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往今来“老婆”到底有多少种说法

语言研究2022-07-27 13:45:02

 古今妻子称谓小考

我们每天不可避免要使用称谓,比如妻子称谓词,不论称自己的妻子还是他人的妻子。

从先秦到当代,妻子称谓词不断变化,有些沿用至今,有些保留于特定地域方言中,有些则只存在于特定的历史时期。

鉴古知今,一起来粗览一遍中华几千年历史中的妻子称谓词吧!看过妻子称谓的演变,朋友们呐,你们可能会滋生穿越之心,也可能更珍惜当下的生活哦!


一、先秦时期男性配偶称谓

先秦时期,以华夏—汉族为主干的中华民族初步形成,由母系社会迈入父系夫权社会,男性配偶称谓应运而生。

一般认为,中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始于甲骨文,所以,男性配偶的称谓最早只可追溯到甲骨文。据统计,甲骨文中指称男性配偶的单音节字有妻、妇、内、室、妃、妾、良、君等,可见,至少早在商代就已具有了历代男性配偶称谓的基本雏形。


1、男女有别

《易经》曰:“夫征不复,妇孕不育,凶。入于其宫,不见其妻,凶。”“妻”“妇”是目前已知出现最早的对男性配偶称谓,这些称谓一开始并没有严格的等级限制。

甲骨文中,“妻”左下为女子,上象其发,右为手形,以手抓女,实为抢婚。《甲骨文字典》解释道:“上古有掳掠妇女以为配偶之俗,是为掠夺婚姻,甲骨文“妻”字即此掠夺婚姻之反映,后世以为女性配偶之称。”

先秦,各个阶层男子都可以“妻”称自己的正式配偶。如《国语·鲁语》曰:“寝门之内,妇人治其业焉。”《诗经·卫风·硕人》:“齐侯之子,卫侯之妻。”

电视剧《芈月传》剧照

此处,太子向楚威王求情,希望大王顾念“夫妻情分”,饶恕王后,虽然是大王、王后,也可以用“夫“”妻”称呼,是“夫”“妻”在先秦无等级区别的佐证。


历代以“妻”为中心语称呼男性配偶的词语有妻子、首妻、发妻、本妻、嫡妻、正妻、后妻、继妻、寡妻、前妻、故妻、弃妻、亡妻、老妻、爱妻、贤妻、孝妻、义妻、娇妻、令妻、仁妻、良妻、山妻、拙妻、愚妻、荆妻、妻房、妻小等。

《大汉天子》剧照

“妻”是出现最早的男性配偶称谓之一,“妻子”是以“妻”为中心语加上词尾“子”构成的,但作为男性配偶称谓唐代才出现,此前“妻子“是复合词,指妻子和儿女。

所以,《大汉天子》这部以汉代为背景的古装剧里,平阳公主说自己要嫁给张汤,成为他的“妻子”,显然时代错啦(莫非她是从唐代以后穿越来的?哈哈哈)。

“妇”,本为已婚女子的通称,后来特指妻子,与“夫”相对。如《尔雅·释亲》:“子之妻为妇。”

“妇”作为称谓词素,与其他成分构成一些义项单一、指称不同社会角色的妻子,如“主妇”指主人之妻,即正妻,“来妇”特指新婚之妻,“本妇”指合法妻子,“出妇”指被休弃的妻子,“弃妇”“嫠妇”指被丈夫抛弃的妻子,“旧妇”指前妻,“故妇”“先妇”指前妻或亡妻,“继妇”指续娶的妻子,“拙妇”“荆妇”是谦称自己的妻子,“好妇”指美丽合意的妻子,“酷妇”指残酷无情的妻子,“骄妇”指教宗的妻子,“恶妇”指有恶行的妻子,“君妇”指君王的正妻,“命妇”指士大夫之妻,“贾妇”指商人之妻,“征妇”指出征将士之妻。


《芈月传》剧照

“妇”也是出现最早的妻子称谓之一,《芈月传》中楚威王称心狠手辣的王后为“罪妇”“恶妇”,意在指责她害死了向妃,恶毒、有罪。

内、中、室、家

先秦时,为适应生产力发展,形成了男外女内的家庭分工模式,但并无过多性别歧视。随着男外女内的家庭分工模式形成,人们开始以“内”指妻子,强调其活动范围,并形成以“内”为中心语的对妻子的称谓,如“内子”“内主”“内人”。

”,甲骨文中已出现,《说文解字》解释:“自外而入也。”引申为里面、内室,后泛指经常活动于内室的人--妻妾,随着等级制度日益严格,“妾”的指称意义逐渐脱落,“内”专指妻子。

“内”和“外”相对,“”和“外”也可以相对,于是妻子又有“中妇”和“中馈”等别称。

”,《说文解字》释:“室,实也,从宀,从至。至,,所止也。”本义为居室,后与“内”一样地引申为妻子,如《礼记·曲礼》:“三十曰壮,有室。”郑玄注:“妻称室。”孔颖达疏:“妻居室中,故唤为室。”历代以“室”为中心语形成的妻子称谓有室人、正室、继室、始室、侧室、副室、别室、家室、宫室等。

春秋时期,“”也指家室,即妻子。如《召南·行露》:“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狱?虽速我狱,室家不足!”

《大汉天子》剧照

“房”和“室”“内”近义,被用于指称妻子,加上“正”强调是正妻。

此处,这位汉代侯爷对女子(念奴娇)说娶她做“正房”,是以明媒正娶她做正妻为条件与她交易,可见儒家开始占据思想文化统治地位的汉代,强调妻妾的嫡庶等级。

良人、君

尽管先秦夫妻称谓男女之分鲜明,但也有限度,有些称谓夫妻共用,如“良人”“君”。

良人”,一种爱称,夫妻可以互称,如《诗经·国风·绸缪》:“今夕何夕,见此良人。”《传》释:“良人,美室也。”

”,可尊称男子,也可以敬称天子、诸侯的妻子。如《卫风·硕人》:“大夫夙退,无使君劳。”《左传·襄公九年》:“随其出也。君必速出。”


2、妻妾地位分明

“妾”,与正妻相对,指正妻之外的男性配偶。《礼记·丧服·斩哀章》:“妾为君。”注曰:“妾谓夫为君者,不得体之,加尊之也,虽士亦然。”疏曰:“以妻得体之,得名为夫;妾不得体敌,故加尊之,而名夫为君。”妾自称用谦称“下妾”“贱妾”,以示其地位低下。


《新水浒传》剧照

“妾”在先秦已出现,历代沿用。

此处,店家威胁金翠莲,她要保住她爹的性命,必须签卖身契,成为郑大官人的“妾”。“卖给”指明了妾不是明媒正娶,不符合礼俗程序。

妾的称谓划分细致,统称有“妾”“姬”“小”“童”“小童”“小星”“孺子”等,称有子之妾为“长妾”“贵妾”,称随嫁之妾为“”“相室”。

电视剧《芈月传》剧照

”,指作为陪嫁跟随正妻嫁过来的女子,地位在正妻之下,妾之上,如《公羊传·庄公十年》:“滕者何?诸侯娶一国则二国往滕之,以侄娣从。”《释名》:“侄娣曰滕。滕承事嫡也。”可知,“滕”是正妻的侄女或妹妹,或同姓女子,作为正妻的陪嫁送往夫家。

女官向楚王汇报说有“滕女”怀孕,而且是“莒姬”宫里的,可知向氏是随莒姬陪嫁来的。


但“婢子”“贱妾”“妾”“下妾”“小童”等也用于妻子自称,是谦称,如《礼记·曲礼》:“夫人自称于天子曰‘老妇’、自称于诸侯曰‘寡小君’、自称于其君曰‘小童’,自世妇以下,自称曰‘婢子’。”《论语·季氏》:“邦君之妻,君称之曰夫人,夫人自称曰小童。”

电影《孔子》剧照

“童”,《易经·大畜》注曰:“童,妾也。”《释文》:“童本作僮。”《史记·货殖传》:“僮者,婢妾之总称也。”

电影《孔子》以春秋孔子生活的时代为背景,此处,卫国夫人南子对远近闻名的孔子自称“小童”,显然是谦称,可见对孔子及礼的尊重。


3、社会等级不同,妻子称谓不同

在古代封建社会,丈夫身份、地位不同,他们的妻子称谓也相应不同,《礼记·曲礼》曰:“天子之妃曰后,诸侯曰夫人,大夫曰孺人,士曰妇人,庶人曰妻。后虽朝代更替,妻子仍依丈夫爵位称号不同而获得不同的封号,等级严格。

君王之妻

”,春秋时期特指周天子正妻。如《左传·僖公二十四年》:“王德狄人,将以其女为后。”

王后”,春秋时特指周天子和诸侯正妻,如《左传·桓公九年》:“九年,春,纪季姜归于京师。凡诸侯之女行,唯王后书。”

《封神榜之凤鸣岐山》剧照

《封神榜》以商朝和周朝为背景,此时为商末,臣子尊称商纣王的妻子妲己为王后,纣王也称妲己为“王后”,但“后”“王后”春秋时期才出现,特指周天子和诸侯正妻,此处当为错用,又穿越啦!

电视剧《芈月传》剧照

此剧以战国为背景,莒姬自称臣妾,尊称楚威王正妻为“王后”,这才是正确的称呼哦!

君妇”,指西周时期国君的正妻,如《诗经·小雅·楚茨》“或燔或炙,君妇莫莫”“诸宰君妇,废彻不迟”。

元妃”,指国君初娶之適妻,即国君的原配,“元”强调正夫人的地位,表示尊敬。如《左传·隐公元年》:“惠公元妃孟子。”杨伯峻注:“元妃为第一次所娶正夫人。”

夫人”“君夫人”,周代对诸侯、国君通过聘问而娶的適妻的称谓。如《礼记·曲礼下》:诸侯曰夫人。”《白虎通·嫁娶》:“国君之妻,称之曰夫人何?明当扶进八人,谓八妾也。国人尊之,故称君夫人也。”

秦汉后,“夫人”转指列侯的妻子,也可以作为高官的妻子、母亲的封号,后来指称范围扩大,为对一般官宦人家甚至一般已婚妇女的敬称。

电影《孔子》剧照

南子为卫君明媒正娶的正妻,因而卫国国君称王后南子为“夫人”,孔子弟子虽然对其不满,也遵守礼制,尊称其为“君夫人”,孔子讲礼,当然尊称其“君夫人”。

春秋时期,诸侯夫人还可以称“小君”“少君”“伉俪”。“小君”是对本国国君夫人的称呼,“少君”通称诸侯夫人,“伉俪”可作为对诸侯或大夫正妻的称谓。

君王之妾

君王的妾根据级别和地位不同,有不同的封号,主要称谓有“妃”“嫔”“嫔嫱”“宫妇”等。

”在甲骨文中已出现,本义是配偶的意思,逐渐偏向指男子的配偶--妻子。《说文·女部》:“妃,匹也。”《尔雅》:“妃,合、会,对也。妃,媲也。”《仪礼·少牢馈食礼》:“以某妃配某士。”可知,“妃”在上古是妻子的泛称。

后指皇帝对妾的称呼。皇帝可以同时拥有几个“妃”,“妃”地位低于“后”,但高于“嫔”。“妃”也用以指称诸侯的夫人、太子和王侯的妻子。

《封神榜之凤鸣岐山》2007版剧照

“妃”在甲骨文中已出现,本义是配偶,在商朝时当然为配偶义啦,所以商纣王爱称王后妲己为“爱妃”,没有叫错哦!


进入封建等级社会,“妃”开始有特指义,指太子、诸侯的正妻。如《汉书·卫太子史良娣传》:“太子有妃,有良娣,有孺子,妻妾凡三等,子皆称皇孙。”中古以后,“妃”义项范围缩小,开始指帝王的姬妾而非正妻。

”,既是君王的妾,又是宫中女官,《释名》:“天子之妾有嫔。嫔,宾也,诸妾之中见宾敬也。”

  《武媚娘传奇》剧照

先秦时,“嫔“”妃”已出现,都指君王的妾,后代以“嫔妃”统称君王之妾。

《武媚娘传奇》以唐代为背景,此处,皇后娘娘向高宗皇帝进言,自称“臣妾”,“臣”和“妾”本义都是奴隶的意思,此处是皇后谦称自己,而且似乎历代帝王的妻妾都以“臣妾”自称,可见妻子地位低于丈夫,即使后宫之主也如此。

 ”,本是妾的统称,《集韵》:“姬,众妾统称。”后指诸侯嫔妃。如《左传·赵三·秦围赵之邯郸》:“彼又将使其子女谗妾为诸侯妃姬,处梁之宫,梁王安得宴然而已乎?”

电影《孔子》2010版剧照

孔子弟子因为南子轻浮放荡而称其为“妖姬”,“姬”指诸侯嫔妃,不符合南子卫国王后的地位,又以贬义词“妖”修饰,可见对南子的鄙夷轻蔑。

二、秦汉、隋唐时期妻子称谓

秦汉、隋唐时期,三纲已成系统,但封建社会尚处于上升期,有进步思想家提出一些朴素的民主平等思想,因而三纲没有完全禁锢人们的思想。体现在妻子称谓上,有明确的尊称、美称、爱称、谦称之分,还出现了新的正妻称谓,妾的称谓分类则逐渐粗疏。

尊称

皇帝之正妻称““或”皇后“,《史记·孝文本纪》已有记载:“三月,有司请立皇后。薄太后曰:‘诸侯皆同姓,立太子母为皇后。’”

《汉武大帝》剧照               

此处场景正以《史记·孝文本纪》中大臣请立皇后的记载为原型。

大臣以“皇后”尊称皇帝正妻,遵从了礼制(似乎许多影视剧中都有大臣进谏请立皇后或太子,大臣们认为,内主立,后宫和天下女子才有模范,储君立,皇子皇叔才不会有谋逆之心,所谓正名乎)。

皇后还可以称“女君”“皇俪”,如《三国志·魏·文德郭皇后传》:“遂立为皇后。”裴松之《注》引《魏书》:“后上表谢曰:......诚不足以假充女君之盛位,处中馈之重任。”

《大汉天子》剧照

此处,太史令司马谈称皇后为“君”,显然不只是敬称,而应理解为指称”皇后“。

因为先秦时,“君”可以敬称天子、诸侯的妻子,还有专门称谓“君妇”“君夫人”“小君““少君”,秦汉魏晋时期,又以”女君“称”皇后“,所以,此次”君“也应当指称“皇后”,而不只是敬称“您”。

美称

这一时期,社会把女性作为评价的对象,反映在妻子称谓上则出现了一些具有道德评价色彩、含有赞美、颂扬意义的妻子称谓,如“贤妻”“仁妻”“良妻”“娇妻”德配”“令室”“贤室”。

贤妻”,如陶潜《告子俨等疏》:“余尝感孺仲贤妻之言,败絮自拥,何惭儿子。”

仁妻”,如陶潜《咏贫士七首》其七:“年饥感仁妻,泣涕向我流。”

德配”,本义是德行可以匹配,后用作对妻子的敬称、美称,如孙逊《故程将军妻樊氏挽歌》:“德配程休甫,名高鲁季姜。”

令室”,如晋傅休奕《秋胡》:“秋胡纳令室,三日宦他乡。”

爱称

魏晋南北朝时期,民族大融合,儒家思想统治地位被撼动,封建礼教对夫妻的束缚减轻,夫妻关系较为平等,表现在妻子称谓上,则夫妻互称“卿”,并出现了爱称“卿卿”,沿用至今。

“,本义为两人面对面进餐,表示亲密无间。用于丈夫对妻子的爱称,如《古诗为焦仲卿妻作》:“我自不驱卿,逼迫有阿母。”

卿卿”,夫妻间的爱称,如《世说新语·惑溺》:“王安丰妇卿安丰。安丰曰:‘妇为卿婿,礼为不敬,后勿复尔。’妇曰:‘亲卿爱卿,故尔卿卿,我不卿卿,谁复卿卿?’”

谦称

这一阶段,妻子称谓系统出现了丈夫对他人称呼妻子的谦称,如:

荆妇”,王贞诗云:“丁宁与荆妇。”

山妻”,杜甫诗云:“理生那免俗,方法报山妻。”

糟糠”,本义指酒糟、米糠等粗劣的食物,《后汉书·宋弘传》有“贫贱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之说,后用“糟糠”指谦称与丈夫共患难、共贫贱的妻子,但人们仍可从“糟糠”的词义中感觉到对女性的贬义。还有“糟糠妻”“糟糠妇”“糟糠妻室”“糟糠妻子”等称谓,可见,古代强调夫妻之间能同甘共苦、相濡以沫。

《大汉天子》剧照

此处,张汤对公主说自己有“糟糠之妻”,是强调自己有一个妻子,他们曾共贫穷,共患难,以表明自己不能负她,不能接受公主(“只是“这个标记语也许是用以表示婉拒,但也许表达的是想娶公主但迫不得已)。

新的正妻称谓

发妻”,指原配妻子。结发是古时男女成年的象征,所以结发夫妻指原配夫妻;再者,古时,人们希望婚姻长久,白头到老,所以,夫妻成婚时各剪一绺缠绕起来,以示结发同心,白头到老。

《大汉天子》剧照

场景是这样的:

公主:”......驸马,平阳就是你的妻子。“

张汤:”只是张汤已有糟糠之妻。“

公主:”那就给钱休了她。“

张汤:”我们是结发夫妻。“

张汤对公主说自己有“发妻”,强调妻子是明媒正娶、经过了礼俗认可的,也含有曾盟誓白头到老的意思,以表明自己坚定的态度(也可能是在表达休妻不合礼制、不近人情,会受到族人批评阻拦,行不通,很为难)。


新妇”,“新”本义为伐木,《说文·斤部》:“新,取木也。”《诗经·豳风·伐柯》:“伐柯如何?非斧不克;娶妻如何?匪媒不得。”可见,“伐新”引申为做媒,故“新妇”强调其为明媒正娶,在家族中有正式身份和地位。后“新妇”词义扩大,非亲属关系的尊者,也以“新妇”泛称卑者之妻;已婚妇女也以“新妇”对公婆、丈夫等家中长辈、平辈亲属自称。明清之际,“新妇”用以指称新婚女子,与“新郎”相对。


中妇”,本指后妃,中古后指称范围扩大为指称妻子,如李贺《恼公》:“月明中妇觉,应笑画堂空。”叶葱奇注:“中妇,指其妻。”


这一时期,人们不忌讳妇女再嫁,因而出现了许多指称离异妻子的称谓,尤其是汉代,如“前妻”“故妻”“前妇”“后妇”等。

妾的称谓

先秦时,妾的称谓分类细致,体系相对独立,到了这一阶段,分类渐渐粗疏,专称使用大幅减少,取而代之的是“标记性语素+妻子称谓”的形式。

标记性语素如侧、小、偏、下、别、旁、庶、少、外,妻子称谓主要使用妻、妇、室、房,因而形成“侧室”“外妇”“小妇”“小妻”“少妻”“下妻”“偏房”“别房”等。

三、宋元明清时期妻子称谓


1、新的正妻尊称

娘娘

“娘娘”,指帝王的已婚女性亲属,包括帝王的皇后、妃嫔、太后、太子的妻妾等,通称“娘娘”或“娘子”,如后晋《旧唐书·后妃传·杨贵妃》:“宫中称呼娘子,礼数实用皇后。”

《武媚娘传奇》剧照

“娘娘”是对皇帝妻妾的敬称,宋代以后作为宫廷用于固定下来。此处太监用以表示对皇后的尊敬。

恭人

“恭人是古代受封妻子的封号,始定于宋微宗。”恭人“地位在 ”令人“之下,自中散大夫以上 至中大夫的妻子封为恭人。

元代六品官,明、清四品官的妻子可封为 ”恭人“,清代又以奉恩将军的妻子为 ”恭 人“。如《水浒传》第三二回:“我看这小娘子说来,是个朝廷命官的恭人。”

太太

袁庭栋认为“太太”至少要晚到明代才进入妻子称谓系统。明代礼制规定,中丞以上官员之妻称“太太”。如明胡应麟《甲乙剩言·边道诗》:“幸喜荆妻称太太,且酌柏酒乐陶陶。’盖部民呼有司眷属,惟中丞以上得呼太太尔。”

“太太”这一称谓很快平民化,凡官僚士大夫之妻皆可称“太太”,清代时,甚至庶民之妻也可称”太太。如《清稗类钞·称谓录》所载:“命妇称太太,其夫自一品以至未入流皆然,无所别也。久之,则富人亦称之。又久之,则凡为人妇可以家居坐食者,亦无不称之矣。”

1987版《红楼梦》 剧照

王熙凤尊称王夫人为“太太”,贾琏尊称王夫人为“太太”、尊邢夫人为“大太太”,因为她们都是长辈,都是正妻,而且丈夫都是官员,有尊敬的意味。

礼称

礼俗规定了妻子有为丈夫守贞守节的义务,并且划分出不同类别,“贞”指夫在守节,“节”指夫死守寡,“烈”指夫死殉节,“义”指为夫守义,通称“三贞九烈”,并因此产生“三贞妇”“贞妇”“节妇”“烈妇”“义妇”等称谓词,指各种守贞守节的妻子。

这一阶段,还以“贤”为修饰成分构成了很多妻子尊称,如“贤匹”“贤室”“贤配”“贤偶”“贤卿”等。


2、妻子俗称

宋元明清时期,世俗文化迅速发展;又外族入侵导致文化交流频繁,因而一些具有新思想、新观念的语言被百姓接受并使用,因而体现在称谓上,妻子俗称也开始大量涌现,最典型的妻子称谓就是“老婆”。

老婆

“老婆”一词最早出现在唐代,最初指老年女性,此后,至少在宋代,“老”字逐渐虚化为词头,“老婆”指称妻子。如宋吴自牧《梦梁录·夜市》:“更有叫‘时运来时,买庄田,取老婆’卖卦者。”关汉卿《窦娥冤》第一四折:“兀那婆婆,你无丈夫,我无浑家,你肯与我做个老婆,意下如何?”

到了明代,“老婆”已是很常见的男子配偶称谓,是文人士大夫到普通老百姓通用的基本词汇了。

2011版《新水浒传》剧照

宋代,老婆“之”老“已弱化脱落为词头,没有老的含义,指称“妻子”含义成熟。

此处,两个人先后以“老婆”指武大郎年轻美貌的妻子潘金莲,合适,也符合历史。

娘子

“娘子”,由实语素“娘”和名词词尾“子”构成,“娘”本是就是妻子称谓,既可称自己妻子,也可称他人妻子。

“娘子”最初是指称妇女的一个通称,最早出现在《北齐书·祖珽传》:“老马十岁,犹号骝马;一妻耳顺,尚称娘子。”

至元代,社会上普遍称已婚妇女为“娘子”。

明代时,一般习惯称少妇为“娘子”,有娇爱的味道。陶宗仪《辍耕录》:“都下自庶人之妻以及达官之国夫人皆曰娘子。”

2011版《新水浒传》剧照

图一,林教头称妻子为“娘子”,有怜惜的意味;图二,劝阻者向高衙内喊道他调戏的女子是林教头的“娘子”,有尊敬的意味。

图三,西门庆以“小娘子”指年轻美貌的少妇潘金莲,娇爱意味浓郁;图四,武大郎以“娘子”指自己漂亮的妻子潘金莲,有疼爱,也有谦卑的意味。

婆娘

“婆娘”,古代一般作为对已婚妇女的泛称,现在仍保存于某些地方的方言中。元代陶宗仪《辍耕录》曾明确指出:“江南于妇人,贱之则曰婆娘。”《金瓶梅》:“武大听罢,道:‘兄弟,我实不瞒你说,我这婆娘每日去王婆家里做衣服,做鞋脚,归来便脸红。’”

2011版《新水浒传》剧照

《水浒传》中潘金莲自己称自己“婆娘”,《金瓶梅》中武大也以“婆娘”指她,可知,宋代,“婆娘”为已婚女子的通称(此前潘金莲勾引武松不成贼喊捉贼,此时武松让她喝酒盟誓日后会安分守己,她打翻了酒碗,还理直气壮称自己是“丁丁当当响的婆娘”,真是说谎不脸红啊)。

媳妇

“媳”字出现很晚,明代才见于梅膺祚的《字汇》:“媳,俗谓子妇为媳。”

“媳”本字应为“息”,儿子的妻子称“息妇”。为与其他义项区别,“息”加上了表义偏旁“女”成为“媳”,转指兄弟及其他晚辈的妻子,如“弟媳”“侄媳”“孙媳”。如《红楼梦》第五三回:“带领荣宁二府各子侄孙男孙媳等家宴。”

“媳”与“妇”组合成“媳妇”,兼有儿子的妻子、妻子、已婚女子泛称、仆妇义项。

1987版《红楼梦》剧照

“媳妇”泛指已婚女子。

图一,王熙凤以“蓉二媳妇”指秦可卿(蓉指秦可卿丈夫贾蓉,二是贾蓉的排行);图二,贾琏以“小媳妇”指刚嫁人的年轻美貌的香菱。

这一阶段妻子俗称还有“奶奶”“大姐”“婆婆”“阿妈”“妈妈”“大娘”“大嫂”“姐姐”“浑家”“底老”“妪人”等。

2011版《新水浒传》27集  剧照

武大郎张口闭口称潘金莲为“大姐”,言语间尽是疼爱(还有自卑)。

1987版《红楼梦》剧照

两张图中的人都尊称王熙凤为“奶奶”,既是尊敬,也是遵循礼俗,更有对王熙凤阴狠泼辣的畏惧。

由图二可知,“奶奶”与“爷”对应,比如贾琏可称“琏二爷”,贾瑞可称“瑞大爷”。


3、侮称

我国古代“男尊女卑”思想占据主导地位,体现在夫妻称谓系统中,则妻子称谓处于卑微地位,先秦时期就女性就以“妾”“妾人”“下妾”等自称。

宋元明清时期,封建制度日趋没落,统治阶级利用程朱理学实行文化专制以维护统治,对妇女压迫更加严苛,男尊女卑扩张到极点,社会对妻子的道德评价以歧视和贬损为主,表现在语言上,对女性的歧视性称谓明显增多,女性自称也更为卑下,以含有奴隶意义的“妾”“奴”为中心词,出现了“奴”“奴家”“妾身”等称谓。

2011版《水浒传》27集剧照

图一,潘金莲对情郎西门庆撒娇自称“奴家”,表达对奸情暴露的恐惧;图二,潘金莲害怕被武松报复而对丈夫武大郎认错,自称“奴家”。


再者,这一阶段的贱称很多,在当时的文学作品中普遍存在。如以“荆”充当修饰成分构成妻子称谓,如“荆人”“荆妻”“荆妇”,以及作为中心语素被别的成分修饰构成称谓,如“拙荆”“寒荆”“山荆”“老荆”“贱荆”,再如以“贱”作为修饰成分构成的妻子称谓晚于“荆”,有“贱荆”“贱妻”“贱内”“贱房”“贱室”“贱累”等;再如“愚妻”“拙妇”“拙室”等。


4、妾的称谓

这一阶段,出现了很多新的关于妾的称谓:

小老婆”,如宋话本小说《错斩崔宁》:“你在京中娶了一个小老婆,我在家中也嫁了一个小老公,早晚同赴京师也。”

侧庶”,《宋书·孝义传》:“母本侧庶,籍注失实,年未及养,而籍年已满,便去职归家。”

身边人”,《水浒传》第二回:“我家大娘子最好,极是容得人,现今也讨几个身边人在家里,只是每一个中得我意的。”


四、近现当代妻子称谓

1911年中国民国成立至今,已逾百年,这一阶段分为民国时期和新中国成立以后两期。


1、民国时期的妻子称谓

,民主共和观念深入人心,人们受到西方平等思潮冲击,但新旧社会交替,表现在妻子称谓上则新旧称谓并存

“娘子”“太太”“夫人”“拙荆”“妻室”“贱内”“内人”“内子”等妻子旧称谓使用广泛,如《鲁迅《阿Q正传》:“赵太爷肚里一轮,觉得他总不会有坏处,便将箱子留下了,现在就塞在太太的床底下。”

知识分子夫妻之间则开始互称姓名,对旧称谓造成潜在威胁,但最初只是在城市受过先进教育的知识分子中流行。如《围城》:“鸿渐吓得倒退几步道:‘柔嘉,你别误会,你听我解释--’”鲁迅《伤逝》:“‘奇怪,--子君,你怎么今天这样儿了?’我忍不住问。”


爱人”,民国时期唯一值得关注的妻子称谓词。

“爱人”一词先秦时期已出现,是动宾短语,指爱护百姓,如《论语·学而》:“节用而爱人,使民有时。”《孟子·离娄下》:“仁者爱人。”

民国时期,“爱人”之“人”指称范围缩小,变为恋爱的对象,这才成为称谓词。如矛盾《马达的故事》:“不曾听说马达有爱人,也没谁发现过马达在找爱人。”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出现了为共同理想和事业结合的革命伴侣。20世纪20年代,党内开始用“爱人”作为对配偶的称谓。慢慢地,“爱人”越来越多地用以指称进入婚姻中的合法夫妻,既可以指“妻子”,也可以指丈夫,体现了男女平等。


2、新中国成立以来妻子称谓

新中国成立后,1950年颁布实行《婚姻法》,彻底废了旧时代不平等的婚姻家庭制度,确立了以婚姻自由、男女平等、一夫一妻、。夫妻称谓系统相应地发生了巨大变化,妻子称谓系统也如此,封建糟粕称谓退出了历史舞台,如“嫡妻”“庶妻”“姨太太”“妾”等称谓消失,但“妻子”等基本称谓、“老婆”“女人”等俗称及“孩子他妈”等含蓄称谓仍在使用。

新中国成立后很长一段时期,夫妻间除了互称名字,“爱人”作为背称迅速流行。但“爱人”一词显得过于直白大胆,主要为城市中青年钟爱,老年人则习惯于“老伴儿”,在广大农村也没有流行开来,如路遥《平凡的世界》:“少平的脸也红了,他还没有遇见一个女的当面说这种话,‘你爱人干啥着呢?’他问。”


改革开放以后,人们思想观念不断更新,审美情趣趋向雅化,一些粗俗的、不符合新时期社会心理的妻子称谓渐渐被废弃,许多俗称只保留于各地方言中,沿用几十年的“爱人”也有逐渐淡化的趋势,主要是知识分子使用。

但受复古倾向影响,一些尘封多年但封建等级色彩不浓的妻子旧称谓被重新启用,如“夫人”“太太”,主要是知识分子使用,用于正式场合。

电视剧《巴啦啦小魔仙》

保姆小蓝对女主人称太太,含有尊敬的意味。


再如“老婆”,本为民间俗称,多为下层人在口语中使用,但八十年代后,年轻夫妻受港台剧影响,使用普遍。

《嫁个老公过日子》

甄好称妻子陈佳玉为“老婆”,显得亲昵温和。


改革开放以来,人们崇尚创新,体现在妻子称谓上则出现了许多戏称和昵称。女性在家庭、社会中地位上升,夫妻关系较为平等,许多家庭中妻子掌握经济大权,因而丈夫戏称妻子“财政部长”“内掌柜”,甚至“领导”;出于疼爱,许多年轻丈夫对妻子使用“心肝”“宝贝”“甜心”等昵称,或使用反语,以“小傻瓜”“小笨蛋”称妻子。

《家有儿女》

夏东海面称刘梅为“梅梅”,是昵称,显得关系亲密;和别人提及她,直接以她的名字背称“刘梅”,比较正式。

《嫁个老公过日子》

来自台湾的曹树峰称北京女友臻欣为“宝贝”,疼爱之情溢于言表,而且显得亲密。

从先秦到宋元明清时期,妻子称谓经历了俗化、贱化和平民化的过程。唐末开始,尤其是宋代,出现大量俗称与贱称,俗称与世俗文化兴盛、多民族文化交流频繁有关,贱化与程朱理学兴盛并成为统治工具有关;最初“妻”“妇”等称谓本无等级,后天子诸侯士大夫等的妻子与庶人妻子称谓有严格等级,直至清代代如此,但许多尊称渐渐被民间使用,尤其是宋元明清时期。

近代以来,妻子称谓趋向平等化,歧视性、不平等的妻子旧称谓被抛弃,人们越来越普遍地互称名字,或批判继承历史上的“老婆”“爱人”等称谓,或用具有平等、宠爱意味的昵称,也有部分夫妻受西方文化影响,互称“达令”“哈尼”等。、社会制度、社会心理的适应。


亲爱的朋友们,你们还知道哪些文中疏漏的男性配偶称谓呢?你们喜欢哪些关于“妻子”的称谓呢?欢迎留言区分享哦!当然,文中如有错误,也欢迎指正哦!

文末彩蛋

中国近现代历史上,有许多文学大家留下了浪漫的爱情故事,也留下了感情真诚、语言动人的书信,至今看来,仍令人或欣喜或感伤,甚至他们对恋人的称呼,都满含着炽热真挚的爱。

所以,让我们一起来欣赏几位文学大家们在书信、日记中对亲爱的人亲昵真挚而又千姿百态的称呼吧!

胡兰成在致张爱玲的信中称她”爱玲““我的爱”;

《郁达夫文集》第九卷收录郁达夫日记,其中他一贯称王映霞为”映霞“,在信中曾以“映霞君”为称呼;

《鲁迅全集》第十一卷收录了鲁迅给他人的书信,其中,致许广平的信中,开头称呼用了“广平兄”“愚兄”“景宋女士”“林兄”,正文除了几篇用了许广平曾自称的“小鬼”,其余书信都以“你”称之,当与权势关系、风格习惯有关;


《爱眉小札》收录了徐志摩关于陆小曼的日记及写给她的信,其中徐志摩对她的称呼有:“眉‘’“小眉”“眉儿”“眉眉”“乖眉”“爱眉”“眉爱”“眉眉乖乖”“眉眉我爱”“眉眉至爱”“爱眉亲亲”“乖乖”“乖囡”“我的乖”“龙”“龙龙”“小龙”“龙儿”“我的龙”“我真心的小龙““我的龙儿””我的好龙儿““我唯一的爱龙”“我最甜的龙儿”“小龙我爱”“孩子”“我的甜心”“我的爱”“我的至宝”“宝贝”“小宝贝”“我的心血”“曼”“小曼””亲爱的”“darling”“爱妻”“贤妻”“我的小甜娘”“至爱的老婆”“爱妻小眉”;

《朱生豪情书》收录了朱生豪写给宋清如的信,其中他对她的称呼有:“亲爱的小鬼”“恼杀人的小鬼”“小鬼头儿”“天使”“我的天使”“心肝”“宝贝”“我的小宝宝”“亲亲“”小亲亲”“傻瓜”“傻丫头”“傻子”“昨夜的梦”“爱人”“我的爱人”“婆婆”“阿姐”“姊”“阿姊”“老姐”“小姊姊”“好姊姊”“宋家姊姊”“小妹妹”“妞妞”“可怜的囡囡”“哥哥““二哥”“哥儿”“老弟”“小弟弟”“好”“好好”“好友”“朋友”“好朋友”“亲爱的朋友”“好人”“无比的好人”“顶好的好人”“好孩子”“孩子”“蠢孩子”“我唯一的孩子”“澄”“澄儿”“好澄”“澄子”“澄哥儿”“清如”“清如我儿”“清如贤弟”“清如老姊”“宋”“宋儿”“好宋””小宋“”阿宋““宋姑娘”“宋千金”“宋神经”“宋先生”“青女”“青子”“亲爱的英雄”“女皇陛下”“爷叔”“清如夫子”。


一句“映霞““爱玲”固然已饱含爱意,但徐志摩和朱生豪用各种爱称指自己爱的人,新鲜而又诚意满满,宠溺、疼爱之情不言而喻。

始终用一种称呼会形成习惯和默契,显得专一;但更换称呼也能增加新鲜感,表现出诚意和创意。两种现象看似对立,但都若感情真挚,都会具有很强的感染力。

聪明的文青们,为什么文学大师们有看似迥异的称呼习惯呢?为什么他们的语言又同样地感人至深呢?一起思考思考吧!

参考文献

[1]郭艳玲.夫妻称谓的历时演变过程及相关因素研究[D].华中师范大学,2008.

[2]吉凤娥.汉语夫妻成为古今嬗变研究[D].内蒙古大学,2006.

[3]果娜.中国古代婚嫁称谓词研究[D].山东大学,2012.

[4]高晓静.中国先秦经典文学作品中的“妻子”称谓变迁研究--以《诗经》《左传》《战国策》为例[D].陕西理工学院,2015.

[5]王雪燕.称谓·家族·婚姻·宗法--《尔雅·释亲》的文化学研究[D].内蒙古大学,2007.

[6]陈辉霞.从“老公”“老婆”的称谓看词义的演变[J].阅读与写作,2007(04):24-26.

[7]钱倩.夫妻称谓语演变之探究[J].信阳农业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6(02):64-67+109.

[8]石莹.汉语夫妻称谓及其文化意义[J].文化创新比较研究,2017,1(05):13-19.

[9]丁崇明.男子配偶称呼语的历时演变、功能配置及竞争[J].语言教学与研究,2005(01):44-50.

[10]丁崇明,荣晶.女子配偶称呼语的历时考察分析[J].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27(05):151-157.

[11]禤海敏.说“老婆”[J].现代交际,2013(08):58-59.

[12]肖路,王伟民.谈“老婆”[J].佳木斯教育学院学报,2011(02):46.

[13]檀晶晶.小议汉语夫妻称谓[J].科技创新导报,2011(07):158.

[14]陈洪茂.妻子为何称“大姐”[J].语文月刊,2012(01):27.

[15]陈璧耀.细说古今亲属称谓:夫妻及其平辈亲属[J].中文自修,2014(28):50-51.

[16]李华.《水浒传》中的称谓词[J].甘肃高师学报,2003(01):96-98.

[17]张法和.妻子称谓种种[J].语文知识,2004(01):13-14.

[18]侯友兰.《金瓶梅》中对妻子的称谓[J].松辽学刊(社会科学版),1990(04):82-85.

[19]王俊英.“妻子”称谓演变之分析[J].职大学报,2003(01):108-109.

[20]许海棠.“妻子”称谓考察[J].安徽文学(下半月),2010(08):244-245.

[21]尹银.《醒世恒言》“妻子”称谓词浅探[J].剑南文学(经典教苑),2011(12):119-120.

[22]魏锦虹.由“妻子”称谓形式的繁丰看“一实多名”的语境根源[J].阜阳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0(04):48-51.


本期种草君:青烟洲

语用学种草,始创于中文系15级

 A  platform of the young,

by the young, for the young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