梦》之所以成为不朽名著,即在于此。


       《红楼梦》作者的文章诗才,都是很高超的,红学家们已有不少的定论,就其对祖国医学的修养一端而论,也极有成就,绝非一般涉猎方书者之可比拟,试就下列三方面略述如次:



秦可卿病的脉息

     

       祖国医学的脉法,具有较高深的理论,必须通过一定时间的亲身体验,才能有所领悟,所以有“读过王叔和,不如见证多”之说也。《红楼梦》作者在这方面,确乎有相当的造诣。尤其是描写贾珍儿妇秦可卿病的脉息,最为出色。它说:


       “左寸沉数,左关沉伏;右寸细而无力,右关虚而无神。其左寸沉数者,乃心气虚而生火;左关沉伏者,乃肝家气滞血亏。右寸细而无力者,乃肺经气分太虚,右关虚而无神者,乃脾土被肝木克制。心气虚而生火者,应现今经期不调,夜间不寐。肝家血亏气滞者,应胁下痛胀,月信过期,心中发热。肺经气分太虚者,头目不时眩晕,寅卯间必然自汗,如坐舟中。脾土被肝木克制者,必定不死饮食、精神倦怠、四肢酸软。”(《红楼梦》第十回)



       这番“平脉辨证”的分析,把旁边贴身伏侍的婆子听得五体投地,佩服张太医“说得如神”,这决不是偶然的。盖脉搏在沉部出现,多为藏府内伤,数为有热,伏为气机阻滞,脉来无力,是正气之衰;脉象细微,为血虚之兆。因此,左寸脉沉而数,断为心虚生火、主病月经不调、这是心火不戢,血液流行,失其正常之所致。左关脉沉伏,断为肝经气滞血虚,而致两胁痛胀,因左关属肝,肝为藏血之藏,两胁为厥阴经脉之所分布,肝不藏血,不能为三阴之枢,势必经脉气滞,而两胁作痛或胀矣。右寸脉细而无力,断为肺气虚损,也即头目眩晕之所由,夫右寸为肺气之大会,脉细无力,则肺虚而清气不及于头,头目之清阳不足,眩晕必随之而作。右关脉细而无神,断为脾土虚弱,食少倦怠者,以右关为脾气之所主,脾虚不能健运,中气不充于周身,而见食少身倦,更为必然之事。能对脉理病情,作出这样丝丝入扣的分析,不是学验俱富的人,很难达到这个地步。


晴雯伤风外感内伤脉


       一次晴雯伤风未愈,给宝玉补雀裘,一夜劳神过度,脉现虚浮微数(原文误作“缩”),王太医判断为“敢是吃多了饮食?不然就是劳了神思”(《红楼梦》第五十三回),这般确切的分析,尤见工夫。据晴雯原有发烧头痛,鼻塞声重等证状,如脉来浮数,则纯为外感无疑,乃虚浮微数,便兼有内伤了。盖浮数为有邪,虚而微,则为正气耗损,一虚一实之辨,临证时最是关键,不容稍有含混,尽管这是书中的一个小节,作者下笔竟精审到这般田地,益知其绝非记问之学。



尤二姐妊脉误判


       “花为肠肚,雪作肌肤”的尤二姐,受孕三月以后经不起王熙凤的折磨,病在床上,胡太医诊得肝脉洪大,是胎是火?终于把握不住,竟胡乱用药,将一个已成形的男胎打下来,血流不止,尤二姐昏迷过去(《红楼梦》第六十九回)。这一情节的描写,也非常深刻。高阳生《脉诀》说:


        “肝为血兮肺为气,血旺气衰应有体;两手关脉大相应,巳形亦在前通语。”



       尤二姐的肝脉洪大,正是这种妊脉,怎奈胡君荣学无根底,把握不住,竟被尤二姐恼气郁结的病色吓倒了,错误地断为瘀血凝结,用出下瘀通经的虎狼药来,作者给这位太医姓“胡”,其中大有“针砭”。同时一般诊妊娠的脉,不凭两寸部,便凭两尺部,能诊肝脉的颇为少见,而作者偏能从一般少用的脉法来描写,弥足见其学力之深。


林黛玉肝郁积劳之脉


       林黛玉由于长时期的忧郁,竟因一场恶梦,病倒潇湘馆,失眠头晕,痰血不已,王太医在脉案上写道:


       “六脉弦迟,素由积郁,左寸无力,心气已衰。关脉独洪,肝邪偏旺。木气不能疏达,势必上侵脾土,饮食无味;甚至胜所不胜,肺金定受其殃。”《红楼梦》第八十三回)



       肝气受病,脉多见弦,这是历试不爽的,弦而至数迟滞,便是气虚而郁积之征。惟左关肝脉独弦而洪大,郁甚而肝阳亢盛之象。肝和肺的关系,肺金本是制约肝木的,但是肝中挟有相火,肝阳亢盛,往往火藉风威,反而灼烁肺气,咳痰咯血诸证由之而作,这就是王太医所说:“胜所不胜”的道理。脾土本是肝木所制约之藏,凭其亢盛之气,必然越发克制脾土,而致饮食无味,或不思饮食。这脉案寥寥数语,道出极其复杂的病变机制,亦指出了林黛玉所病的关键。虽着墨无多,而析理甚精,非有三折肱之术者,不能道此只字。


辨治

  

    

       辨证论治,是祖国医学的一大特色,无论什么病证,只要首先辨析其证候的性质为阴、为阳、在表、在里、属寒、属热、是虚、是实,从而确定治法或补、或泻、议温、议清,以取得卓越的疗效。只要辨证确,必然论治准,这是多少年来,经过广大中医的实践,历试不爽的。《红楼梦》的作者,掌握这一知识,确亦颇具工夫。试从他描写林黛玉病过程中的三个主要阶段来看,便不难得到证明。


宝钗嘱咐黛玉“平肝养胃”


       黛玉每岁至春分、秋分后,必犯旧疾,痰嗽时作,精神萎顿。宝钗对她说:


       “你那药方上人参、肉桂,觉得太多了。虽说补气益神,也不宜太热。依我说:先以平肝养胃为要。肝火一平,不能克土,胃气无病,饮食就可以养人了。”(《红楼梦》第四十五回)



       林黛玉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随时抑郁不舒,必然会带来肝木不畅,脾土常困的病变,因为脾主思,肝善怒,肝气抑郁过甚,势必亢逆以制脾土;过思脾伤之极,益发无力以抗肝,结果是肝气愈来愈横,脾气愈来愈弱,黛玉直到“香魂一缕随风散,愁绪三更入梦遥!”始终是这样一个病变,宝钗“平肝养胃”之说,的有见地,非于仲景“甘药调中”之理有所领悟者,不能作此精辟之论断。


王太医“黑逍遥散”疏肝保肺


       肝气未平,果然黛玉一次因听见窗外老婆子的谩骂,便一激而病倒了,咳嗽气喘,痰中带血,饮食不进。王太医竟用“黑逍遥散”来疏肝保肺。贾琏问道:“血势上冲,柴胡使得么?”王太医笑道:


       “二爷但知柴胡是升提之品,为吐衄所忌,岂知用鳖血拌炒,非柴胡不足宣少阳甲胆之气。以鳖血制之,使其不致升提,且能培养肝阴,制遏邪火。所以《内经》说:通因通用,塞因塞用。柴胡用鳖血拌炒,正是假周勃以安刘的法子。”(《红楼梦》第八十三回)



       肝性急而善怒,能调达则顺,不能调达则郁,郁则火动而诸病生。其成因,不是由于脾胃虚弱,不能助其生发,就是由于精血虚少,不能养肝。林黛玉基本就是这样一个病变,正适合用黑逍遥散中的白术、茯苓,培脾土以遂肝木;当归、芍药、地黄,益营血以养肝木,薄荷解热,甘草和中,鳖血炒柴胡,疏肝而无辛散之弊,养阴又无腻滞之嫌。这方处得恰如其分。他用“周勃安刘”的故事来喻鳖血制柴胡之用,其实全方的作用也何尝不是如此。治血证用柴胡,如无相当的学养功夫,断不可能有这般的见解。


       后来黛玉因听得宝玉宝钗的事情,一时急怒,便又吐出血来,神气昏沉,气息微息,王太医诊了脉说道:


       “这是郁气伤肝,肝不藏血,所以神气不定,如今要用敛阴止血的药,方可望好。”(《红楼梦》第九十七回)


       前次仅痰中带血,肝气未平,仅用疏肝保肺之法,使肝气调达,肺气肃降就行了。这次吐血多,气伤而心不宁,急用敛阴止血法,阴得敛则神斯得守,气斯不散,血斯可止,虽不见其用药,其立法已经中的,不难知其为“六味地黄丸”及“生脉”、“补心”诸方矣。


       他如论晴雯病之不宜用麻黄、积实等虎狼药(《红楼梦》第五十一回》),贾瑞受到王熙凤诈设相思局的毒害而病,无药可医(《红楼梦》第十二回)等,都可以说明作者于辨证论治是很有修养的。


药方



       《红楼梦》里最著名的方药,要算薛宝钗常服的‘冷香丸”了。方药的组成是:


       白牡丹花蕊十二两、白荷花蕊十二两、白芙蓉蕊十二两、白梅花蕊十二两。于次年春分日晒干为末,研极细,雨水节日天落水十二钱,白露节日露水十二钱,霜降节日霜十二钱,小雪节日雪十二钱,调匀,和蕊末为丸,临服,用黄柏煎汤送下一钱二分(《红楼梦》第七回)。


       许多人都以为这方药是作者的匠心虚构,不一定有什么医疗价值,其实不然。我未学医前,在乡镇里从韩瑞卿先生学古文,先生为清秀士,本不以医名,但善治血证,课读之暇,有不少病血患者求治,先生即制有“冷香丸”备用。据云:


凡属虚火,不能以凉药攻,或者病人血腥浊臭颇重时,服之常获奇效。



        后来我从刘有余先生学医,刘师亦说这方可以用,并给我解释道:


       凡属花药,多半性散、惟蕊尤能通心入络,上透颃颡,下达膜原,其效甚捷。第其所用雨水霜雪,不一定都要取自节日,只须在其节气内的任何一天都可以用。

   

       因季节的变化,对药性的影响很大,所以桑叶必须经霜而后用,桂花必深秋而弥香,都是同样的理由。方中牡丹花蕊能入心包络,善于养血除烦热。荷花蕊颇同于莲须,清心通肾,涩精益血。芙蓉花蕊,泻热凉血,清肺排脓。梅花蕊平肝安神,散郁生津。凡药赤白色之分,多半是赤者泻而白者补,故用赤白茯苓、赤白芍药的区别,亦复如此。雨水节的天落水,禀春阳生发之气,利于升清和肝;白露节露水,禀清肃之性,最善于润肺降逆;霜降节的霜,甘寒解热,善泻相火;小雪节的雪,清降火邪,除秽解毒。总之,这个方子善于清五藏的虚热,解诸经的瘀毒,泻火而不伤津,滋养而不凝滞,即用于温热诸证,亦甚适合。曹雪芹博学多识,又曾为清代的百年望族,我认为他这方子必有所本。例如张仲景的“王不留行散方”,


       八月八日采王不留行十分,七月七日采蒴藋叶十分,三月三日采桑东甫根白皮十分。



       《千金方》里类似这样组方的,亦不少见,但后人亦不能遽议之为妄。


        张友士给秦可卿所处“益气养营补脾和肝汤方”,为:


       人参二钱,白术二钱,云苓三钱,炙甘草八分,归身二钱,熟地四钱,白芍三钱,川芎一钱半,黄耆三钱,香附米二钱,醋柴胡八分,怀山药二钱,真阿胶二钱,延胡索钱半,建莲子七粒,大枣二枚(《红楼梦》第十回)。


       方由十全大补汤去桂加味而成,确具有益气养营、补脾和肝的效力。去桂,所以防助火之亢;加香附、柴胡、胡索,所以增强和肝的作用;加阿胶、莲子,所以养心调营;加山药、大枣,所以补脾和中。本方用于气血两亏而胸胁胀痛,必获捷效。


       他如林黛玉曾经服过“八珍益母丸”、“八味地黄丸”、“天王补心丹”,贾宝玉曾服的“开窍通神散”,都是一般通用的名方,说明作者所处以上两方,决非完全出自虚构。不仅此也,就是贾宝玉问王一贴的膏药,王一贴说:


       “共有一百二十味,君臣相际,温凉兼用。”(《红楼梦》第八十回)


       这几句话,都不是随便说的,因为以用膏药而驰名的吴师机,他的清阳、散阴、金仙、行水几大名膏,其药味都是在一百二十左右。最可惜者,薛宝钗用来治桃花癣的“蔷薇硝”(《红楼梦》第五十九回),经史湘云等用过,甚是有效,这方的组成药味没有流传下来。


       要之,《红楼梦》作者对祖国医学的修养,是很有根底的,尤其是于基本理论的修养,极有成就。书中涉及医药知识的,有二十六七回之多,均非肤泛之词。即如上述诸例,无论察脉、辨证、论治、处方,既有论据,亦富经验。其论秦可卿之脉证最详,实为绝妙医案,其中步步分析,丝丝入扣之处,殊非一般医案所能企及。至论林黛玉之脉案虽简,却精当不伦,中其肯綮,亦足为吾人临证书案语之范本,不能以其为野史家言而忽视之。


本文来源:《任应秋论医集》   人民军医出版社出版


//

往期回顾

//


北大楼宇烈 | 中国文化复兴有赖于中医复兴

▶同仁堂贾泽涛 | 投资中医药,要有格局智慧和情怀

▶国医大师刘敏如:中医现代化绝不是“中医西化”

▶固生堂10亿融资点评 | 四亮点三难点,涂志亮“野心”能实现么?

▶中科院院士韩济生 | 针灸科学性不容否定

▶平心堂张晓彤【荐读】| 为何好中医一定是全科大夫?

▶同仁堂关庆维【荐读】| 为何说“气”是中医的灵魂

▶刘力红 |《黄帝内经》的智慧:生病五大原因与治病两大方法

▶张晓彤关庆维【荐读】|中药标准“唯成份论”是死路一条

▶平心堂张晓彤痛陈:捆住真中医的手脚,才给了骗子机会!

▶北京中医院院长刘清泉痛斥:不会看病,竟敢称养生专家!

▶不担心“反中医” | 国医大师孙光荣教你”四步法”自学成才

▶同仁堂专家谈中药“毒性”:这是好东西,关键在配伍!和西医之“毒”风马牛不相及!



免责声明

本平台转载内容仅作分享之用,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有侵权或非授权发布之嫌,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处理。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