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乐美、好记星、健力宝、太阳神的三生三世

装饰杂志2019-05-18 06:52:29


精彩内容

20 世纪八九十年代是中国广告业的黄金时代。在资讯尚并不发达的时期,电视广告是当时的人们看世界的一种方式,广告也给大家带来了对于新生活的憧憬。出生于20 世纪60年代的刘山,已经在广告界活跃了30 多年,持之以恒地不懈追求,使他在中国广告圈内屡创佳绩,留下很多深入人心的商业广告。从较早的健力宝、太阳神、乐百氏、好记星,到近年来的太太口服液、波导手机、优乐美奶茶等一系列电视广告,获得了业界的不少殊荣。“当太阳升起的时候……”这句广告歌曲更是成为了一代人的电视记忆。

 


1

从初识品牌到构建品牌内涵


可以说,刘山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发展起来的广告人,这与他所处的珠三角区域中心城市广州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广东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前沿地和“试验田”。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与香港仅一江之隔,广州也是接受香港资讯和文化最早的城市。

 


 “在那个年代能成为一家在国内广告市场走得比较前面的公司,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地处广州,紧挨香港、澳门,会比内地的设计院校和公司有更多的地缘优势,使我们可以更便捷地通过香港的电视节目看到香港乃至国外的新鲜资讯。那时还没有网络,出了珠江三角洲就看不到香港的电视了。整个80 年代远没有现在这么丰富的资讯节目,电视广告就可以说是我们看世界的方式。每当我们看到好的广告片,就拿相机把录像带一帧一帧地拍摄下来,冲印出来作仔细研究、分析,甚至是模仿”。不仅如此,1979 年广九直通车恢复运行意义重大,不但牵起祖国与香港同胞血脉相连“亲情线”,而且大大加强了粤港两地的经济交往与交流,把香港与祖国内地紧紧连在了一起。

 

据刘山介绍,他1980 年进入广美附中,1984 年考入广州美术学院,在广美就读的是“工业设计”专业。在那个年代,能读到国外的设计资料对他们触动很大,而有机会读到那些外文的设计资料就是源于这班省港之间的直通车。他回忆起当时的情况,“找学校相关部门开一份‘学术研究需要’的申请,需要的报刊杂志基本上隔天就到”。正是这些舶来品,成为他最早对广告甚至是“品牌”一词的启蒙。

 

或许是看多了国外和港澳台地区的优秀广告,以及当时一些香港著名文化人、广告人在报刊上刊登的他们对于这个行业的实践经验和理念思考,刘山对这一行跃跃欲试。改革开放初期的那些年,整个社会设计人才的稀缺,让这些广美学子成为国内广告市场上的“香饽饽”,他们往往在就读期间就开始了与市场的亲密接触。市场给这些未毕业的广美学子提供的学习实践机会,已经远远多于当时学校任课老师的教学经验了。回忆起当时的学生生涯,刘山也流露出满满的自豪感,“记得我们当时已经能把自己设计的包装直接印刷出来,而不仅仅是停留在打样的阶段,是成为商品在货架上正式销售的。在那个时代,即使是学校特别出色的专业课老师的设计作品,大多数还是停留在样品阶段,所以当时我们的设计作品已经能够进入到市场上销售,这种差别让大学阶段的我们多少有些狂妄”。


刘山坦诚地说:“刚开始我们接触品牌,对品牌的理解确实是比较肤浅的,以为品牌就是一个‘牌子’,比如酒瓶上的标贴,或者说它就是个门头、记号。记得当时轰动一时的一件事情是1982 年百事可乐进入中国在广州建厂。他们的香港公司策划了一次活动,让许多平板车拉着百事可乐的大Logo 绕城一圈,在当时成了全城盛事。直至我们看到万宝路的广告,完全颠覆了以往我们对于品牌的认识,虽然它是一则香烟广告,可是它并没有在广告画面中仔细描述这个香烟怎么柔和,以及关于产品的一些具体细节,而是通过创造了美国西部世界的画面,营造了一个自由、奔放的世界,进而构建万宝路的品牌形象和品牌内涵。可以说,这则广告对我们的影响深远,完全颠覆了我们以往的认知。”

 

基于对品牌认知的更新,直接导致刘山和他的工作室在策划健力宝、太阳神、乐百氏、李宁这些品牌时,逐渐开始重视品牌内涵的构建。可以说,“形象片”的概念就是从白马事务所发源的。“从那时起,我们开始尝试所谓‘形象片’的广告类型。为了说服客户,我们通常先给他们看国外优秀的广告案例,说服甲方接受可以在我们策划的广告中进行所谓‘品牌理念’的输出。一般的做法是,除了把录像带逐帧播放,还要用相机拍摄和冲洗所需的理想画面,最后和手绘的提案一起做成彩色的提案板,让客户看到我们想要表达的方案预期效果”。某种程度上,模仿也是最好的学习捷径。20 世纪八九十年代,广州是内地广告制作业中心,就连北京、上海的广告人,都会如“朝圣”一样去广州这个中国广告业的前沿阵地学习了解。而广州广告业的发达也是源于对香港广告业的模仿,香港广告业给了内地广告人很大的启发和提升,不仅是技术上的,更是眼界和理念方面的提升。

 

2

奥运精神与健力宝的品牌重塑


1984 年轰动中国体坛的大事是李宁在第23 届美国洛杉矶奥运会上独得三金,当时是举国欢庆。国家代表团的赞助饮料健力宝,也随着中国体育代表队在那届奥运会上实现金牌零突破、并收获15 枚金牌的胜利而红遍大江南北。紧接着,1988 年的韩国汉城奥运会的男子体操项目,卫冕冠军李宁带伤参战,屡败屡战、颗粒无收。回到祖国的李宁瞬时失去了“体操王子”的光芒,不但没有鲜花和掌声,没有鼓励和赞扬,竟然还被全国人民痛批“成王败寇”。熟悉这段历史的人都知道,李宁当年临危受命,对自己身体情况了若指掌的他,还是选择了带伤上阵。这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说起这段往事,刘山的情绪依然激动,他为李宁受到的不公正待遇而感到愤愤不平,“当时介绍我们跟健力宝合作的是广东电视台,希望我们重新拍摄一个健力宝的广告宣传片,扭转奥运会带来的失败窘境”。

 



“健力宝怎么都没有想到,

在我们的提案中,

居然要用一个奥运失势的运动员来做代言。

一开始让他们很难接受

这所谓‘创意’”。



在刘山看来,那时的健力宝已经不是初出茅庐的一款产品了,它的功能大家都知道,知名度也已经有了,所以要对它再做宣传就要转到如何建立一个品牌的好感度,能够体现它的精神层面的价值上来。这个精神层面的东西,其实就是品牌本身的“价值塑造”。如果说奥林匹克的精神是更高更快更强,那个每个运动员都应从李宁身上学习他这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坚忍不拔的精神。“于是我们提出把李宁身上所代表的这种不屈不挠的体育精神和健力宝的品牌重塑尝试着结合起来。经过我们周详的案例设计,以及对创意的精心诠释,健力宝高层才在将信将疑的过程中,勉强接受了我们的想法”。

 


李宁欣然接受了这样的邀请,跟随刘山一行走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在沙漠、戈壁、大草原、雪山……都放上了熟悉的鞍马、双杠、吊环等与体操项目有关的器材。“有一个镜头我们设计了一个呈现海上竞技的效果,就飞去了海南岛,在海面上搭建一个平台专门用来拍摄。记得有一次,刚搭好平台正准备拍摄的时候遇到了台风,一下子把搭建好的平台全毁了。那次的台风整整刮了一个星期,我们所有的工作人员在三亚被困了一个星期不能开工。由于缺乏经验,各种问题不断涌现出来,那时真的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通过这次教训,我们对接下来的拍摄计划不敢掉以轻心,早早就做足了功课。也了解了如何计算潮汐的时间问题,才能确保拍摄时海水刚好能够把台面露出到我们理想的高度”。和现在的技术手段相比,在当时还未有特效的情况下,刘山和他的团队全靠人力实拍,实现了他们想要的效果。不出他的意料,这条全新的健力宝“形象片”出来后,获得了很好的视觉效果和社会反响。

李宁所代表的

不屈不挠的体育精神也赋予了

健力宝更丰富独特的品牌内涵。

可以说,这次的合作带来了

双赢的效果和良好的社会效益。



正是有了刘山对健力宝品牌内涵与体育精神相结合的思考与探索,他们在做太阳神形象片策划的时候,更加自信地坚持他们对其品牌内涵的理解、诠释和传递。希望通过形象片,不仅要告诉观众太阳神是一款什么样的产品这些基本的功能介绍,更要深入地去探讨应该怎样去塑造太阳神的形象。


从以往一些香港的优秀广告作品中,他们似乎学到了诸如一条片头三秒最能够吸引观众,避免观众换台这类的广告片实践经验,其实质已涉及广告心理学的范畴。要想达到吸引人的效果,除了画面之外,还有对声音的运用和处理,头三秒出现的声音应起到先声夺人的作用。“基于这样的分析与考虑,我们邀请了知名的音乐制作人解承强定制了太阳神的广告歌曲,‘当太阳升起的时候……’这句嘹亮亢奋的歌词,不仅是太阳神品牌的核心诠释,一度还成为那时传唱度和识别性非常高的一个广告歌曲”。

 


3

构建城市品牌形象


2006 年,刘山受到广州日报的邀请,与之合作拍摄了一部城市形象公益片《新广州·大未来》。“这是我和《广州日报》品牌部的合作作品,由于双方的很多想法、意气相投,对所谓城市品牌形象片的理解也达到了出奇的一致,接下去的事情都好办很多。我们拿着DV走街串巷,采访了各个不同行业、身份、年龄的广州人。在这部影片里,呈现的不仅仅是广州的本地人,更多是赤手空拳来到广州创业的外乡人通过他们自身的努力,深度融入这座开放包容的城市的故事。当我们问及‘广州对于你们而言意味着什么’的问题时,他们结合自己与这座城市的关系,说出了很多与之相关的生动表述。在我们看来,这些故事才是真正鲜活的城市缩影,才最终构成了海纳百川、兼容并蓄的‘广州精神’”。这些平凡、细小的,但又质朴、感人的闪光点,在他的这部城市宣传片中得到充分的体现和表达。这样接地气的拍摄手法得到了广州市民的一致认可。

 


4

如何拯救品牌价值


刘山对他所经历过的一个个成功案例如数家珍,莫非他真的是一个幸运儿,总能在市场化的大浪淘沙中遇到意气相投的品牌商?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刘山也坦承地告诉我们,之前说的这些成功的案例,都是基于双方有互相欣赏、互相信任的前提,才能做出来的。他和他的团队也经历过很多失败的案例,从中也算是得出了一些所谓的“教训”。


“我不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与其花时间去改变这样的客户,

倒不如把时间用在能够

和我们产生共鸣的客户身上。



所以,慢慢地从实战中总结经验,我们在客户的选择上就更为谨慎了。了解是相互的,客户了解我们的同时,我们也会去了解他们对自己、对行业的看法,以及他们的价值观”。

 


要知道,

创意永远不可能成为量产的产品,

创意更不可能复制。



“有些企业试图把他们的工具、方法整理成菜单式,以形成一个菜单式的创意流水线,可以给到不同的企业去照单选择他们自己所需要的服务。甚至有一些大公司也尝试过这样的服务,但最终都以失败而告终”。在刘山看来,每个品牌的条件不同,所面临的业态环境、竞争态势都不同,品牌的发展阶段也不同,而他们对品牌进行策划、服务、设计的过程,实质是一个为企业解决问题的过程,是帮助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去构筑和优化自己的品牌形象和提升品牌内涵。

 

好记星的案例即是刘山和他的团队试图通过设计去解决问题的过程。好记星是一款面对儿童和青少年的“英语点读学习”的产品,对该品牌的设计介入,其实是从该企业自身的问题着手:他们正在遭遇消费者的信任危机。虽然刚开始的时候产品确实卖得很火,但是他们一直以来擅长使用的“焦虑”营销方法,实则早已透支了消费者的功利心,导致品牌的发展进入了一个瓶颈期。而企业又有融资上市的发展愿景,所以转变更好的品牌形象,对好记星来说成了当务之急。于是他们便找到刘山所在的设计事务所,寄期望于帮助他们完成该品牌的设计转型。

 

“我们帮好记星做品牌策划时,曾给它规划了一个大的英语产业链,不仅是卖复读机,而是应创建一个学习英语的平台,提供相关的教材、出版物、电子图书,甚至包括留学咨询等整个英语学习产业链的构筑。从当时的调研数据来看,基于中国每年有接近2.5 亿的孩子在学习英语,好记星致力于让他们有一个更好的语言学习上的发展和空间。基于这样的战略定位,给好记星策划的品牌形象片实则肩负着改变它一直以来的品牌形象的重任。我们做了一条超长的MV 形象片,从中提出了一个‘大未来’的理念。又由音乐人捞仔制作了一曲英文歌曲《心有大未来》,再组织了一批孩子站在不同的地理位置上,如大海、天山、沙漠、故宫、长城等空间中,希望传达出通过语言的学习,能让我们的孩子四海一家,在当下世界共同体的时代拥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这样的一个理念。所以,我们当时就在品牌内涵层面做了一些改变,希望赋予品牌一定的使命感。即好记星致力于在孩子学习英语过程中提供一个更好的条件。其实在某一个阶段,好记星确实是认同这一使命感的,也充满了这种使命感。如果他们能够一直坚持下去的话,相信他们是可以实现最初那些愿景的。可惜的是在他们的发展过程中,团队在面对其他诱惑的时候丧失了初心”。


这些年在广告圈摸爬滚打,让刘山感触最深的是,


我们见证了很多品牌的成功,

也目睹了他们的衰败。

这里边很多的成功都跟

他们实现远大愿景的

拼劲儿有很大关系。



5

从企业品牌到G20 峰会国家形象


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于2016 9 月在杭州召开,这是一场全球瞩目的经济盛会。中国充分利用G20 平台,协调各方利益、凝聚共识,为G20 未来发展贡献力量。G20 峰会是目前全球经济治理机制中最能体现“中国烙印”的平台,它实质性地提升了中国在世界经济舞台上的国际地位,开创了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平等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新时代。举办2016 G20 峰会对中国而言是一次宝贵机遇,在本次峰会上,中国积极主动地发挥出自身优势,将自身战略与G20 议程相衔接,为提升全球治理水平、促进全球经济共同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G20 这样一场全球瞩目的经济盛会项目中,张艺谋是晚会的总导演,刘山则与赵小丁一起担任晚会的视频总设计师。从时间上来看,整场晚会只有50 分钟的时间,还不如一部电影的时间长度。从创意策划上来说,要在短短50 分钟的时间里向来自全世界的国家首脑展示一个真实、现代、发展的中国,即使是对于身经百战、对大型晚会有充分实战经验的张艺谋导演而言,也有很大的难度和挑战。首先,从国家形象的角度出发,一个很大的命题就是当下我们应该如何去向世界展示中国形象,尤其是当代的中国形象。一直以来,中华文化历史悠久、积淀深厚、博大精深、源远流长,上下五千年、纵横八万里,物质层面的“四大发明”、丝绸之路、浩瀚文物,精神层面的家国情怀、君子人格、魏晋风度、盛唐气象等都给世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和印象。但当代的中国是一个文化强国吗?面对这样的提问,恐怕连我们自己都不能毫不迟疑地予以肯定的回答。毫无疑问,中国已经是不容忽视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文化与中国目前的经济水平相比还很不相称,需要推陈出新,不断发展。



所以,在晚会节目的题材选择和视觉呈现上,张艺谋首先肯定的是需要和当下的时代有紧密的联系,能够反映这个时代发展的发展特点。以往,由于我们是一个文明古国,在展现国家形象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偏向于宏大叙事,一说中国文化就要追溯到上下五千年,就要把兵马俑、长城、黄河等这些代表中国的经典形象都搬出来向大家展示。


但这一次张艺谋提议

不能再走这种“老路”了,

不仅应考虑大家能接受的表现形式,

而且要反映出这个时代发展的特点,

还得结合现代的技术手段,

体现出中国文化的当代性与包容性。

总之,

要在继承中创新,

在创新中继承。

 


杭州,自古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美称,杭州还是一个极具包容性的城市,这也是G20 选择在杭州召开的重要原因之一。早在南宋时期,中原文化就已全面渗透到杭州本土的吴越文化之中,形成了南北荟萃的社会生活习俗,各种文化海纳百川,形成了包容并蓄的特有气质。南宋时,杭州更是国都,那时的国力不管体现在经济上,也反映在建筑、文学和艺术等方方面面上。“我们也希望在这方面有所体现,尽管G20 大会是展示当代中国的形象,但是既然主办方选择在杭州召开,就要让世界各地的人通过G20 认识中国的杭州,充分感受杭州这个地方的文化底蕴,展示唯美、灿烂的苏杭特色”

 


“以我个人切身体会,从国家形象的角度去看G20 晚会,最大的转变是从以往的宏大叙事、强烈的意识形态逐渐开始转向更平实、更纯粹的文化、美学的追求。


从这样的转变可以看出,我们国家在文化上出现了一个不同于以往的态度,逐渐在用更平实的方式去展现自己的某一方面,而不需要每次都把‘家底’翻出来。可以说,G20 晚会对于国家形象的转变是一次巨大的理念上的转变。这背后所反映出来的是一种文化上的自信”。



6

G20 晚会上的“扇子”戏法


如梦如幻的G20 晚会给世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整场文艺演出以天为幕、以桥为景、以湖为台,各方来宾置身于湖光山色中,聆听经典名曲,观看水上歌舞,感受中国神韵与世界文化的交融与对话。G20 晚会上,舞蹈《美丽的爱情传说》用越剧、小提琴、歌舞等形式,再现了梁山伯与祝英台、许仙和白娘子这两个如泣如诉的民间爱情故事,而作为背景展开的这28 把美妙绝伦的“扇子戏法”,正是出自于刘山之手。

 

尽管在观众看来,演出画面非常唯美,但对于视频总设计师赵小丁和刘山而言,面对如此空阔的舞台,如何设计背景就颇具难度和挑战。最后,他们从最具杭州特色的物品如丝绸、茶叶和扇子中,选中了扇子。据刘山介绍,“扇子在杭州的流行是从南宋开始,至今已逐渐成为人与人之间交往的一种纽带。现在去杭州旅游的人也会买几把扇子赠送亲友。以昆曲为例,人在用扇子的时候,其动作都有它本身所附带的语言,所以我们当时就找张导商量,这个扇子的元素能不能用得更纯粹些。我们不断地做减法,把它承载的过多的元素都去掉,最后就剩下用不同的扇面图案去体现来自民间的中国文化”。在晚会创作过程中,这把代表杭州气质的折扇被寄予了厚望。

 

“一直以来,张艺谋导演非常善于激发团队的想象力,可他也是出了名的‘厉害’,他会说出一大堆道理,让我们心服口服地回去另起炉灶修改脚本,他在图案与色彩的各个方面都追求极致的完美和严谨”。在一个半月时间里,刘山他们找了从古至今2000 多把扇子进行反复筛选,并数易其稿,最终将1000 把扇子的设计精简至40 把作为备选。“我们做了很多测试。刚开始直接用古代的文人画投上去的时候,呈现出的色彩很灰暗,因为中国画很多都是水墨、线条的构成,哪怕是工笔重彩,它的鲜艳度、饱和度都不高。于是,我们做了很多改进、重新组合与设计,包括每一面扇子,不同时期的每一种图案都进行重新的组合,每一把扇子我们都要求既要有苏杭特色,又要在色彩上、在动作上展现更多的空间感。所以,简单的一把扇子我们把它分成了好多部分,比如把它分成五圈,每一圈都在转动。同一把扇子,可能它的这一圈是逆时针转,那一圈是顺时针转,有自转,有公转。它的每一次转动都透露出下一面的色彩、图案,又出现新的变化”。就从这个节目的创意和设计来讲,早已不是中国元素和地方特色的简单运用,而是结合了各种创意想法和技术手段进行反复调试的结果。

 

“我们前期做的大量工作,就是反复测试,每一天都有一个新版本出来。每天测试结束都是晚上十一二点了,还得接着开总结会,每天都到凌晨才结束工作。张导也是每天与我们一起参与每个细节的讨论,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刘山还坦言,其实整体节目的背景视频并没有太特别的高科技,用的只是投影技术。但真正要用好投影,却需要舞美、灯光、乐队、演员等各个部门的互相配合,整个团队要天衣无缝地衔接好才能达到完美效果。由于乐队是现场演奏,为达到音乐和视频的最佳配合,乐队指挥李心草几乎是像小学生背课文一样记下了每段视频,舞蹈也是经过多轮推倒重来,直到正式演出前三四天才定下最后动作。与节目《天鹅湖》中采用的全息投影技术不同,这段扇面数字化背景采用了异形移动幕布投影技术,将数字化视频通过6 台隐匿在观众席后的投影仪投射到机械折扇扇面上而产生。之所以达到了震撼的视觉效果,是因为对每个环节的精益求精。光是这把机械折扇的总重就达20多吨,由12 道钢结构架、400 多平米幕布组成,收起时隐藏于水下,打开后就成了直立于水面的直径20 米的庞然巨扇。而这把一面白一面黑的折扇扇面,恰如其分充当了投影屏幕,单制作这个“大家伙”就花了3 个多月。

 

据悉,这把机械折扇的开合之间,仅需10 余秒,而数字化扇面视频要与这把水底“折扇”的开合速度、面积进行完美对接,而且还要与演出背景音乐、现场舞蹈演员动作节奏精准同步,可以想象有多难。为了完成这个以秒为单位的“四位一体”,当扇面模型效果达到主创团队认可后,制作人员再在已经做完的3D 模型上添加动画效果,逐一测试,逐步调整、优化。就是这把引起观众热议的“蝴蝶扇”,在制作过程初期就出现过三个不同的版本。这三个版本分别根据音乐的节奏,编排了11 把、13 把和20 把扇子的动画组合。在经过多次预演和测试后,主创团队才选定了11 把扇子的版本,做到开合速度和舞蹈节奏的完美统一。

 

可以说,这把惊艳了世界的“折扇”背后,是集体智慧的结晶。从数字化背景视频的创意与制作、舞台机械折扇设计,到灯光、音乐、演出,每一处细节都精雕细琢。

 

尽管整场演出让人仿佛坠入仙境,但追求完美的刘山还是表示仍有一点点遗憾,“就是那天晚上西湖的风有点大,水面波纹较大,如果当晚风略小一点,从水下出来打开的扇面就会和湖面上的倒影形成流光溢彩的圆形画面,那会更完美地展现出一种圆满的意境”。

 


结语


对于设计师刘山而言,他也非常感慨于当下社会上浮躁的一面在设计领域中的投射。价值观的混乱和缺失,导致很多人会把品牌当作一种噱头,一种急功近利的东西,当作整个社会的导向。


“作为设计师,

自己也要去常常反思这个问题,

我们在面对问题时,

究竟问题是出在什么地方?

是否我们的设计本身也出了问题?”


他对好设计也有自己的定义,

“所谓好的设计,

并非是在表现形式上

有什么过人之处,

最能打动人心的是

它深入心底的价值观。


所以,我们作为设计师,对价值观的输出,对设计理念的输出还需做更多的努力。无论是设计行业、广告行业,都应该提倡更有普世价值的观念”。

 

1985 年从事广告创意至今,刘山在广告界待了超过三十年。2016 年开始,他又踏进了电影制作的大门。从拍广告,到做G20晚会的舞台美术设计,再到拍摄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沉淀了一些时日的刘山,终于厚积薄发。对他而言,


无论从事哪项工作,

都是他助力实现中国梦的一部分,

都需要学会讲好中国故事,

传播中国好声音。

其中,作为设计师的

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

不可或缺。



作者:何贵洋  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

          徐璐    中国装饰杂志社

原文标题:《从重塑企业品牌内涵到构建国家品牌形象─访谈广告人刘山》

来源:《装饰》杂志2017年第11期“第一线”栏目


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近期刊物介绍:

《装饰》杂志2017年第1期介绍“创新·创业”

《装饰》杂志2017年第2期介绍阅读设计

《装饰》杂志2017年第3期介绍“ 江南物化”

《装饰》杂志2017年第4期介绍 “信息视觉”

《装饰》杂志2017年第5期介绍 “ 历史街区复兴”

《装饰》杂志2017年第6期介绍 “德国设计”

《装饰》杂志2017年第7期介绍  “毕业设计·环境设计”

《装饰》杂志2017年第8期介绍   “宜兴紫砂”

《装饰》杂志2017年第9期介绍“品牌·中国”

《装饰》杂志2017年第10期介绍“张仃百年”

《装饰》杂志2017年第11期介绍“手艺·乡村”

  

点击最下方“阅读原文”即可购买本期杂志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