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是一项严肃的事业,坚守是一种理想的品格——《红楼梦研究》编后记

红迷驿站2021-11-22 14:40:01

编后记

从云雀啁啾的五月,到枫叶流丹的十月,在这秋意渐浓的时节,《红楼梦研究》承载着众多红友期冀的目光与圣洁的心愿,呱呱坠地,初试啼音了!此刻,我们的心情是欣喜的,也是忐忑不安的。作为第一份微信群领衔主办的刊物、第一份自筹资金出版的刊物、第一份集学界年轻力量共办的刊物、第一份参与者不取编务酬劳的刊物,她的创办,能为红学繁华胜境再添一抹动人的风景么?她的诞生,能为红海多波的当下擎起一份学术研究所应葆有的担当么?令我们感动的是,海内外广大红学爱好者纷纷来函来电,惠赐稿笺,让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红楼梦》不朽,曹雪芹永生。


《红楼梦研究》第一辑创刊号凡24篇文章,内容丰富多彩,析探言之有物,可谓骊龙选珠,颗颗明丽,体现了“包容、辨析、开拓”的创刊理念。


刘广定《谈舒序本与乾隆抄本》一文指出现传世的《红楼梦》或《石头记》抄本皆是过录本,所谓乾隆抄本未必有何特殊价值。其结论虽有待商榷,但所提问题值得思考。余光祖《宁府经济状况“都可”吗?——校议第五十三回贾珍所说一段话中的异文》一文以理校思路指出由跳行或跳格误抄造成字句次序错乱的现象在古籍中并非鲜见,李宝山《“鍾”、“鐘”小辨——兼与沈治钧先生商榷》一文则通过各类字书、文献和《红楼梦》文本论述“鍾”、“鐘”二字相通的问题,两文辨别细致,颇有新见。


赵建忠《民国〈红楼梦〉研究格局对当代红学的启示》一文认为民国《红楼梦》研究格局不仅奠定了索隐、考证、批评诸流派基本范式,也为今日红学发端引绪,打下了深厚文献基础并提供了丰厚思想资源。该文眼光独到,体现了作者深厚的学养与超卓的识见。张志《“红学”是一门专“学”——兼谈“红学”的学科属性及内涵》一文则对“红学”的属性及内涵进行了学理分析,认为“红学”能够单独成为一门专“学”,视“红学”为“非学术”的观点是错误的。


曹雪芹家世研究是深入理解《红楼梦》文本的锁钥之一。刘上生《曹寅的入侍年岁和童奴生涯——对”康熙八年入侍说”的再论证》一文指出,曹寅入侍年岁研究的深层意义在于确认和揭示包衣子弟曹寅曾有过皇室童奴生涯的经历,以及这一经历对曹家以至曹雪芹创作《红楼梦》产生深刻影响。王丹《曹寅的词学轨迹及其在顺康词坛的词学进境》一文则聚焦鲜有关注的曹寅词作的研究上,别有会心;杨泠《曹家蒜市口旧宅新考》一文则通过实地考察后认为,曹家“蒜市口地方十七间半”旧宅应在锅腔胡同(即中国强胡同)。三篇文章各有千秋,对曹学研究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小说是一种文学性的存在,文本解读向是红学研究的重点。本刊精选三篇文章:朱淡文《迟梅馆研红小札》从哲学角度对《红楼梦》所体现出的“空、色、情”、“真与假、有与无”及“好与了”等进行了周详释读,切中肯綮;马涛《〈红楼梦〉“薛”与“雪”象喻关系的文化考释》指出,“薛”即冰雪之“雪”,“雪”固然代表薛氏全家,但也特别针指宝钗,具有命运暗示与人格塑造的双重作用;该文境界高妙,独具只眼。于鹏《“金玉”、“木石”新说》一文则对学界长期以来所认为的以“理”为基础的金玉良缘和以“情”为基础的木石前盟的对立冲突乃贯穿全书的观点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富有启发性。


崔川荣《贾元春生卒年与所谓的高鹗续书》,主要言及《红楼梦》的成书过程,作者从贾元春生日及生卒年为切入点认为后四十回为曹雪芹原笔。劳心《有关宝钗待选及清代公主侍读若干问题初探》对宝钗进京“待选”、元春有无主婚可能、宝钗有无权利参与选秀等话题进行了通盘剖析。


脂批悉知雪芹拟书底里,故而脂批在红学研究中占有很大的比重。樊志斌〈《红楼梦〉脂批“索书甚迫”条再解读》一文就学界关于庚辰本第二十一回“索书甚迫”条脂批的解读历史进行系统地回顾,并在此基础上提出自己的看法。成爱君则对著名的甲戌本眉批“壬午除夕”及“甲午八日泪笔”两条批语进行了释读,认为曹雪芹卒于“壬午除夕”。脂砚斋是脂批的作者之一,那么脂砚斋是谁?兰良永《一曲大江东去,几回落红满楮——“脂砚何人”试解》一文认为脂砚斋是麝月的生活原型,因自幼随侍,故比作者的亲友更熟悉“怡红细事”。


张胜利《王佩璋与张爱玲——以〈红楼梦〉版本考证为中心》、王祖琪《吴吴山三妇与脂砚斋“情观”之比较研究》、宋庆中《涉红文献〈红楼梦问鉴〉考析》三文则定位于红学史,春兰秋菊,各有其美。其中,张文通过比较认为,王佩璋与张爱玲对研红的重点均放在了不同版本考据、校勘与后四十回研究上,并对新红学“自叙传”说、“高鹗续书”说等不尽赞同。王文则通过辨析《吴吴山三妇合评牡丹亭》与《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于“情观”内容、表达方式、与原作者契合度的差异指出,两书比较可深入理解评点者与原作者的“情观”概貌,又可为准确把握文本本旨提供思路与方法。宋文对安徽黟县新发现的民间文书《红楼梦问鉴》进行了深入考证,结论认为,《红楼梦问鉴》实则翻抄于青山山农《红楼梦广义》,抄写时间约在光绪八年至民国二十一年(1882—1932)间。


2016年8月,尘封近三十年之久的贵州博物馆藏《种芹人曹霑画册》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成为各方讨论的焦点。本刊同样选发三篇文章,辩论画册真伪。胡铁岩《南瓜画错配了西瓜诗——〈种芹人曹霑画册〉第六幅画与题画诗认真》一文通过细节比对认为,画册八幅画是否为“种芹人曹霑”所画难以证实。静轩《〈种芹人曹霑画册〉还应“存疑”》一文则通过对八幅画的绘画风格、题诗书法风貌、第六幅“曹霑”钤印与清中期书、画、印之时风进行对比指出,画册为真,但曹雪芹无书画作品传世,“种芹人曹霑”是否为曹雪芹仍需存疑。顾斌《〈种芹人曹霑画册〉再现始末及其鉴定》一文则认为当下讨论各方应充分尊重1989年由谢稚柳、启功等七人组成的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对该幅画册的鉴定意见,再作论断。这一组文章既有主真,又有辨伪,体现了理性平和的治学精神。


《红楼梦》域外传播是近年红学研究的热点之一。马来西亚汉学家谢依伦《梦下南洋初绽红——〈红楼梦〉在马来亚的早期传播》通过梳理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中国文学思潮对马新(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知识分子的影响指出,这一时期也正是《红楼梦》传播在马新开始绽放的时期。高淮生《“2017韩国红楼梦国际学术大会:中韩红学家对话”综述》一文则对2017年6月24日在韩国首尔驻韩中国文化院举办的首届中韩学者红学研讨会暨“2017韩国红楼梦国际学术大会:中韩红学家对话”进行了全程回顾。两篇文章为我们打开一扇了解《红楼梦》在国外的窗口,也窥得其给予世界各国读者的艺术滋养与审美体验。


《礼记•中庸》有言:“百舸争流,奋楫者先。”《红楼梦研究》已然击桨扬帆,启航争竞。在这丰收的十月,我们愿引领遵守学术道德、秉持学术良知的学术人,在红学的雾霾天中昂然前行,以作社会精神的缔造者。因为,学术是一项严肃的事业,坚守是一种理想的品格。


《红楼梦研究》主编  宋庆中

图书信息

书  名

红楼梦研究(壹)

出版社

四川师范大学电子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7年11月

开  本

185x260   1/16

字  数

372千字

版  号

ISBN 978-7-89509-048-4

定价

60.00元(书+光盘)

编辑委员会

主  编

顾    斌    宋庆中

副 主 编

樊志斌    兰良永

编    委

樊志斌    顾    斌    兰良永    任世权

宋庆中    邵    琳    拾井磊    王伟波

    汪显清    王宗乾    余光祖    张    志    

张桂琴    赵立群

(以姓氏拼音为序)

创刊词

以一书而成一学者,不过《易》《诗》《说文》《文选》《红楼梦》数作而已,即此,《红楼梦》故已不朽矣。


二百年来,研红者前仆后继,不断创造这门学术的恢宏殿堂,造就了令世人夺目、令外人不解的红学历史。


鲁迅先生曾说:“倘要论文,最好顾及全篇,并且顾及作者的全人,以及他所处的社会状态,这才较为确凿。要不然,是很容易近乎说梦的。”《红楼梦研究》以学术的眼光,学术的要求,以推动《红楼梦》、《红楼梦》作者与时代、红学史研究,传播红学文化、艺术为目的,致力于推动红学学术体系下的争鸣、互动,推动红学的稳步前进,避免红学的自言与说梦。


大厦未就,需诸同志努力;浮尘漫天,望各友朋精进。


“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巍巍泰山、汤汤黄河尚如此,何况学问一道也哉?!遂初而开台迎雅,欲致博学之士;扫土待朋,因招有志之人。创刊广纳,予君论曹之地;敢导先行,彰子品红之情。


让我们共作土壤,共作细流,努力奋起,砥砺前行,做出好学问,成就大学问,共同筑就红学的泰山、黄河。


“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 。愿诸君作红学的不朽之言。


《红楼梦研究》副主编  樊志斌

目   录


创刊词


谈舒序本与乾隆抄本/刘广定(台湾)

 

民国《红楼梦》研究格局对当代红学的启示/赵建忠

“红学”是一门专“学”

——兼谈“红学”的学科属性及内涵/张  志

 

曹寅的入侍年岁和童奴生涯

——对“康熙八年入侍说”的再论证/刘上生

曹寅的词学轨迹及其在顺康词坛的词学进境/王  丹

曹家蒜市口旧宅新考/杨  泠

 

迟梅馆研红小札/朱淡文

《红楼梦》“薛”与“雪”象喻关系的文化考释/马  涛

“金玉”、“木石”新说/于  鹏

 

贾元春生卒年与所谓的高鹗续书/崔川荣

有关宝钗待选及清代公主侍读若干问题初探/劳  心

 

《红楼梦》脂批“索书甚迫”条再解读/樊志斌

壬午除夕”释读/成爱君

一曲大江东去,几回落红满楮

——“脂砚何人”试解/兰良永

 

王佩璋与张爱玲

——以《红楼梦》版本考证为中心/张胜利

吴吴山三妇与脂砚斋“情观”之比较研究/王祖琪

涉红文献《红楼梦问鉴》考析/宋庆中

 

南瓜画错配了西瓜诗

——《种芹人曹霑画册》第六幅画与题画诗认真/胡铁岩

《种芹人曹霑画册》还应“存疑”/静  轩

《种芹人曹霑画册》再现始末及其鉴定/顾  斌

 

宁府经济状况“都可”吗?

——校议第五十三回贾珍所说一段话中的异文/余光祖

“鍾”、“鐘”小辨

——兼与沈治钧先生商榷/李宝山

 

梦下南洋初绽红

——《红楼梦》在马来亚的传播/谢依伦(马来西亚)

“2017韩国红楼梦国际学术大会:中韩红学家对话”综述/高淮生

 

编后记

 

征稿启事

征稿启事

《红楼梦研究》是由“红迷驿站”微信群主办、《红楼梦研究》编辑部编辑出版,以曹雪芹与《红楼梦》为主要研究对象的综合性中文学术出版物,每年暂定2辑,每辑25万字。


《红楼梦研究》旨在促进红学研究、培育红学新人、传播红楼文化,以“包容、辨析、开拓”为办刊理念,推动我国红学事业的健康发展。因此,我们面向海内外广大研究者恭求力作,并以谦虚包容的态度善待所有作者来稿,同时以低姿态听取各方意见,践行学术民主,发扬清新学风。


来稿要求

一、来稿内容包括文本阐论、成书研究、版本研究、曹学研究、红学史研究、涉红文物、续书研究、红楼随笔等,但求言之有物,不作戏说性主观臆测,杜绝抄袭、剽窃。


二、来稿内容务求以学术交流与探讨为目的,尊重史实,不搞人身攻击。来稿除文中特别加以标注和致谢之外,不侵犯任何版权或损害第三方的任何其他权利。


三、来稿字数一般要求在1.2万字以内,以3000—8000字为宜。3000字以上论文请附150字左右的“内容提要”及3至5个“关键词”,少于3000字的非论文体例文章不做此要求。


四、来稿本着“文责自负”的原则,切勿一稿多投并保证原创、首发。本刊对稿件有删改权,不同意者请附声明。


五、稿件书写格式及要求


(1)本刊接受电子稿件(扩展名为“.doc”的word文档),以“附件”形式发送;原则上不接受纸质投稿。


(2)文章中的表或图应各有说明内容的文字,附于图表上方或下方。


(3)凡注释引文请按先后顺序用加圈阿拉伯数字标示,采用当页注方式(word菜单当页注操作步骤:插入→引用→脚注和尾注,依次选择“脚注”、“页面底端”、“编号格式①②③”、“起始编号①”、“编号方式:每页重新编号”→插入→输入注释文献),文献信息包括作者名、文章名或书名、出版单位、出版时间及页码。同时,所有引文务请核对正确。当页注格式如下:

 

 ①陈垣:《史讳举例》,上海书店出版社1997年版,第15页。

 

(4)文尾务请注明作者姓名、通信地址、电子邮箱、手机号等个人信息。


六、来稿择优录用,一经选用,敬致样刊一本。为促进海内外红学研究和交流,本刊将加大力度,通过“红迷驿站”微信群、“红迷驿站”微信公众号等媒介,宣传、推广和传播作者文章。凡是来稿,即视为作者将该稿信息网络传播权等非专有使用权授予本刊编辑部(不影响作者合法使用文章的著作权,作者使用请于杂志出版之后)。三个月内未收到用稿通知者,可自行处理;也可关注“红迷驿站”微信公众号(hlm2659),留意编选情况。限于人力等原因,本刊不予退稿,敬请作者自留底稿。


七、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hlmyanjiu@163.com

联系电话:13681424346

 

《红楼梦研究》编辑部



感  谢  阅  读

~欢迎点赞分享~



转载请注明:红迷驿站ID:HLM2659」

精品推荐,驿站典藏。点击分享,不忘打赏。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