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春宵一夜到现在才醒?

仙xiaoxian2018-12-16 06:27:00






快乐是人一生最大的生命意义,

而我们大多数人

在疲于奔命中渐渐丢失,

学会在平常琐事中舒展身心,

不被压力绑架,

请你试试,跟我们这样做,

会有意想不到的愉悦~






支付红包陪你跨新年!領取后還有機會获得专享红包哦!copy后打开支付宝就能领取!AT欧燕语英垚儒52他达


356:春宵一夜到现在才醒?


    夏水水凝住,突然黛眉轻轻一跳。


    云卿察言观色,看了她一眼,扭头先安慰小桃子,挂了电话。


    再盯着夏水水有些不同寻常的神色看,“怎么了?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水水?”


    夏水水动了动唇,嘀咕,“擦,她不会那么傻吧!”


    “什么?难道……江城禹回来了?”


    庭审后不久,江城禹就消失了,云卿听说他好像是回了澳门本家,具体如何不知道。


    家玉急的像乱锅蚂蚁,可也无处寻他,中间云卿反复折腾住院,又要守着陆墨沉,无法亲力亲为帮着家玉,家玉有没有去澳门找江城禹,事情的进展如何,云卿都有些七零八落,主要是家玉隐瞒了,为了免去她的担心,每次见面能不提则不提。


    云卿问小桃子如何,她也只是说,病情还好,在控制之类的。


    江城禹一去就是四个多月,杳无音讯,一开始云卿觉得他压根就不在乎小桃子,他那样的男人,风流的种恐怕不要也就不要了。


    现在看夏水水这闪烁的眼神,江城禹肯定是回来了。


    他回来要干什么?家玉,是不是去找他了?


    “你快说啊。”云卿催促。


    夏水水拍了下方向盘,“我也不知道啊!我就知道江城禹离开s市之前认定家玉就是当年冲他使美人计的女人,好像牵扯到他哥的死亡,他扬言要家玉付出代价的,我就猜想,现在江城禹回来了,家玉那小傻不会为了求江城禹,主动去付出所谓的代价了吧?”


    “代价?”云卿吓得不轻,不过又拧眉摇摇头,“江城禹没良心道义,可家玉是他孩子的妈,这个代价不会是生命之类的吧?可是男人要女人的代价,能是什么?……总之,先联系家玉吧。”


    “嗯!”夏水水把手机给她,“你隔一会打一个。”


    ……


    陆墨沉出席了一个工程奠基仪式,刚要回盛世召开一个新项目的会议,陆品媛的电话在早晨十点打过来,让他务必赶紧去陆氏一趟。


    就在昨日,江城禹去了陆氏,联合收买的股东开了一个会议,条件是他的最大控股可以撤销,也就是陆氏这个烂摊子,他可以不要。


    但作为交换,陆氏必须交出陆老爷子。


    昨儿陆品媛就想给弟弟打电话,让他来主持大局,但是秦律说他才去了云卿那里,容不得打搅。


    陆品媛才勉强撑住场面,今天却无计可施了。


    陆墨沉拧眉,深沉着双眸,吩咐阿关改道。


    路上,陆墨沉向季斯宸了解到,江城禹中途回了澳门四个多月,也是他苏醒后的这几天才返回s市的。


    到了陆氏,陆墨沉又听陆品媛把事情仔细说了一遍。


    原来事情的关键是当年江城禹的哥哥之死和老头脱不了干系,江城禹紧急前来救援,却在最重要的一晚,被迫中药遭人使美人计,耽误整整一晚,第二天江寒已死。


    所以,一开始江城禹和千夜联盟搞垮陆氏,其目的就是直指陆老爷子,也可以说是先玩阴的。


    现在,江城禹不想玩了,盛世这么大,陆墨沉又苏醒了,江城禹没必要再周旋,直接抓要领,要陆老爷子来解私人仇恨,查清楚当年的一切真相,所以才提出了交换条件。


    一个老头,能换陆氏起死回生,大意就是这样。


    陆品媛压着声音红了眼眶,“二弟,眼下江城禹这个条件刁钻,陆氏是温家前身产业,妈心心念念的,可爸再怎么混蛋,也生下了我们……咱不原谅他是一回事,但把他交出去,付诸性命也万万使不得,妈虽然没说,但也终究不忍心,爸现在一病不起,命可能也不久了。”


    陆墨沉锐眸敛目,冷笑道,“江城禹这是口出狂言,他无非是想知道当年的来龙去脉,他约的几点?直接让他去陆宅问老头!”


    陆品媛看表,“约的十点半,可这都过了……”


    陆墨沉伫立,伸出手,阿关会意,立刻把工作手机给他,已经调到了江城禹的号码。


    打过去,对方没接。


    陆墨沉难得耐了性子,让阿关联系江城禹的秘书,通知江城禹有事陆宅找。


    等来等去,等到快中午,江城禹才现身,精瘦颀长的身躯,淡花衬衣配皮夹克,大油头,看着很慵懒,还哈欠连天。


    陆墨沉倚着车门,西装笔挺尊贵冷漠,与他是两道完全不同的风景线,他似邪地勾起薄削的唇,“怎么,江总春宵一夜到现在才醒?确定还有多余的蛋白质补充大脑,来和我谈判?”


    江城禹插着裤袋,歪着脑袋慢慢抬眸,脖颈一道很重的抓痕,一脸阴郁。


    ……


    从温泉下山的路程有点远,直到回到院落门口,云卿才和苏家玉联系上。


    她立刻问她昨晚去哪里了?干了什么?


    苏家玉一个问题都没回答,只是安慰云卿,说她没事,已经回去上班了。


    也不多说,就匆匆挂了。


    夏水水拧着下巴分析,“你听她的声音有异常吗?”


    “哑的,还没什么力气好像?”云卿深吸一口,“她不肯说,我们怎么问也没用,万幸她是活着回电话……水水,要不你还是去一趟北仁医院,找她问问?”


    “如果她真的去找江城禹了,无论发生了什么,那她现在最不想见的估计就是我们两个。有个时间差的,我晚上去找她。”


    云卿略一思忖,点点头,直接逼问也不太好。


    “来,我先把你这个孕妇弄回家。”


    云卿挨着车门,动作极慢的下了车,夏水水牵着她进院子。


    里面宝妈出来接的,问她吃午饭没有?


    “放心,饿不着她,我给她买了最贵的温泉蛋糕,吃到打嗝!”夏水水嗤笑。


    宝妈也笑,看着云卿的肚子逗道,“这个小家伙还真是什么都不挑!”


    “那可不是,卿卿前四个月吐得死去活来,这俩月才好一点呢……你是先午饭还是先睡觉?”


    云卿困了,车里不舒服,她摆摆手,“我先打会儿盹。”


    瞄了眼厨房,冰箱果然换了,占了好大一块地方,家里倒是打扫的很干净,云卿进了卧室,看到焕然一新的床垫,床单还是眉姨缝制的那块,阿婶她们手脚很快,给铺的一模一样。


    眼下,也没办法了,云卿扭头,“辛苦你们了。”


    宝妈和阿婶都松了口气,笑得开心,“云小姐不怪就行,试试这床垫怎么样?”


    怎么样?


    拍上去就硬邦邦的,当然不习惯。


    云卿暗地里翻了个眼,没上去,走到躺椅前慢慢坐下,宝妈递给她一条厚毯子,又把房间的恒温调高,倒是夏水水一个人自嗨的在床上滚来滚去,夸这个硬床垫好,对身体好,对哪里好!


    云卿扭头,眼神轻飘飘的,“你说他给了你多少钱?”


    “呵呵呵——”夏水水贼兮兮的抛了个媚眼,“你真了解我,陆总也没给多少啦,就是各大商场最新上季的永恒折扣卡。”


    “……”果然。


    云卿黑着小脸翻过去睡觉,闺蜜就是用来出卖的。


    她很快进入睡眠,肚子里也很乖,这两天胎动都不太明显,她这一睡就昏昏沉沉,总也很难醒来。


    最后是被一阵柴火浓郁的香气引醒的,鼻端自动自发的咻咻着那味道,好香。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口干舌燥,屋子里没人,夏水水的包也不在了,窗户外面的太阳变成夕阳,水水走了吗?


    云卿爬起来,走到床头柜边,先喝了一大杯水,没有叫佣人,她扶着墙自己走出去的。


    满屋子柴火的香味,在城市里多年没闻到过了,小时候住在县城,偶尔老爸会烧柴火做饭,那香味真的难以抵挡。


    她知道是厨房那边过来的,但是走到厨房,却没有火光,顺着越来越浓的味道,云卿走向后院。


    在后院的门口,看到了两个小家伙随便扔在地上的书包,她没法弯腰太多,只能用脚挪开。


    身子顺着靠到了门框口,就在台阶边看见躲在壁柱后面一动不动的夏水水,猫着腰探着脑袋,臂弯里挂着包。


    两只小包子蜷在夏水水的腿边。


    云卿开口,“夏水水,你怎么还没走,不是要去找家玉么?”


    夏水水完全没反应,嘿嘿地低笑。


    云卿皱了皱眉,再度要开口,就听到旁边十四抬头的声音,“水水阿姨,你的口水打到我头发了耶。”


    “啊?哦……不好意西……实在是你爹的身材太特么诱人了,讲真,要不是被你们小云云染指了,我真想扑过去躺下!干活干到这么帅的男人只有你爹啊!”


    云卿:……


    什么玩意,在孩子面前瞎说什么呢,当他们是已经熏黑的小桃子么?


    什么身材?


    云卿的视线顺着看过去,就看到后院里烧起的柴火边,大冬天光着上身,一条西裤穿得双腿修长,鬓边挥汗,性感到不行在——砍柴的男人。火光冲天,照着他肌肉上的每一滴汗珠,每一簇力量的崛起,紧实。


    呵,他倒是回来了。他怎么又回来了?……一系列问题,云卿有点黑脸。




357:云卿脸黑,他真能耍赖



    云卿想着上午的账,也是该算一算了,大件小件要把她的家给拆了,这账!


    一记起来,心里又有火。


    她雄心壮壮,一脸凛气,脚步往前伸手就拨开壁柱后面的三个人。


    这时十四开口闲聊,“我老陆啊,没别的就是身材好耶!你不知道哦水水阿姨,以前在美国每次老陆接我们放学,别家金发碧眼的妈妈都盯着老陆就像你这样流口水,我经常听见她们朝老陆吹口哨,说sexy!”


    云卿:“……”


    难道她眼睛瞎了?她觉得也就那样吧?还有他从前就这么教育孩子让其耳濡目染的……不对,现在问题的根本是,他大冬天光着个膀子露这么多骚里骚气的是干嘛?


    不知道夏水水好哪一口吗?装腔作势!


    心头鄙夷,也就表现在了脸上,十四抬头就看到一张铁青的脸蛋,有点意外又很高兴,大喊,“小云云!你午睡醒来啦!你看你的同伴乌云都出来了哦,傍晚了耶!”


    “……”云卿皮笑肉不笑,提提唇,身躯紧接着就要冲下台阶——


    那边,男人听到女儿的声音,深邃眸光带着汗意,几乎是立刻抬起。


    他手中的斧子也立刻背向身侧挡住,单手拿那么重的斧子,毫不费力,薄唇因为用力而紧抿,显得下颚线条更坚毅刻骨。


    那逡黑的视线,朝女人脸上微微的看了过来,到底克制不住,多留了一下。


    云卿猝不及防他这样突然注目过来,没想到前面再无遮挡,硕大的火光更将两人之间的空间照亮。


    她本是小脸上一脸的怒气,突然一下还是惊吓如同小兔子,脚步不由自主的往后缩,掖着嘴角缩回了台阶上。


    男人眯眸。


    瞧见她一脸的不甘,也不甘退却更多,细柔的脚丫贴着台阶边沿,微微挪动着,身子怀孕到底笨拙,显得有些可爱的在那里徘徊,仿佛查探自己的安全地带,看到他没动,她又似微微纾松一丁点,白皙的手绞着衣摆,还有点鼓起了腮帮子,一脸要跟他对峙的样子。


    他眼底深处,一丝薄笑深深的一闪而过。


    觉得她这模样,怎个是动人。


    他也没理她,只弯腰捡了几根柴,又扔进火堆里,扭头嘱咐宝妈,“可以开始烧饭了。”


    那硝烟中的碎屑飘到了他的腹肌上,留下一些黑色,他干净修长的双手也染了黑,看起来粗犷又不羁,摘下耳朵上夹着的香烟,他就着火点燃,幽幽低沉的声线只问孩子们,“除了叫花鸡和熏烤鱼,还想吃什么?”


    “玉米!”


    “我要次烤肠!”


    “驳回。”陆墨沉皱眉,把烟叼到唇边。


    十三蹬脚。


    夏水水无限春光的趴着壁柱,“陆总陆总~~我也可以点吗?”


    “嗯。”他掸一下烟灰。


    “我想吃烤全陆,嘿嘿。”


    云卿都听不下去了,恶心不,伸手拉转夏水水,“我说你到底要不要去找苏家玉?天都黑了。”


    “哎哟调戏一下你家这位嘛!器大活好会做饭,你放着不调还不许别人调啊?”夏水水一脸的不甘心。


    云卿差点反手一个玉米棒甩过去,幸好她完全不理会这货说的什么,只是催促,“家玉到底是不是咱朋友?”


    “好啦,这不是走了吗!吃一口男色补充千倍能量啊!”夏水水努努嘴。


    陆墨沉假装没听见,实际上他没兴致当着别的女人的面脱成这样,再说也冬天了,不至于热成这样,不过他算准了夏水水的口味,现在自己在云卿面前基本没市场,这就得需要人起哄抬高一下,所谓策略,牺牲一点色相难免。


    云卿扫了眼那兀自低头抽烟的男人的侧影,不看他的脸。


    身侧夏水水搭拉着高跟鞋走远了。


    两只包子团到了她这边,招手跟她肚子里的西瓜打招呼。


    陆墨沉收拾了柴堆,穿上白衬衣,出着汗没有扣,半敞着坐下来,长腿叉开,接过宝妈递来的荷叶鸡,放进火堆里。


    十三蹦跶着拿了根玉米跑过去,“爹地,从前我求你好多次要吃柴火烤鸡,你都不答应,说好脏,今天怎么突然做这个呢?”


    “别废话。”他一贯对儿子没什么好脸色的。


    过了会儿,十三闷哒哒的跑回来,云卿正准备摸摸他脑袋,小家伙递过来一张纸条。


    云卿打开之前,先瞄了那火边一眼,低头就看见一行遒劲的字:【听宝妈说上午你生气要找我?那时我不在,什么事?】


    “……”云卿咬紧细牙,看看这能装的。


    为什么事,他不知道么?她生气时他就躲,完了又若无其事回来,再来问她什么破事。


    这会儿云卿也不想提那些了,家具换都换了,再换回来家也得拆了,她拿过笔在纸上写几个字:【别把我院子烧了,你请离开。】


    十三又噔噔跑回去。


    云卿站在那里扬着脖子等。


    几秒后十三回来,递上纸条:【你想吃什么?】


    云卿重重划笔:【我不想吃什么,想吃的佣人都会做,其他人做的我不想吃。】


    这会儿是两只‘小飞鸽’传书了,十四哒哒跑回来,双手捧起一个手机,十三拿着一张纸条。


    云卿看手机,播放的居然是她那天吃板栗鸡汤!被拍下来了!还竖了一个大拇指!谁干的?


    她看向纸条:【你看看你的吃相。】


    瞬间觉得有一股黑色的气流冲到了脑海,影响了她血液循环,脸畔生热那绝对是被揭发了的尴尬!


    云卿抬起一只手摸着脸,另一只手揉了下圆滚滚的肚子,手指拿着笔都有些气抖,又写下:【你卑鄙。】


    十三哒哒跑过去,之后,呲呲的烧火声中,传来男人似有似无的鼻息一声低哼,那是笑。


    绝对是笑,云卿没听错!


    她眸光乌黑,一横,生气的写下:【笑什么?这是入侵。一点道理都不讲,反正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再吃的,请你及时收手,避免双方不愉快,弄得满天烟味邻居不愉快,还有你那张五万的床,我的屋子小镇不住它,请尽快搬走!】


    递给十四,十四乖巧的递过去。


    云卿抬手叉着腰,脸色冽然,等了会儿十四跑回来,云卿想看他这次还能反驳什么,结果没有字条。


    十四抬起小脑袋,甜甜的声音复述道:“小云云,老陆说你写的字太草了,他说是不是医嘱写惯了?反正一连串他就看不懂了,他说不好意思。”


    “……”什、什、什么?


    云卿的脸一下子刷黑,没理由了就开始耍赖了装无辜装看不懂?还特么的,顺便嫌弃一把她字丑?!


    她是不是怀孕了智商不在线,要不然怎么都干不过他?


    其实她只是忘了,从前也没赢过他,只要这男人他肯腹黑。


    气的七零八落的,云卿一抬眼就看到他幽幽啜了口烟,烟雾后脸深沉如铸,他好似朝她偷偷瞥了眼。


    她心里一烦,想到他还没康复就抽烟,抽抽抽,像蚂蚁在挠一样不由冲口而出,“你抽什么烟?还有别写纸条了,我没说不能听你的声音……”


    陆墨沉一顿,长指间的烟松开掉在地上,深邃的视线,缓慢朝她看了过去,薄唇的笑,勾了一点。


    成功对上话了。









358:爹地的大鸡…腿


    话说出去才反应过来不得劲,冲动了。


    云卿蓦地抿抿唇,看他顺手就把烟扔掉,配合得很的样子,她又觉得,怎么像上了某种当的感觉?


    他这漫不经心的,细微处老惹她,像绒毛蹭脸一样的烦烦烦,是不是就想逼她说话?


    云卿眯起眼,鼻尖咻了一下,想拍自己脑门一下,她怎么就没能忍住呢,给自己找事儿。


    他这么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了。


    感觉气氛微凝,骤然安静的很,两只包子片刻后都才反应过来,小云云不是在和他们说话,是突然就主动和老爸说话了呀!


    瞪亮闪闪的大眼睛都盯着她。


    就连宝妈和阿婶都止了手上的活儿。


    云卿越发觉得耳根有点烧,窘迫吧,也突兀。


    窸窸窣窣低沉的一声,男人修长的身影站了起来,挺拔转身,看着好像是朝她这边要走,他的薄唇微微启开,似要开腔——


    她连忙捉住壁柱,扶稳了一个转身,几乎有点落荒而逃,拾起台阶就走了上去。


    身影顿时匆匆的,逡回了屋子里,快步离去。


    陆墨沉扬眉,又皱眉,不知她是不是突然下不来台了,他立即挥手示意屋门后边的阿婆,都把灯打开。


    阿婆把走廊的壁灯都打开了,以免傍晚要黑不黑云小姐撞到哪里。


    她悄悄走进去了几步,看到云小姐闷步走着,走到客厅的沙发前,来回转了两圈,然后坐下了,小脸上神情不定,不自在的呢。


    阿婆没敢过去打搅,转身出屋就打小报告做手势,“后生,她在沙发里坐着哪。”


    陆墨沉舔了下薄唇,好不容易等来她主动开口一句,他刚才脑子当机,一时有点克制不住,好多话在脑海里,等筛选一阵,她都跑了。


    就这么错过了机会。


    男人眯了眯眸,想到她可能是自己生自己的闷气了,毕竟这也是跨出去一步,心情乱的呢。


    他倒不理,旁若无事般,嗯了一声,摆摆手让阿婆继续看着。


    他这边低沉的声线抬高,“再等十五分钟,荷叶烤鸡差不多了,你两个可以准备蘸料了。”


    “呼哧——爹地你看我的口水耶!”


    “我想蘸炼乳吃好不好?”十四的口味还有点偏美式。


    “随意,鸡很大。”男人平稳的声音。


    “哈哈,爹地的大鸡鸡!”


    陆墨沉甩了手舞足蹈的儿子一眼,要不是他粉雕玉琢天真无邪,他真是一个巴掌过去了……


    “我要把四个鸡腿都预定了!”


    “葛葛……鸡只有两条腿好不好啦?”十四受不鸟了。


    “有四个鸡腿!”小胖墩很坚持,“我每次都吃四个,两个蘸炼乳,两个蘸番茄酱!”


    陆墨沉嫌叽叽喳喳烦,扭头冲女儿道,“他把鸡大腿鸡小腿算了,一共四个也没错。”


    “哦……”十四努努嘴,笑道,“那既然有四个,我和葛葛吃鸡小腿,把两个大鸡腿给小云云和小西瓜呀!葛葛,好不好?”


    “我原本就是这么想的呀,小云云,马上可以开吃啦!”十三扭头喊道。


    不过,怎么好像听见屋子里有声音?


    实际上云卿听到‘炼乳番茄酱,鸡腿’这些字眼,嗓子已经控制不住咽口水了,加上柴火熏烤的香味真的入心入肺诱人犯罪!


    她觉得不赶紧自己弄点吃的,她可能要丢脸返回去了。


    既然已经打定主意,不要和他同流合污,那就从自己做起。


    忍住,忍住。


    她喊了两声阿婆,阿婆都不理她,说后边要帮忙,腾不开手。


    都是借口,估计是迫于某人淫威不给她做饭的。


    云卿生气,生了气就一鼓作气,自己起来去厨房拿上锅瓦瓢盆,不至于连做个饭都不会了。


    下个面条总还是会的,多简单啊。


    现在连阿婆都倒戈相向了,也不知道他用什么买通的,明明他第一次来那天,阿婆对他意见很大的,当时她情况不好,阿婆还特心疼,现在就跟他混在一块了……


    心里吐槽无限,云卿拿刀切了西红柿,又从冰箱旁边的篮子里拿了两个土鸡蛋。


    锅烧红了就放油,把鸡蛋磕进去,不知道是火候大了还是捡鸡蛋壳费了时间,总之两个鸡蛋妥妥的煎糊了。


    她又饿,懒得再折腾,就这么将就着把鸡蛋捞起来放碗里。


    放水,水烧开煮面,放西红柿,汤汁飘起了靓丽的红色,看着还不错嘛。


    她勾了勾唇,有些得意,曾经跟家玉手把手学过一晚上的,起码这色泽就出来了。


    好像还少了点什么,看了一圈,打开冰箱,摘了两片青菜叶,洗干净了丢进去。


    等个几十秒,捞面出锅,虽然味道全被外面浓郁的烤香盖住了,但热气腾腾,看着也挺像那么回事儿。


    端着碗出来厨房,后院里两只小家伙已经一人拎了一只鸡腿,烤的酥酥的焦皮,油亮亮的,她们嗞着小牙齿在咬,美味的闭上了眼。


    云卿舔了下唇,意念自己低头看自己的面。


    “嘿!小云云你快出来呀,叫你好久你都没听见,爹地烤好啦,现在在烤鱼,鸡大腿给你放在盘子里了!”


    云卿扬眉,灿然一笑,“我不爱吃鸡,我自己下了面条很美味,你们吃吧,我回房了。”


    “啊?”十三懵逼。


    “可是小云云老陆铐了好久耶,准备了很多……”十四咕哝着,回头就看到男人微沉了的脸,老陆起身,也看到小云云回房间了。


    “爹地,小云云怎么自己下厨了?是不是不高兴你做饭呀,那爹地你要不要送个鸡腿过去?”


    陆墨沉走了两步,修挺的身躯顿住,身后宝妈阿婶都跟着他也顿住。


    眉宇顿沉,他又收住脚,眼神黑深冲孩子们扬声道,“特别好吃是不是?那就都吃完,别的不用管了!”


    两个小家伙面面相觑,小嘴油亮嘟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宝妈看到先生招了下手,立刻要拿起盘子,男人又摆手,制止了,嗓音微冷只道,“去看一眼就行,她愿意吃什么就吃什么。”


    “……”好吧。


    云小姐这是摆明了坚持自己。


    宝妈走到卧室的门口,门关着了,她也没敲,细细一听,有嗦嗦的声音,云小姐在吃饭了。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