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老板八卦红楼10/80]红楼梦第一大谜团,秦可卿到底在贾府里遭遇了什么?被迫删文的作者不得不努力暗示.

假老板翻书2019-04-15 13:22:35

全文6000字,读完仅需9分钟。


第十回

金寡妇贪利权受辱

张太医论病细穷源


上一回提到宝玉和秦钟在学堂里和人打了一场硬仗,虽然最后以惹事的人下跪道歉为结束,然而惹事的人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回家后,他便挑唆自己的姑妈——宁国府旁系贾璜的太太璜大奶奶去给自己讲理,这璜大奶奶虽然家境普通,靠贾珍尤氏周济惯了,但遇到这样看似可以出头的事情,还是鼓着自己一股并不周正的浩然之气,去替外甥向秦可卿打抱不平——为什么我的外甥和你兄弟秦钟都是贾府的亲戚,却偏叫你们欺负去了?

 

闯到了宁国府,见到嫂子尤氏,璜大奶奶的气势已矮了半头,她还来不及叫出秦可卿质问,尤氏却开始诉苦:媳妇秦可卿得了莫名其妙的怪病,病中又听到自己兄弟在家学里被欺负的事,婶子,你说说看,家学里的狐朋狗友扯是搬非,教坏了她兄弟,让她心里怎么能过得去?尤氏这一段长篇大论的抱怨里混杂各种事端,但难得的是有情有理,是书中她少有的“聚光灯时刻”,让我们先快速读一下这段近七百字的独白——

 

他这些日子不知怎么着,经期有两个多月没来。叫大夫瞧了,又说并不是喜。那两日,到了下半天就懒待动,话也懒待说,眼神也发眩。我说他:‘你且不必拘礼,早晚不必照例上来,你就好生养养罢。就是有亲戚一家儿来,有我呢。就有长辈们怪你,等我替你告诉。’连蓉哥我都嘱咐了,我说:‘你不许累他,不许招他生气,叫他静静的养养就好了。他要想什么吃,只管到我这里取来。倘或我这里没有,只管望你琏二婶子那里要去。倘或他有个好和歹,你再要娶这么一个媳妇,这么个模样儿,这么个性情的人儿,打着灯笼也没地方找去。’他这为人行事,那个亲戚,那个一家的长辈不喜欢他?所以我这两日好不烦心,焦的我了不得。偏偏今日早晨他兄弟来瞧他,谁知那小孩子家不知好歹,看见他姐姐身上不大爽快,就有事也不当告诉他,别说是这么一点子小事,就是你受了一万分的委曲,也不该向他说才是。谁知他们昨儿学房里打架,不知是那里附学来的一个人欺侮了他了。里头还有些不干不净的话,都告诉了他姐姐。婶子,你是知道那媳妇的:虽则见了人有说有笑,会行事儿,他可心细,心又重,不拘听见个什么话儿,都要度量个三日五夜才罢。这病就是打这个秉性上头思虑出来的。今儿听见有人欺负了他兄弟,又是恼,又是气。恼的是那群混帐狐朋狗友的扯是搬非、调三惑四那些人;气的是他兄弟不学好,不上心念书,以致如此学里吵闹。他听了这事,今日索性连早饭也没吃。我听见了,我方到他那边安慰了他一会子,又劝解了他兄弟一会子。我叫他兄弟到那府里去找宝玉去了,我才看着他吃了半盏燕窝汤,我才过来了。婶子,你说我心焦不心焦?况且如今又没个好大夫,我想到他这病上,我心里倒象针扎似的。你们知道有什么好大夫没有?

 

尤氏的这一段话,说得充满深情,不光体恤生病的媳妇,而且连带嘱咐儿子,嘱咐媳妇,嘱咐媳妇的弟弟,一应想全,可以说真的是一个好婆婆的典型写照。可是就因为这一段话说的太好、太体贴、太暖心,才显出其中的奇诡之处,不由得让人越想越疑。

 

【△尚且不知道秘密,担忧秦可卿的尤氏】


在先前第七回上,宁国府的焦大就已经当着宁国府众人之面,喊出“爬灰”的丑事,引用一下假老板先前的文章——

 

凤姐心里的翻江倒海,被戴绿帽子的贾蓉心里的痛恨不甘,以及一旁全然安静的秦可卿的耻辱,尤氏的愤怒,还有整个宁府下人的沉默,都是无声中的翻江倒海,惊心动魄。可以说,焦大拼了命喊出的这一嗓子,不光扯下了表面上其乐融融的宁府的遮羞布,也撬动了接下来整个贾府大厦将倾的第一块地基。

 

经过读这一回尤氏的这一番话,再加上先前焦大闹的这一场,假老板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了一个细节上的错误,纠正这个错误之后,整个秦可卿的故事线反而可以说清了。什么错误呢?那就是假老板以为在焦大骂街的时候,尤氏听到了。但如果我们再回到第七回的文本里细细搜寻一下:

 

凤姐起身告辞,和宝玉携手同行。尤氏等送至大厅,只见灯烛辉煌,众小厮都在丹墀侍立。那焦大又恃贾珍不在家,即在家亦不好怎样他,更可以任意洒落洒落。因趁着酒兴,先骂大总管赖二,说他不公道,欺软怕硬……正骂的兴头上,贾蓉送凤姐的车出去,众人喝他不听,贾蓉忍不得,便骂了他两句,使人捆起来……那焦大那里把贾蓉放在眼里,反大叫起来,赶着贾蓉叫……凤姐在车上说与贾蓉道……众小厮见他太撒野了,只得上来几个,揪翻捆倒,拖往马圈里去。焦大越发连贾珍都说出来,乱嚷乱叫说:“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

 

寥寥几笔可以推断出,尤氏和秦可卿只送到了大厅,没有出门。凤姐贾蓉宝玉一辆车,秦钟另一辆车,两辆车一起出的门,焦大跟的是秦钟的那辆车,在车已经出大门后,焦大还没有骂出那句关键的撕破脸的话,而是等到小厮们把他拖到马圈里时,才在马圈里骂了出来。当焦大骂出来的时候,离凤姐和贾蓉的车已经很远了,因为接下来是“凤姐和贾蓉等也遥遥的闻得,便都装没听见”。也就是说,焦大骂的时刻,尤氏和秦可卿很有可能没有听见,因为焦大是在外面的马圈里骂的,而尤氏和秦可卿送完客人应该早已返回到内室里去,距离相隔十分遥远。

 

如果说焦大骂街之时,尤氏其实没有听到,那么尤氏到底在那之前知道不知道贾珍和秦可卿的丑事呢?通过推断尤氏和璜大奶奶倾诉的这一段,假老板认为尤氏应该一直到此时,都还是不知道贾珍和秦可卿的私情的。

 

为什么?就是因为尤氏这一段话说得实在恳切动人,实在不像是一个得知丈夫和儿媳偷情的女人。或许有人会说,那尤氏也可能是在假装关心,其实心里已经恨得牙根痒痒,但面子上当着外人做做样子。假老板要说,这个可能性不大。从全书文字中可见,尤氏的心地不坏,主要的性格缺陷是过于软弱,规劝不住自己混蛋的丈夫(可整个贾家又有谁规劝的住),但在事理人情上面并无大亏,算是一个通情达理的女人。有这个性格基调打底,就算尤氏心中暗恨,也不会装模作样说出这么一番话,更大的可能是沉默而已。

 

尤氏既然还不知道,自然也不会有其他人敢告诉她,毕竟尤氏是贾珍的夫人,在这种时候,多半是身边的人都知道了,而利害核心的人还尚自不知,所谓“灯下黑”就是这个道理。

 

送走了璜大奶奶,贾珍也回来了,尤氏主动问贾珍:“如今且说媳妇这病,你到那里寻一个好大夫来与他瞧瞧要紧,可别耽误了。现今咱们家走的这群大夫,那里要得?”不光忙着寻医问药,尤氏连秦可卿的感受都想的细致周全:“……吃了也不见效,倒弄得一日换四五遍衣裳,坐起来见大夫,其实于病人无益。

 

此时面对一无所知的尤氏,贾珍倒也摆出了一副慈父的模样:“可是。这孩子也糊涂,何必脱脱换换的,倘再着了凉,更添一层病,那还了得。衣裳任凭是什么好的,可又值什么,孩子的身子要紧,就是一天穿一套新的,也不值什么。”然后又提起找一个冯紫英介绍的名医来看秦可卿。尤氏听到有名医来看,她的反应是积极的:“尤氏听了,心中甚喜。


作者一支妙笔从不骗人,有些事,作者可能不写,有些时候,作者可以写人说谎,但不指出那人是说谎。但如果作者用第三人称明确点出角色的感受,那还是不要当成作者说谎来看的好。这里明确点出因为有名医来诊断秦可卿的病情,所以尤氏非常高兴。这也是一个决定性的证据,表明尤氏此时并不知道秦可卿和贾珍的事情,所以还抱着积极关怀的态度。但尤氏究竟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呢?这个就要发挥一点侦探精神,看一下宁国府背后隐藏的大秘密——秦可卿和贾珍“爬灰”事件。

 

秦可卿的遭遇,在贾宝玉梦中的太虚幻境里有所暗示,一是十二钗正册上的谜语:

 

后面又画着高楼大厦,有一美人悬梁自缢。其判云: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二是红楼十二曲:


        [好事终]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

 

秦可卿是毋庸置疑的正面角色,书中其他描写到她的地方,无不对人品褒奖有加。因此判词和十二曲中,对秦可卿似有若无的模糊指责,假老板是不能就这么算了的。在当时严苛的环境下,如果有这样的内帏丑事,一般都是女子承受最大的指责,就好像西施倾了吴国,貂蝉害死了吕布董卓,杨玉环倾了贞观朝一样——只要女子失贞,不管是被迫还是主动,都是她的错。在这种环境下,再考虑到贾珍毋庸置疑的肮脏人品,假老板还是坚持认为,两人这桩首尾,一定不可能是秦可卿主动,贾珍的一意孤行应是最大的起因。甚至还有一种可能是,贾珍在秦可卿未出嫁前就看中了她,因此才给自己儿子贾蓉聘了这么一个穷官家的孤女。但是这个涉及到秦可卿的扑朔迷离的背景,就不继续展开来讲了。


 【△87版红楼有两位演员饰演了秦可卿,这一位是主要演员,真是国色天香】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秦可卿也不是任人欺辱的弱女子,单纯地把她想象成如尤二姐那般软弱可欺的形象,也着实看低了这位兼美钗黛、折服凤姐的风流人物。假老板在此斗胆推测,贾珍曾经试图沾惹秦可卿,但被秦可卿以柔克刚化解掉,然而在这一来一往的交手中,贾珍得到了秦可卿的簪子,在下人中落下话柄,给她涂抹上洗刷不掉的污名。此事很可能发生于贾珍尤氏找名医看病的两个月前。因为就在看病的两天后,宁国府给贾敬庆祝生日,宴席上王夫人问起秦可卿的病,尤氏回答道:“他这个病得的也奇。上月中秋还跟着老太太,太太们顽了半夜,回家来好好的。到了二十后,一日比一日觉懒,也懒待吃东西,这将近有半个多月了。经期又有两个月没来。(第十一回庆寿辰宁府排家宴 见熙凤贾瑞起淫心)此处可证明,秦可卿的心病起源自二个月前。而病状的正式爆发,却是近半个月前。

 

半个月前发生了什么呢?没错,就是焦大醉骂。按照书里描写的时间,从焦大醉骂,到贾敬庆生,期间差不多就是半个月左右的时间。也就是说,秦可卿虽然周旋解决了贾珍的玷污意图,但却不知道自己在不知内情的下人中间已经落下了淫荡的恶名,一直到焦大怒骂之夜,她辗转听到风声,甚至可能是因为丈夫贾蓉回到家中时给她以冷眼,她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虽然苦心保全清白,可名声已经断送,虽然于心无愧,但百口莫辩。秦可卿本来就是一个心思重又要强的人,是一个温柔善良版的王熙凤,她怎么可能忍受的了这种侮辱,因此就在那之后,她便决定一心求死,卧床绝食。

 

那尤氏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秦可卿看病在第十回,也就是本回,尤氏不知道。秦可卿去世是在第十三回,去世后尤氏称病不出,不给秦可卿办丧事,所以可以确定她那时已经知道了。在这四回期间又发生了什么呢?第十一回里,凤姐再次看望秦可卿后,和尤氏商量秦可卿的病情,此时尤氏告诉凤姐她已经在预备秦可卿的后事了:“我也叫人暗暗的预备了。就是那件东西不得好木头,暂且慢慢的办罢。”此时尤氏的态度已经和第十回截然不同,不再提给她看病找大夫,而是变成给她准备后事,却找不到棺材。这种态度已经是相当冷漠了,可见尤氏就在这一两回期间得知了事情的真相。

 

但是书中具体涉及到秦可卿贾珍之事的文字已经都消失了,而且是作者故意让他们消失的。很多红学家猜想应该是作者家族中出过这么一码子事,作者用来做原型,但因为涉及到家族脸面问题,所以最终还是在重重压力下被迫删除了。一直到秦可卿去世的第十三回里,脂批写明:“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遗簪’、‘更衣’诸文,是以此回只十页,删去天香楼一节,少去四五页也。”也就是说,本来第十三回有秦可卿在天香楼上吊的剧情,但是已经被删掉了。那么可见之前的“遗簪”和“更衣”也应该是在先前的回目里被删掉的。可是“遗簪”“更衣”又是什么呢?它们又最可能在哪里被删除呢?让我们来快速看一下红楼梦前二十回的回目字数统计图表:

                           

 【△图片来源:自作】


不难看出,从第九回起,一直到第十五回,各回目的字数格外少,如果说是因为删改了秦可卿和贾珍的一节,因此字数大幅度减少,这是完全说得通的。然而贾珍最初撩拨秦可卿的一节,以红楼风格来看不太可能直写,最可能的还是在后文继续虚写以映衬。比如说贾珍继续骚扰秦可卿而被丫头撞见,贾珍遗失了秦可卿的簪子而被尤氏捡到,等等。87版红楼直接把“更衣”解读为贾珍强迫秦可卿,“遗簪”则是尤氏捡到贾珍拿的秦可卿的簪子,也是一种被广泛接受的解读方式。

 

 【△87版红楼直接拍了贾珍强迫秦可卿的剧情,秦可卿被刻画成了一个软弱可欺的弱女子,稍微有些可惜】


 【△捡到簪子的尤氏】


由此可见,最有嫌疑的一回便是第十一回,宁国府排家宴,贾珍喝得醉醺醺,很可能漏出了蛛丝马迹而被尤氏识破。第十二回虽然短,但讲的是王熙凤和贾瑞的故事,这倒是映衬秦可卿和贾珍的一面镜子,让我们留到第十二回再讲吧。

 

       还是回到这一章,贾珍尤氏打发人去请名医,但名医没有马上便来,得到的回复是:“那先生说道:‘方才这里大爷也向我说了。但是今日拜了一天的客,才回到家,此时精神实在不能支持,就是去到府上也不能看脉。’他说等调息一夜,明日务必到府。”此处多少有点蹊跷,名医不肯马上来,而是非要等到第二天,会不会是和冯紫英打听贾府之事?在这个无关紧要的环节,作者加了这么一句实在令人可疑,只能姑且一猜。

 

       第二天名医来了,贾蓉把他接到房内,待到要给他介绍秦可卿的病情时,这位名医却一口拒绝:“依小弟的意思,竟先看过脉再说的为是。我是初造尊府的,本也不晓得什么,但是我们冯大爷务必叫小弟过来看看,小弟所以不得不来。如今看了脉息,看小弟说的是不是,再将这些日子的病势讲一讲,大家斟酌一个方儿,可用不可用,那时大爷再定夺。”——这里有一句话甚是奇怪,那就是“我是初造尊府的,本也不晓得什么”,这里有没有一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越是说不知道什么的,就越是知道什么。名医在这里非要撇清自己不了解贾府的情况,反而暗示了他很可能已经通过冯紫英等人,摸清了秦可卿病的主因。况且中医讲究“望闻问切”,连问都不问的医生,可能不是因为神妙,而只是因为无需再问了吧?

 

       然而就在看病这一段里,贾蓉却小小地失态了,如果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他当着秦可卿的面,问医生:“就请先生看一看脉息,可治不可治,以便使家父母放心。”不要说至亲,就是普通人,也不会在病人面前直接暗示病人得的是绝症吧?贾蓉身为丈夫,却直接当着妻子的面,问妻子是不是会死,这种态度无疑表现出他深深的恶意,况且他还加了一句“以便使家父母放心”,这里讽刺之意呼之欲出,妻子的病势如何,对他做丈夫的重要与否无所谓,但对他的父母很重要。这一句话,几乎就是在明示秦可卿:你和我爹的那些丑事我都知道了,你还是赶紧去死吧。


 【△病榻上的秦可卿】

 

       而且不仅这一句,在整个诊断过程中,贾蓉对病因病况毫不关心,而只再三询问:“先生看这脉息,还治得治不得?”“还要请教先生,这病与性命终久有妨无妨?”活活刻画出一个恨极了妻子、希望她速死的凉薄丈夫形象。一旁安静的秦可卿想必已经是肝肠寸断了吧?

 

名医诊断过后,对秦可卿的病因发了一番议论,除了中医的术语之外,名医直言秦可卿得的是心病:“据我看这脉息:大奶奶是个心性高强聪明不过的人,聪明忒过,则不如意事常有,不如意事常有,则思虑太过。此病是忧虑伤脾,肝木忒旺,经血所以不能按时而至。”再往深里去,却是名医也不能再讲,作者也不能再讲,就这样收手罢了。

 

虽然作者限于种种压力,不能对秦可卿的故事过多着笔,然而接下来,作者就用王熙凤的遭遇,来暗示了秦可卿的遭遇,这里是作者的大智慧之处,连脂砚斋等批注者竟然都骗了过去。让我们下回细细说来。


 

往期八卦红楼请点击:

  1. 【假老板八卦红楼之80分之1】传说中的四大家族儿女情长在哪,为什么只有一块石头和两个男人,我是不是看了一个假的红楼梦

  2. [假老板八卦红楼2/80]拼命东拉西扯也要把主角名字拎出来溜一圈,另外还顺手给林黛玉她爸开个挂,这么偏心的作者真的好吗

  3. [假老板八卦红楼2.5/80]八旬外婆强行拆散年幼外孙女和半老女婿,冷酷手段背后到底安的是何叵测居心?假侦探带你一探究竟

  4. [假老板八卦红楼3/80-上]林黛玉终于进了贾府,出场人物多得数不过来,就算短短一瞥也能看到贾府清晰的权力结构

  5. [假老板八卦红楼3/80-下]男女主角终于见面,一上来就惹出了大风波,作者憋了这么久终于憋出了大招!

  6. [假老板八卦红楼4/80]四大家族都是怎么回事?深扒到底给你解释。

  7. [假老板八卦红楼5/80]在一开头就剧透结尾,放眼古今中外也只有曹雪芹敢这么玩,结果真的玩脱了……

  8. [假老板八卦红楼6/80] 看似一段风流情缘,实际却是阴谋的开端,心机女的逆袭路从出格开始,于此同时一位真正的女英雄也出现了

  9. [假老板八卦红楼7/80] 纵然林黛玉再是贾母的心肝宝贝,也有人敢欺负她

  10. [假老板八卦红楼8/80]“宝玉捕捉计划”正式开幕,薛老师教你如何追男,宝黛钗三人第一次同场,林老师教你好好说话

  11. [假老板八卦红楼9/80]秦可卿到底是什么来路,假老板也来掰扯掰扯


扫码关注假老板翻书,八卦红楼持续连载中:

【全部插图除特别说明,均来源于87版红楼梦电视剧,侵删。】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