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富仓小说||三生三世十里情场桃花谷

在丹凤2019-06-04 01:26:35

三月,桃花盛开,万物生长,在这个孕育新生命的季节里,我来到了竹林关镇桃花谷,在桃花仙子面前,等着我们的约定,等着我的桃花仙子翩翩归来。

“7.28”水灾那年,我作为一位自愿者,来到了竹林关,参加了灾后抢险,帮忙清理街道上的淤泥。那场无情的洪水,在“小江南”美誉的竹林关心脏上,捅了狠狠的一刀子,一片疮痍,惨不忍睹。特别是下了高速,过了丹江桥,向西进入镇子的路段,淤泥最深处有一米多。路人只能从路两旁人家门口台阶上过,有些人家之间隔了条窄巷子,过路的人必须小心跳过去。

我们正在清淤,有人不小心滑到了淤泥里,我连忙扑过去,把她从淤泥里拉起来,她像个泥塑,睁不开眼睛。我脱下短袖,帮她擦去眼睛上的泥水,把惊魂未定的她扶上台阶,她仍心有余悸。我暗暗惊呼:“呀,天上掉下了个林妹妹。”

我连忙安慰她说:“跌一跤,长得高。赶紧去河边洗洗,丢人不丢美女范儿。”

她说:“吓死我了,你还开玩笑。”

我说:“行,我不笑,你哭吧,我陪你。”

她静下心来,说:“谢谢你。”

我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她知道我的小把戏,笑着去了丹江河边。

我回到住处,找了身换洗衣服,来到河边。

她刚从河里上来,楚楚动人,冷得直发抖。

我连忙把衣服递给她,说:“那儿有块大石头,赶紧去把衣服换上。”

她接过衣服,不好意思的看着我。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我一接,是大哥打来的,父亲病危。我的好心情飞上了九霄云外,心急如焚,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父亲身旁。

我没有来得及跟她告别,就匆匆上了河堤,拦住一辆返回县城的救灾车,惆怅地走了。

死神松开了父亲的脖子,我的心里却有了她。她在我心里慢慢滋长,生根发芽,长成大树,撑破躯体,让我魂牵梦绕,时常牵挂。我发下誓愿:“今生今世,我只要她。”我坚信,桃花谷建成的日子,一定就是我们相会的时刻。

    盼望着,盼望着,桃花谷建成开园了,我来到了梦寐以求的桃花谷,寻找我的答案。

人在桃花谷,好像画中客。

蓝天白云,神清气爽;山寺亭台,隐约可见;清泉流水,小桥人家;松柏翠竹,桃花如霞;彩蝶翩翩,寄寓花下;丹江两岸,江山如画;桃花谷景,美不胜收;乡村奇苑,名不虚传。



美景不能动我心。我穿梭于游人之中,游人知美景之乐,不知我心中烦闷。十里桃花谷,十里情场,没有我要找的人儿。茫茫人海,人海茫茫,相识不一定相知,相知不一定相守。个中滋味,向谁诉说。

我走遍了整个桃花谷,来来往往,不知道往返了多少次,往返了多少回。在我们相遇的地方逗留了多少次,流连忘返,往返留恋。我盼望奇迹,奇迹没有出现。我在一家小店,喝得稀里糊涂,吐得稀里糊涂。

老天爷,睁睁眼,开开恩吧!

我仰天长叹:“桃花美景今尚在,不见当年窈窕女。”

我想起了崔护,想起了崔护的《提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此情此景,我理解了崔护。我泪流满面,无功而返。

我这个单身汉,成了父母的负担,父母知道了我的心思,帮我多方打听,都杳无音信。父母劝我死了心,我就是不松口。

父母说:“你前生是头猪,吃了睡,睡了吃,从不知道发愁(小时候)。出生后,却是一只鸡,是只即将上架了的鸡(下午五点出生),应该衣食无忧(现在有正式工作)。现在却成了一头苯驴,非要蒙着眼睛绕着磨道跑到黑,布袋里买猫,剃头的桃子——一头热。”

我笑着对父母说:“现在的聪明人多,想法也多,充其量也就是只鸭子,看着啥都会,其实啥都不精,满世界‘嘎嘎’叫,披着各种嘘头,还不如驴。驴目标坚定,一条道跑到黑,踏实做事,成就了推磨的美名,全世界人民都知道。”

父母气得骂我:“你这个笨猪!”

我说:“猪并不笨,缉毒警察还需要猪帮他们查毒品。如果给猪添对翅膀,就能成精,猪就会飞起来。”

父母摇头叹息,说我的脑子被驴踢了。

“管得宽”朋友,用两瓶劣质白酒,四盘家常小菜,把我放倒之后,我吐了真言。他写了篇文章放到了一家知名微信平台上,我稀里糊涂,成了名人,好事成双,我有了她的消息,她现在跟我一样,还在放独班,单飞。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老天爷终于开了眼,一唱雄鸡天下白,我放开了公鸡嗓子,满世界吼:

“Ye--ye——ye——”

“My ——god——”

“阿——弥——陀——佛——”

   这几年,她跟我一样,也在寻寻觅觅,个中滋味,唯有相思相爱苦苦追求的人,才能体会得到。她告诉我,桃花谷建成,她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回到桃花谷来找我,我走过的地方她去过,我逗留过的景点她待过,特别是那个地方她守过。老天作弄人,我们来去匆匆,擦肩而过,无缘见面。真是好事多磨啊!

    我们约定:三生三世,相约桃花谷,桃花盛开,十里情场,不见不散。

    我又想起了崔护那首《提都城南庄》,它已经跟不上我此时的心情,我稍加思索,新版《提都城南庄》腾空出世:“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何处去。人面桃花今相会,桃花依旧恋春风。”

 我不求三生三世,那太假太假;我不求十里情场,那太多太多;我只求今生今世,与她相识相知,明明白白,踏踏实实,稳稳当当,共度此生。


(2017年3月13日晚写于丹凤县铁峪铺镇李山小学)

作者简介:

  张富仓,1969年2月出生于陕南名镇龙驹古寨,1988年8月参加教育工作至今,本科学历,一级语文教师,陕西作家协会会员,丹凤县政协文史通讯员,丹凤县第九届政协委员。著有长篇小说《龙驹古寨》、《龙驹寨一家人》、《龙驹寨风云》、《龙驹寨情事》等作品。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