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红楼梦》

听读写诵诗书音画2018-11-08 14:20:52

80、【第六十回】茉莉粉替去蔷薇硝,玫瑰露引来茯苓霜。

《红楼梦》第60回,“茉莉粉替去蔷薇硝,玫瑰露引来茯苓霜”。这一回又是大观园奴仆之间的矛盾。茉莉粉是芳官冒充蔷薇硝给贾环的,就引得赵姨娘来大闹;芳官又把 贾宝玉吃的玫瑰露,送给了厨房的主管柳嫂子的女儿柳五儿。柳嫂子又倒了一些给她 娘家侄子吃,她的嫂子就回赠她一包茯苓霜。不管是茉莉粉代替了蔷薇硝,还是玫瑰露、茯苓霜,都引起了大观园里面的风波。


蔷薇硝“掉包”茉莉粉


59回,平儿来处理怡红院的事情,平儿说“现在有大事小事,很多的杂乱的事情。这个 时候,李纨派丫鬟来找他,平儿就赶快走了。大家说,你看她奶奶病了,她成香饽饽 了。贾宝玉叫春燕,说你跟你妈到宝姑娘房里去找莺儿,说几句好话。贾宝玉为人很 周到,他觉得春燕和她妈得罪了莺儿,就应该去赔礼。春燕母女走了,贾宝玉又隔着 窗户嘱咐了一句,不要当着宝姑娘说,仔细反倒叫莺儿受教导。他想得多么周到。


这娘儿两个就出来一边走,一边说些闲话,特别重要的一段闲话就是,春燕告诉她 妈,宝玉常说将来这屋里的人,无论家里外头的,一应我们这些人,他都要回太太放 出去。也就是说不管是家生子的奴隶,还是像袭人这样只是把她一个人买进来的,贾 宝玉将来都要放出去,这是贾宝玉的一种民主思想吧。贾宝玉都先于伟大的俄罗斯作 家托尔斯泰了。托尔斯泰也是一个大地主,他就要解放自己的农奴。而我们的《红楼梦》,小说人物贾宝玉做得比他还要早。春燕的母亲一听,就阿弥陀佛了。


他们到了蘅芜苑,薛宝钗、林黛玉、薛姨妈正在吃饭。莺儿去倒茶,春燕母女赶快给 她赔了礼。他们告辞要出来的时候,蕊官赶出来说,妈妈姐姐,站一站。递了一个纸 包给他们,说这是蔷薇硝,你们带了去给芳官,而且说,好姐姐,你千万带过去。春燕接了。因为蕊官和芳官关系特别好,所以明明是给史湘云要来的蔷薇硝,她居然要 分一些给芳官。


这娘儿两个就回到怡红院了,回来之后,春燕进来,贾宝玉看见了,就先点点头,那 就是知道你已经去赔过不是了。春燕就使了一个眼神给芳官,芳官出来,她就把蔷薇 硝给了芳官了。贾宝玉为什么不问春燕你去赔不是怎么赔的呢?因为贾环和贾琮在这儿。他们两个人来问候贾宝玉。但是贾宝玉和他两个没有什么可以说的话,看到芳官 手里面有东西,就有一搭无一搭地问了一句,你手里面是什么。芳官就递给贾宝玉 看,而且说这就是搽春癣的蔷薇硝。贾环一听,就伸头瞧,就嗅到了一股清香,就弯着腰从自己的靴筒里面掏出一张纸来说,好哥哥给我一半。”


这个贾环,我觉得他真是个下三烂,这是你哥哥的丫鬟,从小伙伴那得到的蔷薇硝, 并不是你哥哥的东西。你一个做少爷的,怎么就好意思要小丫鬟的东西呢?而且是要 一半。贾宝玉只好答应。芳官不愿意给他,芳官说,别动这个,我另外给他拿一点 来。原来芳官自己也是有蔷薇硝的,她就去找,结果找不着了。麝月就说:忙什么 呀,随便给他点别的,打发他去了就行了,咱们吃饭。芳官就包了一包茉莉粉,贾环 一看,伸手就来接。芳官把那个纸包往炕上一扔,贾环只好拾起来揣在怀里。


就这个小动作,我们就看出来,芳官虽然是怡红院的一个小丫鬟,身份很低,但是她还瞧不上这位环三爷。她连跟他互相递递所谓的蔷薇硝她都不干,她得扔到床上。贾环现在也逃学,他现在得了所谓的蔷薇硝,他就很兴致勃勃地来找彩云。


赵姨娘大骂贾环


我们不是说过,王夫人身边的丫鬟彩云、彩霞,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这是红学家争论 了很多年都定不下来的。彩云正在和赵姨娘闲谈,贾环赶快献宝了。而彩云她也懂化 妆品,她拿过来一看,就笑了,说:他们哄你这个乡下佬呢,这不是蔷薇硝,这是茉莉粉。贾环看了看,觉得这也是好的,留着搽吧。这已经没什么事了,但是赵姨娘是 唯恐天下不乱。赵姨娘就说:“有好的给你,谁让你要去了,怎怨得他们耍你,依我 看,拿了去照脸上摔给他们去,趁着这回子撞尸的撞尸去了,挺床的挺床,吵一出 子,大家别心净,也算是报仇。”


赵姨娘不知道和贾母、王夫人、王熙凤有多么大的深仇大恨,她竟然说贾母和王夫人 外出,叫作撞尸的撞尸去了,把王熙凤在家里生病,说成是挺床的挺床。如果不是有 深仇大恨,怎么可以这样恶口恶舌地咒骂别人呢?她竟然就这样说了。她还说,‘宝玉 是哥哥,不敢冲撞他罢了。难道他屋里的猫儿狗儿,也不敢问间!”贾环不敢去问,彩 云也劝忍耐,但是赵姨娘说,“趁着抓了理,骂他们那些浪淫妇们一顿也是好的。”又 骂贾环,“你这下流没刚性的,受这些毛崽子的气!我说你一句儿,你都要瞪着眼来摔 打我。”


贾环这个时候又不敢去,又叫他亲生的妈骂得又愧又急,就说,“你指使我去闹,他们 若向学里告了,我挨了打,你还不疼吗?每一遭挑唆我去,我挨了打骂,你一般也低 了头。”看来她挑唆了不是一次了。而贾环因此挨揍,也不是一次了,“这会子又挑唆 我和毛丫头们去闹,你不怕三姐姐,你敢去,我就服你。”就这一句话,可戳到了赵姨 娘的痛处了。赵姨娘心里面最痛的一个,就是她的亲生女儿不认她这个娘。她就喊着 说:“我肠子里爬出来的,我再怕起来,这房里越发有得说了。拿起那一包粉来,飞也似地就去了。


夏婆子挑事


赵姨娘跑进了大观园,顶头遇见了一个人,是谁呢?藕官的干娘夏婆子。夏婆子看到 赵姨娘气狠狠地走来,就问姨奶奶哪儿去,赵姨娘就把这些事给说了一遍。夏婆子一 听,正中己怀。为什么正中己怀呢?我们在前一回已经看到藕官烧纸,要被一个婆子 告发,这个婆子是谁呢?就是她的干妈夏婆子。那个时候没出现夏婆子的人名,但是 夏婆子和藕官之间的矛盾,已经都非常尖锐了。


夏婆子一听说芳官怎么样以茉莉粉变作所谓的蔷薇硝给贾环,夏婆子就说,‘我的奶 奶,你今儿才知道,这算什么事。咋儿这个地方她们还烧纸呢,宝玉拦着,她们烧纸 倒不忌讳。你想想这屋里,除了太太,谁还大似你?如今我想,趁着这几个小粉头不 是正经货,得罪了她们也有限,你就把这两件事抓个正理,我给你做证据,你把威风 抖一抖。”这个赵姨娘本来就叨三不着两,叫别人这么给她一戴高帽,就更不知道自己 是姓什么了。夏婆子真的敢去给她做证吗?我们看后面的情节就知道了,只要出现损 害她自己的利益的事,她跑得比兔子还快。


赵姨娘就说,烧纸的事是怎么回事儿,你告诉我。”夏婆的就把藕官的事给说了,又 敲了一句,“你只管说去,倘或闹起来,还有我们帮着你呢。”其实真正闹起来,这些 婆子们谁也不帮着她。赵姨娘就仗着胆子进了怡红院。

赵姨娘大闹怡红院

芳官他们正在吃饭呢,一看赵姨娘来了都站起来,笑着让她坐。赵姨娘也不搭话,拿 着那包粉照着芳官的脸上就撒了来,指着芳官就骂起来了,“小淫妇!你是我银子钱买 来学戏的,不过娼妇粉头之流!我家里下三等奴才也比你高贵些的,你都会看人下菜 碟儿。宝玉要给东西,你拦在头里,莫不是要了你的了?拿这个哄他,你只当他不认 得呢!好不好,他们是手足,都是一样的主子,那里有你小看他的! ”赵姨娘不是心里 没数吗,她头一句话就说错了,当然她骂芳官,那是非常不得体的,你是一个姨太 太,你骂一个小丫鬟是小淫妇。而且她说你是我银子钱买来学戏的,怎么可能,就连你都是贾家买来的。


芳官就一边哭一边反驳,说“我是没了硝我才给他茉莉粉,我就是学戏,我也没往外头去唱,我一个女孩儿家,知道什么是粉头面头的,芳官就反驳她,姨奶奶犯不着来骂我,我又不是姨奶奶家买的。梅香拜把子--都是奴几’呢! ”这就戳穿了赵姨娘的身 份,你还来骂我,你也是个奴才!赵姨娘就上来打了两个耳刮子,袭人他们就赶快 劝,芳官就撞头打滚,“你打得着我吗,你照照你那样子再打,我叫你打了去,我还活着吗。”一头撞到她的怀里叫她打,大家就在这劝。晴雯悄悄地拉住袭人,“别管他 们,叫他们闹,现在乱为王,你也来打,我也来打,这么闹起来,还了得呢。”晴雯也 是冷眼看螃蟹横行到几时,我就看你这个姨太太你在贾宝玉这儿,你能闹成个什么。


那些藕官、蕊官们正在一块玩,湘云的大花面葵官、宝琴的豆官都听说了芳官被赵姨 娘打了,就跑来跟藕官、蕊官他们说,“芳官被人欺负,咱们也没趣,大家得闹一 场。”这四个小孩,就一起跑进了怡红院,豆官,小花面,一头几乎把赵姨娘撞了一 跤,那三个也上来,放声大哭,手撕头撞,把赵姨娘裏住了,这场面太好玩了,特别 是87版《红楼梦〉〉拍的那个场景,真是好看得不得了。藕官和蕊官一边一个,抱住赵 姨娘的左右手,葵官和豆官一前一后,拿头顶住赵姨娘,“你打死我们四个吧”。而芳官直挺挺地躺在地下,哭得晕过去了。


探春打圆场


晴雯早就派了春燕去报告贾探春了。贾探春、尤氏、李纨,她们就带着平儿她们这些 人来,把这四个小丫鬟喝住,就问原故。听众朋友们听听曹雪芹对赵姨娘的这段描 写,赵姨娘便气得瞪着哏,粗了筋,一五一十说个不清。我不知道曹雪芹的生活当中,赵姨娘的原型是怎么得罪了曹雪芹了,怎么就对赵姨娘就没有加过一个字的好词 写她,太丑恶了。尤氏李纨两个不答腔,只是把那四个人喝住了。探春就叹气了,因为这太叫她没面子了,自己的亲生母亲,竟然和小丫鬟打起来了。


探春说,“这是什么大事,姨娘也太肯动气了!我正有一句话要请姨娘商议,快跟我 来。”赶快把他那个亲生妈给拉走了,免得在这继续出丑。赵姨娘还得在那说长道短, 探春就说,“那些小丫头子们原是些顽意儿,喜欢呢,和他说说笑笑,不喜欢便可以不 理。就好比你给猫儿狗儿抓咬了一下子,可恕就恕,不恕只管叫管家媳妇们去说去责 罚,何苦自己不尊重,大吆小喝失了体统。你瞧瞧周姨娘,怎么不见人欺她,她也不 寻人去。我劝姨娘且回房去煞煞性儿,别听那些混帐人的调唆,没的惹人笑话,自己呆,白给人作粗活。心里有二十分的气,也忍耐这几天,等太太回来自然料理。”


赵姨娘还是叫亲生女儿劈头盖脸地教训了一顿,说得哑口无言,而且拿出来一个榜 样,周姨娘怎么从来没事呢,你不跟着他学学,而且贾探春心里面特别清楚,就知道,她这个亲生母亲这次这么大出洋相,肯定是有人挑唆的。贾探春这个时候,会不 会怀疑彩云挑唆的呢,我们就不得而知。因为贾探春接着就下命令查一查是谁挑唆 的。

丫鬟的内部矛盾

可巧贾探春那不是也分到了梨香院的一个戏子,就是艾官。艾官悄悄的就告诉贾探 春,‘都是夏妈和我们不对,造谣生事,她前天赖藕官烧钱,幸亏是宝玉叫她烧的,宝玉应了,她才没话。今天我给姑娘送手帕去,看见她和姨奶奶在一块唧唧喳喳说了半 天,看见我才走开了。”这个艾官的掲发是对的,因为夏婆子和赵姨娘在那里唧唧喳喳说半天,她就是在那里挑唆她。而贾探春很谨慎,只是答应着,并不拿这个作为证据 要去查办这个夏婆子。


但是大观园里面的人事关系特别复杂,夏婆子的外甥女叫蝉姐儿,恰好就在探春这个地方当差,看来也是那种一个月拿五百钱的小丫鬟,翠墨叫蝉姐儿,“你去买糕去”, 蝉姐儿就说,‘我刚才扫院子了,我的腿生疼的,叫别人去吧。”翠墨就笑了,“你趁早去,我告诉你一句好话,你到后门顺路告诉你姥娘防着点。”就把艾官告夏婆子的事告 诉了她。蝉姐儿一听,就赶快接了钱去找她姥娘去了。她到了厨房,大家都那说闲话 呢,她姥娘也在那,蝉姐儿就派一个婆子出去买糕,她就一边骂一边把刚才的话告诉 了夏婆子。


夏婆子不是和赵姨娘连着说了两次,你去闹我就给你做证吗?现在听了贾探春很可能 要追查是谁挑唆的了,她是又气又怕,又想去找艾官问她,又想到探春跟前去诉冤, 她挑唆赵姨娘的胆子早就烟消云散了。蝉姐儿拦住她,“你先别去,你防着点就行 了。”

正在这里说着,芳官来了,找柳家媳妇说,嫂子,宝二爷晚饭素菜要一样凉凉的酸 酸的东西,不要搁上香油弄腻了。”柳家的就说,知道,怎么遣你来告诉这么一句要 紧的话,你不嫌脏,进来逛逛。芳官这不就进来,蝉姐儿不是派那个婆子去替她买 糕,一看那个买糕的回来了,芳官就开玩笑说,“谁买的,我先尝一块。”蝉姐儿就接 了,“这是人家买的,你们还稀罕这个。”这就带着醋意了,你们怡红院的人还稀罕别人的糕吗。


柳家的看了就赶快说,“芳姑娘,你喜欢吃这个?我这儿有买下的,要给你姐姐吃,干干净净没动呢。”就拿了一碟子出来给芳官,又要去给芳官倒茶。芳官就拿着那个糕, 举到蝉姐儿的脸上说,“谁稀罕吃你那个糕,你给我磕头我也不吃。芳官也是非常任 性,居然拿着那个糕,掰下一块一块来,扔到外面喂小鸟。还说嫂子你别心疼,回头我买二斤给你。”把那个小蝉气得,雷公老爷也有眼睛,怎不打这作孽的!”那些媳 妇们都说,算了算了,不要见了面就吵架。

这个柳嫂子看见别人都走

了,就出来和芳官说,“前儿那个话说了不曾? ”原来这个柳 嫂子是曾经在梨香院厨房当差的,她和这些小戏子的关系比其他的干娘都好。她现在 看到芳官到了怡红院,她又听说贾宝玉将来甭管是家生的,还是后来买的单个儿的奴 仆,他都要放出去,她就想把自己的女儿五儿也弄到怡红院去。她就拜托芳官去说。 芳官觉得这事很容易,但是现在呢,探春在那管家,她不是要拿几个有面子的人来做 法,芳官认为现在不能提这个事。


玫瑰露引出茯苓霜


芳官回到了怡红院,芳官在这之前,把贾宝玉的玫瑰露倒了一点,给柳嫂子的女儿柳 五儿。两个人不是关系特别好吗,这个玫瑰露是哪来的?玫瑰露是贾元春从宫里送出 来的,那是贴着鹅黄的标志的。王夫人特别心疼她的儿子,给贾宝玉病中来喝的。芳 官居然就倒了一些给柳五儿,还问柳五儿喝得怎么样。这个柳嫂子就说,她特别喜 欢,她又不好意思问你要。芳官就说我再给她点。芳官回来就报告了贾宝玉。贾宝玉 正在那里烦恼呢,因为赵姨娘到他这里吵。看到芳官回来了,又说再给我点玫瑰露, 我要给柳五儿。贾宝玉就说,你都拿去吧!如果只是拿一个茶杯倒点,还出不了后面 的情节。连这个瓶子拿了去,这个瓶子是宫里出来的,将来就要成为一个大事故的引 头了。

芳官就拿了这个瓶子去,柳家的正好带着她的女儿来散闷,看到芳官拿了一个五寸来 高的小玻璃瓶,还以为是贾宝玉吃剩下的西洋葡萄酒。芳官才告诉她,这是玫瑰露, 连瓶子都给你们了。这个五儿就把芳官送出来,又去问芳官,‘我的事你到底说了没 有?芳官告诉她,现在不能说。为什么不能说呢?因为现在三姑娘找人扎筏子呢,要 寻我们屋里的事还没有寻着,何苦往网里碰去。还不如等这个事稍微放放,老太太、 太太心闲了,先和那些老的说了,没有办不成的。因为贾宝玉的身边,小丫鬟的编制 当中已经缺了两个人了,一个是小红的,凤姐要了去,还没给他配上,一个是坠儿, 轰出去了,所以他有两个小丫鬟的空额。这也说明芳官的心里很有数。


这个五儿回来就和她妈说,芳官说的是什么。柳嫂子就说,“得了这么稀罕的一个东 西,咱还不如去送给你表哥点,叫他尝尝。”就是你舅舅的儿子,他也是害热病,咱们 倒点给他吧。五儿听了半天不吭气,她妈就倒了半盏子去,把剩下的连瓶子还放到厨 房里。五儿就说,你不给他吧,如果有人问起来,又是一场事了。但是她妈还是要坚 持。

到了她哥哥嫂子那里,拿出这个珍贵的玫瑰露,从井上取了凉水,和起来,给他的侄 子喝了一碗。柳嫂子恰好看到有几个小厮来问候她的侄儿,其中有一个人叫钱槐,这 个名字也很有趣,钱槐不就是钱坏,是赵姨娘的内侄,他本身又陪着贾环上学。他看 上了柳五儿,他一再来求婚,柳家的父母觉得也还可以,但是五儿不干,因为五儿想 进怡红院。现在听说怡红院以后的丫鬟都放出来,她就在外面挑女婿了,就更不接受 这个钱槐的求婚了。


这个钱槐很生气,柳家一看,那个向自己家求婚没有求得的钱槐在里面,就说我还有 事,就跟她的哥嫂告别了。她的嫂子就取了一个纸包,送她出来,说这是你哥哥昨天 在门上当班,有一个官员来拜,就送了两篓子茯苓霜,你哥哥就分了这么一点。那个 地方,她是说的广东,“千年的松柏最多,所以单取了这茯苓的精液和了药,不知怎么 弄出这白霜儿来。这东西是最补人的,给外甥女吃吧。我本来是想带着去瞧瞧她,给 她带去,现在主子不在家,各处查得严,我也没差使,我不能往那儿跑,听说最近里 面是家反宅乱的。”这个话说得多么典型。就是贾母他们不在家,整个的贾府已经家反 宅乱了。柳家的嫂子就说,我就不去了,你给她带过去吧。柳家的就回来了,她带回 来的这个茯苓霜,在后回当中又会惹出了王夫人那儿的失窃案。


《红楼梦》不是写宝黛爱情的吗,它不是写凤姐理家的吗,但是我们曽经说过,《红 楼梦》也是封建社会的一个百科全书,它在写宝黛爱情和凤姐理家的同时,它的笔触 深入了封建家庭的角角落落,把那些身份非常低微的粗使的丫鬟、粗使的婆子,他们 人生当中有些什么样的烦恼,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样的纠葛,都借助于茉莉粉、蔷薇 硝、玫瑰露、茯苓霜,这些似乎非常微不足道的一些小物件,把这个社会生活巧妙的 描绘出来了。


我们不是经常说一句话,好的作家就是一滴水里可以照见太阳,曹雪芹就是这样一个 伟大的作家。我们今天先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欢迎关注听读写诵诗书音画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